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卓格多杰仁波切/ 文章正文

入菩萨行讲义 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导读: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Lecture 35 Chapter Nine Wisdom 日期: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 上堂已开始阐述法无我。中观瑜伽师在未正式建立「法无我」之前;先要解答实有宗和唯识宗对二谛的质疑,实有宗说:「你们认为世间的事物都只是假名,没有真实。照这样推论,连世俗谛都没有,何来二谛?」为了厘清实有宗对世俗谛的误解;中观重申他针对的是众生以颠倒的心智对因缘所生的东西产生扭曲的知识,这...
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Lecture 35 Chapter Nine Wisdom 日期: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 上堂已开始阐述法无我。中观瑜伽师在未正式建立「法无我」之前;先要解答实有宗和唯识宗对二谛的质疑,实有宗说:「你们认为世间的事物都只是假名,没有真实。照这样推论,连世俗谛都没有,何来二谛?」为了厘清实有宗对世俗谛的误解;中观重申他针对的是众生以颠倒的心智对因缘所生的东西产生扭曲的知识,这是病态的知识;一旦知识生病,就会为自他带来伤害和痛苦。中观瑜伽师解释说:「我们并不否认因缘而生的东西是世俗真实(conventional realities);在世俗上享有『事实存在』的意义;但这些东西对已证悟空性的佛菩萨来说,世俗真实根本不再是真实。例如魔术师进行着娱乐观众的表演,从口袋变出一迭一迭钞票;魔术师知道这些钞票是道具,道具钞票是世俗谛;当表演魔术时,这些道具钞票便派上用场。倘若魔术师想歪了,竟然拿了这些伪钞往商场购物,这是基于颠倒见下欺骗的行为,这是我们否定的!当这些伪钞被魔术师自以为是真钞时,这些真钞便不能是世俗谛了。看魔术表演时,愚童看得很投入,相信魔术师真的可以从无变有,魔术师是一个伟人;自己立志要学魔术;但旁边有经验和有冷静心智的家长,知道一切魔术表演只不过是掩眼法,其目的在于满足观众好奇心;而他看魔术表演较重要的目的,是让家人开心渡过假期。事实上,在家长眼中,魔术师一切行为都是假的。」同样,证悟空性的佛、菩萨不会执着世间。这次讲座继续阐释实有宗和唯识宗执着心境实有,根本是毫无理据,纯粹是虚构的分别念。实有宗先说,由于我看到你台面有绿杯,所以证明外境是实有绿杯!中观瑜伽师质疑说:「如果你以心识来成立外境是实有,你先要证明心识是实有;『若境由识成,依何立识有?』事实上,我以前(颂二十三至二十五)已破斥心识无实自性。」实有宗试图将说话倒转过来说,以求瞒天过海:「心识是依所知境而成立!例如因为你台面实有一只绿杯,所以我们的心识才知有绿杯存在。」中观瑜伽师来一个请君入瓮,不着意的说:「那么你用来成立心识实有的所知境,如何证明它实有?」实有宗不假思索的说:「哦!所知境实有依心识实有而成立,二者相待而成。」中观瑜伽师便紧咬这点说:「心境相待有,二者皆非实。」「正如你刚才说心识和所知境相互观待而成立,那么你们便承认两者依赖缘起。既依缘起,两者便俱非真实。我们否认的是实有的心识和实有的外境,假使你承认心和境是互相观待而缘起,毫无真实;这点我们是认同的。」实有宗为执着有实在的外境再死撑说:「无子则无父」,如果没有所知境,就没有心识;就好像一个人没有儿子就不能称为父亲一样!」中观瑜伽师平心静气地问:「当一个男子刚出生,他的身份是儿子,抑或父亲?」实有宗答:「当然是儿子!」中观瑜伽师接着说:「假如你执着儿子有实性,那便意味着这男子到死亡那一刻都只能是儿子的身份;这样,世界便不可能有男子成为父亲了;没有父亲,又哪来儿子呢?『无父谁生子?』再者,你又执着父亲有实性,那么这个世界便没有儿子;没有儿子,哪来有父亲呢?『无子也无父。』」中观瑜伽师再总结说:「事实上,父子只能互相观待而有;当儿子未出世,这个男子可以称为父亲吗?所以父子与内在的心和外在的境一样,是依缘观待而有,没有实自性。」这时,站在一旁的唯识瑜伽师说:「『如芽从种生,因芽知有种。』就好像苗芽是从种子产生出来一样;在地面上看到有苗芽,就可推论地底一定有种子。同样,因有实自性的眼识生起,所以推知有色等所知境。正如为什么我眼识有绿杯的显像?这是因为你台面有一只绿杯。」中观瑜伽师拍拍他的臂膊说:「慢点!你看事理太鲁莽了;苗芽本身无法知道种子存在,而是由与苗芽相异的心识推知。问题是当心识了别所知境苗芽时,你凭什么来推知心识是实有呢?你一定又节外生枝抬出识能自证;但我在前面(颂二十三至二十五)已破斥过了。」唯识瑜伽师自知理亏,退在一旁。解答过实有宗和唯识瑜伽师的质疑后,寂天菩萨正式进入阐释对「法无我」的论证。寂天菩萨以清静心智

入菩萨行讲义 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透过四句辩证(catuskotikā)的形式,把那些外道坚固如金刚的执我思想,砸个稀烂;后人尊称这种方式为金刚屑因;溯源追流,龙树菩萨的《中论》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第二十一〈观成坏品〉第十二颂说:「法不从自生,亦不从他生,不从自他生,云何而有生?」寂天菩萨首先批判了顺世外道的无因论,说:「世人都知道一切果皆有能生之因,所以无因论站不住脚。」顺世外道质疑:「如莲花有很多品种,但都只从莲花种子而来;是什么造成『因』有这么多的差别呢?」寂天菩萨答:「世间任何法,皆有其因,无因则不生。『此因』是从产生『此因』的『前因』之种种差别造成。莲花有种种不同的差别,是由它们不同的因所生;而这些不同的因都存在其种子中!往昔因力如何,后时所生果也如何。」顺世外道看似肤浅,但当他们听到般若法义,立即心开意解,不再强辩。寂天菩萨再挑战认为大自在天(The god Ishvara)是创造世间万物的神,宇宙亦是由唯一 的「他」生起的正理学派。中观瑜伽师说:「你说有神,可是,我和很多人都未见过,你能否说明一点?」正理学派说:「要说明白一点,那么可这样理解:神和地、水、火、风和空一样,是产生宇宙万象的元素。」中观瑜伽师说:「哦,原来你所谓的神,跟『大种』一样;那么我们也承认由于有四大为前因,而产生后因的色声香味触法;而你努力建构的『大自在天』这个名称,跟世俗约定俗成的『大种』在内涵上其实是一样,只是名称不同;你又何必在大种之外执着『神』这个分别念呢?再者,四大数目众多,不如你所说『自在天』是创造万法唯一因;此外四大『无心』、『非常』、『不净』、『为众所践』,与你所说的『自在天是神,纯洁高贵、永恒、有心识活动和独一无二』的说法有矛盾。再者,虚空没有行为,没有心识,与你所说『自在天』能救人或惩罚人又有矛盾。而我在前面(颂六十八和六十九)亦已破斥过你们提出的恒常的我,自在天也不可能是恒常的我。」正理学派无力抗辩,只好说:「自在天是不可思议,凡夫永远不能了知其境界。」中观瑜伽师作结说:「

入菩萨行讲义 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若谓非思议,说彼有何义?』下次你建立自宗的观点时,请确立它是可知抑或不可知!」(一一一)心境实有宗,理极难安立。若境由识成,依何立识有?实有宗认为心、境两者都是实有;但中观认为这种立论很难成立!实有宗提议:「『外境』实有是由心识成立;例如色境可以用眼识现量成立实有!」中观瑜伽师质疑:「要以某种能立来成立其论点,必须先证明能立可以成立。你们认为外境由心识成立,那么凭什么可以成立『心识』实有呢?自证分和其他的实有都不能成立,(前面颂二十三至二十五)已经破斥过了。」Those who say that “both are true” are hard pressed to maintain their case. If consciousness reveals the truth of things, by what support is consciousness upheld?(一一二)若识由境成,依何立所知?心境相待有,二者皆非实。实有宗狡辩说:「心识是依所知境而成立。」(例如,因为你台面实有一只绿杯,所以我们的心识才认知有绿杯存在。)中观瑜伽师质疑:「你这种成立心识的所知境,如何证明它实有?」实有宗又说:「所知境实有依心识实有而成立,二者相待而成。」中观瑜伽师反驳说:「正如你所说心识与外境是相互观待而成立,那么你们便承认两者依赖缘起而无自性。心识和外境只是在于世俗相互关系这个层次上存在,不是自性上的实有。」If objects show that consciousness exists, what, in turn, upholds the truth of objects? If both subsist through mutual dependence, both thereby will lose their true existence.(一一三)「无子则无父!」「无父谁生子?无子也无父,如是无心境。」实有宗力撑说:「如果没有所知境

入菩萨行讲义 第三十五讲 智慧品

就没有心识,就好像一个人没有儿子就不能称为父亲!(无子则无父!)」中观瑜伽师有恒耐烦地再解释:「一个人没有儿子,诚然不能称为父亲,因为父亲必须观待有儿子才可成立。请你在这点深思:当一个男子刚出生,他的身份是儿子抑或父亲?」实有宗说:「当然是儿子!」中观瑜伽师接着说:「问题就在这里,假如你执着儿子有实性,那便意味着这个男子由出生开始直至他死去,都只能是儿子,不能改变。这样世界就不会有父亲存在,既然没有父亲,又哪来儿子呢?(无父谁生子?)相反来说,你执着父亲有实性,如此世界则永远没有儿子;没有儿子,哪来父亲呢?(无子也无父。)」实有宗再质疑:「事实上,先有父后有子。」中观瑜伽师毫不费力破斥说:「父子是相互观待而有,当儿子未出生,这个男子可以称为父亲吗?所以相待的父子只是世俗假名的层面存在,没有半点真实!同样,内在的心和外在的境也是观待而成,并没有自性。」If, without a son, a man can not be a father; whence, indeed, will such a son arise? There is no father in the absence of a son. Just so, the mind and object have no true existence.(一一四)如芽从种生,因芽知有种。由境所生识,何不知有境?唯识宗加入议论说:「就好像苗芽是从种子生出来一样,我们可以推知种子实有。同样,依色等所知境而生起的眼识,因而推知有色等所知境1 。」“The plant arises from the seed,” you say, “so why should not the seed be thence inferred? Consciousness arises from the object – how does it not show the thing’s existence?”(一一五)由彼异芽识,虽知有芽种,然心了境时,凭何知有识?中观派解惑说:「苗芽本身无法知道种子存在,而是由与苗芽相异的心识推知;现在的问题是:当心识了别所知境时,你凭借什么来推知有实有心识呢?你一定好像以前一样,心识有自证分推知证明心识正在了别所知境!那我们在前面颂二十三至二十五已破斥过了。」A consciousness that’s different from the plant itself deduces the existence of the seed. But what will show that consciousness exists, where by the object is itself established?寂天菩萨从因(cause)的角度,以金刚屑因2 观察因无相,探究事物生成的原因,破斥诸宗执实有因,确立诸法无自性生。外道异宗执诸法实有生起,总括其形式不外乎无因生、自生、他生和共生四种。外道持断见者如顺世派(Lokāyata)认为现象无因而生;他们举例说:「就好像荆棘的尖锐,花瓣的柔软,河流之下向,孔雀斑彩的羽毛,都是它们随其自性自然而有,未有造作;故诸法无因生。」顺世外道提出主张:「万物是无因的,人是心、身临时的聚合物,如雪地上的脚印,雪溶了,脚印便不见了;死亡来时,身心两亡。善无乐报,罪无苦报。」(一一六)世人亦能见,一切能生因,如莲根茎等,差别前因生。中观瑜伽师说:「无因生不合理,因为世人也能看见,一切果皆有能生之因。例如由烟推知有火。」顺世外道质疑:「像莲花的花瓣数目、颜色、形状都各有差别;但在莲花种子上却看不到有这么的分别,故此世间万物不可能由因而生。」中观瑜伽师解惑:「莲花花瓣数目、颜色、形状等种种差别情况,也是因它们不同的因所生;而这些不同的因都存在其种子中3 。」At times direct perception of the world perceives that all things have their causes. The different segments of the lotus flower arise from a similar diversity of causes.(一一七)「谁作因差别?」「由昔诸异因。」「何故因生果?」「从昔因力故。」顺世外道问:「是什么造成了种种因的差别?例如莲花的茎、花瓣的数目各有差别,什么造成『因』的种种差别呢?」中观瑜伽师解惑:「是从产生『此因』的『前因』之种种差别造成。」顺世外道又质疑:「为何不同的因产生不同的果?例如青莲花之因只生青莲花,即不生白莲花,其中却没有丝毫错乱?」中观瑜伽师解惑:「世间任何法,皆有其因,无因则不生;同时,往昔因力如何,后时所生之果也如何,同类因力只能生同类果。4 」“But what gives rise,” you ask, “to such diversity of causes?” “An ever-earlier variety of cause,” we say. “And how,” you ask, “do certain fruits derive from certain causes?” “Through the power,” we answer: “of preceding causes.”正理派(Naiyāyika)和胜论派(Vaiśheshika)主张诸法由单一因-大自在天(The god Ishvara)生起;他创造了万物。(一一八)「自在天是因;」「何为自在天?」「若谓许大种,何必唯执名?」正理派提出主张说:「这个世界不是由大自在天创造的吗?这是一切法的因。」中观瑜伽师反问:「请问自在天的事相或体性是什么?」正理学派回应:「地、水、火、风和空一切的大种就是自在天,万物就由此生起。」中观瑜伽师质疑:「我们也同意由于『前因』的大种有『后因』的色声香味触法;你所谓的自在天,与世间约定俗成的大种,只有名称的分别。事实上,名称只是分别念,没有任何实质。你费力建构一个『自在天』的名称,跟世俗约定称名为『大种』没有不同,又何必在大种之外执着『神』这样的虚名呢?」If Ishvara is held to be the cause of beings, you must now define for us his nature. If, by this, you simply mean the elements, no need to tire ourselves disputing names!(一一九)无心大种众,非常亦非天,不净众所践,定非自在天。中观瑜伽师接着驳斥说:「再者,地水火风四大数目众多,不如你所说自在天是万物唯一的因。此外,四大没有心识活动,亦非恒常;亦非天神;事实上,四大亦是被践踏和不干净的事物,与你们提出『自在天是天神、纯洁高贵、永恒、有心识活动和独一无二』的说法是矛盾。」Yet earth and other elements are many, impermanent, inert, without divinity. Trampled underfoot, they are impure, and thus they cannot be a God Omnipotent.(一二零)彼天非虚空,非我前已破,若谓非思议,说彼有何义?云何此彼生?中观瑜伽师再解释说:「自在天不是虚空;虚空没有心识活动,不能利益或损害众生;虚空和所有行为都无关,故此缺乏能力造作因。自在天不可能是恒常的我或神识,前面(颂六十八和六十九)我们已破斥了常我。」正理学派诘辩说:「自在天是不可思议,凡夫永远不能了知其境界!」中观瑜伽师破斥说:「既然你说自在天不可思议,另一方面又确实地说他是宇宙万物的唯一作者;这种说法既矛盾又毫无根据;请你建立自宗观点时,先确定他是可知抑或不可知!」The Deity cannot be space – inert and lifeless. He cannot be the self, for this we have refuted. He’s inconceivable, they say. Then likewise his creatorship. Is there any point, therefore, to such a claim?第三十五讲完注释1 唯识宗主张自然现象(natural phenomena)实有,从现行(如苗芽)可推知有种子;苗芽、种子是互为因果(causally interrelated),所以它们具有独立存在的世俗名言(independently of conceptual designation)。「苗芽」可以独立,「种子」可以独立;这是传统上唯识抄袭人,头上安头,节外生枝的思惟方式。但中观学派否定它们在世俗名言各有独立性,只承认两者互相观待;他说:「既然苗芽和种子是互动的因果关系,所以苗芽、种子必定是不可能自证、俱生的实体。」2 即中观派以清净心智观察,把外道认为诸法有实自性生起如金刚般坚固的执着,击碎如屑;故名为「金刚屑」因(Diamond-splinters)。观察因为金刚屑可视为「因无相」的论证。由颂一一六破无因生至一四二a结破四边生,是中观见「因无相」的论述;颂一四二b至一四四是说「本体空」;颂一四五至一五零是说「果无愿」。3 现代遗传基因学恰能证明莲花各部份都由不同的细胞基因发育而来。由于当时顺世外道缺乏工具,以为所有莲花种子都相同,所以提出无因生谬思;相反,佛教中观世俗因果丝毫不紊乱的信念理则,就算处于缺乏科技工具的年代,放诸古今四海而皆准。4 由此可见「诸法因缘生,亦从因缘灭。」可以令我们正确导入「法无我」正见。应用讨论问题一)我们因何知道颂一一四的虚构执实的见解是由唯识瑜伽师提出?二)何谓金刚屑因?为何它能代表中观学派建立「法无我」的理论体系?三)顺世外道主张万物无因而生;所以罪福都不由善因恶因而来;从而变成伦理虚无论;其实五浊恶世很多人都是顺世外道的响应者,除 了用寂天菩萨破无因生的观点来破斥他们的谬见外,你对这些站在地狱门前的可怜人,还有什么忠告?四)凡建立论点,切忌前后矛盾;否则你所说的东西就变成毫无意义,不攻自破。例如正理派先很确切地说自在天创造万物,当遇到中观瑜伽师的问难时,竟然又含糊地说自在天不可思议。究竟自在天可知抑或不可知,自己都弄不清楚,无怪乎被中观瑜伽师驳倒。试引颂文一一八、一一九和一二零,剖析中观瑜伽师使正理派陷于矛盾的辩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