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
主页/ 药师经感应/ 文章正文

相逢药师经法

导读:相逢药师经法1992年,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时,曾在山西河曲县下乡实习,在河曲境内的黄河边有一座明代驻军箭楼改作的佛堂,当时有—位要去五台山朝圣的老僧借宿在那里。  这位老僧有七十一岁,法名「如松」,与我相逢时他已在箭楼居住了几天,之所以逗留的原因,是要为村子里人治病,他会针灸。就是那位老僧让我相逢了药师经法。  那时的我体质欠佳,每晚都作噩梦,第二天醒来,感到身体又差了一层,身体在白天总...

  相逢药师经法

  1992年,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时,曾在山西河曲县下乡实习,在河曲境内的黄河边有一座明代驻军箭楼改作的佛堂,当时有—位要去五台山朝圣的老僧借宿在那里。

  这位老僧有七十一岁,法名「如松」,与我相逢时他已在箭楼居住了几天,之所以逗留的原因,是要为村子里人治病,他会针灸。就是那位老僧让我相逢了药师经法。

  那时的我体质欠佳,每晚都作噩梦,第二天醒来,感到身体又差了一层,身体在白天总是一种低烧状态,很是苦恼。听说来了位会治病的和尚,便到箭楼去求诊。

  对于我的病,他说他当年也是这样,凡是年轻人都会这样,年轻人总有一段特别迷惘的时间,所有的身体不适,其实都是心病。

  我俩聊了许多闲话,他讲他师傅为他命名为「如松」,取意松树般挺直志向的意思,后来自己改成「如惊」,这个「惊」字,是保持警惕,不要在滚滚红尘中迷失了本性。

  他很风趣,说他从不劝人出家,因为每个人生在世上都有自己的一份福气,不去享受反而不好,而他的福气正是出家。

  当我请求他扎针灸时,他说:「你一作噩梦,身体就弱,这是心病在睡眠时迸发。我有一法,不必扎针灸,也能治愈,扎了针灸,也不见得好。」他的方法就是叫我念诵「药师如来」。

  他叫我在一个小时内连续不断地念诵这句名号,然后训练自己对周围事物的第一反应都是念这句佛号,比如一眼看见个人或见树叶一动,就马上念一句,由于念的次数多了,渐渐成了本能反应,在睡梦里也能生起此反应,就有妙用了。

  通过这句名号,我散乱的心神渐渐可以收拢,那种全神贯注的感觉真好,头脑和身体都觉得清爽了不少。晚上睡觉时又作了噩梦,也许念名号念出了惯性,在梦中的可怕影像前,我本能地也念了一句「药师如来」,立刻就醒了,发现自己心跳急促、正在流汗,看来如果继续纠缠在梦境里,一定会病的。

  后来一作噩梦,我都能大叫一声药师名号而转醒,有时也会遇到力量特别大的梦境,甚至都意识到自己在作梦,可就是醒不过来,于是几乎搏斗地奋力念,只要能一句句念诵下去,就终于能醒过来。

  我对如松师傅很感激,就到箭楼找他,与我同去的还有一个叫方禾的同学。

  这位同学爱好多,会吹笛子,前几天到箭楼玩时见到了如松师傅,他对佛教文化好奇,就聊了起来,还将笛子掏出来给如松师傅吹了一曲。他听我说要去箭楼,就带上照相机一块去了。

  我觉得如松师傅在外奔波,很是清苫,想给他一些钱,我还没有掏,不料如松师傅却掏出了一个手帕,取出钱来,要给我和我的同学一人五块,说:「作个见面礼吧。」我俩坚持没要,方禾同学带着相机,便和如松师傅合了张影,问相片照好后如何寄给他,因为我们马上就要结束实习离开河曲了。如松师傅说他也要去五台山了,所谓留影留在哪里都一样的,不一定要留在他身边。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老僧了。关于持名治病的事,一个学中医的朋友告诉我,有的噩梦是病症在潜意识中的反应,睡眠中往往病症趁机发作,噩梦来时正是病症恶变之时,能够及时醒来,说不定能起到降服病症的作用。

  我在1995年曾到五台山游览,带着那张合影照片,想能碰见如松和尚,但是未遇。在大同火车站旅店中有过一晚住宿,我与同屋旅客聊起此事,那人是位佛教居士,听完后高兴得不得了,非要让我把照片给他,见他如此欢喜,也就给了他。

  我一直在寻找讲解药师法门的书,开始只找到弘一法师一篇讲药师法门的短文,知道弘一法师将念诵药师名号作为晚年修持的功课,后来买到—部弘一法师手书《药师经》(全称《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的影印本,非常欢喜。

  在1997年买到吴信如先生的《药师经法研究一二辑》一书,1998年又买到了《三四辑》,书写得深入浅出,有根脉有枝叶,至此方知药师法门并不单单只是一句名号。

  弘一法师手书的《药师经》是药师一佛,而吴先生所持的药师经法是《七佛经》(全称《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另有善名称吉祥王如来、宝月智严光音自在王如来、金色宝光妙行成就如来、无忧最胜吉祥如来、法海雷音如来、法海胜慧游戏神通如来,药师琉璃光如来仅是东方七佛之一。

  《药师经》的内容就是《七佛经》中「药师如来」的章节,稍有字词不同,变七佛为一佛,便于记忆与流通,而且《七佛经》说得明白,念任何—佛的名号都有功德,药师如来可统摄另六佛的功德、愿力,在七佛中,唯有药师如来的琉璃光世界是七宝俱全。

  《药师经》揭示「一切修行只是持名」,以一句名号修持便已足够——虽有此方便《七佛经》中却并不是一句名号而已,鼓励人能七佛名号俱念,并且对七佛世界都要观想,而且还合手印义语。

  吴信如先生说药师经法从印度传入,有一个过程,当中国晋代净土法门兴盛时,药师经法便以净土法门的形式出现,所以在经本上没有手印咒语,就是《药师经》经本的形态,唐代密宗兴盛时,药师经法便以密宗形式出现,所以有了咒语手印,七佛世界。

  转眼到了2000年,我又到山西下乡,山峦的舒展造型对我触动很大,回来后再读小说里的景物描写,忽然能津津有味。以前我看小说,总是将景物描写跳过去,直接看故事情节,可能活在都市浮躁的生活里,实在缺乏这份看风景的耐心。

  由于有了愉快的读书经验,就想,《七佛经》中的七佛世界不也是景物描写吗?以前我只是匆匆读过,根本就不走心。于是找来《七佛经》一读,果然感到文字美妙,读着读着,脑海中便有了七佛世界的幻影,沉浸在其中,很是心旷神怡。

  几乎七佛世界空中都布香气、天乐、温水浴池,文字精美,连续读到,很是享受,以前我对此种写法,只是觉得重复累赘,不料竟有此效果。

\

  《药师经》简便易持,功德很大,《七佛经》增长的篇幅也自有道理,佛经之所以称为经,多一个字便有一个字的道理,何况是增长了几倍的篇幅。

  将《七佛经》一鼓作气地连贯读下,很是气势磅薄,觉得整个人的心胸开阔了不少,而且一旦有了感应能维持很久。一个打太极拳的朋友告诉我,太极拳的老架套路(最初的架势,不是简化套路)中也有许多动作是一再重复的,初学太极拳的人都会觉得繁琐,可一旦学会了,还是爱打老架,因为长功夫。我想,这与《七佛经》的文法相似。

  一次去美术馆看展览,见到一系列组画,每幅都很巨大,一共四幅,并列在一起颇具震撼力。我想,《七佛经》的七佛并列,就是组画的道理,感染力是翻倍的。

  对于七佛世界的观想,如果不是一个接一个地观想,而是像观看组画时将一系列同时看到一样,一下子七佛世界都显现出来,该是什么效果?

  我在读诵《七佛经》时,心中时有一丝七佛世界的影像生起,但不能完全生起,浮光掠影地一闪,却不能成功。一是没有老师指导,二是我业力重浊,所以规模大一点的精神活动便不能成就。

  我上面所写的仅是门外的一点想法,在1992年相逢药师名号后的一点余心,我对经本的理解,还望能得到方家指点。

  将如松师傅的相片给了不相识的旅客后,一直没再管我的同学要,怕他万一没有了,我会感到很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