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康仁波切/ 文章正文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明镜(六)

导读:修“明修法”,旨在帮助我们发觉和明了心之投射过程。这里所说的心之投射,系指心依其内在情绪与理解去看外在事物的那种性向。我们都知道,当我们心情非常不愉快的时候,似乎有无数的外物可以令我们专注于外,从中找到不愉快的借口而增加我们的不愉快。只要我们晓得心之投射过程,并为此一过程负起责任,我们便是走上成熟自心之路了。给我们带来危险和困难的,即是对心投射过程的无知。我们只看见家人和同事的过错,而否认自己也有...

修“明修法”,旨在帮助我们发觉和明了心之投射过程。这里所说的心之投射,系指心依其内在情绪与理解去看外在事物的那种性向。我们都知道,当我们心情非常不愉快的时候,似乎有无数的外物可以令我们专注于外,从中找到不愉快的借口而增加我们的不愉快。只要我们晓得心之投射过程,并为此一过程负起责任,我们便是走上成熟自心之路了。给我们带来危险和困难的,即是对心投射过程的无知。我们只看见家人和同事的过错,而否认自己也有错。我们未能看出那些我们最不愿承认自己也有的品性,也就是我们最可能投射在别人身上的品性,而且在认为别人有此品性时,会产生极其情绪化的反应。我们也会把自己正面的潜能和品性投射在别人身上,而不想负起责任来培养它们和承认它们,宁愿视别人为“善”,视自己为无望和“恶”。明镜法教我们知道自己能跟内心的情绪合作,让自己晓得如何投射情绪。在第一阶段,我们可以看出何种情绪无益而将它们放弃,同时把那些有益的保留下来,予以发展。在修明镜法的第二阶段,我们看到自心的投射如何回归自身,且影响我们全部的经验,直到能如实看清自心的投射为何。重要的是,此法只应短修——一天修一两次,每次十五或二十分钟。每次修法前与修法后,至少要松弛五或十分钟。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明镜(六)

实修至少用五分钟“建立情况”——竖起脊梁舒适地坐着,体会自身周遭的虚空和所在之处,以及安住地面之身的感受。注意出息入息——如有必要,则先修呼吸松弛法,然后再开始修行本法。第一阶段坐在镜前,最好能在镜中看到自己的全身。首先自思:此镜是一块含有影像的玻璃,影像之所以在“那儿”,只是因为你在镜中看到它。闭眼或垂目坐十分钟左右,只是放松自己,觉知自己的感受、思想和情绪,特别要均衡地注意正、负二面。然后,过几分钟,当心开始自然定下来时,看你的影像。首先看你的镜中之像,同时注意所有生起的思想和感受。接下来,专注出息,让所有思想、感受和情绪都随着出息注入你的镜中之像。体会自己逐渐成空,放开所有的情绪,将它们移入镜中,体会你在把整个的自己全部移入镜中。让无实感、透明感生起,让你感觉到你与你的思想之间有空白。过了十五或二十分钟,把所有你选出的正面品性收归自身,把所有你觉得不需要的负面品性留在镜中。要知道,人在镜中所见,全是身心投射所生;要知道,你之所以能将所认出的清净、正面品性收归自身,全靠抉择与理解。在以你的镜中之像为所观而修十五或二十分钟之后,什么都不要做,只是把心放松五或十分钟,让思想自由来去。这第一阶段的修行,至少要持续一周,或直到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情绪注入镜中,觉得在体会无实上有些信心为止。除非有此信心,不然最好不要进一步修第二阶段。第二阶段开始时跟修第一阶段相同——只是静坐,让心定下来。然后,当你观看自己的镜中之像时,在心中把你觉得自己是的那个人,与你在镜中所见的那个人互换。不管你内心的感受如何,都在每次出息时将其注入镜中之人。镜中人的一切思想和情绪,都在你每次入息时吸入自身。不断地如是去做,尽可能保持自觉,且晓得你所经验者是你自心的投射。重要的是,不要去分析,而只是如法去修,在规定时间内修毕,并于修毕时放松自己。明镜法是很重要的修法,它能让我们敞开自己,面对我们于自于他之经验的真正所依。此后的修法中,有很多牵涉到你与自心投射之佛像、朋友像、家人像、敌人像等的互换。除非我们正确而深刻地了解所谓:“自心投射”之义,否则这些修法便无实效。因此,若想继续往下修,你就不可略过明镜法。你若有大障碍,或因强烈的恐惧感,以及其他剧烈的反应而不能修完明镜法的话,那就不妨依次迳修“内在佛”、“伸缩”、“彩虹球”等法。你也许会在某一阶段发现自己想要再试修明镜法了,那时你将可依序修行每一与心的观射有关之法。修行时间第一阶段:每次十五到二十分钟,每天一次或二次,至少修一周。第二阶段:每天十五到二十分钟,修三或四周。问:仁波切,在修此法之第一阶段时,我会因能将许多痛苦的情绪移入境中,而感到十分欣慰。但这不也只是一种戏法吗?仁波切:每一修法都可说是一种戏法,但这些修法确能提供你修心的机会和方便。明镜法虽不能真正或彻底为你除苦,但暂时还是对你有好处的。问:我在想,明镜法可否被视为对无常的开示?我是说我可以那么想吗?抑或我应只是把感觉从自己移入镜中,再移回来?仁波切:你可以观镜中之像,视其为透明与无常,然后把这种看法扩展到你所见的每一事物。这种做法很好,是一个有用的实例。你也可以暂时用它来消除紧张,把内心的问题表露出来,这也有益。如何去用,全看你了。问:如果我把所有不好的经验全留在镜中,那不是有点不净吗?我是说我不该在别人使用此镜之前先在心中把它清理一下吗?仁波切:不,我不认为有此必要。镜子不觉苦,也不储苦。修明镜法,旨在把你内心之苦全都释放出来,让你自己空一点。这有如一杯茶,太满了,一端起来就会洒,所以你非先倒掉一些不可;我们的情绪也是一样,你必须倾吐出一些才行。明镜法的用处在此。问:修此法的第二阶段时,我在镜中所见,令我非常不悦。当我把它收归自身时,我的心情就更糟了。唯一有助益的是令我想起情绪与镜像悉皆无实。迷是正确的看法吗?这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吗?仁波切:是,你若照镜子,最重要的是了知所见根本无实。所以不管你在修此法时觉得高兴或沮丧,你都不在乎。既然高兴和沮丧全是无实的,你也就不予重视了。问:我在照镜子的时候,若有异常的视觉效果产生,该怎么办?仁波切:本实修法的目的不是要你见到自己的形象异常走样。修一段时间后——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可能会产生乱视的情形。倘若如此,那就让眼睛休息一下。松弛一会儿,再继续修。乱视是身体方面因眼睛疲劳而有的现象,不必担心。本实修法旨在让你能如实看清自己,而非卷入异常的视觉效果。如果乱视不断,你不妨试试缩短每次修行的时间。问:如果你发现自己可以理解什么是主观的投影,但不能将所理解的实际用于自己,那怎么办?仁波切:简单得很,你只须继续去用,能怎么用就怎么用。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明镜(六)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实修法 明镜(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