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法尊法师/ 文章正文

随念三宝经浅说

导读:随念三宝经浅说法尊法师 口说  弟子云根 记  随念三宝经序  序言  凡是佛陀的弟子,当随时忆念所皈依的三宝功德,培养自己对三宝的虔诚信敬心;从而展转地、深刻地对三宝功德加深了解和体会,引生滋长自己善法之欲;从而发起精进勇猛之行。由忆念三宝功德,生善法欲、起精进行故,行者也能如实学习佛陀断除一切过失、证得一切功德,是谓: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忆念三宝功德,是佛陀弟子纯洁信仰、修学佛法的基本法门。 ...

  随念三宝经浅说

  法尊法师 口说

  弟子云根 记

  随念三宝经序

  序言

  凡是佛陀的弟子,当随时忆念所皈依的三宝功德,培养自己对三宝的虔诚信敬心;从而展转地、深刻地对三宝功德加深了解和体会,引生滋长自己善法之欲;从而发起精进勇猛之行。由忆念三宝功德,生善法欲、起精进行故,行者也能如实学习佛陀断除一切过失、证得一切功德,是谓: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忆念三宝功德,是佛陀弟子纯洁信仰、修学佛法的基本法门。

  现从我国藏文经典中检出《随念三宝经》译成汉文,并加以浅说,裨初学佛法的人能够初步地了解到三宝功德,树坚信幢,起饶益行。此经,是西藏僧众中每天进食前必诵之经典,大似汉地僧众之诵念《供养文》。

  在藏文中有两种:一保存在大藏经中,一别行流通,而词句间稍有出入。今从大藏经中译出。原译不著译师之名。

  随念三宝经浅说

  法尊法师 口说·弟子云根记

  一、圣随念佛经

  【佛、薄伽梵者,谓: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薄伽梵。】

  这是称颂、忆念如来具足十种功德名号。“佛、薄伽梵”是总标,以下是别列十号。《瑜伽师地论》(以下简名《瑜伽》)把“无上士”与“调御丈夫”合为一号,将“佛”与“薄伽梵”离而为二号;而《大智度论》则把前者离之为二,不加“薄伽梵”;也有经论开“无上士、调御丈夫”为二,而合“佛、世尊”为一的。开合虽有不同,通称为十号则一。

  “佛”,完整的古印度语音应为“佛陀”(Buddha),是“觉悟”或“增广”的意思。由于佛已“断尽烦恼障和所知障,觉慧增广”(引文未出经名,均见藏文世亲菩萨《随念佛经释》,下同),故得是称号。又由于佛“为救护彼无知睡眠所昏迷之有情,令其醒悟”,故得是称号。又由于佛“对于一切所知境界,妙智增广”,故得是称号。一是约断德圆满;二是约悲德圆满;三是约智德圆满;是三种德具足圆满,号称“佛陀”。

  “薄伽梵”(Bhagavan),也是古印度语音译,有“破坏”、“具有”二义。显示佛能破除四魔,于破四魔中尤以破除天魔为最。谓佛在菩提树下,破除魔军而成正觉,号“薄伽梵”。又“薄伽梵”具有“自在、炽盛、端严、名称、吉祥、尊贵”六义而得名。汉文经典专就“尊贵”一义译称“世尊”。六义广如《佛地经》说。《瑜伽》就破与具二义而说,即“能破诸大力军众,具多功德,名薄伽梵”。

  梵语“多陀阿伽陀”(Tathagata),汉文译“如来”,藏文也有译“如去”的,是“如实无倒宣说正法”之意。《瑜伽》说:“言无虚妄,故名如来”。正是显诸佛如实说法的德号。

  “应”,是梵语“阿罗汉”(Arhat)的意译,古译为“应供”。谓佛已断尽一切烦恼,应受人天供养而无愧德。“阿罗汉”原具三义,曰“杀贼”,曰“无生”,曰“应供”。“阿罗”是贼义,“汉”是杀义;佛已能断尽损害有情一切烦恼怨贼故。又“阿罗”是生义,“汉”是无义;“阿罗汉”于五趣、四生等生死法中,不复生故。又译为“应”者,如《成唯识论》释,谓应永害烦恼怨贼,应受世间微妙供养,应不复受分段生死,故得“应”名;也即是《瑜伽》说的:“已得一切所应得义,应作世间无上福田,应为一切恭敬供养,是故名应。”阿罗汉三义,虽为声闻乘人极果所共有;在佛的十号中,以“应永害一切烦恼怨贼”的断德圆满而立称,二乘人虽断烦恼而尚余习气故。

  “正等觉”是梵语“三藐三菩提”的意译(samyak-sambuddha)的意译,谓:佛能真正无倒遍觉诸法;有些译师译为“正遍觉知”或“正等正觉”等等。《瑜伽》称为“如其胜义觉诸法故;名正等觉”,则是显诸佛智德圆满以立号。

  梵语“鞞侈遮罗那三般那”(Vidyacarana-sampanna),意译“明行圆满”或“明行足”。“明”,指智证;“行”指实践修行;佛于二者圆满具足,故得是称号。

  若就法门具体内容来说,八圣支道中的正见为“明”,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为“行”;佛果菩提的大道,以八圣道为目为足,才能到达究竟涅槃。明如目,行如足,目足并运,直入宝所。约三增上学说,慧是“明”,戒定是“行”,三学圆满,方能成佛。更广泛的来说,宿命明(宿住随念智通),天眼明(生死智通)、漏尽明(漏尽智通)的三明为“明”,明前之“戒圆满、行圆满、防护圆满及现法乐住之增上心学”为“行”。

  一般佛经中有如下的叙述,谓佛于菩提树下,最后夜思惟证得“三明”的过程是:初夜分观察前际,得宿住随念智证通,能遍见一切有情过去无量生事;中夜分遍观一切所应断法、所应证法、所应觉法,即能永断、证得、现正等觉;后夜分得漏尽证通;如是成一切智,圆满三明。

  于三明前所应修习之“行”:第一是戒圆满,谓具六支,即“善受尸罗(戒)、安住别解脱律仪、轨则圆满、行境圆满、于诸小罪见大怖畏、受学学处”(《瑜伽论·声闻地》卷二十二广说此法)六支圆满,戒才清净;为得清净三摩地故,应修正行圆满,谓于一切威仪中安住正知。第二是防护圆满,谓使眼、耳等根,于见色闻声等境时,不取行相,不取随好,防护诸根故,即能修习妙三摩地。这里指的妙三摩地,就是现法乐住四种静处增上心学,是中以第四静虑修诸功德力量为最胜。由修得清净三摩地,即能修习六种神通,谓神境通、天耳通、他心通,加上三明,总称三明六通。

  从清净戒、四静虑到证得三明,是为“明行圆满”。佛为人天大师,明行圆满功德之因唯佛究竟,故立是果号。

  “善逝”是梵语“修伽陀”(Sugata)的意译,也有译为“好去”、“好说”等。“逝”,是去或到义;“善”,是有不退转或究竟无余义。由不退转义,安隐而逝,说名“善逝”。外道异学虽也有得定得通,但其功德定会退失,不名善逝;二乘有学、无学所得功德虽不退失,然非圆满通达一切所知境,也不名“善逝”。于此二义唯佛为最,故立是号。

  “世间解”是梵语“路伽惫”(Lokavid)的意译,也有译为“知世间”的。佛化世间以二事显:一是洞解世间有情,谁于佛有缘,谁于佛无缘;二是调伏世间有缘有情。调佛世尊昼夜六时,常以佛眼洞察世间诸有情类,升沈诸趣,谁陷欲泥,谁乐善净;于於受化,方便济拔令出苦轮。谓于无善根者令种善根,于已种善根者令得增长,置人天路,趣涅槃城。故佛于世间,不唯洞解有情世间,亦能洞解非情的器世间,以是智德号“世间解”。故《瑜伽》说,佛是“善知世界及有情界,一切品类染净相故,名世间解。”

  “无上士调御丈夫”,是显示佛教化有缘有情世间的功德。梵语“阿耨多罗”(Anuttara),意译“无上”;“富楼沙昙藐菩罗提(purusa-damya-sarathi),意译“调御丈夫”。佛于有情中最上第一,犹如涅槃于法中最上第一。此号具四义:

  一、谓于难调伏有情中,具用殊胜调御方便法门,如贪烦恼重的难陀,嗔烦恼重的指蔓,痴烦恼重的优楼频罗迦叶等,诸难调者悉能调伏故;

\

  二、显佛所说调伏法门殊胜易行,谓以远离欲乐、远离无益苦行、二边之八圣支道的中道教调伏有情故;

  三、以最胜大涅槃果调伏有情故;

  四、令所调伏有情毕竟不退故。

  具足四义,唯佛得号“无上士调御丈夫”。佛不仅于有缘有情、即无缘有情也能普令饶益。云何无缘有情?谓无三乘解脱种姓。佛于是辈以五戒、十善方便法门,安置人天善趣。云何有缘有情?谓具三乘解脱种姓。佛于是以声闻、缘觉、菩萨之法,安置三乘三种菩提。复于不定种有情,佛终令其趣入无住大般涅槃。《瑜伽》言:“一切世间唯一丈夫,善知调心最胜方便,是故名无上士调御丈夫。”正是显示出佛化有情随机设教的殊胜功德。

  梵语“舍多提婆魔 舍喃”(sastadevamanusyanam),意译为“天人师”。谓佛说法利生事业所依止处,唯天与人二趣。谓五趣中唯这二趣是五种姓中,无姓天人与三乘种姓所共同受生之处,诸佛唯现生人间,于人间天上说法教诫,等益有情,令趣善趣与安隐涅槃。有情诸趣中,唯人与天是能堪受佛法的法器,也唯佛能教导令其受益,故佛称天人之师。《瑜伽》说佛:“能正教诫,教授天人,令其离一切众苦,是故说佛名人天师。”(释十号中引《瑜伽》文,均见卷三八)。

  “佛、薄伽梵”,即“佛、世尊”的译音。具足所有功德圆满无缺,曰“佛、世尊”。

  【诸如来者,是福等流,善根无尽。】

  这是称颂、忆念佛,是福德大何,等流不绝;是善根源,吸之不竭。缘凡夫异生所修福业,感异熟果,报尽福销;定性二乘所修善根,入无余依涅槃;唯佛在累劫修菩萨诸福德行,不因感胜异熟果而销亡,佛之本身即是福德之等流,相续不断故。缘大乘菩萨修福德行,但为利益有情,回向有情,不为自己获福德之胜异熟果的正报、依报故。而有情世间,即为佛之无穷无尽福德等流因,能引生无穷无尽之福德等流果,称为“福德等流无尽”;而更能为无量无尽的有情而起无边广大利益的事业,成为摄化有情之福德大河。同时,佛永远不入无余依涅槃,其所增长之圆满善根也永远不会灰灭,故“善根无尽”。因此,经论称赞佛身常住,正是由于佛的往昔修集福德愿力弘深,福果等流不绝;而且尽未来际随诸有情,不加功用成为有情福德的大河、善根的源泉。

  【安忍庄严,福藏根本,妙好间饰,众相花敷,行境相顺,见无违逆。】

  这是称颂、忆念佛,于有情利乐事业所显示之微妙色身。佛身德相具五圆满:

  一、“安忍庄严”句,是颂佛身的根本因圆满。谓:佛色身端严之果,由根本因圆满故。经言:“丑恶之道,谓忿与恨”。即指有情丑恶之身原于忿恨;而佛在因地修行中,于诸极违逆境而修习安忍自性,不动忿恨,断除安忍障碍,“由安忍故当得端严”妙好色身。佛身一一相好,虽各有不同功德,而根本主因则在安忍。

  二、“福藏根本”句,是颂佛身差别因圆满。谓:佛色身之一一支节、一毛一发的相好,都由于修习无尽福德之因以成之。如《无尽慧经》说精进无尽、福德无尽中,举出佛相好差别之因,有如下的不同:由十倍一切有情的福聚,才能感得如来一毛孔;百倍全身毛孔的福聚,才能感得如来一随好;千倍一切随好的福聚,才能感得除白毫相、顶髻相、法螺相以外的其它二十九种妙相之一相。感得眉间白毫相,要由万倍二十九相福聚;感得顶髻相,要由十万倍白毫相福聚;而如来法螺相的感得,则要具有十万俱胝顶髻相的福聚。故佛身者,是无尽福德之宝藏,是无尽福德之根本总聚。

  三、“妙好间饰,众相花敷”二句,是颂佛身自体圆满。谓:佛色身是以三十二相、八十随好圆满端严为自体,一般称为“相好庄严”。八十随好是三十二相的伴属庄严,曰“妙好间饰”;三十二相是八十随好的主体庄严,曰“众相花敷”。

  四、“行境相顺”句,是显示佛身分位圆满。谓:佛于行住坐卧、动静语默一切威仪中,最为端仪故。

  五、“见无违逆”句,是颂佛身所作圆满。谓:佛身所起一切动作,垂手扬眉、顾视謦欬等等,有情若见、若闻,无不发起虔敬净信,生长功德。

  【信解欢喜,慧无能胜、力无能屈。】

  这三句是称颂、忆念佛陀利生事业圆满成就。利生事业所被益之机,是统指一切有情,而以人为主。在人中,能往佛所而见佛闻法的有两种人:一是有著信仰心情的人,一是挟著好胜心,要与佛较量一下智力的人。在有信心人中,有的原是闻佛美德称誉,也带著闻名不如见面的怀疑心情而往佛所,一见佛后,心开意解;有的是一闻佛名,即欢喜心而往佛所,一见佛后,净信倍僧。前者是处中有情,后者是具信有情。故佛是这两种“信解”有情“欢喜”之因。

  在挟著好胜心情往到佛所的有情中,有的自恃智力,有的自恃威力而往佛所。而佛是具足殊胜慧者,使自恃智力者折骄慢幢;佛是成就殊胜胜他业者,使自恃威力者失其气焰。故称佛是“慧无能胜,力无能屈”。

  【诸有情师,诸菩萨父,众圣者王,往涅槃城者之商主。】

  这四句是称颂、忆念佛为一切有情,以平等慈作饶益事业。谓:有情种姓虽有差别,而同在佛的平等饶益的慈悲心中所摄受。如佛为恶趣受苦有情放光现身,令起净信,置于善趣。佛为虽生善趣无解脱缘的有情(如上说的,以好胜心而往佛所的两种有情),佛以方便调伏其心,令行布施等世间乐道。佛为具有净信(即前说有信心的两种有情)、有解脱缘的有情,未种善根者令种,已种善根者令熟,已熟者如其种姓安置于声闻菩提、佛果菩提而得解脱。以佛能如是为一切有情遍作饶益事业,故称“诸有情师”。

  有情种姓有已转位和当转位的差别,今显示佛对他们所作饶益事业方面也有所不同。如对已转位的佛种姓的菩萨,出于他们累劫修大乘行,德阶极地,法得自在,佛即为之授记付以佛位。佛为法王,菩萨为法王子或法臣,故称“诸菩萨父”。再如对已转位的声闻、缘觉种姓,依佛教法各自证得圣果,以未能荷担法王家业故,佛不与以授记作佛,只是法王的庶民、群众,就此称佛为“众圣者王”。复次,如对当转位的三乘种性有情,佛为他们广设方便导引令趣涅槃;犹如商队从近至远而往宝所,佛为队主,领导三乘商队渐次前进趣涅槃城,故称佛为“往涅槃城者之商主”。

  【妙智无量;辩才难思,语言清净,音声和美;观身无厌,身无与等。】

  这六句是称颂、忆念诸佛为饶益有情故,显示殊胜方便。所谓方便,是指佛从三业殊胜自体而转*轮。初句显佛意业,中间三句显佛语业;后二句显佛身业。

  佛之妙智与意业俱行,故佛意业永离颠倒,以佛妙智恒现起故,因此说:智为佛意业。缘所知境无有限量,佛所成就能知妙智亦无限量!“妙智无量”,概称佛之意业。

  佛所教化有情无量,有情所要求之义利亦有无量,佛能为无量有情从自己身业、语业,施设无量义利之方便而无障碍。龙象交参、人天海会之大会上,佛能以辩才无碍之圆满语业,以适有情不同之机,而能满足其不同之要求与利益。佛的殊胜辩才有二:一依文句,二依义理。文句无量,辩才无碍;有情无量,分析疑义无碍。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故称“辩才难思”。如来说法,无离虚诳不实等语业过失,远离(闻者)身毛竖立等言说过失,远离声音不美等音韵过失,以“语言清净”故。由佛语业远离一切过失,其所发出说法的声音能悦可众心,故称“声音和美”。佛的语言功德,圆满具足五支梵音及六十种音声等,具如《瑜伽》所说。

  佛之身业具有所依殊胜与自体殊胜。云何所依殊胜?谓佛世尊一一身分殊妙端严,纵令久久瞻仰犹如初观,曰:“观身无厌”。云何自体殊胜?谓佛世尊为调伏三界五趣有情,随处现同所调伏有情之身色、身行,以共同语言而为说法,随类现身故,曰:“身无与等”。

  【不染诸欲,不染众色,不染无色。】

  显佛为三界有情作饶益事,和其光而不同其尘的功德。佛有时住于欲界,面对诸欲而不起欲界所摄贪欲等烦恼,也不被欲界所摄有情之邪行所染污,故曰:“不染诸欲”。佛有时住于色界,宣说色界禅定及禅定乐,称扬色界有情生处功德;然佛心不昧着四禅之乐,不爱著四禅生处与四禅功德,故曰:“不染众色”。欲界、色界有情有身业、有语业,而无色界有情既无身业亦无语业,故佛不住无色界,曰:“不染无色”。

  【解脱众苦,善脱诸蕴,不成诸界,防护诸处。】

  这四句是显佛世尊唯为饶益有情,而于有情所摄诸法都无所著。三界一切有漏法皆以苦为性,佛已断尽有漏苦法,故名:“解脱众苦”。有情心身、内外诸法,总摄为五蕴、十八届、十二处三科,是一切有漏有情所爱著处。诸蕴以再生为相,佛已无生,故曰:“善脱诸蕴”。有情依六根而生六识,分别六境而起爱著;佛已远离诸界杂染,无复爱著,故曰:“不成诸界”。有情于六根、六境、见色闻声等法上,易起贪爱情欲杂染,而佛世尊已善防护,故曰:“防护诸处”。

  【永断诸结,脱离热恼,解脱爱染,越众暴流。】

  究意佛位的正遍觉者,能成就断德和智德。这四句是显佛的断德圆满,为所教化有情示以规范。“解脱爱染”别行本作:“解脱诸有”。“结”,即是烦恼。烦恼不断是生死有情,烦恼永断是正遍觉者。未遇境界之烦恼是“结缚”相,已遇境界之烦恼是“热恼”相;烦恼之生门曰“爱染”,烦恼之起门曰“暴流”。在未遇境界者,于追求行相之爱染门中而成结缚;在已遇境界者,于增上行为门,为热海暴流所漂而成热恼。唯佛世尊,永断烦恼诸结生门之爱染,永越烦恼暴流起门之热恼:以如是忆念,念佛断德。

  【妙智圆满;住去、来、今诸佛世尊所有妙智;不住涅槃,住真实际。】

  这四句是显佛的智德圆满,为所教化有情示以规范。佛具三智:曰“一切种智”,曰“无差别智”,曰“无所住智”。谓佛妙智遍一切所知境,遍一切所知种相,是为“妙智圆满”,即指诸佛一切种智。三世诸佛的寿量、身形、国土等事虽有差别,然诸佛法身常住、周遍法界、证平等性都无差别,故称“住去、来、今诸佛世尊所有妙智”,即指诸佛无差别智。诸佛世尊,不住异生之生死,“不住”二乘之“涅槃”,以无住为住,“住”于诸法平等法性;“真实际”者,指诸法法性清净真如,佛以是为住故。

  【安住遍现一切有情之地。】

  这一句是总结诸佛世尊饶益有情功德事业。谓佛世尊安住三身遍观有情,因机施教而利益之。佛之报身住色究竟天,为十地菩萨宣说大乘法门;佛之化身示现欲界,为二乘种姓,随其意乐差别为说声闻、缘觉法门;为人天有情说五戒、十善等法。而佛之法身则不说法,是报身、化身之根本,亦即二身之正因。由证得法身故,二身圆满成就。三身圆满成就,才能遍观一切有情,于一切有情地现身说法。

  【是为如来正智殊胜功德。】

  如来功德殊胜,难以言表,福慧两足,而以正智为归,此是总结佛德。

  二、随念法经浅说

  【正法者,谓:善说梵行。初善、中善、后善、妙义、文巧。纯一、圆满、清净、鲜白。】

  “正法”是标指佛所说圆满教法。别行本缺“善说梵行”句。“善说”是总赞佛所说法之功德。谓:佛如所证理说如实法,以无倒句义显示正理,能令所化有情离妄证真,故名善说。《瑜伽》(卷八三)谓佛说法:一、文句圆满,二、于圆满文句中能善现等觉义,称为善说。“梵行”是指佛所说正法,即八圣支道。佛说八圣道法,有被称为佛的“根本*轮”,有情闻者依之修习,能引生戒定慧,断除烦恼,是能趣入无上涅槃之方便大行,故名“梵行”。故《瑜伽》亦著重言:“梵行者,谓八圣支道”;并指出于八圣支道外的三十七道品法,为“馀梵行”。

  “初善”到“文巧”,是显佛所说教法之种种功德。戒是一切功德之根本,佛所说法,无一不与戒蕴相应,故曰:“初善”;又《瑜伽》称:“初善者,谓听闻时生欢喜故”。复次佛所说法,无一不与定蕴相应,以定蕴是引发毗钵舍那之所依止,是处于戒、慧二蕴之中间,故曰:“中善”。《瑜伽》称:“中善者,谓修行时,无有艰苦,远离二边,依止中道故”。复次佛所说法,无一不与慧蕴相应;慧蕴从戒、定二蕴生,它是对治烦恼及烦恼习气,能断除烦恼及烦恼习气之利剑,故曰“后善”。《瑜伽》称:“后善者,谓极究竟离诸垢故,及一切究竟离欲为后边故”。佛运用说法言教,于中所诠显之义理,是圆满无倒,能引发闻者惑断智生,获得利益安乐,故名“义妙”。如《瑜伽》说“义妙者,谓能引发利益安乐故”。“文巧”,谓佛说法,所运用的文句语言,圆满无缺,即本经称为具足“语言清净,音声和美”的语言功德,以是说法,其文自巧。《瑜伽》谓:“善缉缀名身等故,及语具圆满故”,曰“文巧”。

  “纯一、圆满、清净、鲜白”者,《瑜伽》称八圣支道是此“纯一等四妙相之所显说”;在藏文译世亲菩萨《庄严经论释》中,称此四妙相为梵行四德。

  云何称“纯一”?谓佛所说法与外道偏执苦乐、断常等邪见而起无义邪说不相同;佛是恒说中道,显示正理,利乐有情的。是以《瑜伽》说:“纯一者,谓不与一切外道共故。”也是说,八圣支道是佛教三乘共法,对外道邪说则是不共法。

  云何称“圆满”?谓佛说八圣支道法,是能概括对治一切烦恼之法门,亦能总摄一切法门中之最胜义理,故《瑜伽》说:“圆满者,谓(于文字)无限量故,(于义)最胜故。”

  云何称“清净、鲜白”?谓依佛法八圣支道修习而生起戒蕴防护六根,从而生起定蕴能伏诸地烦恼,慧蕴能断除诸地相应烦恼及随眠。解脱自地烦恼的曰“清净”,解脱上地烦恼的曰“鲜白”。又《瑜伽》(卷九八)指有学声闻见道、修道断惑逮得无漏曰“清净”,无学声闻生死漏尽、不受后身曰“鲜白”。故《瑜伽》(卷八三)说:“清净者,谓自性解脱;鲜白者,谓相续解说”。

  【佛,薄伽梵,善说法律。正得,无病,时无间断。】

  “善说法律”等句,重牒显示佛所说正法,为诸有情作饶益功德。在别行本无“佛、薄伽梵,善说法律”句,并把“正得”作“正见”。谓三乘行者依佛所说正法勤行修习,能成圣道,能得圣果,能证涅槃,是为“正得”。从现见四圣谛言,则称“正见”。佛说正法如药,能总对治行者烦恼及随眠诸热恼病;行者善顺正法教导,药到病除,故曰“无病”。其所应断烦恼及随眠,已断之后不复更断,故名“时无间断”。《瑜伽》(卷八四)说:“善说者,文义巧妙故;现见者,于现法中可证得故;无热者,离烦恼故;无时者,出三世故。”似正解释此段经文。

  【极善安立,见者不空,智者各别内证。】

  由佛世尊是最初成等觉者,其所说法善顺众机,于具有三乘菩提种姓有情,各使获得一一菩提涅槃之果;于无种姓有情亦使获得人天安乐;故曰“极善安立”。一闻正法,终为道种,闭恶趣门,开涅槃路,乃至举手低头,得殊胜利益,故曰:“见者不空”。至于二乘有学、无学与大乘诸地菩萨,以根本无分别智各别现证二无我理;如是正理由内慧之所触证,故曰“智者各别内证”。《瑜伽》说言:“内自所证者,唯信他等不能证故。”此拣别唯依从他闻法而不自修的人,是不能触证正理。

  【法律善显,决定出离,趣大菩提。无有违逆,成就和顺;具足依止,断流转道。】

  如来说法无有与等,以无倒语显自内证觉知之教,故曰“法律善显”。别行本中此句作“世尊善说,法律中善显”,其义不异。佛说自觉教言,能令闻者智生惑断,决不与异生外道生死法共,故曰“趣大菩提”。《瑜伽》(卷八七)有言:“由三因缘如来所说教无与等:一者宣说不共法故;二者宣说无倒法故;三者宣说自觉法故。”

  又佛所说一切经教,虽有大乘、小乘不同,然其所阐显皆不违如实之理,其所诠义皆极和顺,同一意趣,故曰“无有违逆,成就和顺”。佛以正法对所教化之机,虽千差万别,然就其所依止的施教之机,不外就其本性住种姓上说的五种。谓:佛于无性人天外,则以三乘正法,使具有三乘菩提种姓之机,教以如实修诸道。于彼彼“自乘种姓为依止”而说“彼自乘种性”之法,堪任修习自乘之道(见《瑜伽》卷三五),故曰“具足依止”。别行本作“有所依止”,其所依止,亦同指本性住种姓。佛随顺三乘菩提种姓为所依止之机,施设三乘十二分教正法,令闻薰修习,永断一切烦恼流转之因,不再受有漏生死流转之果,故曰“断流转道”。

  三、随念僧经浅说

  【圣僧者,谓:正行、应理行、和敬行、质直行。】

  “圣僧者”,标出三宝中具足种种功德的僧宝。僧而称圣,拣别凡夫僧,是指出家比丘、比丘尼已证有学或无学声闻与初地以上菩萨。见理断惑,乃名为圣。以包括菩萨僧故,别行本此句作“大乘僧者”。以下,即略举圣僧所应具之功德:

  云何为“正行”?谓总括三乘圣者善能修习戒定慧三增上学之德。《瑜伽》(卷九四)说,“若于三学起正行时,即能超越(当来)如是三事”,所谓三事,是指于“三学起邪行时,便不堪任超越疾病、衰老、夭殁”。诸圣僧者,已住修道位故,能于三学中时起正行。

  云何为“应理行”?谓初果声闻、初地菩萨,已断见所断惑,已证入真如空理;从是于修道位中所修诸行,皆应于理。《瑜伽》(卷八四)说言,“应理行者,住果有学者”;又言“应理行者”,是其“正道及果灭行”。

  云何为“和敬行”?谓三乘圣者和合共处所修之“六和敬法”,即慈身业、慈语业、慈意业、利共受用、戒共受持、见共修学。《集异门论》(卷一五)名此为“六可憘法”,指出一一行皆“能发可爱,能发尊重,能发可意;能引可爱、尊重、可意悦意,摄受欢喜,无违无诤,一趣”。《瑜伽》(卷八四)说“和敬行者,是其无学;由彼唯于大师(指佛)正法及学处等深恭敬故”;而且说“与六坚法而共相应”。

  云何“质直行”?调“修习八圣支道是质直行”。《瑜伽》说言:“质直行者,如其圣教而正修行,无谄无诳,如实显现。”

  【所应礼敬,所应合掌。】

  谓诸圣僧:是依佛正法成就正智、诸福德业故,堪受众生之所敬礼、之所合掌;是众生之广大福田故,是人天众生“所应礼敬”处,“所应合掌”处。

  【清净功德,净诸信施,所应惠施,普应惠施。】

  别行本作:“是福德田,大净信施,应惠施处,大普施处。”谓成就三明、八解脱功德之三乘圣者,以能成就无量妙善果报故,成为大福德田,堪受人天大众惠施供养,令行施者心净庄严,资益瑜伽,趣向上义,故曰“清净功德”。复次三乘圣者学、无学果,谓由成就三明、八解脱功德故,随受地主几许供施不成障碍,能使施者获得尔许广大利益,故曰“净诸信施”。

  初果声闻僧,即能永断见所断惑而预入圣人之流,永不退堕于异生凡夫,具如是功德故,成为一切世间所应供养、布施、修福之处,故曰“所应惠施”。学、无学果圣僧,能分断、断尽一切修所断惑,不再受生死之身故,普于一切时、一切处堪为一切世间众生作大福田,是一切众生福德业应行惠施之处,故曰“普应惠施”。至于十地菩萨出家圣僧,其所成“清净功德,净诸信施”更为殊妙;更是大福德田,“所应惠施,普应惠施”处。

  《瑜伽》(卷二五)关于惠施具体内容有详细的说明。首先对惠施的意义,与行惠施的施主等等,作如下说明:要动机纯正即“其性无罪,为庄严心”,是谓“惠施”;爱好布施,欣乐无厌,是名“施主”。次举“所施者”即惠施的对象,谓“一有苦者,二有恩者,三亲爱者,四尊胜者”,本经所说大福田处的圣僧,当是属“尊胜者”。关于“所施物”,包括无情物与有情物,乃至自己的生命。行惠施时,于所施人,心不望报而舍所施物,是为“施相”。

  行施者要有净信、正见、殷重心,恭敬心等“如法平等,不以凶暴积集财物而行惠施”,行施时用最好的东西而无后悔心,这才叫做“施”。为什行施?即对上举四种人中,有的为慈悲故,有的为报恩故,有的为爱敬信顺故,有的为希求世、出世间殊胜功德故。论说:具上诸义“而行布施,由此因缘施性无罪,是名惠施”。

  《瑜伽》(卷八四)又说于“法、僧”应延请礼敬而行奉施,大体上与本经忆念僧宝功德文不违,录之如下,以供参考。其文云:“应延招者,约舍世财;应奉请者,约尽贪爱。欲求果报,是故延招;欲求解脱,是故奉请。应合掌者,即为二事而延请时。应和敬者,应设礼拜问讯等故,应可与彼戒见同故。无上福田世应奉施者,于彼惠施果无量故。”

  随念三宝经浅说(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