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本性法师/ 文章正文

我还是我,你就是你

导读:我还是我,你就是你文/释本性  近日,一趟回乡。有同学,20余载未见。一见之下,几乎互不敢认,都觉变化太大了。如非乡音未改,准互以为对方是什么人呢?  这不能不令我想起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见过同学之后,我到屋后的小竹林走了走。这些小竹林,一见就知是新竹。当年的那些老竹,相信早已被砍伐。今天,或为凳、或为筐、或为扁舟,甚至火里...

  我还是我,你就是你

  文/释本性

  近日,一趟回乡。有同学,20余载未见。一见之下,几乎互不敢认,都觉变化太大了。如非乡音未改,准互以为对方是什么人呢?

  这不能不令我想起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见过同学之后,我到屋后的小竹林走了走。这些小竹林,一见就知是新竹。当年的那些老竹,相信早已被砍伐。今天,或为凳、或为筐、或为扁舟,甚至火里涅了槃。

  我想,人生,也定当是如此。由少及长,由长而老,由老而朽,最后回到该回的地方,去到该去的地方,新陈代谢,轮回往返,不停不息。

  夜临了,与同学茶叙。他的容颜虽改,但讲起话来的动作、表情,还如当年一样,他的兴趣、爱好,也还如当年一般。他的雄心、壮志,虽已没有再实现的可能,但谈起时,还是那么慷慨、激昂,好似这些,就是明天的事情,明天的景象。

  从他身上,我想到了自己。我也从少年来,那时,青春飞扬。而今,到了所谓的年富力强。平时,我总以为,我长大了,我中年了,因此,我成熟了,我的思想缜密了。从他身上,我才发现,其实,我也一样,还是一如从前,单纯着单纯,梦幻着梦幻!

  记得多年前,梦幻着从家乡的田园到都市;到了都市,梦幻着从中国都市到外国都市;后来,到了外国都市,又梦幻着回到家乡的田园。想来着实有趣!

  不过,说实在,我倒不以此为悲,而是,以此为喜。难得能够如此的,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尽管,时空已异,山水已移。人生,还有世界,并不缺已被创新发展的东西,缺的是还在被保留传统,具有原生态的东西。更何况,还是人的思想、性情。

  要回福州时,同学相送到路口,我无物赠别,就讲了一个禅宗的故事,作为赠礼:

  曾经,一位茶坊主人向有道禅师请法并准备供养之。

  坊主:古镜未磨时如何?

  有道禅师:黑如漆!

  坊主:古镜磨了之后如何?

  有道禅师:照天照地!

  对话结束时,坊主不客气地说:禅师,对不起,恕我不供养你。说完,径直而去。

  遭此际遇,有道禅师深感惭愧。之后,他苦参禅法,精勤不息。

  数年后,茶坊主人又来找有道禅师。

  下边是他们的对话:

\

  坊主:古镜末磨时如何?

  有道禅师:此去汉阳不远。

  坊主:古镜磨了以后如何?

  有道禅师:黄鹤楼前鹦鹉洲!

  对话一毕,这坊主立马跪下,请求禅师接受供养。

  车回路上,我在想,是呀,古镜磨与不磨,磨前磨后,又有什么差别区别呢?黑漆的是古镜,照天照地的还是古镜。少年的是你,中年的也是你。你我,就从来不曾发生过改变。改变的,只是时空,只是心境,只是身外的名利权位,名闻利养。

  如果,我们,能认清这变与不变的现象与本质,那么,我们对世间的变与不变,就会对应的更坦然淡定与洒脱从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