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康仁波切/ 文章正文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实现我们的潜能(九)

导读:上一个修法包括观想具有悲智品行的金光球,而这些品性都是我们尚未在自身中证得的。学解剖学的时候,我们使用象徵我们器官、骨骼等的模型,我们无须把自己的器官挖出来研究;内在佛的修法也是如此,不管我们是否把佛忘了,或是否知道如何见佛,佛还是在那儿。因此,我们开始修时,想像有一外在之佛,以便对内在之佛有所了解。实修至少用五分钟“建立情况”——竖起脊梁舒适地坐着,体会自身周遭的虚空和所在之处,以及安住地面之身...

上一个修法包括观想具有悲智品行的金光球,而这些品性都是我们尚未在自身中证得的。学解剖学的时候,我们使用象徵我们器官、骨骼等的模型,我们无须把自己的器官挖出来研究;内在佛的修法也是如此,不管我们是否把佛忘了,或是否知道如何见佛,佛还是在那儿。因此,我们开始修时,想像有一外在之佛,以便对内在之佛有所了解。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实现我们的潜能(九)

实修至少用五分钟“建立情况”——竖起脊梁舒适地坐着,体会自身周遭的虚空和所在之处,以及安住地面之身的感受。注意出息入息——如有必要,则先修呼吸松弛法,然后再开始修行本法。本实修法是要将具有悲智品行的金光球活现于世。修上一法时,已将佛像或相当于佛像的金光球安立于内在莲花之心,故无须再修一次全部的生起次第。首先,只要观想佛或金光球在你身体的中央就可以了,一心如是观想,不要忘记你的身体和佛身都是透明的,或状如彩虹,亦无重量。你若持续专注此彩虹身之像,其形状及你面对的方向等问题,便不会生起——我们不是在观想那种受着严格限制的坚实身体。(1)视友纯净具有仁慈与体谅品行的金光球,坐在你身中央的一株莲花上。你出息时,佛随着你的出息自你身出。出息要自然顺畅,让每次出息都有一佛随出,但不必勉强固守此一原则。观想前面修法里的一位朋友坐在你面前。当金光球像离你身时,让此透明之你融入你的朋友,使得二者完全合一,共具悲智的本质。修朋友法明,我们看到对朋友的爱恋如何导致对朋友的了解。这种亲密关系,如今也能同样令你了解那与友合一之佛。(2)自视纯净现在,你自己也成为一悲智形象了。作如是念:“我是佛”,或“我是智悲的化身”。如今你和你的朋友都是彩虹身,不留一点过去身分的痕迹。你与面前的朋友如佛对佛,没有分别“我”和“我的朋友”的问题。(3)安住于正面的自尊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再进一步修;生起一种本具的尊严感,或“正面的自尊”感。这不是说你心怀骄傲,觉得“我有这么多了不起的品性,我是一个极具道心的人”。“正面的自尊”不是如此,它是因证悟一切众生——包括自己——全都是佛而产生的甚深敬意。这与自私的骄傲相反,因为它带来的,是你对其他众生感到亲切,为一切众生感到快乐。事实上,它是有力、有效的妙方,能对治令我们觉得与他人疏离,此他人优越的那种骄傲。是故,当你视自己与朋友为佛时,你便生起这种如实、本具的尊严感,而以“我们全都是佛”为荣。在此确信当中,你要暂时安住。如果修此观时你变得不安,那就停下来,以呼吸法松弛一下,然后再开始修。倘若极感不安,那就不要勉强修下去,也不要一次修的时间很长,最好分成多次短修,中间要有休息。短修可以短到每次五分钟,原则是量力而为。此法每天修一次,修一小时十五分钟。如是连续修四周。结语在修此法当中,我们感到,自己和朋友皆具有如金光球或佛那样的悲智纯净本质。这可使我们获得一顶重要的了解;当我们以凡夫看待自己和朋友时,我们便有所贪恋,从而产生执着、迷惑和瞋恨。但是如果我们和朋友都成了金光球的话,哪里还会有贪恋呢?执取之爱恋为尊敬,从此我们即能生起助人之心。我们的问题在于心中有“我”和“我的朋友”之分,这引起我们的期望,以及随期望而来的一切不良后果。我们若视一切众生为佛,则一切众生之所作皆成为佛行,而我们也能以不怀期望、判断或其他负面因素之心视之。我们必须反覆修行此法,以使我们的心能逐渐证悟实相。问:每天观想一个不同的人是否比较好?而所观想之人可以是敌非友吗?仁波切:你若是想要处理某一特定问题或障碍,你就可以重复用体现此障的那个人为观想对象,直到克服了障碍;但你若只是想要了解人人内在之佛,你就可以每天换一个人为观想对象。问:为何骄傲被看成那么坏?其实它有助于人在社会上使自己保持高等水平,并为他人立下可资效法的榜样。仁波切:我想你如果是很骄傲的人,最好先与此骄傲合作,把它转变成我们在本修法中所说的那种正面的自尊。骄傲终究是无益的,因为其中我执甚重。例如,以自己的家庭为傲,心想:“我有这么好的家庭。”这倒没什么不对,只是由此而来的下一步就不好了。在观念上执着好家庭,会产生许多问题。欣赏是很有用的,但骄傲就没什么益处,同时也不必要。问:如果在修行当中,我所观想的那位朋友变成另一位了,我该怎么办?我是应该接受新来的这位,还是应该力求回到原来的那位?仁波切:初修时,你可以力求回到原来的那位朋友,使你在观想上能立得住脚,能有此把握;但超过某一发展阶段之后,这种作法就不是那么必要了。问:身为基督徒,我不想用与佛教有关的心象为所观,迄今金光球还很好用,不过我发现很难想像,我整个自己和我朋友的整个自己为两个“面对面”的金光球。您有什么建议吗?仁波切:当我们谈到佛时,我们通常会想到历史上出生于印度、生活于印度之佛,一如基督徒把基督的品性与历史上的耶稣连在一起。但就觉悟的境界而言,我所说之佛是指任何成正觉之人,而不限于历史上的佛。因此,不管你视完全证悟的素质有如佛陀或有如基督,都没关系;不管你认为谁体现完全证悟的素质,都无所谓,那只是名称而已。问:我老是有些认为自己没有悲心或大智,认为自己所修的全像是假装出来的玩意儿,对这种情形我能怎么办?仁波切:我想,你若没有悲心,修行此法的目的就是要发展悲心。你的悲心若已发展出来了,那就根本用不着修。问:世间到处是残酷凶恶的人,我们怎能相信他们全是佛呢?那不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吗?仁波切:我想我们首先必须生起纯正的动机。动机纯正,就有可能藉着修心而看出人人本具的清净。此后你便可为你的问题找到答案,同时也有能力应付其余了。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实现我们的潜能(九)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实现我们的潜能(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