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
主页/ 善女人往生传/ 文章正文

重订西方公据

导读:重订西方公据(清)彭际清  曹氏  常州柏万安名天佑。平生乐善。兼奉仙佛。尝为予言。其母曹氏。年六十四。病热。万安自苏州驰归。视母气已绝。唯胸前微温。家人为治棺衾悉具。  万安悲恸。祷于白衣大士。诵白衣咒一万二千。愿减己寿一纪以益母。涕泪并下。  其明日索饮。阅数日病起。言始死时。为两吏所引。历土地城隍诸司。寻诣东岳府。府君言汝有子。为汝诚祷。仗大士力。贷汝死。命吏引出,放逐。  万安遂劝母修净业...

  重订西方公据

  (清)彭际清

  曹氏

  常州柏万安名天佑。平生乐善。兼奉仙佛。尝为予言。其母曹氏。年六十四。病热。万安自苏州驰归。视母气已绝。唯胸前微温。家人为治棺衾悉具。

  万安悲恸。祷于白衣大士。诵白衣咒一万二千。愿减己寿一纪以益母。涕泪并下。

  其明日索饮。阅数日病起。言始死时。为两吏所引。历土地城隍诸司。寻诣东岳府。府君言汝有子。为汝诚祷。仗大士力。贷汝死。命吏引出,放逐。

  万安遂劝母修净业。除一室。供佛像。母遂长斋。日以初中后分入室。持数珠诵西方佛名辄千计。居十二年。年七十六。

  九月既望。晨兴谓子曰。吾将去矣。可召诸亲属为别。明日亲属毕至。母悉与款语。戒诸子女。临去时勿哭。日饮汤五六盏。至第三日。昧旦起坐。洗沐毕。易衣。就枕而逝。

  常州人柏万安,名叫天佑,平生喜欢做善事,也学仙法,也学佛法。他曾对我说,他的母亲曹氏,在六十四岁那年,得了热病。他从苏州赶回家时,母亲已经没了气息,只有胸前还有点微温。家人都把棺木、殓被准备好了。

  万安很悲痛,就诵白衣大士神咒一万二千遍,声泪俱下祈求白衣大士,愿意把自己十二年的寿命给母亲。

  结果第二天,曹氏就醒过来要水喝,几天之后病就好了。她告诉大家说,当她刚死的时候,被两个差人带领,历经土地公、城隍爷等处,最后到东, 岳泰山府。府君说:‘你有个儿子,很虔诚的向观音大士祈祷,要把他的阳寿贷给你。’于是府君就叫差人把她带回阳间。

  万安此后就劝母亲要修净业,他特别辟出一个房间,里面供奉佛像。以后曹氏就吃长斋,每天早、午、晚三次入佛堂、持念珠念佛,每次都念好几千声。这样一直念到七十六岁,也就是十二年之后。

  那年的九月十五日,早晨起床后,曹氏就告诉儿子说:‘我要走了,你把亲属召来,我要跟他们话别。’第二天,亲属全都到了,曹氏一一与他们诚恳告辞,并告诫子女,在她临终的时刻,不要哭泣。她每天只喝五、六碗汤,到了第三天,天色尚未明亮时,她就起床漱洗沐浴,换上干净衣服后,她就躺卧床上往生了。

  汪氏

  自顷十余年来,现优婆夷身。虔修净业。悲愿具足者。推南濠镜智道人。道人汪姓。吴县人。归李景熹为继室。年二十六而寡。子甫七月。汪氏既痛其夫。适有以骷髅图相示者。瞿然发出世心。

  既复从有些和尚受念佛法门。遂长斋。晨夕向西。忏悔发愿。誓毕此生。决生安养。导诸族姻里党。下及园丁灶婢。同归佛法。从而起信者。百余人。其长斋修净业者。十余人。

  已而参闻学定公。闻是心是佛之旨。有省。年三十四。从旅亭会公受菩萨戒。诵梵网经。发心刺血。书法华弥陀二经。苦舌血不继。有僧教以子午二时。应候取之。始克终事焉。

  故有肝疾。岁秋辄发。至是血既枯。疾发益剧。或劝以补养。曰。此间学道。多致退缘。得速舍报身。见佛闻法。吾之愿也。复何求哉。

  乾隆四十九年十一月。下痢。卧床数日。默观不辍。至初十日。语侍者云。明日吾当西方去矣。问生何品。曰中品上生。

  明日。有方氏妇省之。汪氏曰。子来大好。可为我洗沐。洗沐毕。趺坐。顷之命同举佛名。方午。合掌而逝。旃檀香满室中。年三十八。

  其后三年。同里有何氏女。病热。见已故七叔父。赤体被发。自言在生作孽。死后处黑暗中。日吃恶鬼铁棒。经七八年。近因观世音降临。跪求慈拯。方得离暗而出。适有菩萨自西方来。在冥教化。为冥王师。家在万年桥。即上年念佛坐逝者也。因与吾家有旧。乞暂放还。急为我作佛事。俾得生人道。幸矣。

  其兄子性三。为持佛名一万。堂中回向毕。仍许请僧荐拨。乃去。

  其夕初更。何氏女忽闷绝。至三更而苏。言适有一班男女。执红灯以大轿舁我。去路迢远。到一大庙堂前出轿。趋近殿上。见青面王者坐中央。左右小鬼各执钢叉铜锤。

  王见我作色。便取锤欲打我。慌惘之际。忽见金童玉女。各执幢幡。自内殿出。中拥一道人。离地可丈许。首载青帜。身搭条衣。手握白拂。足蹑云履。端正严洁。世无与比。

  审视之。即万年桥李家姆也。往时尝一宿其家。彷佛可识。然而光彩回绝已。

  姆便声言止止。王遽释我。下跪曰。请如教。

  李家姆即垂手援我。引至内殿。光明洞然。几席靛整,案间多供佛经。令左右设茶果饷我。其果似苹果。香甚烈。云从西方来。

  茶毕引我历观地狱。先见河浩渺无涯。有诸女人。或倒浸河内。或发上指。或侧身横睡。血流遍体。

  复见刀山。高接云霞。百万利刃。互相撑住。中有罪人。矗立刀上。既死复活。活而又死。

  更令左右执灯照我。入黑暗狱。见众鬼皆盲。头大如斗。或如栲杆。颈细似管。鼻液长尺许。若醉若寐。

  从黑狱出。见旋磨中。血肉下坠。鸡鸭啄食。风吹余肉。复变为人。便有鬼卒。取肉寸磔。重磨作粉。作为蝇蚊蚁子。一一散去。

  我心酸泪下。问李家姆何不救之。答曰。罪大障深。安能即出。汝今怕否。人身难得。可勿持戒念佛。求生西方哉。汝能一念阿弥陀佛。吾当携汝直往西方。汝意云何。

  我未及答。王闻言复下跪。请菩萨且住。

  李家姆因语我言。因缘未到。姑俟异日。来此已久。恐家中惊惶。可速去。持斋念佛。一意西方。兼习经咒。时至迎汝。勉之勉之。

  仍命轿送我。蹶然而醒。翼日汗出。病良已。

  自此十余年以来,示现女居士身,虔诚修行净土法门,悲心愿力具足的,就推南濠的镜智道人。道人姓汪,是吴县人。嫁给李景熹当继室。二十六岁时丈夫就死了,儿子才七个月大。汪氏很痛心丈夫的过世,刚好有人拿骷髅的图片给她看,使她瞿然心惊人世的无常,而发了出世的心念。

  后来有些和尚教她念佛法门,她就开始长斋,早晚向西方,忏悔发愿。发誓过完此生,一定要生到安养国。于是她就开始引导族人姻亲乡里同党等人,及园丁和厨房的婢女等,大家一同学佛法。受她感召而学佛的有一百多人,其中长斋修净土法门的,有十几人。

  后来她参叩闻学定公是心是佛的宗旨,有很深的体悟。三十四岁那年,她向旅亭会公受菩萨戒,此后即诵《梵网经》。她又发心刺血来写《法华经》和《弥陀经》。可是舌头的血不够用,有僧人教她在上午及晚上十一时至一时刺舌,血就够了,这样才把经写完。

  汪氏原本有肝病,每到秋天就发作。现在又刺血写经,血就干枯了,因此肝病发作得更厉害。有人劝她要补养身体,她说:‘在人间学道,到处都充满了使人退步的因缘。如果能够很快的舍了这一期的报身,到极乐世界去见到佛,听闻佛说法,那我的愿望就满足了,就再也无求了。’

  乾隆四十九年十一月,汪氏拉肚子。卧病在床的那几天,她仍是不停的默默观照。到了初十那天,她告诉侍者说:‘我明天就要去西方了。’侍者问她可以几品往生,她说是中品上生。

  第二天,有个姓方的妇人来探问汪氏。汪氏说:‘你来得正好,可以帮我洗澡。’洗沐完毕,她就趺坐,然后叫大家一起来念佛。中午时刻,她就合掌而逝了,满室都充满旃檀的香气。那年她三十八岁。

  三年之后,汪氏同乡里一个姓何的女子得了热病,见到她已经亡故的七叔父,赤身裸体,披头散发。叔父说,他因为生前作孽,死了之后就一直在黑暗的地狱里,每天被凶恶的鬼用铁棒打,这样的日子过了七八年。最近因为观世音菩萨降临,他跪地请求大士慈悲拯救,因此才得以离开黑暗之所。又刚好有位菩萨从西方来,正在阴间教化众生,是阎罗王的老师。这位菩萨的家在万年桥,也就是前几年念佛往生的那位。因为她和我们家有交情,我就求她暂时放我回家。你们现在赶紧替我作佛事,如果因此而能让我生在人道里,那就太幸福了。

  七叔父哥哥的儿子性三,就替他念了一万声佛号,把功德回向完毕之后,又答应七叔要请僧人荐拨他,七叔才离去。

  当天初更(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何氏女忽然闷绝了过去,一直到三更(晚上十一点至一点之间),才再苏醒过来。她说,昏死过去的当儿,有一班男女,手里拿著红灯笼,用大轿抬我。走了一段很遥远的路之后,到了一座大庙堂,才放我下轿。到了殿上,见到一个青面王坐在中央,左右两边站立的小鬼,手里都拿著钢叉铜锤。

  青面王一见到我就很生气,便拿了铜锤想要打我。我正在惊慌迷惘之际,忽然见到手执幢幡的金童玉女,从内殿中拥出一位道人。这位道人有一丈多高,头上载著青的头巾,身上披搭著出家人的大衣,手里握著白色的拂尘,脚上穿著云形的鞋子。样子长得很端正,气质很庄严洁净,世间无人能相比。

  我仔细的瞧她,原来就是万年桥的李家姆。以前我曾经在她家住过一夜,似乎有些印象,然而她现在的光彩,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李家姆向青面王说:‘停止,停止。’青面王就把我放开,跪在地上说:‘请您指教。’

  李家姆就拉著我的手,带我到内殿去。内殿非常光明,桌椅排列得十分整齐,桌上放有很多的佛经。她叫左右倒茶拿水果出来款待我,那水果看来很像苹果,而非常香,说是西方净土的产品。

  喝过茶之后,她就带我去参观地狱。最初,我见到一条没有边际的血河,里面的女人,有些是倒浸在水里,有些是头发直立,有些是侧身横卧在水里,她们全身都流满了血。

  接著,我又看到刀山。这座刀山高接到云霄。是由百万把利刃,互相撑持而成的。有些罪人,矗立在刀山上。他们被刀刺死之后,又再活过来,然后又再被刺死。他们就这样不停的生生死死。

  进入黑暗地狱时,李家姆叫左右拿灯照给我看。我看到那儿的鬼,眼睛都是瞎的。他们的头,大得像个笆斗,或像栲杆(细竹或柳条编的盛物器)。颈子却细得像根管子,流的鼻涕长一尺多。他们看起来像喝醉了,或是像睡著的样子。

  从黑暗地狱出来之后,又到了旋磨地狱。在旋转的石磨中,不停的有血肉往下坠。鸡鸭就去吃这些坠落的血肉,而没有被吃到的肉块,被风一吹之后,又变成了人。于是这时便有鬼卒来,把那人的肉一寸寸割下来,再磨成粉。这些粉末就变成苍蝇、蚊子、蚂蚁等,一一散去。

  我看到这时,不禁心酸得掉下泪来。我问李家姆说,为什么不去救他们呢?李家姆回答说:‘他们的罪恶过大,业障过深,不能够马上就被救出来。你现在怕不怕呀?能够出生为人,是很难得的。怎么能够不持戒不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呢。你如果能念一声阿弥陀佛,我就马上带你到西方去,你看怎么样?’

  我还来不及回答,青面王听到李家姆这么说,又再下跪说:‘请菩萨暂且不要这么做。’

  因此,李家姆就告诉我说:‘你的因缘尚未到,暂且等以后看看吧。你来这里已经很久了,恐怕家里的人会惊慌,还是快点回去吧。记住要持斋念佛,一心一意要求生西方,还要兼诵经诵咒。时间到的话,我就会来迎接你。一定要努力精进呀。’

  于是李家姆仍然叫轿子送我回去,突然之间,我就醒过来了。何氏女第二天出了一身汗,热病就好了。

  张家妇

  张家妇常熟人。素念佛。一日示微疾。晨课已毕。仍诵佛名不辍。异于他日。

  谓家人曰。吾今日逝矣。家人不信。顷之。珠落而逝。异香郁然。达于邻里。咸集其门。惊叹稀有。时道光十九年正月七日也。(往生近验录)

  张家媳妇是常熟人,平素就念佛。有一天生小病,做完早课后,她仍然继续不停的诵佛名号,和平常不太一样。

  她告诉家人说:‘我今天要走了。’家人不信她的话。不久之后,她手上的念珠掉了下来,一看,已经往生了。这时异香很浓烈,香味传到附近,邻里都随香味聚集到她家门口,大家都惊叹不已。那时是道光十九年正月七日。(往生近验录)

  俞媪

  俞媪常熟王效曾之母也。性和淑。效曾素奉三宝。劝母断荤血。从之。长斋三年。道光二十年春。得疾卧床不起。入夏病剧。

  效曾劝以默观西方。媪由是发心念佛。然不能无杂念。因循数月。屡入冥界。

  初则有两童子唤之回。继则菩萨命回。末后则梦中闻佛语。若其前世固僧。因昧本而堕女身者。

  自是渐却饭食。已奄然垂绝矣。忽于夜半。朗唱佛名三四声。合掌西顾曰。佛来矣。右胁而逝。时五月二十五日也。

  后其所爱长孙。梦至一境。行树楼观。不同人间。但有阑楯限之。曲折缭绕。而不得入其限。忽见媪方游行来。问从何入。媪曰。汝欲入非念佛不可。其孙闻言。遂寤。(往生近验录)

  俞老太太是常熟人王效曾的母亲,个性很温和贤淑。效曾一向信奉三宝,他劝母亲不要再吃荤血,母亲就听从,因此持了三年的长斋。在道光二十年的春天,她生病无法起床,到了夏天,病情恶化。

  效曾就劝母亲要默想西方极乐世界,于是她就发心念佛。可是老是不能没有杂念,因此一直拖了好几个月,都不能往生,其间神识还曾三次进入阴间。

  第一次有两个童子把她叫回来,第二次是菩萨要她回来,第三次则是在梦中,听到佛告诉她说,她前世原本是僧人,因为迷失了,结果又堕落成女人身。

  之后,她就渐渐不吃饭不喝水,已经奄奄一息了。忽然到了半夜,她大声念了三、四声的佛号,向西面合掌说:‘佛来了。’于是就右胁而逝,那时是五月二十五日。

  后来她最爱的长孙,梦见一个地方,那儿的树木和楼宇观亭,都和人间不一样。而他被栏干挡住,绕来绕去都进不了那个地方。忽然他见到祖母向他走来,他就问祖母该从什么地方走才进得去。祖母回答说:‘你想要进来,非得念佛不可。’长孙听到这话,就醒过来。(往生近验录)

  吴婆

  吴婆苏州人,自幼笃信佛法。夫家姓郏。寿七十余。持斋诵佛。历有年所。

  道光二十一年正月十二夜。忽通宿命。知其长子前世为僧。次子则已三世为母子。所言皆绝异。既而曰。吾今归西方。永绝尘世矣。遂西向合掌而化。(往生近验录)

  吴婆是苏州人,从小就虔信佛法。丈夫姓郏,活了七十多岁。吴婆持斋念佛很多年。

  在道光二十一年正月十二的晚上,她忽然有了宿命通。知道她的长子前世是出家人,而次子和她,已经有三世的母子关系。她还说了许多事情,都是很特别的。后来她说:‘我今天要回西方,永远离开这个尘世了。’于是就向西边合掌而逝。(往生近验录)

  钱孺人

  钱孺人名瑞云。常熟人。夫谢凤梧患病。孺人祷于佛。愿持长斋而痊。

  自归凤梧数载。举一子一女。夫愈后,断食以荤血。已而知净土法门。遂偕凤梧受净戒。断情爱。

  道光二十二年。其兄万镒往生。孺人目击其瑞。信向益笃。其年冬子殇。哭之恸。既而曰:天其欲断爱缘乎。渐不介意。闺中相对。唯策励而已。

  母吴氏有疾误于医,至不起。孺人念佛送其终。至二十五年六月。自患咯血疾。渐剧。其女亦病。

  凤梧恐其复萌爱念。策之曰。未有心恋娑婆。口称净土。而能生者。子其勉之。

  孺人瞿然。与作礼曰。赖君开示。吾知警矣。遂向西忏悔。涕泪并下。意极恳切。病中时闻异香。

  至七月二十日后。其女殁。孺人曰。今爱障绝矣。我历尽诸苦。转得自在。从此往生。不大快哉。遂屏谷食。渴唯果瓜。

  延至八月九日。仅存一息。其夜过半。忽厉声呼凤梧曰。障重。速为我然臂香。凤梧从之。初若昏倦。继则目光炯炯。正念分明。

  人问一心不乱否。孺人点首者再。忽命扶掖起坐。两目上视而逝。年三十一。越日就殓。顶门犹暖。貌如生。(钱孺人事略)

\

  钱瑞云是常熟人,丈夫谢凤梧有一次生病,她就向佛祈祷,愿意为丈夫之病愈持长斋,后来丈夫病果然好了。

  钱氏嫁过来数年间,生了一子一女。丈夫病好后,她就不再吃荤血。后来又知道有净土法门,于是就和丈夫一起去受清净戒,从此不再行房。

  道光二十二年,钱氏的哥哥钱万镒往生,她见到种种的祥瑞之相,因此就更加信净土法门。这年的冬天,她的儿子夭折。她哭得很伤心,后来她觉悟说:‘这是老天爷要断掉我的恩爱因缘吗。’于是她就渐渐不再介意儿子的死亡,夫妻两人在家里,彼此互相勉励修行。

  接著,钱氏的母亲吴氏,被庸医误诊而死,钱氏替她念佛送终。到了道光二十五年的六月,钱氏得了吐血的病。身体越来越糟,而她的女儿也病了。

  她丈夫怕她又产生贪爱的念头,于是就策励她说:‘没有人能心里贪恋著娑婆世界,嘴巴上说要去净土,而结果能往生的,你自己要勉励自己呀。’

  钱氏听后警觉心大起,向丈夫作礼说:‘幸好有你的一番开示,我现在知道自我警觉了。’于是就向西方忏悔,鼻涕眼泪齐下,心意极其恳切。在她生病的期间,经常闻到异香。

  七月二十日之后,她的女儿过世。钱氏说:‘现在我情爱的障碍已经没有了,我历尽了各种苦,现在我得到自在了。如果从此就能往生,岂不是太痛快了吗。’于是就不再吃饭,渴了就吃水果。

  到了八月九日,钱氏已经仅存一息尚在了。过了夜半之后,她忽然大声叫她丈夫说:‘我的业障太重了,赶快替我燃臂供佛。’她丈夫就替她燃臂香,初时她看来,昏沉疲倦,后来慢慢的目光变得炯炯有神,神智很清醒。

  有人问她是不是已经一心不乱了,她不停的点头。忽然她叫人扶她坐起来,她两眼向上看而逝世了。那年她才三十一岁。隔天入殓时,她的顶门还是暖的,容貌像生人般。(钱孺人事略)

  沈婆

  沈婆法名悟通。吴江黎里人。年三十九。长斋念佛。矢愿生西。受菩萨戒。六时皆有定课。

  六旬余。一夕忽梦空中现五色云。涌舟西来。观音大士坐于舟中。活动如生。庄严奇妙。世无与比。醒而念佛益锐。虽老病。不减程课。

  后以念佛七期。用力过猛。病遂剧。居邑之地藏庵。至四月八日。谓侍者曰。今日为佛诞。扶我起坐。吾行矣。

  侍者劝曰。婆病甚。宜善养息。厉声曰。佛来接引我。遂耸身欲起。侍者力助之。更衣而逝。遗命以龛殓。用阇维法。从之。时在道光二十七年。寿六十八。(吕默庵述)

  沈婆的法名叫悟通,是吴江黎里人。三十九岁那年开始长斋念佛,发愿要往生西方,并且受了菩萨戒,每天都做功课。

  六十余岁时,有一晚她梦见空中有五色的云朵,云上有船从西边来,而观音大士坐在这艘船中。她见到的景象很生动而庄严奇妙,世间的景象无法相比。醒来之后,她更加精进念佛。虽然年纪渐老且又生病,但每天的功课一定做完,绝不减少。

  后来她参加念佛七的法会,由于用功过猛,结果病情恶化。她那时住在当地的地藏庵里,四月初八那天,她告诉侍者说:‘今天是佛陀的诞辰,你扶我坐起来,我要走了。’

  侍者就劝她说:‘阿婆呀,你病得很重,应该要好好休养身体才是。’沈婆大声说:‘佛来接引我了。’于是就耸身想要起来,侍者就帮她换衣服,之后她就去世了。她遗嘱要以龛来入殓,要火化。当时是在道光二十七年。她活了六十八岁。(吕默庵述)

  陆安人

  陆安人名岫梅。苏州元和人。归理问君吴昌濂。举一子。殇。年二十而寡。悲痛不已。得咯血疾。

  有以龙舒净土文携示者。遂回向佛乘。晨夕有定课。家中戒杀食三净肉。虫蚁木草。咸所爱护。

  道光十四年。铁君定公。校大乘经数十种。设局刊印。五年始毕延其事。既从定公。受三皈五戒。定公名之曰师寿。

  已而诣郑山。礼阿育王塔。见塔中舍利现光。自是行善举益力。尝出资三万两。造像修寺。作诸功德。而尤勤于放生。岁出千金不吝也。

  或有讥之者。曰。财产匪坚。胜缘难值。仗此功德。与四恩三有。早证无上菩提。吾愿足矣。复奚恋哉。

  年三十四。疾大作。医药罔效。乃誓放生命一千万。于师林寺建水陆大斋。以作往生资粮。病半载自愈。

  越五年。燃臂发愿。断荤血。祭先祀神悉用蔬果。四旬生日。又于师林寺供饭僧。亲友祝嘏者。以所刊法华。华严等经施赠。

  其年秋。梦至一处。水流华放。迥非尘境。身立一桥。异香扑鼻。窃自念言。此其为七宝池乎。何不见我佛也。俄而金容宝相。遍满遥空。心大喜。方顶礼间。蘧然而觉。晨起以告家人。

  未几疾作。医者劝食肉。弗从。沉吟数月。疾垂革。谓所亲曰。吾之始愿。志在出家。今不果矣。我死。汝等勿哭。殓必披僧伽黎。丧中设祭享宾。勿用荤酒。吾姑年逾八旬。生死亦旦暮事耳。异日寿终。亦如吾法。为我延比丘尼六人。念佛助往生。从之。

  临终前二日。令家人代受菩萨戒。已而神识鍪乱。不克自主。大惧。乃迎佛像一尊。供床畔几上。注目默观者一画夜。

  至五月四日清晨。忽命掖起曰。大和尚已行。吾西方去矣。令同称佛号。手自拈香敬佛。人问大和尚何在。曰。坐几上者。遂面西趺坐结印而逝。年四十一。时在道光二十八年。(陆安人传)

  陆安人(妇人封赠之号,明清制六品封安人)名叫岫梅,是苏州元和人。嫁给吴昌濂,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夭折,二十岁时她就守寡。由于丈夫与儿子的过世,使她悲痛不已,而得了吐血的病。

  后来有人拿《龙舒净土文》给她看,于是她就开始学佛,早晚都做功课。家里面禁止杀生,只吃三净肉。对于昆虫蚂蚁花草树木,统统都爱护。

  道光十四年,定公校订了几十种大乘的经典。陆安人就发心来刊印,总共做了五年才完成。后来她就在定公那儿受三皈五戒,法名叫师寿。

  之后,她就去郑山,礼拜阿育王塔,见到塔中的佛陀舍利放光。从此之后,她就更加努力做慈善事业。她曾经出三万两来塑造佛像,修建寺庙。在她所做的诸功德中,她特别爱放生,每年都出千金来放生。

  有些人就嘲讽她的修诸功德善事。她就说:‘财产根本就不牢靠,而殊胜的因缘却很难遇到。如果我能够仗著所做的这些功德,跟四恩三有,早早的同证无上菩提的话,我的愿望就达到了,世间及钱财有什么好依恋的呢。’

  三十四岁那年,她生大病,医药均无效。于是她就发誓要放一千万条生命,又在师林寺建水陆大斋,以做为往生的资粮。结果她的病,在半年之内就自己好了。

  又过了五年,她燃臂香发愿,要断荤菜血食,祭祀祖先鬼神,一律用蔬菜水果。四十岁生日时,她到师林寺斋僧。亲友来贺她生日的,她一律赠送她刊印的《法华经》及《华严经》。

  第二年的秋天,她梦见到了一个地方。那儿的水流和花朵开放,和人间完全不同。她站在一座桥上,闻到异香。她心里暗想,这岂不是七宝池吗?为什么没有见到阿弥陀佛呢?当她这么一想,天空中立刻布满了金色的佛。她心里高兴至极,正在顶礼时,就突然醒过来。起床之后,她就把梦中所见告知家人。

  不久之后,她又生病了。医生劝她吃肉,她不听。这个病拖了几个月,命已经将尽。她告诉亲人说:‘我本来是想出家的,看样子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了。我死了之后,你们不要哭泣,入殓的时候,要替我披袈裟。在我的丧期中,凡是祭祀或招待宾客,一律不准用荤肉酒席。我的婆婆已八十几岁,迟早也要死的。当她寿终之后,丧事也要比照我的一样来办理。现在你们为我请六位比丘尼来,请她们念佛助我往生。’家人就照她的吩咐去做。

  临终的前二天,她要家人代表她去寺庙受菩萨戒。之后,她忽然神识昏乱,不能自主。她吓坏了,赶紧迎了一尊佛像,供在床旁边的几上。她就专心的默观这尊佛像一整天。

  到了五月四日的清晨,她叫人把她扶起来说:‘大和尚已经走了,我要去西方了。’她叫大家一起念佛号,她自己则拈香敬佛。有人问说大和尚在那里,她说:‘就是坐在床旁边几上的那位。’于是她就面向西边,趺坐结印而逝。那年是道光二十八年,陆安人世寿四十一。(陆安人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