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明旸法师简介

导读:明旸法师,爱国高僧,中国当代十大高僧之一。生于1916年,系福建闽侯(福州市)人,俗家姓陈,名心涛,号俊豪,情满怀。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于十岁时随母听圆锳大师讲《仁王护国般若经》,时年虽小,但已有所悟,便向大师要求出家,大师未许,直至十三岁落发出家。着有《圆锳大师年谱》、《佛法概要》等书。曾任全国第八届政协常委,中国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副原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北京广济寺、...

  明旸法师,爱国高僧,中国当代十大高僧之一。生于1916年,系福建闽侯(福州市)人,俗家姓陈,名心涛,号俊豪,情满怀。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于十岁时随母听圆锳大师讲《仁王护国般若经》,时年虽小,但已有所悟,便向大师要求出家,大师未许,直至十三岁落发出家。着有《圆锳大师年谱》、《佛法概要》等书。曾任全国第八届政协常委,中国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副原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北京广济寺、上海龙华寺、宁波天童寺、福州西禅寺方丈,上海圆明讲堂主持。于2002年7月23日在上海龙华寺圆寂。

\


  心涛幼具善根,四岁时开始随着母亲启蒙读书,五岁入私塾,六岁入西峰小学。十岁那年,随着母亲于福州白塔寺,听圆锳大师讲《仁王护国般若经》。
 
  时心涛年纪虽小,于听经已有所领悟,他见圆锳大师庄严慈祥,随着众人受三皈依后,继而向大师要求度他出家。因为年龄幼稚,为圆锳大师及他的母亲所劝阻。
 
  但他学佛之志坚定,次年随众参加雪峰寺四个禅七,坚持到圆满,深得圆锳大师的赞许。于是在一九二七年,当十三岁的时候,在大雪峰崇圣寺,依圆锳大师落发出家,法名日新,号明旸。继而随着圆锳大师到了上海。
 
  一九三〇年二月,圆锳大师出任宁波太白山天童寺住持,带着明 晋山。明旸在圆公大师身边学习经教,努力不懈。是年天童寺传三坛大戒,明旸那时仅十六岁,受戒不足年龄,经寺内五位大德向得戒和尚请示后,他才获准受戒。圆戒后仍在天童寺随侍圆公大师。圆公讲经时,常命明旸复讲,由于他辩才无碍,口若悬河,当时被誉为“神童法师”。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天童寺发生火灾,烧毁了天王殿、钟楼等九处五十五间房屋,圆锳大师发愿于三年内募资恢复旧观,明旸则襄助大师擘划,终获成功。
 
  一九三五年,圆锳大师的皈依弟子顾联承(法名莲成)、邢明心夫妇,捐出上海大西路两亩多土地,兴建圆明讲堂,作为圆锳大师在上海弘法修持的道场。讲堂落成,明旸随着圆锳大师自宁波到了上海,进驻圆明讲堂,明旸担任讲堂监院。
 
  一九三七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侵华战争爆发,继而上海保卫战开始,圆锳大师以中国佛教会理事长的身分,组织僧侣救护队,参与战地救护;成立难民收容所,收容救济难民。后来以难民人数太多,圆明讲堂中也设立了“第九难民收容所”,由白圣法师担任主任,明 法师担任总务,综理事务。
 
  是年十月下旬,上海战事逆转,圆锳大师率救护队撤退到汉口。当时战局紧张,救护队经费无着,圆公大师奉国府主席林公子超的函示,嘱他将救护队交付其他法师领导,希望他到南洋募化救护队的医药费。十一月中旬,圆锳大师带着林主席的三封亲笔函赴南洋,由明 随侍。圆锳大师到新加坡、吉隆坡募捐,得到侨领胡文虎、文豹兄弟,李俊承、及商会会长黄重吉等大力支持,成果颇丰。一九三八年七月,圆锳大师以上海中国佛教会的函电交促,带着明旸回国。八月返抵上海。为时未久,有汉奸向南京日军宪兵总部告密,称圆锳和尚曾到南洋募款百万,资助重庆的抗日政府。到十月十九日,上海的日军宪兵队,以七部汽车载着荷枪实弹的宪兵,包围了圆明讲堂,入内把圆锳大师及明旸逮捕,解往南京的日军宪兵总部。在南京受日军宪兵刑讯时,圆锳大师不为所屈,从容陈辩。
 
  他在狱中除应讯辩论外,每日结跏跌坐,提起慧照,观照身心皆空,置生死于度外,了无挂碍,明旸也陪着大师被拘留兼旬。是时上海佛教人士极力营救,日军也慑于圆锳大师在国内外的声望,不敢加害,于十一月十日,将大师及明旸同时释放。
 
  抗日战争胜利后,圆锳老和尚在上海圆明讲堂,创办了“楞严专宗学院”,招收学僧三十六人,自任主讲,白圣、明 两法师任教务长。到一九五三年,圆锳老法师在宁波天童寺圆寂,明旸奉师命书写遗嘱,继任为圆明讲堂住持。
 
  一九五四年,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召开第理事会,明旸被补选为理事,同年夏天,他参加了以喜饶嘉错为团长的“中国佛教访问锡兰代表团”,访问了锡兰。
 
  一九五八年,以当时政策关系,佛教协会正在将一些不重要的寺院庵堂合并,出家人也要进工厂做工。在这种大气候下,明旸把圆明讲堂无条件交给上海佛教协会,自己只保留了楼下四个房间,两间作为圆锳大师纪念堂,两间由他母亲明旭老师太及他自己各住一间,圆明讲堂的法器家具等物也造册上缴。
 
  上海佛协把圆明讲堂租给上海羊毛衫四厂,明旸和讲堂常住僧侣,全到外面的工厂做工。一九六二年三月,政策一度宽松下来,圆明讲堂重新恢复,明旸也由工厂回到讲堂。
 
  一九六六年六月,“文化大革命”全面展开。八月间,一群红卫兵到了圆明讲堂,把明旸和明旭师太关入小室,逼明旸写“交待”。
 
  并一连三天翻箱倒箧搜索财物,把明旸的几千元积蓄,和一些建设公债全部抄走,并把讲堂中的经典、字画、佛像、法器等,在天井中全部焚烧掉。然后把明旸交付静安区宗教科代管,由居士林“造反队”发给他生活费,他和明旭老师太二人每月十二元。到一九七二年,又派明旸到帆布厂作工,帆布厂有工资发给,明旸的生活才获得改善。一九七七年,明旸年满六十岁,自帆布厂离休。
 
  由美国回上海以后,中国佛教协会要筹设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由明旸法师担任苏灵岩山寺首座,及佛学院副院长。首期招收学员四十人,两年毕业。以后十年间,灵岩山佛学院培育出青年僧侣一百五十馀人。
 
  一九八三年,经过明旸法师的努力争取,重予恢复了上海的圆明讲堂、圆锳大师纪念堂。以后每年举办佛七、法会、讲经等活动。此外,尚先后兼任北京广济寺、上海龙华寺、福州西禅寺、莆田光孝等寺住持。一九九六年元月,当选为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于二〇〇二年七月廿三日晚上十时五十分在上海龙华寺圆寂,俗腊八十七岁。
 
  明旸长老现今最著名的法脉传人为台湾高雄文殊讲堂慧律法师。
 
  一九九五年,明旸长老得闻慧律法师的智慧无碍,故赴台,在印证之后将法脉委任托付于慧律法师,传以曹洞宗48代、临济宗42代祖师位,至今慧律大师可以说不枉当初长老托付,精进弘法,相信明旸长老在常寂光中亦必欣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