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基础知识/ 文章正文

黄柏霖:九世同居,只一忍字

导读:黄柏霖:九世同居,只一忍字 『张公艺』是隋唐时候的人,经历过北齐、北周、隋朝、唐朝四个年代、四个朝代。经文讲『九世同居』,这个非常不容易,也就是九代同堂,「九世同居」。唐高宗封泰山,曾经亲临到他...
黄柏霖:九世同居,只一忍字

『张公艺』是隋唐时候的人,经历过北齐、北周、隋朝、唐朝四个年代、四个朝代。经文讲『九世同居』,这个非常不容易,也就是九代同堂,「九世同居」。唐高宗封泰山,曾经亲临到他们家,问他们家族之间和睦之道,就睦族之道。张公艺先生写了一个忍字,一幅挂轴就写一百个忍字,都是写一个忍、忍、忍,写一百个字。唐高宗很称赞他,并且赐给他缣帛,缣就是绢类的那种丝织品,多用在赏赐酬谢之物,也可以做为货币,这个是「张公艺」。

那在台北佛陀教育基金会有编辑一本《佛学入门》,这一本《佛学入门》是由基金会的创办人简丰文居士编辑的。末学曾经也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开这个《佛学入门》课程,这本编得很好。这个《佛学入门》里面有提到张公艺这个人,叫「百忍成金」,它是说张公艺是五世同居,但是我们这一段经文是讲,九代同居,「九世同居」。张公艺他们的家是百忍家道兴,据说他发愿,他在他一生当中,他要行一百件大忍辱的事情。

我们知道要成道,最难修的就是忍辱。六度里面,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到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的时候,都是要修忍辱的。你看六祖大师,在弘忍大师他的道场,他先到舂米房去舂米,事实上他已经开悟了,但是他在舂米房待了八个月,没有上法堂,那个就是在修忍辱。他师父给他用《金刚经》印证以后,用《金刚经》印证,然后袈裟遮围。他师父弘忍大师亲自到舂米房跟他印证,因为当六祖大师在见五祖弘忍大师的时候就跟他师父报告,他说,弟子心中常生智慧,即是福田,那为什么还要叫到舂米房去修福田呢?开智慧就是最大的福田。这个福田,最大的福田是什么?就是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证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灭这个真如自性。

结果五祖弘忍大师到舂米房去跟他印证的时候,六祖大师就讲他的开悟偈,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前面这四个是讲它的体,本体,我们这个心性的本体,是本来清净、本来具足、本无动摇、本不生灭,就是真如自性。但是它从体起用会产生无量无边的妙用,那就是「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你看你现在你每天,你眼睛一张开,眼见色、耳闻声都是真如自性的妙用,但是你迷而不觉,你日用而不知,这六祖大师说的。你天天跟佛在一起你也不知道,那就是你的佛性,你这个佛性跟释迦牟尼佛都一样的,生佛不二。

后来五祖弘忍大师给他印证以后,决定把衣钵传给他。那他的师父亲自摇橹划船,六祖大师说,师父我来摇船就我来摇橹就好了。他师父说,不用,这个地方你地形不熟,我来摇。那六祖大师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迷惑的时候师父你度我,悟的时候自己度自己。所以六祖大师比较强调自修、自悟、自度,只有你自己度自己,佛菩萨只是跟你讲方法。六祖大师离开他的师父以后,到猎人堆待了十五年,做什么?帮猎人服务,帮猎人煮饭、煮菜。猎人把那个猎物抓回来以后,活的他就把牠偷偷放走,那他还要吃锅边菜,我们现在一般讲肉边菜,一锅里面都是肉,那他吃锅边菜,十五年。

现在老和尚说,弟子跟老师学教,最少也要五年学戒。像净空老法师跟他的恩师李炳南老师是学戒五年,后来他自己自动再加一期五年,就十年。净空老法师跟着李老师十年,才有今天这个成就。所以净空老法师十年到了以后离开,开始弘法。有人问李老师说,这些学生里面这么多跟着你学教理、学讲经,有没有人得到?他说,有,得到的已经走了。净空法师已经走了,跟六祖大师一样。

弟子问他说,你的衣钵传给谁?他说,「能者得之」,他说,开悟的人得到嘛,那惠能大师也叫能嘛,名字叫能这样,「能者得之」就开悟的人得到嘛。所以你看,一个明心见性的,大彻大悟的人,都还要在舂米房修八个月的福跟众生结缘,还要到猎人堆待了十五年帮猎人煮饭。换成是你,你愿意做吗?你说不定就早一点赶快出名,赶快讲经说法。六祖大师那时候还是居士,他一直到十五年以后,他认为因缘成熟了,三十九岁那一年,他去听印宗大师讲《涅槃经》。他是二十四岁开悟的嘛,待了十五年,就等于三十九岁,你看看二十四岁就开悟,就拿到衣钵了。

那还是唐朝一千三百年前,那他还要待十五年,再等到三十九岁,还要看时节因缘。所以可见这也是在什么?在修忍辱。

每一尊佛都要修这个忍辱,老和尚也是。他说,他跟韩馆长在一起,韩馆长护持他三十二年,管钱、管人、管事。老和尚说,他三个都不管,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老和尚说,刚好韩馆长当护法。所以老和尚说,护法是佛,弘法者是菩萨,韩馆长等于护持老法师,所以老法师说,没有韩馆长护持三十二年,就没有今天的净空法师,护法功德不可思议。你没有人护持,你很会讲经,也没有办法弘法利生。所以你看韩馆长,管钱、管人、管事,老和尚三个不管,统统把这个习气断掉。管钱、管人、管事,很烦,领众非常辛苦。

智者大师说,他要不领众,他的品位会更高,他因为领众,所以外凡五品位,他还在观行即,观行即佛,外凡五品位,他是很谦卑的。印光大师说,智者大师他是谦虚,他说,他岂只是外凡五品位?他是东方小释迦,释迦牟尼佛的化身再来的,怎么会是外凡五品位呢?他观行即,他还没有进入相似即,相似即是圆教初信位到十信位,破见思惑、破尘沙惑才是相似即。智者大师很谦卑的说,我还没有破见思惑,我也没有破尘沙惑,他是外凡五品位,就是领众很辛苦。

所以释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时候,当时在山中禅坐的时候,歌利王带着他的嫔妃到山上去游玩,歌利王就是累了,就睡着。他的嫔妃看到佛陀这么庄严,法相庄严,就过去跟佛陀请法。佛陀跟她们开示,要远离五欲之乐,要积功累德,所以她们那些嫔妃听了非常法喜。后来歌利王醒过来,认为佛陀动了欲望之心。佛陀说,我没有动了欲望的念头。他说,五通仙人都会有,还有欲望,你怎么可能没有欲望呢?佛陀说,我没有淫欲之心。后来歌利王不相信,就拿刀割他,佛陀的耳朵啦、手脚啦、鼻子啦。佛陀说,我没有起瞋恨心,一如我刚才跟你讲的,我没有欲望之心。后来四大天王,四大金刚护法飞沙走石,让歌利王吓到了,向佛陀忏悔。佛陀就跟他讲,我没有起瞋恨之心,所以完全可以恢复。

你看佛陀要到成道,还要修忍辱波罗蜜,这个就是忍辱成金,各位不要把它小看说,我修一百件忍辱可以得很多的黄金,我的体悟不是这样。「百忍成金」就是百忍成道,道就是我们的心,我们的清净心。「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无等伦」,为什么叫「身金色」呢?阿弥陀佛的身是金色的吗?在表法上来讲的话,在相上讲是金色的,我们现在看都是金色佛,极乐世界黄金铺地。阿弥陀佛身是什么?是清净法身,是毗卢遮那佛、清净法身佛,是圆满报身佛、卢舍那佛,是百千亿化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是俱足一体三身佛,我们也是俱足一体三身佛,可是我们现在清净法身佛隐而不显,卢舍那佛也隐而不显,更不要讲百千亿化身释迦牟尼佛了。那我们的一体三身佛到哪去呢?也没有离开我们当下这念觉性,就像我们的三德祕藏,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也没有失去。哪一天你明心见性了,见性成佛,它又恢复了。

所以「阿弥陀佛身金色」那个「金」是指清净的意思。老法师说,比如说,用金块、用黄金去做戒指、做首饰、做项鍊、做手表,这个金也可以做成阿弥陀佛的金佛,也可以做成菩萨的佛,像雕成观世音菩萨金色的。但是这个金也可以雕成,可以雕成饿鬼道的形状、畜生道的形状、地狱道的形状。那你不管是变成饿鬼、变成地狱众生、变成畜生,它还是金。所以这个「金」,佛经上的表法是代表清净,就是我们的自性,以金成器,器器皆金。

张公艺讲,他就是说,他要在这一生里面,他要完成一百件忍辱的事情。那他已经完成多少?他已经完成九十九件了,剩下一件而已。剩下最后一次,第一百次的时候,刚好是他孙子娶妻子那一天,结婚那一天。突然来一个道人,那个修道人,就要试验张公艺先生是不是真的有忍辱功夫,就跟他讲了,我想借你家住一晚,而且跟他指定说,我要住在你孙媳妇的房间,就孙子娶媳妇的新娘房。这一件事情,张公艺很为难,他左想右想,但是他后来想宽大一点,他说,我什么忍辱都忍过了,这最后一次有什么不能忍呢?于是就劝他的孙儿,完成他百忍大愿,忍辱一下。

我们老师讲到这个,我的老师是简丰文老师,在教我们《佛学入门》的时候说,诶,张公艺这样不行,怎么可以牺牲孙儿,然后完成他的百忍大事呢?他说,诶,菩萨道不能这样,对不对?菩萨道应该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那你怎么还有一个一百件的忍辱呢?而再牺牲孙子呢?诶,我们老师说,这样好像不圆满。但这是一个记载的故事,我们就参考它的精神。

后来这位道人就在新娘房中,他也没有睡觉,他就整个晚上跳不停,嘴里不停的讲说,看得破、跳得过,看得破、跳得过。这看得破、放得下,好像同样一个意思。你看得破,你就可以跳出情关;你看得破,你就可以跳出名利关;你看得破,你就可以跳过病苦关。你怎么样才有办法看得破?你要放下,有智慧,你有智慧才可以看得破,能够看得破才能放下。所以看得破就可以跳得过,跳得过五欲六尘,跳得过名闻利养,跳得过财色名食睡,跳得过贪瞋痴慢疑。所以这个道人整个晚上,就在房间一直跳啊、跳啊,然后一直嘴巴不停的说,看得破、跳得过,结果跳到天亮,忽然间倒在地上死了。新娘就惊叫起来了,等到家人,众人赶过来看了,已经变成一个金人,就变成一堆黄金了,那么张家因此致富。所以张公「百忍成金」,这个典故是这样来的。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四O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