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康仁波切/ 文章正文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姿势(一)

导读:我们坐下来修此诸法或禅观,乃是为了要帮助我们降伏自心,或找到内在的平安。但怎么做最好呢?首先,环境很重要;对初修者而言,尤其如此。最好是设法觅一清净之所,不受谈话声、笑声等噪音的干扰;自然的声音,如流水声或鸟叫声,没有关系,倘若让你听了觉得轻松,那就更加无碍了。若有户外坐,宜择乡间和其他宁静之处,尤其是视野辽阔的山顶。此外,坐在风平浪静的海边,没有惹人注目的东西,也很好,通常,我们都没有机会去上述...

我们坐下来修此诸法或禅观,乃是为了要帮助我们降伏自心,或找到内在的平安。但怎么做最好呢?首先,环境很重要;对初修者而言,尤其如此。最好是设法觅一清净之所,不受谈话声、笑声等噪音的干扰;自然的声音,如流水声或鸟叫声,没有关系,倘若让你听了觉得轻松,那就更加无碍了。若有户外坐,宜择乡间和其他宁静之处,尤其是视野辽阔的山顶。此外,坐在风平浪静的海边,没有惹人注目的东西,也很好,通常,我们都没有机会去上述的地方,但我们仍必须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找出一个是清净的环境。若在户内坐,应尽量让房间清爽,没有分心之物,而且空气流通。房间的温度不宜冷得让我们浑身发抖,或暖得让我们昏昏欲睡。一般而言,冷一点比较好,因为冷一点能使头脑清晰。一旦找到了最佳的修行环境,我们还要学习适当的坐法。我们的坐姿,能影响我们禅修的感受和日常的生活。若从医学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看到身体有动脉、静脉和肌肉,分别与器官相连。在西藏和中国的疗法里,对手、劲或足的某一部分施压,可以诊断和治疗人体的器官,这是因为那里将有将气(活力)传到全身之脉。坐时,我们若慎防气的流动受阻,气便能自由运转,既不会让我们感到难受,也不会让我们的身体遭到任何伤害。我们都知道,腿的动脉一不通,腿就麻了;同样地,坐时全身的气一不通,便会产生不愉快、不平衡的感觉。例如,有些不当的坐姿,开始时,让你觉得舒服,可是过几天就让你感到沮丧了;其他不当的坐姿,如头垂胸前,可能在开始时令我们沮丧,但修过一节之后,则会产生无法控制的兴奋。此外,我们若一修完便对亲友口出恶言,那也可能是坐姿不当之故。不过,有些人或许不同意以上说法,而宁愿采取自己的坐姿,因为他能产生喜、怒等强烈的经验和情绪。但是此类极端的感受,我们现有的已经足够了,无须再进一步去培养。是故,在修此诸法时,我们的坐姿要力求自然与平衡。首先,如果可能的话,盘腿坐,这一点很重要。最好的是全跏坐或半跏坐,但若因腿有毛病或年老腿硬不能盘,那也用不着勉强盘腿而把腿弄断,我们就坐在椅子上好了。然而,如果年纪轻、无残疾,则学习全跏坐或半跏坐是有助益的。无论全跏坐或半跏坐,总是左腿在内、右腿在外。左腿先盘、右腿后盘。全跏坐时,我们先把左脚和脚踝放在右大腿上,再把右脚和脚踝放在左大腿大。半跏坐时,先左腿,脚跟朝向脊柱底部,再右腿,把左脚跟放在左脚跟上。不过要记住,若有任何困难,盘腿时就要小心。接着,尽可能竖起脊柱,直到劲部。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身体的每一器官都经由神经系统与脊柱相连,因此,脊柱若不直或不得其所,便会导致身体其他部位的痛苦或难受。脊柱竖起,气就畅通,我们的身体应感到平衡才对,双肩要平而松,不可硬往后挺,不可一高一低。为了让脊柱竖起,保持垂直,我们该用二到四时厚(约十二到十四时见方)的小硬坐垫,以让我们自己觉得怎样舒服而定。如果是全跏坐,我们应依需要使用(约四寸厚的)较高坐垫;倘若全跏坐和半跏坐都很不舒服,则将双腿松松一盘也可以。另一种有人觉得舒服的坐姿是;跑坐在一个矮或几个重叠的坐垫上,让背部平衡直立。双手的姿势有二;我们可以掌心朝下,将双手分别放在两膝上,肘部伸直,另一方式是,掌心朝上,将张开的右手放在张开的左手上,拇指相触而不紧贴,如是重叠的双手停放脐下一时半之外。使用第二种方式时,双手不可得放过低或过高,劲应微微前倾,下巴向内收,口应微开,舌触上颚。这样,不管我们采取的是哪一种舒服的坐姿,我们都能同时用口及鼻孔呼吸。眼睛应从鼻孔上方向看,看看我们面前一码半两码的地方。对初修教者来说,不闭眼可能比较好,只有在观想时才应闭眼。我们该把眼镜摘下,不要用人工的方式集中目光。以上所说,也许听起来都不容易做,而且做起来都不舒服,但我们必须尽力为之,只要不把自己弄得太紧张或太痛苦就行。假如这样坐会令你大起反感或非常紧张,则此一系列修法的前三法可以躺着修——但要注意脊柱的姿势,尽量取直。像采用坐姿时一样,下巴应微向内收,所以头的下面依需要放一本小书、一个垫子,或折叠起来的毯子作为枕头,垫到腰部一带完全舒服为止。不过,一旦修熟了,修行会变得相当轻松,此时最好把躺着修过的法坐着再修一遍,你觉得怎么坐容易,就怎么坐。身体的姿势很重要。这并不是说要像对付囚犯那样把身体囚入一个硬框,或给身体系上手镣脚铐,身体可是要放松才好。例如,我们可以想想棉花。棉花松松软软,纤维各自分开,虽在一起,但不紧密。同样地,我们的姿势亦应保持平衡——既不太松,也不太紧。以如是身姿去修,有助于令我们的心也跟着平衡了。问:为什么盘腿坐比跪着坐在椅子或垫子上好?仁波切:一般而言,盘腿坐更有益于心。但对那些不能盘腿坐的人来说,跪着坐当然也不会有害。问:如果盘腿坐时,双腿会很紧,膝盖会向上突出,我们还应坚持盘腿坐较易实行吗?仁波切:做一些体能运动会有助于达成理想的坐姿。这一方面的问题人人不同,但一般而言,经常运动——如伸展身体等——应该会有助益;经常按摩也是一样。重要的是,不可太过勉强。问:仁波切:您是否觉得与此有重要关联的是:经过许多世代,我们西方人已变得太习惯于使用椅子?仁波切:我不敢确定。也许那是不安的象徵,或随时准备站起就走的象徵;也有可能是懒惰的表现——半起半路,使得往上往下都不那么费劲儿。但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问:盘腿坐时,我觉得比较舒服的坐法是把右腿塞在左腿下面,而不是把左腿塞在左腿下面。这样坐可以吗?仁波切:这大半要看你治疗的层次而定:如果只是治身,哪一条腿在下的问题就不那么重要了;但若除治身之外还要修禅,则学习我所建议的左腿在下的坐姿,很可能更为有益。是故,初修时怎样安置双腿也许无关紧要,但若拿出一点勇气来按照标准的方式坐,终究会获得更大的好处。问:为何插图中所画之人有时坐姿并不正确?仁波切:这并非说我们的坐姿也要有缺点。我们应尽力去做,确使我们的脊背竖直,不可向左右或前后倾斜。不过,人人不同,主要是尽力而为。问:我们在坐禅时,为何不能手心朝天的把双手放在膝上?仁波切:坐禅时,你的手若那样放,便会招致外界之能和力(从而令你分心)。问:我很想用全跏坐姿——我该怎么办?仁波切:你可以运用各种体操使你的身体更柔软。不过,最重要的是一步一步来。如果开始时全跏坐很吃力,那就只坐一会儿,以免扭伤身体。身体一旦扭伤,全跏坐的可能性就要大打折扣了。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姿势(一)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姿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