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
主页/ 楞严经感应/ 文章正文

第十卷 第三十章 圆通本根四 地火水风空识

导读:乌刍瑟摩谛观暖触流通无碍。持地菩萨持平心地离一切尘。月光童子谛观水性悟得通达。琉璃光法王子观风无依悟得菩提。虚空藏菩萨观空无边妙力圆明。弥勒菩萨诸法唯识证圆成实。一谛观暖触流通无碍...

楞严经白话解 第十卷 第三十章 圆通本根四 地火水风空识

内容提要:

乌刍瑟摩谛观暖触流通无碍。持地菩萨持平心地离一切尘。月光童子谛观水性悟得通达。琉璃光法王子观风无依悟得菩提。虚空藏菩萨观空无边妙力圆明。弥勒菩萨诸法唯识证圆成实。

一谛观暖触流通无碍

原文

乌刍瑟摩1于如来前,合掌顶礼佛之双足,而白佛言:我常先忆久远劫前,性多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说多淫人,成猛火聚。教我遍观百骸四肢诸冷暖气。神光内凝,化多淫心成智慧火。从是诸佛皆呼召我,名为火头。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罗汉。心发大愿,诸佛成道,我为力士,亲伏魔怨。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心暖触,无碍流通,诸漏既销,生大宝焰,登无上觉,斯为第一。

【注】

1 乌刍瑟摩即火头金刚。

白话解

乌刍瑟摩在如来前合掌,顶礼佛之双足,对佛说:“想起很久很久之前,我的淫欲心很盛。那时有佛出世,佛名叫空王。空王对我说,多淫之人,必定有猛火聚。空王教我观察全身百骸四肢种种冷暖气的变化。凝神内守,把多淫的心化成智慧之火。此后,诸佛都叫我的名字做火头。我以火光三昧之力成阿罗汉,心发大愿,诸佛成道时,我作大力士,降魔伏怨。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以谛观身心暖触,见流通无碍,灭尽诸漏,便觉身中生起大宝焰,得无上觉,是为第一。”

二持平心地离一切尘

原文

持地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念往昔,普光如来出现于世。我为比丘,常于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险隘,有不如法,妨损车马,我皆平填。或作桥梁。或负沙土。如是勤苦,经无量佛出现于世。

或有众生于阛阓处,要人擎物,我先为擎,至其所诣,放物即行,不取其直。毗舍浮佛现在世时,世多饥荒。我为负人,无问远近,唯取一钱。或有车牛被于泥溺,我有神力,为其推轮,拔其苦恼。

(白云按:真正为人民造福的人民公仆,大概是持地菩萨的化身吧!)

白话解

持地菩萨从座起身,顶礼佛足对佛说:“我想起从前,普光如来出现于世的时候,我是比丘。我经常在一切道路要津以及山地险隘,凡有妨碍车马行人通行之处,我或者修造桥梁,或者搬运沙土,填平道路。经历无量佛出世,我都不辞辛苦,从不间断。

或有人在街市中要搬运东西,我即前往帮忙,搬到处后,放下便行,从来不取报酬。当自在佛现世之时,世间常闹饥荒,我背负逃荒中的老弱病残,不问路途远近,我只收一文钱。或有车有牛陷于泥坑,我以神力帮其推轮,使得脱离困境。

原文

时国大王延佛设斋。我于尔时平地待佛。毗舍1如来,摩顶谓我,当平心地,则世界地一切皆平。

我即心开,见身微尘,与造世界所有微尘等无差别。微尘自性,不相触摩。乃至刀兵亦无所触。

我于法性,悟无生忍,成阿罗汉。回心今入菩萨位中。闻诸如来宣妙莲华佛知见地,我先证明而为上首。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界二尘,等无差别,本如来藏,虚妄发尘,尘销智圆,成无上道,斯为第一。

(吴兴曰:身夹微尘乃至兵刀者,以次皆是大地大所造之色,即因缘所生法也。微尘无差,空也;自性不触,中也;三谛具足,非如来藏乎?悟无生忍,乃分证法身,而权取小果,故以无生忍简之。搓自度,后化他,是谓回心也。)

[注]

1 毗舍意为遍一切自在。

白话解

当时的国王,设斋请佛,我平整道路,待佛光临。遍处自在佛为我摩顶,嘱我要平心地,平了心地,世界一切地都平了。

我心即时开悟,见我身中的微尘与造成世界的所有微尘,毫无差别。微尘自性,互相之间没有冲突,我身与刀剑等兵器,各不留碍。

我于诸法性,悟得无生忍,成阿罗汉。回心世间,今入菩萨位中,听受诸如来宣示妙莲花佛知见,我先证明,位居菩萨上首。

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谛观自身和器界二尘,毫无差别,都是如来藏的作用。起心便见妄尘,尘销智圆,便得圆明智慧,成无上道,是为第一。

三谛观水性悟得通达

原文

月光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三摩提。观于身中,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穷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中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1,等无差别。

我于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中安禅。我有弟子,窥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中,了无所见。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于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后,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

(资中曰:观自身水,观成浮幢王刹诸香水海。初成此观,但见其水者,此定果色,随心所变,如观十遍处,入定则有,出定则无。不同业果色,其业同感,不造世业,方得清净。十遍处折服,黄白赤青地水火风空识此十中,一切处皆有。如作青想,一切处皆青也。)

【注】

1世界外浮幢王刹香水海传说世界外有很大的莲花,莲花生出香水,而成无数香水海。因为不属于三界所有,所以说那儿是世界外浮幢王刹。

白话解

月光童子从座起身,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很久很久以前,有佛出世,佛的名字叫水天,水天佛教菩萨们修习水观,从观水性入三摩提。观察自己身中的水性各不凌夺,观察涕唾、乃至津液、精血以及大小便溺,在身中反复变化,都是同样的水性。身中的各种水及此世界外浮幢王刹香水海的水,其水性等无差别。

想起我初成水观之时,未得空寂,只见有水,未得忘身。一次,我在静室为比丘安禅。我的一名弟子从窗口窥视,见满室都是清水,室中人物,他都见不到。他由于无知,拿一块瓦砾投入水中,发出响声,看一下便走了。我出定后,突然觉得心痛,像舍利弗被鬼打头一样。

原文

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

尔时童子捷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则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中,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后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后出定,身质如初。

逢无量佛,如是至于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

今于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吴兴曰:按《智论》明,诸圣人皆有身苦,如舍利弗有风病,毕陵伽患眼痛。今言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者,此是过去取小果,离分段苦缘,由无明尚在,是故出定不知苦缘。要待亡变易身,身中水性才与香水海性同合。)

白话解

我心中思忖,现在我已修得阿罗汉,早与疾病无缘,怎么今日突然心痛,是功德退转了?

这时,弟子来告诉我,他投瓦砾入水之事。我对他说:如果再次见水,便即开门入水里拿掉那块瓦砾。弟子照办了,在我下次入定时,他再见到水,那瓦砾宛然在水里。便开门拿掉了。待我出定,体质完好如初。

及后又经无量佛点化,直至遇到山海自在如来,我才证得忘身,我身内诸水,与十方界所有香水海的水性,合于真空,无二无别。

今时如来称我为童真,邀我参加菩萨会。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观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修得完满菩提,是为第一。”

四观风无依悟得菩提

原文

琉璃光法王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恒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声。开示菩萨本觉妙明。观此世界及众生身,皆是妄缘风力所转。我于尔时,观界安立,观世动时,观身动止,观心动念,诸动无二,等无差别。

我时觉了此群动性,来无所从,去无所至。十方微尘颠倒众生,同一虚妄。如是乃至三千大千一世界1内,所有众生,如一器中贮百蚊蚋,啾啾乱鸣,于分寸中鼓发狂闹。

(吴兴曰:琉璃光观界观世观身观心,迁流运止,悉为风力,故曰诸动无二。由是觉了大千群动,皆即狂劳,犹百蚊蚋鼓于方寸耳。既了狂劳,乃见不动佛也。即动而不动,故身心无碍也。)

【注】

1三千大千世界东南西北四部洲, 一日, 一月,欲界天, 色界初禅天, 合为一小世界; 一千个小世界为一小千世界,一小千世界包括二禅天;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一中千世界包括三禅天;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一大千世界包括四禅天。因为大千世界含有小千、中千、大千,所以名为三千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只包含天道中的欲界天、色界天,未包含无色界天,更未及菩萨地和佛地。

\

白话解

琉璃光法王子从座起身,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很久很久以前,有佛出世,佛名无量声。无量声佛向菩萨开示本觉妙明之理,让菩萨内观自身,外察世界,都是妄缘风力所转。我那时观察到十方界相对安处各位,观察到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流动而有春夏秋冬四时变化,观察自身呼吸血脉流通有动有止,观察自心妄念妄识生灭,各种运动变化无二,等无差别。

我那时悟得诸般动性,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所见十方微尘数颠倒众生,都是心中虚妄之相。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任一世界内的所有众生,好像是装在一只容器中的蚊蚋,啾啾乱叫,不过分寸之地,狂飞乱闹。

原文

逢佛未几,得无生忍。尔时心开,乃见东方不动佛国1,为法王子,事十方佛。身心发光,洞彻无碍。

佛问圆通,我以观察风力无依,悟菩提心,入三摩提,合十方佛传一妙心,斯为第一。

【注】

1东方不动佛国佛教把佛理形象化,绘有五佛图。东方为不动佛,表示大圆镜智;南方为宝生佛,表示平等性智;西方为阿弥陀佛,表示妙观察智;北方不空成就佛,表示成所作智;中央毗卢遮那佛,表示释迦牟尼的法身佛(或说是报身佛,或说是自性身佛)。

白话解

逢佛不久,我得无生法忍,那时忽然心窍大开,见到东方不动佛国,我成法王子,奉事十方佛,身心发光,洞彻无碍。

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从观察风力无所依入手,悟得菩提心,入三摩提,合十方佛所传本觉妙心,是为第一。”

五观空无边妙力圆明

原文

虚空藏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与如来定光佛所,得无边身。尔时,手执四大宝珠,照明十方微尘佛刹,化成虚空。又于自心现大圆镜。内放十种微妙宝光,流灌十方尽虚空际,诸幢王刹,来入镜内,涉入我身。身同虚空,不相妨碍。身能善入微尘国土,广行佛事,得大随顺。

(吴兴曰:既以珠表色,复以镜表心,涩从心造,全体是心。故放宝光,流灌十方。)

白话解

虚空藏菩萨即从座起身,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到如来定光佛处,修得无边身。那时候,我手执地水火风四大宝珠,照明十方微尘数佛刹,所有佛刹都化成了虚空。又在自己心中出现大圆镜,这圆镜放出十种微妙宝光,流灌十方虚空,无边无际。虚空中所有王刹都在镜中显现,摄入我身中。我身同虚空,不相妨碍。我身能入微尘数国土,大做佛事,随心所欲。

原文

此大神力,由我谛观四大无依,妄想生灭,虚空无二,佛国本同,于同发明,得无生忍。

佛问圆通,我以观察虚空无边,入三摩提,妙力圆明,斯为第一。

白话解

如此大神力,由于我谛观悟得四大无依因,妄想生灭,与虚空无二,所有佛国同在我心,我因此得无生法忍。

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从观察虚空无边入手,入三摩提,妙力圆明,是为第一。”

六诸法唯识证圆成实

原文

弥勒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微尘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明。我从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游族姓。尔时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入三摩提。

历劫已来,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灭无有。

至然灯佛出现于世,我乃得成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乃至尽空如来国土净秽有无。皆是我心变化所现。

白话解

弥勒菩萨从座起身,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很久很久以前,有佛出世,佛名日月灯,我从日月灯佛出家。世尊知我看重世间名声,爱在名门望族中交游,教我修习唯心识定,确立识唯心生的观点,从此修入三摩提。

此后长期以这三昧奉事无数佛,消歇了追求世间虚名之心。

至燃灯佛出现于世,我修成了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乃至尽虚空界的如来国土或净或秽,或有或无,都是我心变化所现之相。

原文

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识故,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今得授记,次补佛处1。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唯识,识心圆明,入圆成实2,远离依他及遍计执3,得无生忍,斯为第一。

【注】

1今得授记,次补佛处据《弥勒下生经》载,弥勒先于释迦牟尼入灭,释迦牟尼授记弥勒于四千岁后(即世间56亿7千万年后)下生人间成佛,所以称为候补佛。

2入圆成实离名相妄想,离因缘,便得圆成实性。

3远离依他及遍计执依他性即依因缘生起妄想的缘起自性。遍计执性即计着名相的妄想自性。《唯识三十颂》说:“由彼彼遍计,遍计种种物,此遍计所执,自性无所有。依他起自性,分别缘所生。圆成实于彼,常远离前性。”

白话解

世尊!我彻悟识唯心生,识性流出无量如来,无量如来亦是出自我心。今蒙佛授记我成候补佛。

佛问从何悟得圆通,我从谛观十方唯识入手,识心圆明,证得圆成实性,远离依他起性及遍计所执,得无生忍,是为第一。”

白云按

资中曰:观自身水,观成浮幢王刹诸香水海。初成此观,但见其水者,此定果色,随心所变,如观十遍处,入定则有,出定则无。不同业果色,其业同感,不造世业,方得清净。十遍处折服,黄白赤青地水火风空识此十中,一切处皆有。如作青想,一切处皆青也。

这里说的即是楞伽经说的意生身。意生身是有为法,想青色,眼前就见一片青色,想黄色,眼前就见一片黄色,如此观想,也是训练心专一境的方便法门。如此观醇熟,就容易豁然开朗,进入无心任运的无为境界,即得无生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