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康仁波切/ 文章正文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彩虹(五)

导读:在前面几项实修法里,我们用心于内在的东西,如呼吸、身体的感受和能起大悲的观想。修“彩虹法”,我们则要专心观察外在的事物,以便见其真性。有几类外物可供我们选择:一、值钱的东西(如实石等)。二、不值钱,也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如一颗小石或一根草)。三、属于我们的东西,不管值不值钱——任何我们认为是我们的东西。此一修法的可贵之处有三:一、观息心执着外物的倾向,以及执着是怎样妨碍对事物的如实知见。二、观诸事物...

在前面几项实修法里,我们用心于内在的东西,如呼吸、身体的感受和能起大悲的观想。修“彩虹法”,我们则要专心观察外在的事物,以便见其真性。有几类外物可供我们选择:一、值钱的东西(如实石等)。二、不值钱,也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如一颗小石或一根草)。三、属于我们的东西,不管值不值钱——任何我们认为是我们的东西。此一修法的可贵之处有三:一、观息心执着外物的倾向,以及执着是怎样妨碍对事物的如实知见。二、观诸事物无实无常,即使外表坚实者也是如此(这种看法与现代科学之所见一致)。三、克服许多人都有的那种恐惧——亦即害怕无法使所观对象清楚地呈现在自心之中。外物永远是摆在眼前,轻易得见,用不着费力。如是,我们便能自然学会怎样生起观想和放下观想。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彩虹(五)

实修至少用五分钟“建立情况”——竖起脊梁舒适地坐着,体会自身周遭的虚空和所在之处,以及安住地面之身的感受。注意出息入息——如有必要,则先修呼松弛法,然后再开始修行本法。修行此法是要在自心将所观外物转化为彩虹。首先,选一个属于你但不贵重的东西,将它放在面前,以便能见其全貌,反覆思考它的价值。然后,仍旧睁着眼睛,观想面前空中有一个与它完全相同的东西,想像自己把空中的那个打碎,一点一点地打碎,直到它碎成微尘,粒粒小得几乎看不见为止。把这些碎片统统堆在一起,一粒也不漏掉。然后问:“那件东西到哪儿去了?”这时思索:“开始时有件东西、有个名字、有个价值,如今那件东西、那个名字、那个价值都到哪儿去了?”接着,在心中将那一堆如微尘的碎粒转变成一道彩虹——它可以是单色的,也可以是彩色的。再将此微尘彩虹造成像原来那件东西一样的彩虹物,但你能见其实,知其为彩虹。如是思索:“它现在没有物质方面的价值了。”最后,将此彩虹物化为原来在你面前的东西。注意你对它的认知和你对它的价值观有何改变。修此法时,眼睛一直要睁开看着那件东西,但也不要太专注。修行当中,你如果感到疲倦或紧张,则应休息一下,从前面的三种松弛法中选出一种来修。修此法时所用的外物,每次不同,从你不重视的东西开始,渐渐提升到你很看重的东西。同时,在种类上也要作多样选择。例如,你可以专注一幅画,在心中一点一点把它剥下来,把颜料除掉、弄破,把画布撕成碎片,把画框裂成小片。如果你选用的是挂毡,那就在心中把它拆毁,把线碎成原素。每天修此法一小时,连续修一周。问:如果闭着眼比睁着眼更易看清观想之物及其碎裂过程,那么闭着眼修跟着眼修同样有效吗?仁波切:你若觉得闭着眼修此法更为有效,那也不错;不过,一般来说,或许最好还是尽可能睁着眼修。问:我发现此一修法能增进我对原物之性及其构造的认识。这是修行此法之部分目的吗?仁波切:是!当你看出一切事物在本质上跟彩虹一样无实,你就更能认识其真性,你会适当地去运用它。问:当你开始认为彩虹较好,当你以摧毁有形之物为乐时,会怎么样?这不是错误的看法吗?仁波切:不一定是错,至少暂时还不是。当然,做得太过分也不行,必须有个限度。一说“摧毁”,便会令人想到暴力,而“摧毁”和“了解”是两回事。我们想要做的是了解我们所观之物的本性,以及它是怎么产生的。艺术品就可作为一个例子。修此法时,你在心中将一幅没画中的红、黄等色除去,每次如是做时,皆观所起变化。然后,你把画布的每一根线都抽掉,看看画布是怎么制成的。这有如看绘画的录影带——你看出画非坚实之物,各色或各线不是令你贪爱或痛苦之因。不过你要记得,如是观想跟忿怒地用利刃把画摧毁可不一样。问:当我面前放件东西而睁着眼睛修此法时,那件东西会令我分心,难以修行。修彩虹法时,面前可以不放东西吗?仁波切:可以。你可以先看看那件东西,然后观想它;或先观想它,然后再从头依序修完。有时,面前不放东西,只观想面前有个东西,也是可以的。问:我们应闭着眼睛观相,还是睁着眼睛观想?仁波切:通常,我鼓励人们睁着眼睛修禅和观想。如果你一开始就学闭自修行,以后便很难革除此习。不过,你若为了什么原因不能一直睁着眼睛,你也可以间或把眼睛闭上,闭目观想,间或看看观想之物作为参考,这对初修者而言,也许还可以。不过,能睁着眼睛观想,终究是很有价值的,因为如是观想,你会逐渐把心修得不为视觉感知的现象所动。这不仅适用于观想,也适用于一切。你要把心修得无论睁眼、闭眼,无论身在何处,都能一心不乱,这样你在思想和感觉上便能自主、不受眼之所见的影响。我们必须在纷扰当中学禅,不要老是想把纷扰挡在门外。(很多人都教闭目的禅修法。在开始修的一个月左右,或许没问题,但一年之后,修者会变得十分紧张。眼着眼睛修便不会发生这种情形。起初几年若是闭着眼睛修,以后要改就难了——改成睁着眼甚至会引起恐慌。因此,最好一开始就用正确的修法。当然,间或闭上眼睛松弛一下并无害处)。问:我用来观想的东西之一是我母亲给我的,我很不愿意在观想中把它“毁”了。我该怎么办?仁波切:首先,我们的意思不是要“毁”什么。如果你将本实修法看成那样,问题就复杂了。如果你不愿用此法观想那种东西,这种不愿可能对修行很有意义,继续修下去会更有价值。不过,聪明的做法是,开始时一步一步地慢慢前进。我们对每一事物的感受,都不外喜欢、厌恶,或既不喜欢,也不厌恶。有时我们觉得非常喜欢某物,过几天又不喜欢了。因此,如果你现在特别喜欢那件东西,有不愿把它分解的念头,说不定过些时候,那种感觉就完全改变了。修行本法应有的重要发现之一,就是发现我们如何把自己的价值观投射在事物上。每一件东西都是极微的分子所合成,表面虽然坚实,其性并非如此,东西本身可以被偷或被毁。如果那时你修彩虹法,你之所见便能超出形相之外。你能保有对你母亲给你的那件东西的珍爱,不管那件东西是否还在。正确认识彩虹法,能让你完全欣赏你所爱之物。否则,一旦所爱之物变了或坏了,你会很痛苦。有了正确的认识,则变了或坏了的东西反而会更有价值,因为它让你了解它的无常、不实之性。问:分解宝贵的东西,会令我觉得很生气和不愿,这可怎么办?仁波切:开始时不勉强是有益的,所以先从你愿意分解的东西开始。等你如是修得自觉满意之后,便可进一步用较难的东西来修。问:如果我有一张面额一英镑的钞票或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而自觉无权毁它的时候,我该怎么办?仁波切:“彩虹实修法”的目的不在摧毁。分解乃是为了要了解钞票或书本只是印在纸上的东西——只是一个过程,它们不是坚实之物或真正属于谁的。这是本法所要了解的——本法不是要摧毁那件东西,而是要体会其本性。问:此实修法很能引起执着——我发现自己不愿舍弃某些东西。能否请您谈谈这个问题?仁波切:我想所有情绪或感觉,不管是好是坏,都必定会变。它们就像东西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改变。我们必须学习接受此一无常的事实,这样我们才会对自己之所为不那么执着了。一般而言,若要成熟自心,我们必须放弃顽强的执着。问:我觉得观想很难。我该怎么办?仁波切:很多人都说他们无法观想,但这不是事实,人人心中都有观想的种子。观想是有力、鲜活、清晰的心理感受。如果某人在恋爱,而他的情人却跟别人在一起,这时他能于观想中把那两个人在一起的情形,从头到尾看得一清二楚、巨细靡遗。事实上,整幅“画”都是不自然出现,不用费务!在那种情况下,你欲罢不能——你完全失控。但在作实修法的观想时,我们不可失控。既然我们的心自会观想,我们为何不将此观想能力导入正途、善加利用?观想之力对心理治疗和加深解悟极有助益。有人自谓不能观想,说观想太难,但真正的问题在于你准备付出多大的努力。你若全心全意去修,观想便不会那么难了。问:“观想”可以涵盖您所说的“观想”吗?仁波切:可以。二者意极近似——当你饿的时候会想像美食或观想美食,其实所说的完全是一回事。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彩虹(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