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成峰法师/ 文章正文

过关

导读:过关人生在世,时时有可能遇到考验。不论是财色,还是名利。一不小心,就会掉了下去。  即便是遁入空门的僧侣,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同样面临各种挑战与诱惑。当然,都市的寺院就特别突出。  每天,香客和信徒带着各自不同的目的来到寺院,又不可能拒之门外,那只好穿上铠甲上阵。温柔一刀也好,口蜜腹剑也罢,有些防范意识总不坏。  出家后一直在佛学院读书,整天呆在小院子里,读书、写文章、讨论,生活很简单,有点与世隔...

  过关

  人生在世,时时有可能遇到考验。不论是财色,还是名利。一不小心,就会掉了下去。

  即便是遁入空门的僧侣,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同样面临各种挑战与诱惑。当然,都市的寺院就特别突出。

  每天,香客和信徒带着各自不同的目的来到寺院,又不可能拒之门外,那只好穿上铠甲上阵。温柔一刀也好,口蜜腹剑也罢,有些防范意识总不坏。

  出家后一直在佛学院读书,整天呆在小院子里,读书、写文章、讨论,生活很简单,有点与世隔绝的样子。

  毕业来临的时候,大家都在想,如果能继续读几年就好了。

  同学性师说“如果所里办老年大学,我想一直读到老,不愿离开。”逗的大家都乐了。

  最终,几个同学被安排一边做事,一边学习。

\

  我和慧师一同到客堂实习。

  客堂在丛林中属于四大寮口之一,担任着重要的使命。对外是窗口、形象,对内是枢纽、榜样,既是人事部门又是服务机构。

  每天,迎来送往四面八方各界人士。既有十方衲子,也有士农工商,三教九流,应有尽有。寺院内部的僧众管理服务,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嘘寒问暖,规矩纪律,丝毫不能松懈。

  丛林的执事受命于和尚,对常住负责,为大众发心,给自己培福消业障。干好是本分,干坏因果自己背。到客堂实习,实在来说,是考验自己几年来学习的教理能否贯彻运用,也是要过五欲关。

  一天中午,一个人在客堂,有点困。走进两个年轻女孩,在我面前站住。

  “有事吗?”我问。

  “我们要捐款。”其中一个高个子回答。

  “做什么用”我又问。

  “建三宝楼”,说完扔下一捆钱就走。

  “等等,要给你开收据。”我急忙说。

  “不用了”

  那可不行,想考验小僧不成,总不至于被这点钱打倒,也太小看人了吧。

  三步并两步追到门口,把二人叫了回来。

  开好收据,1万元,走人。

  第一关,好歹过去。第二关,接踵而来。

  经常接到一些推销书籍的电话,从声音中听出来是年轻女孩。

  “请把书籍资料传真过来,需要时再和你联系。”每次,对她们的回答几乎相同。

  有的就此打住,有的则不依不饶。一天,又接到类似的电话。

  “师傅,我叫田田,你的手机可以告诉我吗?”

  “对不起,我没有手机。”

  “那我送你一只吧。”

  “那倒不必,无功不受禄。”

  “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看来想设套,心里想着,嘴上说

  “出家人和所有人都是朋友”

  对方一定觉得这个僧人不正常,胡乱讲了几句后挂断电话。

  有个女孩,经常给我写信,一次二次,没当回事,随手扔掉。

  快到春节,有天早上到办公室。照客李居士对我说:“刚才有个小女孩给你送来一盒巧克力,还有一本书。”

  立即就想到肯定是平时写信的那一位。书是一本爱情小说,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巧克力被装在一个大大的心字样的盒子里。

  我问李居士:“你看怎么处理比较好?”

  “知客师,你就度度人家吧。”李居士幽默地说。

  我晕!我是泥菩萨,自己都难保还想度人。

  “书拿到香炉烧掉。巧克力中午拿到斋堂去,寺院师傅一人一粒,普同供养,小僧消受不起。”我下达了命令。

  第二天,问起书烧了没有,李居士说被个小沙弥拿去办了。

  我问他烧了没有,他支支吾吾,说想看完再烧。

  我气得给他一巴掌,“一人吃了两块巧克力,够美的了。”

  “赶快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