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道坚法师/ 文章正文

中国贪官污吏的信仰世界

导读:中国贪官污吏的信仰世界道坚法师  中国是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宗教信仰是每一个公民的私人问题,他人一般是不能干预的。中国贪官,这是一个特定的人群,他们应该是精英阶层,手中掌握着国民生计的重大事项,他们在惨烈的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时代的强者;也许是世风使然,也许是个性的脆弱,也许是本性中无尽的贪婪,将一个社会精英一个时代的强者,推进强大的黑暗的恶性旋涡,最终被自己的贪婪所吞噬,一旦东窗事发,轻...

  中国贪官污吏的信仰世界

  道坚法师

  中国是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宗教信仰是每一个公民的私人问题,他人一般是不能干预的。中国贪官,这是一个特定的人群,他们应该是精英阶层,手中掌握着国民生计的重大事项,他们在惨烈的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时代的强者;也许是世风使然,也许是个性的脆弱,也许是本性中无尽的贪婪,将一个社会精英一个时代的强者,推进强大的黑暗的恶性旋涡,最终被自己的贪婪所吞噬,一旦东窗事发,轻者前途暗淡,重者走上冰冷的断头台——这就是所谓的“贪官污吏”。因此,贪官污吏就有了隐性和显性之分。隐性的贪官污吏隐藏在社会一角,我们只能看到那些东窗事发的显性的贪官污吏。我们在观察贪官众生相时,会惊奇地发现,他们这个特殊的群体,也有不可思议的信仰世界。

  我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发现贪官的信仰主要有两大教派,一是“不信派”,二是“迷信派”。从媒体对贪官的报道中,没有提到明确信仰的为绝大多数,只有极少数贪官为迷信派,因而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因此,不信派的信仰理念更值得关注,但却超越了我的视野,无法作出准确的分析和判断。

  贪官中占绝对强势的是“不信派”,准确地说,应该称他们为“拜物教徒”或“孔方教徒”。说他们是不信派,是因为他们不信马克思主义,也不信宗教,不信鬼神,不敬天地,不怕祖宗降罪,不信祸福因缘,更不信因果报应等。在宇宙观上,他们持一种物质绝对至上的观点,就连他自己,也只是一堆元素的组合,这就引发了对物质的疯狂崇拜——成为“拜物教”的忠实信徒;在生命观上,他们大多持“一生论”的观点,即没有前生后世,生而为人,死而幻灭,只有一次生存的机会,遇到好处是不捞白不捞——这可能是所谓“59岁现象”的根源;在命运观上,他们持“无因论”的观点,命运好坏,与上天无关(反之则是天命论),与前世行为无关(反之则是宿命论),亦无命运轨迹可寻(反之则是命定论),亦非自然而然(反之则是顺世论),更没有善恶因果报应可言(反之则是因果论),只要对自己有好处,那就不用管天地良心了;在人生观上,认为权势钱财才是硬道理,把马克思主义放在口头上,把党组织、集体放在脑后边,一味趋炎附势,一味装腔作势,背信弃义,唯利是图(不管名实、义利)。在人生价值观上,重权位利益,以贪得为功……为什么称之为“孔方教徒”而不称“财神教徒”呢?因为他不拜财神,只拜倒在孔方兄的脚下嘛!

  为什么称有信仰的贪官为“迷信派”呢?因为他们的信仰世界是缺失的,没有坚毅的永恒的人生目标,没有千古不变的价值取向,更没有关注彼岸世界和终极关怀,也没有兴趣讨论生从何来死从何去,虽然他们有极个别的人声称有某某宗教信仰,但他们没有真正过某宗教的宗教生活,不遵守其宗教教规,不参加其宗教仪式,不进入其教会团体,不学习宗教教义,不明教理,这样能称他为某宗教徒吗?当然不能,只能归入“迷信派”了。如果不信,大家且看迷信派的贪官在干些什么。

\

  一、占卜求签算命,妄执祸福休咎

  按照佛教的观点,每个人的命运有因、缘、果之不同,种下好的因,加之善的助缘,必定有好的结果,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而这些迷信派的贪官,惑于天命,惑于人事,又不能从宇宙人生的高度来把握生命,就只有求诸巫婆神汉了。如原山东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有“大师”预测他将当副总理,命里还缺一座“桥”,竟下令将耗资数亿元的国道改线,在水库上横空架起一座桥。湖南那个名叫李会刚的副厅级高官,因一“大师”预言他至少能官至副省级,就扛了149万元奔京城去购买官位。如福建政和县原县委书记丁仰宁,上任前抽了一个“上上签”,说他是“百万富翁”,收受贿赂、大肆卖官非法攫取100多万元……

  二、迷信巫婆神汉,作法消灾祈福

  世间之事,成与不成,原本正常不过,而贪官急功近利,认为或鬼神作崇,或风水不好,或运程不佳,病急乱投医,只好求救于巫婆神汉了。如湖南省双峰县法院一法警不慎从该院4楼跌落身亡,法院党组由单位出次600元经费请“大师”到法院大楼“驱鬼祛邪”;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卫生局在办公大楼搬迁时,全体干部职工跟着“道公”大做“法事”;江苏某市某局在办公楼前建起“镇邪柱”。正厅级干部赵顺义在反贪部门办案时,花了近2万元到一个据说有“半仙之体”的算命先生那里求得了一个“护身符”保命。山西交口县委大院里数十名党员干部集体埋“镇邪物”、“升官符”……如果这些巫婆神汉真有改风水、消灾免难的能力,他们早就成了世界首富,世界名流了,那里还有精力为你这小小法事劳神费力。

  三、建庙修祠立像,希求名利功德

  我出家近二十年来,看到落马的迷信派官员不少,但他们鲜有拜正神、信正教的,对那些歪门邪道比较感兴趣。如果说要做功德,修建历史名刹,保护国家文物,支持佛教文化教育事业等,都是功德无量的事,但这些贪官是不感兴趣的,他们喜欢听从“大师”的安排,也为自己树碑立传。如内蒙古青铜峡市新井煤矿负责人叶占华选举落选后,听命于“神仙”安排,私自斥资13万元修建庙宇以“避晦气、图吉利”。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迷信“女大师”大修神庙,希望其指点迷津升官发财。

  四、选风水宝地,大修“活人墓”

  迷信派的贪官大多迷信风水,也注重死后的彼岸世界,但其死亡世界仅停留在原始信仰的阶段,选一块所谓的风水宝地,修一座大大的墓。如原重庆市烟草公司副总经理(副厅级)冯文超,历时近3年修建一座占地400多平方米,刻写“官爵至五品”等碑文的豪华“活人墓”。他们不相信六道轮回,但他们相信,人一旦死亡,就成了孤魂野鬼,住在荒原墓穴里,永远守护属于他的墓碑。

  迷信派贪官的名堂最多,如《中国青年报》7月21日报道说,最近“出事”的湖南娄底市委副书记、纪委副书记罗子光“迷信”数字,他怕车牌号码最后两位数是“17”不吉利,强行霸占了单位里尾数为“66”的车牌号码。

  迷信派贪官也迷信权威,就连到寺院里烧香,也要折磨一回,因为他信的是能保佑他升官发财的神或佛(他们是佛、神、鬼不分的,所以遇神拜神,遇鬼拜鬼,遇佛拜佛,就像跑官时一样,只要是官都拜),对于寺里的和尚,他们还是一副官爷嘴脸。我曾听说过有官员就因为和尚没有侍候巴适,就闹出了“把这个和尚给撤了”的笑话(他手下的官员很难办,后来汇报说,这“和尚”我们撤不了啊)。

  我在观看了一些案例后,得出了一个区分贪官为“不信派”或“迷信派”的重要线索,在临刑前最为明显。在贪官临刑前,“不信派”会后悔“老子就这事没处理干净就栽了”(还以为他是命运的老大,只要算计得当就不会倒了),临死也表现出威武不能屈的气慨,还大喊一声“老子不过是吃一颗花生米”,就英勇牺牲了;“迷信派”贪官一般被抓就悔恨不已,哭诉怎么就没听“大师”的话呢,明明说了叫我甲子日别出门的,叫我灵符别碰水的,我怎么就……临死之前,对儿子吩咐“多给老子烧点纸啊”,硬着头皮说声“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个好汉”,痛哭流涕一步一回头地上了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