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东初法师/ 文章正文

缘起性空之宇宙观

导读:缘起性空之宇宙观一 引言  一个人生存于世界上,只要他有反省思维的余暇,对于现前形形色色事事物物营营搏搏森罗万象的世界和这数十寒暑蜉蝣般的人生,不会不发生疑问:世界与人生从何而来呢?吾人又为甚么事而来呢?其来时有始耶?无始耶?换句话说:卽是宇宙人生之本体,是唯心唯物欤?是神非神欤?这些问题,虽有不遗余力的西洋学者,集数万里之人材,费数千年之思想,以研究宇宙人生本体为己任,然东抹西涂,终得不到一个适...

  缘起性空之宇宙观

  一 引言

  一个人生存于世界上,只要他有反省思维的余暇,对于现前形形色色事事物物营营搏搏森罗万象的世界和这数十寒暑蜉蝣般的人生,不会不发生疑问:世界与人生从何而来呢?吾人又为甚么事而来呢?其来时有始耶?无始耶?换句话说:卽是宇宙人生之本体,是唯心唯物欤?是神非神欤?这些问题,虽有不遗余力的西洋学者,集数万里之人材,费数千年之思想,以研究宇宙人生本体为己任,然东抹西涂,终得不到一个适当圆满的答案,这也是她们西洋学者劳而无果唯一的憾事。

  慈悲平等博爱的佛陀,是徧证宇宙人生究竟实相的觉者。从它同体大悲无漏智海中流出法尔如实的真理,卽是说明缘起性空之宇宙观,打破先前于现象实果之外另立一个东西为绝对本体之谬说。此我佛如来,作渡众生之宝筏,挽世界狂澜之良方,今之邪法兴,正法替,若不打破邪法之谬说,焉能显其正法之奥密;不佞,敢胪举数端与我海内明哲一商榷焉。

  二 印度之外道

  A自在派 印度思想学说复杂,故人民信仰的观念亦然。于是有主张宇宙万有由神而起,有主张非神而起。主张由神而起者,卽是婆罗门教的自在天或大梵天,就是把宇宙万有皆归命于神,人生毫无自在之权力,这等于西洋崇拜基督上帝造万物一样。这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于是人民信仰的观念中无形也就有了一位神圣万能自在天支配人生创造宇宙万物了。也就是认定有个无始无终无内无外的宇宙本元创造者,管理人生究竟唯一主宰有人格的神,宇宙万有无论是有情无情,有形无形,无不依彼自在天为本元,若到了世界末日变迁灭坏时,则由彼自在天所起的一切万物这归于彼。

  B数论派 此派为印度外道中思想学术最精致者。然从他的幽玄微细思想推究起来,又可以称为二元论的。则谓一切有情各各有个不可知的神我,而神我的对面有微细不可知的原素,谓之「自性。」这自性具有萨埵,利舍,答摩三德,此三德为生起万有之本元。若神我不思用诸法,这能生的功能,则潜付不起,故名自性;若神我欲思用诸法,则向自性要求享受,乃有和合功能而起作用,转变一切诸法,由自性而三德,而觉,而我慢,而五知五作,五大等,转成大等二十三谛。试图于下:

  神我

  五知根——跟‧耳‧鼻‧舌‧皮‧

  五作根——手‧足‧舌‧生殖器‧排泄器‧

\

  心根——

  五唯——色‧身‧番‧味‧触‧ 五大——地‧水‧火‧风‧空‧

  自性—觉(大)—我慢

  若依各个作用而恶其体性,则神我唯是主观的,精神的,享受的,有知觉的非创造者;则自性是客观的,物质的,发展宇宙的,无知觉的。依此推究起来,人生在表面上观之,觉得非常简单,实在很复杂的。若依各个人生精神物质二种原素为本元,故说二元论。若依神我不思受诸境,这外境还归于自性,是唯偏于精神的,则与西洋唯心论又相仿佛。

  C胜论派 此派为印度阐明宇宙之本体著名之哲学,以地、水、风、空、时、方、我、意九实,为宇宙成分的原素。他如有主张变化的,谓宇宙万有,俱是极征积集而成,展转变成宇宙山河大地。这与赫拉颉利图斯之变化和达尔文之进化是相近。赫氏,他是主张宇宙程序之究竟是「变化,」他说:『万物皆变化绝无始终如一者,他又把宇宙程序比作河流,我们不能两次立足于同一的河水中,因为河水是刻刻变的。』

  三 佛法之缘起

  一缘起之无性观 佛法是这样的告诉我们,谓宇宙万有之生起,乃依它必需关系之条件,不可缺少主要条件,不是唯物论或唯心论所谓绝对物质或绝对精神。凡生起现象诸法的原素,每一法生起不外乎疏等缘。一法生起主要的原素,卽是亲因缘;帮助这一法生起的种种,卽是增上缘。这个理论似觉乎不易明了。且就吾人现前吃茶的茶碗论,茶碗的成分是有水土等缘,再以人工制造,于是有茶碗的形态显现,成茶碗的水土的原素,如亲因缘;人工制造,叫做增上缘。由此观之,一法生起必有赖于众缘和合而成。何则?若但有制茶碗水土之原料而无能制之陶师,固无成茶碗之期望;反之,若但有能制之陶师,而无所制之原料,亦无成茶碗之期望。势必二者联合完备时,方有茶碗之形态。此茶碗既系众缘和合所生,卽无自性;无自性故,卽不自生;自既不生,亦不从他生;亦不共生;亦不无因生;如是乃因缘和合假相之生。如是推之,则宇宙间一草一木之变迁,社会现象之变化,国家强胜之形成,宇宙之成坏,都由于种种助缘完备时之表现,非由一物之魔力使然。如是,则谓缘起之无性,众缘生故。

  此但现象色法而言。若有情心法生起,必须于此亲因缘和增上缘以外,另加前后连持不断引生之等无间缘,和能缘心对面所虑托的所缘缘。且如吾人之身体,在流俗人观之,系父母之所生;但实际推演起来,父母不过为育我疏远之增上缘,构成吾人身体主要的分子,乃为过去精神活动之业力,经过相当时间之熏习,寄托于恒转相续不断性的阿赖耶识中。此识有执持之功能,使吾人过去之业力平等流类不使流散,皆依此识之能力,俾得现时假父母精血为育我疏远之增上缘。如是在佛法上,也可谓之等无问缘,不仅心法有此缘也,以平等流类不使散失故。父母决无育我之亲因缘,充我之亲因缘业力,非父母精血能力所能制造故。

  由此观之,无论现象之色法,有情之心法,都由于各个助缘和合之起灭。现象诸法之起灭,既赖于众缘,则无固定之实性。若有固定之实性,卽不须众缘和合故;反之,众缘和合故,卽无自性,无自性故,卽空。中论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卽是空。』若能明乎此,则人生一切虚妄颠倒之错觉,卽易舍却。若舍离颠倒之错觉,则宇宙人生之实相究竟之正觉,觉矣!

  二现象之无常观 依第一节之「缘起之无法观,」也就可以窥见现象诸法起灭之无常了。既赖于众缘和合完备时所显现现象之诸法,其体卽空无自性。若此法受彼法助缘之迁动,则顿时伏灭,所谓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吾人所认为现象之诸法,乃为缘聚时和合一假相耳,起灭不定。如是推之,现象界之地球,日球,月球,虚空中无量无边世界,无不是刻刻迁变无常,成住坏空四相推移。吾人之色身乃五蕴聚合一假相耳。若一大不调,则一百病生;四大不调,则四百病生。如是由幼而壮,由壮而老,而死,剎那剎那,起灭无常。嗟嗟!吾人于无始以来堕落迷醉错觉网中,不解缘起性空起灭无常之宇宙观,遂错认现象为实有,或另执有一个不生不灭常住不变之主宰,能不悲乎!

  今之唯物论学者,则凭个人有限思想之经验,藉化学之分析,于现象起灭之诸法,分析至征,非个人思想所能想,非经验所能经验,非视觉所能视,于是不得不假空谈,假想谓之曰原子电子,认为物体究竟之实质,为当今研究科学者所公许。

  然此电子,固非吾人视觉所能窥,显征镜亦不能窥见,则此电子为不可知。不可知之物体,可能谓实有乎?若许其实有,则一切不可知之法,皆为实有矣,非有识者所共许。执不可知之物而为实有,何殊于耶教之兔角上帝乎?学者,则忘于初期之假定,主观我见渐深,遂以原子电子为现象。

  实都由于虚妄颠倒错觉之私我,不解现象诸法起灭之无常耳。我佛如来,则大声大吼呼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四 结论

  统观上来所论,殊嗟世人之昏昏,不解大乘如量而说之佛化,遂谬认宇宙间有一固定实体性,为生起宇宙万有现象之原素,殊不知诸法无定相,乃不过由各个原素之凑合而幻成一个假相。若是离开这种众缘和合表现现象之诸法,还有甚么物体可以表现实之诸法?所以世人所认为神圣不可侵犯有人格上帝为宇宙起灭之基础;或唯物唯心一神多神等,均为佛法之所破。而建立「缘起性空之宇宙观,」施设因果如幻之定律,以醒寻迷,其功伟矣!二二,二,二○‧于闽南佛学院。

  东初,〈缘起性空之宇宙观〉,《海潮音》,第14卷第4期,1933,页5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