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德兰根迥仁波切/ 文章正文

关于如何实修禅定

导读:关于如何实修禅定今天简单开示关于禅定,开示前大家先好好发心,所有听课目的是为了度化天边无尽众生。  我们先用三分钟时间实修一下禅定。怎么样呢?身体心里全部放松,不要想我要禅定了,然后观察自己心里生起的任何念头,不用去分辩善和恶,比如我准备要去拉萨去完拉萨回北京等等,就让心里这么想着,不要再去进一步判断去拉萨很殊胜回北京很无聊等等。只要看着念头从哪里来又回到哪里去就可以,这样持续观察念头三分钟…… ...

  关于如何实修禅定

  今天简单开示关于禅定,开示前大家先好好发心,所有听课目的是为了度化天边无尽众生。

  我们先用三分钟时间实修一下禅定。怎么样呢?身体心里全部放松,不要想我要禅定了,然后观察自己心里生起的任何念头,不用去分辩善和恶,比如我准备要去拉萨去完拉萨回北京等等,就让心里这么想着,不要再去进一步判断去拉萨很殊胜回北京很无聊等等。只要看着念头从哪里来又回到哪里去就可以,这样持续观察念头三分钟……

  现在开始讲禅定,禅定有四种:

  第一种禅定:外四加行的禅定,即如何以禅定方式,观人身难得,生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

  第二种禅定:生起次第的禅定,观想金刚萨垛等佛菩萨的禅定;

  第三种禅定:心里什么也不想的禅定,这是境界比较高的禅定;

\

  第四种禅定:大圆满如来藏光明的禅定,这是最高境界的禅定。

  今天讲的是如何修外四加行的禅定。凡夫的心象野马一样难以驯服,没有被驯服的野马刚开始谁也抓不住他,骑上去就会被摔下来,刚刚开始修禅定的心就好像刚抓到的野马一样根本管不住。念咒、磕头、烧香都不太可能直接对修好外四加行有帮助,心里会非常乱。比如:每天观无常,经常是观一会儿心就跑到别的地方或者想睡觉了;或者,有的时候刚刚观到人身难得就觉得天天观这个没有什么意思,没有办法专注下去。这都是因为没有修禅定。

  如何能按正确的步骤修禅定?

  第一步:刚开始每天的禅定时间不需要太长,就像头发上的汗水滴落那样一两分钟就可以,次数可以多。好像刚开始驯服野马时只能先每天和它短时间的接触,互相熟悉,慢慢认识,不可能指望一上来就去骑它。

  第二步:慢慢地延长禅定的时间,五分钟、十分钟不断延长。这个阶段是继续野马的初期驯服工作,不过每天与野马相处的时间可以延长了。

  第三步:正在禅定,心刚刚静下来时烦恼会突然来打扰,这个时候需要提醒自己正在禅定不能受任何影响,让自己的心马上回到禅定的状态。比如禅定的时候被外界传来的声音或者看到其他事物所打扰,要马上想到我的心又跑了,于是赶紧回到禅定中……。每天不断地这样串习,慢慢地心一定会有所改变。以前你们的心很粗,根本认识不到心的变化,现在通过禅定过程认识到这些问题并且马上纠正是非常重要的事。

  这个阶段好像野马即使还狂奔但有了范围,不像刚刚开始那样一放出去就漫无目的地狂奔。

  第四步:这个期间是不稳定的状态。有时候会想禅定,但对禅定没有真正的概念,也对禅定没有任何感觉,不知道禅定的真正意义以至于有的时候不再想禅定。

  好像野马虽然对主人稍微熟悉但依然没有好感,虽然已经不再那么狂野仍然不想任何人骑它。

  第五步:观想禅定的功德。比如:修习禅定可以让自己的脾气变得不再暴燥、心变得特别柔软、开始有慈心和悲心、不与他人计较、与任何人相处融洽、可以帮助到很多人、最难对治的五毒可以减少、依靠禅定解脱才有了机会……。

  刚开始修禅定的时候,心是特别硬的。不要太着急,慢慢的心会变软。禅定修好了修任何法都会很舒服,生活上也同样舒服,无论在家里还是单位也都会很快乐,变得真正地自在。

  第六步:即使观想禅定的功德却依然不想禅定,怎么办?那就进一步观想五毒的过患。可以观想如果任由自己的烦恼不断、五毒增加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呢?只有业力越来越重!用心好好想想贪、嗔、痴、慢、疑,究竟给自己带来什么?这么多不好的东西对自己有没有任何益处?只有无尽的烦恼,有了烦恼就不断地造业,如果不信佛就等着下地狱,不信佛身体生各种病,生活出现各种麻烦,痛苦接连不断地呈现……。

  人的烦恼有两种:一种是恶心的烦恼,一种是善心的烦恼。烦恼大部分都来自恶心,给你带来的只有痛苦。五毒烦恼是伤害自己的最大敌人!

  禅定过程中出现特别痛苦烦燥的时候,可以把窗户打开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或者通过大声喊叫来中断烦恼,断除坏的念头。然后想这么多痛苦太难受了,一定要好好修习禅定,找到继续实修禅定的动力。

  你们以前从来没有训练过自己的心,都是按“我”执做一切事情。想要控制心需要从现在开始不断训练,否则这个心跑得太多、太远、又放任不去管,就会变得极其散漫。好像小孩子,如果从小不管教长大一定会惹很多麻烦。必须从小就开始每天给他教育,长大了他才会听话,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等到孩子长大了再去管就很困难了。

  第七步:这个阶段“心”已经开始听话,可以较好地进行实修的禅定。通过禅定发现一切那么不可思议,认识到佛法原来是如此的珍贵,并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修佛法,意识到没有禅定的修行很可能走弯路甚至下地狱等……,这样自然而然很有禅定的意乐,心专注在实修的禅定中。

  这过程中也不要就禅定想得太多,比如想:禅定是这么了不起,不禅定业力那么重等等,过程中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第八步:这个阶段已经可以控制禅定,整个实修过程中不让烦恼进来,并且每天都精进不断地去禅定,每时每刻都想禅定,并且想禅定的功德,不断思维禅定的方法。

  第九步:这个阶段“心”已经完全管好,让它做什么基本可以自如地控制,但仍然需要每天不断的禅定。好像野马已经完全被驯服让它带你去哪里都可以。

  禅定对学佛非常有帮助,希望你们先用以上禅定的方法修外四加行,这是非常受益的。闻思再多、实修再多,没有禅定,学佛不可能成功。有禅定,有观修,就是止观双运。

  二、关于空性

  如果突然和你们说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梦一样的,你们一定不会接受,不会很了解,因为大家都是凡夫,无始以来的习性让你们执着一切都是真实的。

  怎么样才能了解空性呢?需要按照一些禅修的方法慢慢去想,慢慢去做,不可能今天讲完所有事情全部都明白。中观论里面空性介绍得非常多,《般若摄颂》以及《心经》里面讲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等本师释迦牟尼佛二转*轮中很多法都是关于空性的,龙树菩萨也写了很多关于空性的教言。多看看,多思考,多观察,会增进对空性的认识和体会。

  所有的一切法都是如梦如幻的,真正对这方面有了了解,对法是什么才会有认识,对法才会生起真正的信心。以禅定的方法修空性可以用两种方法:一种是分析禅定;一种是视一切如梦的禅定。

  以前很多高僧大德都写了关于空性的教言。什么是空性?即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很多元素组合在一起因缘造出来的,不可能单独存在。比如说:这张病床,不是一下子就是一张床的,需要先炼铁有了床的铁架子,再进行铁架子的焊接,有了铁架子还要有床垫,床垫上再铺上被子、摆上枕头,最后才成为一张可以睡的床;如果现在再按这个顺序把床一一拆分,在这个屋里的这张床马上就不存在了,哪里还有一张床呢?再比如,把这个床架子、床垫、被子、枕头等也一一拆分,哪里有什么床架子呢?其实刚开始床等根本是不存在的,是诸多元素组合在一起才成为床,成为我们所看到的现象。

  这样,经过一步步的拆分,才了解才知道一切东西原本就是空性的,都像这张床一样不可能独立存在,都是相互组合才显现的。把这些东西一一拆分到最后,就什么也没有。这样才容易了解空性,因此不要太执着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举一个例子:两种香,一种长的香,一种短的香,你们眼睛看见这个是长的香,那个是短的香,其实根本就不存在长和短。是互相观待,由人的执着造出来的长和短,就好像美与丑、大与小一样,都是人的执着想出来的。如果没有长,哪里来的短;没有美也就不会有丑,而生活中因为太多执着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就有了痛苦和烦恼。

  再说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有的是一分钟的梦,有的是一个小时的梦,但没有说短了就不是梦,长的才是梦,长梦、短梦醒来都是梦,全部是空的。

  所有一切法也是梦一样的。外面世界一切东西属于外面的空性,比如看到一座山,一片海,一间房子,经过一步步分析,其实根本不存在,这就是外面的空性;如果再往内看,比如分析我们的本性,经过一步步分析也会发现所谓的‘我\’根本不存在。

  好好想想‘我\’在哪里?‘我\’在什么地方?‘我\’是什么颜色的?‘我\’的烦恼什么样的?‘我\’的五毒什么样的?‘我\’为什么存在……好好分析会发现找不到一个‘我\’。不光是‘我\’的身体,还有‘我\’的思想、意识等……。‘我\’的一切根本不存在!所有一切的根本,经过分析都是空性的——这就是分析禅定。

  分析这张餐桌之所以成为餐桌,首先要有木材,木材砍下后需经切割、打磨成为某种形状才能成为桌子。最后上面放上碗和吃的东西才成为真正意义的餐桌,否则就不能说是餐桌。这就是空性。所有一切法,包括外部世界、我们的一切行为和我们的心,根本都不存在。

  想想我刚才正在思维的“心”在什么地方?经过分析发现其实刚刚正在思维的“心”根本不存在,是空性的,是人的执着显现出来一个东西。我的这个心和外部的这个世界都是如此,真正思维发现从来不存在也不成立,象梦一样。

  这就是视一切如梦的禅定,视一切为昨天梦一样。即把每一天的生活都视为梦一样,你们每天晚上做的梦不管多夸张,在梦里都是那么真实,醒来发现一切根本不存在,于是梦里的快乐和痛苦马上化为虚有,现在的生活正像昨天的梦一样,只不过这场梦暂时还没有醒,有一天梦醒了就会发现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

  保持这样的心态,修行会有进步。认识了一切法不存在,这个时候真正的愿菩提心、行菩提心将会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