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因果定律/ 文章正文

黄柏霖:三世怨的公案

导读:黄柏霖:三世怨的公案 所以什么叫真正的善?除了念佛以外都不是真正的善。这个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什么叫做三世怨?如何去断三世怨。讲了半天,听了归听了,照做的归照做,堕落还是堕落。所以,老和尚说...
黄柏霖:三世怨的公案

所以什么叫真正的善?除了念佛以外都不是真正的善。这个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什么叫做三世怨?如何去断三世怨。讲了半天,听了归听了,照做的归照做,堕落还是堕落。所以,老和尚说什么是真正的善?除了念佛以外都不是真正的善,真正的善业就在这一生当中,决定超越六道轮回。修其他法门,无法让你一生超越三界,还在轮回之中,这就不是善业了。阿弥陀佛大慈大悲,帮助我们业障深重的众生,给我们开出一条当生成就的大道。我们能够相信,能够愿、能够行,这一生就成就了,什么?带业往生。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我们无始劫以来的业障就消除了。念佛的功德很大,能消除一切罪业。

所以,我个人,我从讲经以后,我就不喜欢环游世界,也不喜欢旅游。我是讲实在话,对这个世间,这些我们都已经明白了,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没有什么好留恋的。现在人用手机喜欢打卡,打卡就是在那个地方拍个照,留个纪念,然后上脸书,FB,我到雪梨啦,我到东京啦,我到纽约啦,我到伦敦啦,又怎么样呢?对不对?还是一样,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哪个是真实呢?哪个是「住真实慧」呢?哪个是「惠以真实之利」呢?哪个是「开化显示真实之际」呢?往生西方才是「真实之际」。所以老法师在讲述《佛说阿弥陀经要解讲记》里面有记录一段蕅益大师的开示,这一段开示讲得非常好,这是我们用这一段开示来做为三世怨的结尾、结语。

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里面讲,「无论顽修狂慧,么罗无功。即悟门深远,操履潜确之人,傥分毫习气未除,未免随强偏坠」。蕅祖这段讲得很好,而且很深,我消文一下。好,我们来解释蕅祖这一段的这么好的一篇开示,什么叫「顽修」?「无论顽修狂慧」,「顽修」是什么意思?讲世间的聪明人,他不知道如法修持,自作聪明,盲修瞎练,「狂慧」是什么?就是天资聪明,对于大乘经论也能够理解,他也能说善道、能言善道,讲得天花乱坠,但是他缺乏行持,落入狂慧、落入狂态。这两种人,一个是「顽修」,一个是「狂慧」,蕅祖说,这两种人,到生死关头完全没用,此二种人到生死关头完全没用,不能够了生脱死。谓其「么罗无功」,这一点功德都没有。「么罗无功」就是没有功夫,就是「么罗无功」,他没有功夫。什么叫没有功夫?他临终不能做主,自己不能做主,没有成就,叫「么罗无功」。「悟门深远,操履潜确之人,傥分毫习气未除,未免随强偏坠」,意思就是说,虽然你悟门很深,但是你不能够真正去实践,如果你还有分毫的习气没有排除、没有断掉,你还是随业流转。「随强偏坠」,重者先,强者先拉,哪个习气重就先拉走,叫「随强偏坠」。

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有没有例子?有,草堂青禅师,他有解有行,禅宗一代大德。信徒中有一位曾姓的妇人,常常来供养这位草堂青禅师,草堂青禅师很感谢她,也常怀着报恩的心,结果死后竟然托生为曾妇之子。有智慧,有世间的智慧,也有福报,少年得志做了宰相,就是曾鲁公,他是禅师再来的。所以印祖对于曾鲁公、对草堂青禅师,印祖很有意见的,他说,你看一代禅师再来,结果当了宰相曾鲁公。

「操履潜确之人」是指什么?持戒精严。大家都知道三生石的故事,圆泽禅师。三生石上,圆泽禅师他跟李源居士是好朋友,圆泽禅师懂得音乐。李源居士他的爸爸在洛阳被杀以后,李登被杀以后,李源看破红尘,他不想当官,不想结婚,他吃素。他不想当官,也不想结婚,他一生吃素,把他们家的宅院当成佛寺来供养圆泽禅师。有一天,两个人就商量,因为李源是功德主,他们想到四川峨嵋去朝山。那么李源他主张走水路,因为他不想去经过那个,那些见到朝廷的官员。那圆泽禅师想走旱路,就是讲走陆路,为什么?因为他怕他未来的母亲,怕见他未来的母亲。最后没有办法,就依李居士走水路。

你看这个业力牵引就是让你这么身不由己。走到一个小镇的时候,遇到一位怀孕的妇人在河边洗衣服。圆泽禅师一看到她就泪流不止说,她等我等很久了,她就是我未来的母亲。李居士问他什么缘故,他说,我之所以不愿意走水路,就是因为怕遇见到她,她已经怀孕三年了在等我分娩,今天事不宜迟,请你来帮,你帮我催生。结果圆泽禅师后来就在那个地方圆寂了。

李源帮他埋葬以后,圆泽禅师还跟他预告说,三天后请你到妇人家,我见你就一笑为证。他还有办法跟他微笑的,他们两个先约好。我在《现代因果报应录》里面,我也有讲这个故事,我编的那个《现代因果报应录》这三生石的故事,还有我讲「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我很喜欢讲这个三生石的故事。那他们两个还约好,圆泽禅师跟他讲说,十五年后八月中秋,我们在杭州灵隐寺再见一面。灵隐寺我去参观过,很庄严的一个佛寺,我们民间讲济公禅师就在灵隐寺。我到杭州西湖,除了参观岳王庙,也到灵隐寺去参访,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他们两个约好说在灵隐寺一见,后来都一一兑现。

圆泽禅师有神通,但是神通抵不过业力,他能知过去未来,但是逃不了投胎轮回。只因为什么?因为习气未除。就是刚才讲的,傥有一分,「傥分毫习气未除,未免随强偏坠」。所以圆泽禅师他有神通,他抵不过业力,他因为习气未除。世间做大官发大财的,过去世都是大修行人,习气未除,不肯往生西方,多年来苦修换来了一生的荣华富贵,落得三世怨。这就是印光大师说,就是把一颗摩尼宝珠换成棒棒糖。棒棒糖就是一生的荣华富贵,吃完就没了。摩尼宝珠就是往生西方作佛。殊不值得,可叹啊。

所以这个地方我稍微再提一下,我很喜欢的圆泽禅师这首偈语。圆泽禅师后来跟李源约在十五年后的中秋夜,在杭州灵隐寺再见。当时李源他也守这个约定,他八月十五日中秋夜到杭州天竺寺外。他讲,我看的是天竺寺,但是老法师这边提的是灵隐寺相会。那李源在寺外先等候,到那一天晚上的月光明亮,忽然听到水井传来了歌声,只看一个十五岁的牧童骑在牛背上,手持竹棍,敲打牛角唱山歌,就唱这首歌,他说,「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这首诗听起来很伤感,我前世是圆泽禅师,我现在已经变成牧童了,你还是李源。我们约好了,在这个天竺寺的外面的这个石头上见面,这个「三生石上」就是已经经过第二世了。可是我还是原来的灵魂、原来的神识,我的本性还在,是「旧精魂」。我们说三魂七魄,「三生石上旧精魂」,我们随着这个阿赖耶轮回生死。现在在「赏月吟风」,看到这么好的中秋月,不要再「赏月吟风」了,「赏月吟风莫要论」,不要再说这些了。「惭愧情人远相访」,你是我前世的恩人、前世的功德主,可是我们都没有解脱,是「惭愧情人」,因为什么?情执未了嘛,情执未断嘛,所以叫做「惭愧情人」嘛。惭愧情人远来相访,我们来相见了。

「此身虽异性长存」,虽然我现在身体已经变成牧童了,可是我的本性还是一样,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这叫「此身虽异性长存」。

后来李源听到这首歌就知道说,对面这个牧童就是圆泽禅师。他就说,泽公你好,他跟他说,泽公你好。牧童就远远答,不跟他太靠近,说李公你真有信用,这么远来,辛苦你了。你看,他几乎没有隔阴之迷,前世的事情他还记得,我们早就忘光光了,还什么隔阴?没有隔阴之迷,我们早就忘记了,我们前世在哪里?根本就不晓得。但是这个牧童就跟李源讲说,你俗缘未了,请你不要过来,你我前途不同。因为可能圆泽禅师说,我不想再轮回了,我想这一世就要到西方去了,不能靠近,就不要动情执了。为什么?因为怕动,又染情执。所以圆泽禅师是想要了生脱死。那他最后要走的时候,有跟李源讲一句话,他说,希望你精勤修行,不坠落的话,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在哪里?在菩提道上,在西方。所以见了面以后还是各奔东西,各人业各人了。

那牧童又带着竹棍,敲打牛头,唱山歌离开,离开的时候讲一句话,说了一首诗,「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为什么?他们两个本来约好是要到四川峨嵋山,要经过瞿塘峡,他就说,「身前身后事茫茫」。就是说,他已经死了嘛,前世是圆泽禅师,这一世变牧童,到现在还是「身后事茫茫」,还是无明未破,习气未断,叫「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想要再讲前世怎么样,我前世是一个禅师,讲来实在是很伤感,「断肠」就是非常地伤悲、悲伤,「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就是江苏、浙江这一代,前世是在洛阳,游到四川去,现在见面的地方在杭州江南,那不就「吴越山川寻已遍」,都走遍了吗?「却回烟棹上瞿塘」,还是过去那一条路,曾经断过魂的,在那边死掉投胎那个路,是要上瞿塘峡的时候,我在那个地方断气的,「却回烟棹上瞿塘」,你看他都还记得。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