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黄柏霖:女鬼索命

导读:黄柏霖:女鬼索命 『以无获幸免』,这就是我们这里面故事讲的,严武以酒来灌醉军使的女儿,后来军使到京城里面去投诉,那朝廷派人要来追查,要来查这个案子。『诏出收捕』,要来搜捕他,严武就利用半夜,乘这...
黄柏霖:女鬼索命

『以无获幸免』,这就是我们这里面故事讲的,严武以酒来灌醉军使的女儿,后来军使到京城里面去投诉,那朝廷派人要来追查,要来查这个案子。『诏出收捕』,要来搜捕他,严武就利用半夜,乘这个军使的女儿喝醉了,解开琵琶的弦,把祂勒死了,然后把祂沉在河里面,放到河里面沉下去了。但是第二天,朝廷的官员要来调查的时候,搜捕严公的船,里面没有证据,「以无获幸免」的意思就是这样,就没有证据,所以没有办法办严武。

『在蜀得病』,这个在《太平广记·卷一百三十》里面,有这一段节录。严武他担任剑南节度使的时候,他有一次生病了,他的个性很好强,而且严武这个人,他不相信这些巫祝之类。「巫祝」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这些道士啦,这些算命卜卦的啦,他不相信这些,如果有人跟他说,都被他判罪。

有一天,有一个道士,大概跟严武交情还不错,那个道士就跟严武说了,他说,「公有疾,灾厄至重,冤家在侧,公何不自悔咎,以香火陈谢,奈何反固执如是。」他意思就是说,这位道士就跟严武说了,他说,你今天生病,你的灾厄快临头了,你的冤家就在旁边了,你为什么不向祂忏悔呢?你做一些功德回向给祂,「香火陈谢」就做功德回向给祂,为什么你还固执的这样呢?严武怒而不答。道士又说了,「公试思之,曾有负心杀害人事否?」喔,这个道士也是有一点小功夫,他说,「公试思之」,就是严公你仔细想一想,你有没有「负心」,就违背良心杀害一个人的事情呢?

严武「静思良久」,严武还是非常非常地固执,他沉思良久以后说,没有,「曰:『无。』」「道士曰:『适入至阶前,冤死者见某披诉。某初谓山精木魅,与公为祟,遂加呵责。他云,上帝有命,为公所冤杀,已得请矣。安可言无也。』」他的道士就说了,他说,我刚走到那个台阶的时候,那位冤魂就跟我投诉了,我以为是山精木怪,就是山上总是会有这些「山精木魅」,就是这些鬼魅,我以为是山精鬼魅要跟你作祟,所以我还呵责祂。结果这位女鬼跟他讲,我是上帝有命,我被严公所冤杀,我已经拿到令状,想拿他的命,「已得请矣」,就是想要拿他的命。怎么可以说没有呢?「安可言无也」。这是冤鬼跟道士的对话。

「武不测」,严武他不敢做决定,到灾祸临头,他还是死不认罪。「且复问曰」,他还在怀疑,所以这种人就是我刚才讲的,就是边见,他就是断见,他认为人死了什么都没有,这种人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什么恶他都敢做出来,就像严武这种人。他就再问道士说,「其状若何?」祂长得什么个样子呢?「曰:『女人年才十六七,项上有物是一条,如乐器之弦。』」哇你看,多厉害。刚才我们有讲,朝廷要派人来查这个案子的时候,严武是在船的上面,大概跟那个女的在,跟那个军使的女儿在饮酒作乐。那朝廷要来调查他的时候,他一紧张,要毁尸灭迹,就用琵琶上面的那个弦,扯下来把那个女的勒死,丢到水里面去了,这个道士就见到了。

严武问他说,长什么样子?他说,这个女人大概十六、七岁,脖子这边有一条东西,看起来像乐器的弦。喔你看,你怎么杀死祂,那个证据都还在。「武大悟」,那个严武就认罪了,他终于承认了。承认什么?灵性杀不死,冤魂不散。「武大悟,叩头于道士曰」,就向那个道士叩头了,「天师诚圣人矣。是也,为之奈何?」他说,哎呀,天师啊,你实在是圣人啊,可是要怎么办呢?「为之奈何?」

「道士曰:『祂即欲面见公,公当自求之。

』」他说,这个女鬼坚持要见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严武「悔谢良久」,严武到这个时候来就后悔谢罪。「兼欲厚以佛经纸缗祈免」,这就是什么?临时抱佛脚。他就要怎么样?他印佛经,然后烧纸钱,希望不要拿他的命,「祈免」。「道士亦恳为之请」,这个道士也帮他求情了。「女子曰:『不可。』」「期在明日日晚」。祂非报仇不可,祂说,「不可」,不答应。

所以人这个冤气,在祂断气那一剎那,祂知道是谁杀祂的。你看他本来是两个很恩爱啊,严武很喜欢祂。结果恩爱的爱人,把祂勒死了变成仇家。所以老法师跟我们讲,我们还没证到阿罗汉,破见思惑,都不能相信你所讲的话。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用第六识的分别、第七识的末那执着、第八识的阿赖耶识,我们都用八识五十一个心所。四大烦恼常相随,我贪、我爱、我瞋、我痴,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地藏经》里面讲的。

所以为什么自性是跳脱善恶对待?自性它是绝待,它没有善、没有恶,它跳脱、它超越善恶对待。所以你要记得这个原则,善跟恶都在三界内,善只是得到乐报,恶只是得到苦报。但是都是三界内,不能解决生死问题,不能离开轮回。善有时会变成恶,恶有时候也会转成善,恶转成善是你要觉悟、你要感化。

所以这个女子说,「不可」,明天,期明天日晚,明天晚上以前我就拿你的命。「言毕却出」,说完那个女鬼就出去了。「至阁子门,拂然而没」,走到门前面就不见了,「拂然而没」,就不见了。「道士乃谢去」,道士也不敢干预这个因果,道士说,谢谢啦,我不敢参与这个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没有办法。为什么?刚才我们讲过了,因果这个东西,哪怕是诸佛菩萨再来,一样不能违背。你敢介入吗?你敢介入因果,这冤亲债主也把你当敌人,也把你当仇家,因为为什么?祂认为你违背因果。「严公遂处置家事,至其日黄昏而卒。」严公自己心里有数,严武死期已到了,交代家人一些事情以后,第二天就死掉了。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一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