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藏传佛教之学习与修行

导读:台北木栅果庭书院邀请之演讲文 噶陀仁珍千宝六世‧贝玛旺晴著大 纲壹、 藏传佛教及其殊胜一、藏传佛教之源起二、藏传佛教的殊胜处贰、 各传承参、 学院与修院一、学院与修院之始今二、学院与修院之差别三、略述学院四、略述修院五、修、学二院今昔相较六、修、学二院的利益肆、修、学如何取得平衡伍、未来的驱向 (以下为演讲内文)壹、藏传佛教及其殊胜一、藏传佛教之源起西藏佛法始于西元四三三年藏王妥妥日年...
台北木栅果庭书院邀请之演讲文 噶陀仁珍千宝六世‧贝玛旺晴著大 纲壹、 藏传佛教及其殊胜一、藏传佛教之源起二、藏传佛教的殊胜处贰、 各传承参、 学院与修院一、学院与修院之始今二、学院与修院之差别三、略述学院四、略述修院五、修、学二院今昔相较六、修、学二院的利益肆、修、学如何取得平衡伍、未来的驱向 (以下为演讲内文)壹、藏传佛教及其殊胜一、藏传佛教之源起西藏佛法始于西元四三三年藏王妥妥日年赞,于此时期,传入三宝所依之佛像、佛经及佛塔,所有西藏历史共称第一个传入西藏的法门为观音法,但对三宝所依是由人携入或由天而降,有不同的说法,这时期为形相而非实际的佛法传入西藏。实际佛法的建立,说法有几种,其一说法为:一、应有四众弟子,二、应有说法的导师,三、应有三宝所依。而另一说法为:具说法导师及三宝所依即可。依这样的标准来说,此时期传入的只能称为形相的佛法。西元六世纪藏王松赞干布时,兴建宫殿、创立文字,开始印经,依佛教的十善法为国法,西元六四三年,藏王兴建玛入关房,于此内闭关实修观音菩萨修行法门成就,这是西藏的第一个闭关房、修院。以佛法传入西藏的先后来说,佛说的经、续同时传入。而西藏学院和修院建立的先后,修院在前、学院在后。此时期尚无本地的僧人,只有来自外地如汉、印的僧人。此时期为真实佛法传入西藏。西元八二七年,藏王赤松德赞时,国家的大部份经费都用于佛法如翻译佛经等,以外交方式邀请印度的一百零八位佛学班禅进入西藏,西藏第一批以比丘南开宁波、毗卢遮纳为主的七觉士出家,西藏本地的僧团成立。其他如培养诸多译师,三藏四续译成藏文,桑耶寺四大洲、八小洲的各修院及学院陆续成立。西元八九二年,藏王赤热巴坚大集印藏译师,建立译场,统一译名,藏文得以规范化,又规定译例,校译旧译佛典,新译显密经论,为免散失,并将所校译的经典编出目录,不论是修院或学院遍立,为藏传佛教极为兴盛、巅峰之期。以上为藏传前期佛教的开始、建立、宏扬、兴盛四个时期,简单的说:妥妥日年赞王时,传入二十一观音经续,是为开始。藏王松赞干布时,是为建立。赤松德赞王时,是为宏扬。藏王赤热巴坚时,是为兴盛期。二、 藏传佛教的殊胜处十世纪时的绒译师提到,前译教法有六种殊胜:1. 施主殊胜2. 译处殊胜3. 译者殊胜4. 导师殊胜5. 物资殊胜6. 法门殊胜此外,相对于古今文献,我个人认为藏传佛教具有如下的殊胜。1. 语言方便藏文与梵文属同一语系,很多名词、文法相近,翻译中的错误较少。2. 地理优势过去,由西藏拉萨到印度菩提迦耶需要几个月的路程,因此在运送佛经或迎请善知识方面与其他地区比较起来,省时又省钱,相对就有能力迎请大批学者来到西藏。3. 国家支持本地译师的学习及经费都由国家赞助,国家以外交方式与天竺国保持连系,很容易接近名师,学习的方便和翻译的条件具足。4. 校订严谨国王制定翻译的规矩,经典不能任意翻译,译者的条件本身除具足梵文及佛学基础外,需有实际的修持和证量,如毗卢遮纳大师七年修持文殊法门,所译出的经续仍需经多位印、藏大师校正始能成立。(以上参考莲师传、毗卢遮纳大师传)5. 闻、思验证不是一次听闻和字意了解就够了,而是多次听闻解释后反复思考,对所译法门有一定程度的心与法相应,如果所翻译的是密续法门,需得到这个法门的灌顶、教授和一定次数的闭关,才能开始翻译[1]。6. 内容丰富翻译内容从印度的梵文字经、诗学、故事、历史等印度文学及医学,佛教的声闻乘、大乘、金刚乘等经续,后期印度大师六庄严二圣士等的佛学著作及论典,相关佛教的种种参考文献样样具足[2]。具足以上各特殊的条件,藏传佛教因此准确与完整。贰、各传承藏传佛教以传入时间的不同而分为两阶段,前译约为西元四三三年到九七○年,长达五百三十七年,此时期翻译的经论及传承称为前译。自译师仁钦桑波(958-1055)出家和翻译第一部经为后译的开始,直至现代。这中间,以众生根器的不同、宏扬和主修法门不同而分出不同的法脉,就如汉地有八大宗派般。藏传佛教自第七世纪至今,计有十学派与八修派。十学派的导师为:吞弥桑波札、毗卢遮纳、噶瓦拜则、焦若鲁坚参、祥也协德、努桑杰也协、仁钦桑波、鄂洛丹协饶、萨迦班智达根噶坚赞、布敦仁钦竹,此十位大师传下经部的法门。八修派为:宁玛、噶当、道果、噶举、香巴、希杰、六支、近修。此八派同样都是显密双修,以窍诀及实修方法的差异而分派流。资日纳措嚷珠、成布席日哦些、蒋扬钦则旺波、贡楚罗珠塔伊等西藏具代表性的历史学者都说西藏佛教的宗派分为以上八派。现在汉地佛教界,不断高喊藏传分为红、花、白、黄四大派,在西藏本地有以法帽红或黄色而分红帽派和黄帽派,无白教与花教的说法。四大教派的说法,在十三世达赖喇嘛之前的藏文文献中未曾见过。这种红、白、花等教颜色的分法唯有汉地,此种分法也不能怪汉地,这是西藏流亡政府对外的说法。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格鲁派政教合一的架构下,少部份文件上有四大教法之称,达赖喇嘛流亡海外时,临时政府大力推鉴四大教派,看似已经代替整个藏传佛教,但事实并非如此。自中国大陆开放宗教以后,各个教派渐渐恢复,如由去年开始,西藏政府也承认觉囊派的传承,成为藏传佛教五大传承之一。另外,伯东派也正在申请加入宗教部,不知何时会被正名,期望不久的将来能正式恢复。要了解整个藏传佛教,对前面所说的八大修派要有深入的了解。参、学院与修院一、学院与修院的始今西藏第一座寺庙为建于七世纪初的昌珠寺,是为了改变西藏地理风水所建十七座寺院的首座,又如大昭寺与小昭寺等都属于修院。八世纪时,西藏兴建了修院、学院齐具的桑耶寺,其内分为四大洲、八小洲计十二洲,东北为戒律院、东为文殊院、东南为语文院、南东为密咒院、南方为观音院、南西为翻译院、西南为毗卢遮纳院、西方为弥勒院、西北为禅定院、北西为宝库院、北方菩提院、北东为白哈儿护法院,其中文殊院、密咒院、禅定院及白哈儿护法院,及另外三座女众修院三界院、增善院、黄金院为修院,其余为学院,这也是西藏学院制度的开始。此时期,桑耶寺是最高的学府、也是西藏政府的行政单位,规模相比那澜陀寺,为世上少有的大寺院之一。其它钦普山有莲师二十五位心子各自的修院,也巴岩山有三十多位咒士的修院,秋窝日有八十多位禅师的修院等等。西元896至903年,以朗达玛魔王破坏佛教,七年间西藏地区的佛教进入黑暗时期,主要被破坏的为佛学院及出家僧团,在家修行及修院未被破坏,而西康、安多等西藏东北不在他的管辖内,也未曾蒙害,现在一些历史学家说:「西藏前期的佛教于此时期全部消失。」这是严重错误的说法。1039年阿底峡尊者进入西藏,佛法再度兴盛。西元1073年,弟子鄂勒巴协饶建立学院桑普奈托寺,由此寺分出无数学院,学院普及于各藏区,直至文化大革命期间。近二十年间,海内外的修院与学院广为复兴。二、学院与修院之差别学院主要为学习经、律、论的场所,修院主要为教理实践的中心。两院的一些差别如下。1、学习的法门不同,学院以经部为主,修院为显密双修。2、学习的方法不同,学院以闻、讲、辩、着为主,修院以思修口诀为要。3、学习的对象不同,学院主为男众,修院男、女均有。4、学者身份不同,学院以出家人为多,修院兼具僧俗二众、在家众较多。5、学龄开始不同,学院由童年七岁开始,修院定为成年后。6、组织管理不同,学院于相当组织及管理下成立,修院以师为重,各自管理。7、建立规模不同,学院最少为八人以上的团体,修院一人即能成立。8、生活来源不同,学院有一定基金及功德主护持,修院(旧时)倚乞而食。9、学习时间长短不同,学院六到三十年不等,修院三年或终生。10、目的不同,学院大多以精通十明成为学者,修院以与佛法相应修证、究竟解脱为要。以上,是以大多数为标准而说的差别。其他,如:闻思修合一、显密皆通、落实教证二法具证量的学者,不管在学院、修院都会有,因此不可偏颇的说学院只是单纯的研习学术、修院没有精通教理的人,这种是错误的观念。三、略述学院学院在西藏的成立,如前面提到由桑耶寺及桑普奈托寺

藏传佛教之学习与修行

开始,逐渐普传到各地,学制依照印度的那澜陀寺及戒香寺,学习的顺序为因明、般若、中观、俱舍、律藏,如此为经部阶段的学习毕业。格鲁派格鲁派的学习为噶当教典派的学习,各寺庙大致相同唯稍有不同,如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学制记载:因明两年、般若六年、中观两年、俱舍两年、律学两年以上,总计十四年以上的学习,属较长时间的学制。但祥木漾(1728-1791)制定塔尔寺的学制内记载:因明两年、般若四年、中观两年、俱舍两年、律学两年,计为十二年。因明的学习过去都依印度学者的著作,现今除《释量论》依藏地外,余仍如以往。般若为《现观庄严论》,中观为《入中观论》和《中观根本论》、《中观理聚五论》,俱舍为《俱舍论》,戒律为《律经根本律》。每日共修的功课为齐诵《现观庄严论》和《入中观论》,讲或辩经前一定念诵一至三遍《般若心经》、《大白伞盖佛母》、《度母赞》三至二十一遍、《宗喀巴大师赞》、《释迦牟尼佛赞》、《二庄严六圣士赞》、狮面空行母咒语、长寿佛咒语、弥勒净土祈愿文、教法兴盛祈愿文等各一遍,再进行辩论。虽然不是每次都需念诵所有的这些,但《般若心经》必然念诵。辩论时间通常为早上和下午,三月十八日、八月十九和二十九日、十一月十八日、十二月十八日这五天整晚都需辩论。萨迦派萨迦派的学习与格鲁派大底相同,唯辩论时间较少。宁玛巴宁玛巴(红派)为九年制,以现今贝诺法王南印度南卓林的学制记载:第一年《三律论》、《入菩萨行论》,第二年《中观论》、《入智论》,第三年《入中观论》、《中观四百颂》,第四年《俱舍论》、部份《释量论》,第五年《宝性论》、《经庄严论》、部份《释量论》,第六年《现观庄严论》、部份《释量论》,如此六年阶段性的经部学习圆满。第七年部份《律经根本律》、《大意集经》、《大幻化网经》、《功德宝藏论》,第八年部份《律经根本律》、《口诀宝鬘论》、《如意宝藏论》、《大幻化网》,第九年《心性休息论》、《八大如来续》、《生起次第》、《大圆满三解脱论》,此三年为显密双学,以上课程学习完毕即佛学院毕业。噶

藏传佛教之学习与修行

举巴噶举巴(白教)以前无佛学院,只有修院,达赖喇嘛五世曾说:「噶举派有很好的修院制度却没有学院,而自竹钦贝玛噶波开始学习世俗的文学,过去殊胜的禅修法快成为泡沫。」但现今的噶举有与红派学习相似的九年学制。四、略述修院修院的创始如前提到,始自布达拉宫的松赞甘布王。后来噶当教授派的祖师们各自建立闭关修院,宏扬噶当教法直至宗喀巴大师开始的新噶当派(即格鲁派),几乎在西藏每座圣山和村落都有禅修院,新噶当派成立以来,没有较具规模的禅修院,但有专修施身法和终生持守八关斋戒的寺院,此两种也可说是不同性质的修院。各派比较具代表性的修行方法,在此简略而说如下。宁玛派 莲师大传第九十三章提到:「心依上师持教法,三年时间行闭关。」依据此段教言,宁玛派非常重视三年三个月的闭关,从古至今一直流传,其中最普遍的修持方法:第一年先观人生难得、诸法无常、轮回诸苦、业力因果,此四反感法,每部分思维时间短至七天,长至一个月不等;皈依十万,发心四十二天,金刚萨埵、供曼达拉、上师瑜伽各十万遍。第二年修本尊,配合生起次第的观修。第三年修空行母法门及圆满次第。最后三个月观修大圆满,剩下三天修荟供回向。远传金刚桥传承则是:无常观修六个月、发心六个月,其余无定数直到相应为止,其它如多札派的供曼达拉二十万遍等等…。以一座修持的顺序而言,依据莲师大传壹百零三章:上座时观无常、皈依、发心、上师祈请、正行、祈愿、回向,座与座间须做上供下施等利生之事。日修功课,依才旺诺布的《常修瑜伽入解脱道》和《金刚鬘》两种教言,提到简略四座修持和六时实修:凌晨起觉醒瑜伽后,皈依发心、上师瑜伽、诵三律戒条一遍,金刚萨埵108遍为忏悔;早上修本尊并静坐;中午共通十种法行任选几种而行,下午修上师瑜伽自受灌顶并修幻身;傍晚修护法、烟供布施、修金刚颂而静坐;晚上修空行法门、施身法、练气脉明点;睡前修光明瑜伽而入定。每座前修上师瑜伽和简略颂戒,座后祈愿回向。觉囊派三年三个月闭关,入关首日,金刚上师给予教言及前行仪轨口传、关房上师宣布规

藏传佛教之学习与修行

矩。次日起,念诵皈依文、小礼拜十万拜,次发菩提心二十一天,接修嘿?嘎金刚萨埵十万遍、曼达拉十万遍、入密而作时轮金刚特殊灌顶(灌顶阶段依寺院有异),上师瑜伽二十一天(此依觉囊色寺院传规,唱诵多罗纳塔及多伯 巴上师瑜伽。)俱生时轮金刚根本咒百万遍(依色寺院传规,于此时行时轮金刚灌顶。)身口意三静虑修练四十九天(色寺院传规为七十天),修持时轮金刚六支加行,上幻轮练习一百零八天(于所缘境上进行收摄、禅定、运气、持风),大部份寺院于此后休息两个月入世考验自己的修持,(而依色寺院传规不休息而修持施身法一百零八天)。再次,上师概要的为闭关者作六支加行上课,短时间内对以上已修练过的再行复习,其后开始修练下幻轮(随念和三摩地)一百零八天、颇瓦法七天,行九尊时轮金刚荟供一或三天,上师给予教言,修持护法酬谢,色寺院传规此时会作多伯巴大师的上师瑜伽法千供。日修主要的功课如前面已述,早课结束,供一百零八遍朵玛、黑财神水供;晨座结束,念诵上师瑜伽法供养文;昏座结束,修持护法、金刚力、红棒玛哈嘎拉等;夜座结束,修持眠寐瑜伽中入睡,色寺院传规于此时修持施身法、眠寐瑜伽中入睡。噶举派 除了主修的那洛六法和尼古六法修持六月至一年外,其余与宁玛派大同小异。萨迦派 噶阿旺勒巴(1864─1941)的传记记载:大礼拜一百万、观无常十三个月、皈依两百五十万、发心直至世俗菩提心生起为止!曼达拉长轨十万、金刚萨埵一百八十万、供油灯十万五千盏、水供八十万、喜金刚持颂七个月、圆满火供多次,总共花了十五年六个月!但如此漫长时间修持在萨迦派是非常稀少的。 一般萨迦派的修持,观无常没有一定时间外其余皆是十万遍,喜金刚七个月,算是初级的闭关圆满。虽然闭关时间不如噶举、宁玛长,然每日功课却是诸派中最多的,每天必须修喜金刚道位或道时四座和诸多本尊。格鲁派 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同时,修无常发菩提心等前行法而数目不定,皈依、供曼达、大礼拜各十万,再修三至六个月的本尊直到咒数圆满。依据贡唐丹贝仲美(1762-1823)的《终生修持书》的日修功课来说:须配合皈依发心、思维四反感法等…思维整部《菩提道次第广论》、颂三律戒条各一遍、颂三十五佛经并大礼拜作忏、再供水、供曼达拉、自授菩萨密乘戒、颂上师瑜珈并禅座观空、做水食子;下午修大威德金刚等本尊、颂经回向、做三至七个擦擦、转经轮及绕塔;晚上再颂三律戒条一遍,如有违犯须特别做忏悔、睡前修梦瑜伽或发将来行善之善愿。五、修、学二院今昔相较学院部份: 1. 过去为政府支持,现今自立自足。2. 过去犯规即罚,现今不能重罚。3. 过去七岁入寺,现今(藏区)年满十八岁才能进入。4. 过去师资充裕,现今各寺普遍不足。5. 过去专研佛法,现今印度地区参杂世间文学(社会、历史、语言、外文等。)贡唐丹贝仲美说:「若欲专研共通声韵学、医学、历算等,是为成佛的障碍,这是本末倒置。」因此过去佛学院未毕业就不能学习这些项目,现今却成学院必修之课。6. 过去学院毕业是光荣不易的,于今社会无特别推崇。7. 过去学院毕业具一定的地位,现今学历不被承认。修院部份: 1. 过去无人深山都是修行之地,现今却为政府管制或成为热门的观光地区,想找到合适的修行场所也难。2. 过去沿门托钵无碍,现今大陆政府管制严谨。3. 过去可任意寻师参学,现有国籍限制、需要旅行证件。4. 过去不蓄明日粮,现今无物资条件长时间的修行即难。5. 过去师徒时间充裕,现今各个忙碌匆促。6. 过去依师九年,现今数月都难。7. 过去未得师允不出关,现今时间一到即出关。六、修、学二院的利益学习佛法的人,对佛教的历史背景和显密的教理,如果没有大概的了解,以对佛经内提到的功德生起贪念或好奇心而学习佛法,在不见功德或得不到自己贪求的,很容易退转信心,如此学习经论是维持佛法的主因、也不会变成迷信。当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找到一些解决的方法;迷惑不知所措的时候,会出现明灯;面临痛苦的时候,仍有温馨的一面;绝望无助的时候,总还有能依靠的怙主;造了重罪,畏惧恐怖的时候,还有原谅自己、净业的方法;亲友远离、家破人亡、倾家荡产等无常出现时,还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人生中,必然会遇到痛苦或快乐,此时需要的是佛学知识,精神的指挥依靠长期依止善知识和学习经论、深入经藏而得,要成为自他精神的导师,入佛学院研习为妙道。但只有学习经论是不够的,一定要经过实修验证佛法的殊胜处,可见一些经过学院洗礼,知道佛法的名词法相、没有经过修持实际体验功德的人,学院毕业后,反而不信佛法,知佛谤佛、成为佛教的油子。莲花生大士说:「众生虽本具佛性,唯经修行乃成佛。金矿虽饱含金质,经冶炼乃成真金。」前噶当派的祖师说:「有食非足,食受方饱。有法非足,修即解脱。」佛经的殊胜处定需经由修行乃得真显,因此长时间深入闻思修练,否则烦恼的猛火现前,外相庄严善良的苗芽、知识的花朵剎那间枯萎焚烧无存。各种境界的考验,逆境的折磨、顺缘的虚捧,八风的魔军包围时,定力的城堡无力抵挡,消灭魔军的智慧剑卡在藏经阁,也徒然无助了。佛法是殊胜的,用说的很容易,没有亲自真实体验佛法的殊胜,就如噶当派祖师说的:「就如鹦鹉学人说话般,有口无心、不得法意而无法解脱。」长期修练佛法,自心安定,定中生慧,面对种种世间法的处理、学习游刃有余,面对种种险境无惧安然,佛法的共与不共通一切成就依定乃得,除了佛法的一些知识和利生行为外,其余的佛法功德必须依靠定力,因此进入修院,心法相融,可贵难得,直如世亲菩萨所提到释迦牟尼佛的教、证二法,缺一不可。肆、修、学如何取得平衡过去的圣者闻思修合一,就读学院就是修、进修院也是学,不需特别再去平衡。西藏的学院,在每日的早晚课和特别的节日都会修行,也会在具有经验的导师座下学习有关修心的法门。修院里有固定的上课,座与座间有相对、必然参考的经论,若依照传统学院和修院的方法,不会堕落于任一方。但后续如格鲁派学院学习的时间和课目很多,实修的时间不足。以噶举派而言,自称为修持的传承,确实修行的时间很长,平均而言,佛学的知识较为不足。在僧众的学院和修院,维持过去传统的修学方法,能达到平衡。就在家居士来说,长期依次第闻习经论,并且每天与每年安排固定的时间修行,会达到平衡。以现今的佛学会,短时间内要学习很多,只能粗浅的认识而无法深入的了解佛法、安然的感受修行的利益,如此要就修行的部份特别加强,否则会如佛学院毕业生不信佛法、成为佛教油子的可能。末法时期,以各种压力而引生的种种精神的病如忧郁症、躁郁症、自杀等,佛法及实修是治愈的良药,但若不知如何使用此良药,也无法药到病除,因此遇到具修持传法的上师是非常重要,就像欧洲部份学佛的人,因为难解的痛苦参访五十多个道场和导师,无法摆脱痛苦,最后经由具经验导师一、二句的指点迷津,离开痛苦。现在忙碌的社会内需要如莲师、密勒日巴和前噶当派教师简单易修直击要处的法门,最为合适。伍、未来的趋向不论是显乘或密乘在僧团的教育、佛法的推广,都不是那么乐观,虽然佛法是现今末法时期的众生最需要的,但也很难落实在人们的心中,原因如:一、 以藏传佛教而言,传教的转世活佛们,忙碌的为了兴建寺院和维持开销而募款,无法长时间的学习。二、 现今大部份寺院已都位于城市边缘,与闲杂人等接触频繁。三、 浪费很多时间在为了方便而发明的电话、电脑、电视等,这些都成为不方便和束缚的铁链,严重的影响了闻思修的时间。四、 特别是现今贯穿藏区的青藏铁路,佛教的中心逐渐变质成为商业中心,与外地人士的接触日益增加,生活物资越来越发达,心灵的修行就越堕落,佛教传统的法规每况愈下。五、 藏区的青年种族意识高张,反向的拥护原来的宗教苯教,人数逐渐增多。六、 学习佛法的年龄越来越老年化,后无来者,将面临断绝法脉的危机。七、 僧团虽有规矩,若不能处罚,僧人即无视于规矩;戒律于生活中无任何利益的时候,僧众放弃寺庙、舍弃戒律的机会也是大增,各寺僧众的数目,五、六年来明显下降,但欧美在家居士的人数却日益增加,佛教的未来是否维系于在家居士间,都很难料。但是不用怕,未来百年之内,传统的佛法或多或少仍存在。以现今情况看来,另外一个改造的藏传佛教会流传于中国、欧、美和世界各地,而失去佛法见地、只存慈善行为的另一种佛教形态也将留存于未来。于此整个佛教界面临危机之际,不是将佛教分为北传、南传、藏传的时候,以三宝为皈依处、四印为原则的所有佛教徒,互相尊重和团结推广释迦教法,创造一个具有慈悲和智慧的福田,维持整个法教是大家的责任。谨祈佛法常驻、*轮常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