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慧僧法师/ 文章正文

佛说梵网经讲录 贰 列重轻戒相(分二) 十重戒 第二·盗戒

导读:若佛子。自盗。教人盗。方便盗。咒盗。盗因。盗缘。盗法。盗业。乃至鬼神有主劫贼物。一切财物。一针一草。不得故盗。而菩萨应生佛性孝顺心。慈悲心。常助一切人生福生乐。而反更盗人财物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二‧盗戒

若佛子。自盗。教人盗。方便盗。咒盗。盗因。盗缘。盗法。盗业。乃至鬼神有主劫贼物。一切财物。一针一草。不得故盗。而菩萨应生佛性孝顺心。慈悲心。常助一切人生福生乐。而反更盗人财物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菩萨戒以杀戒居第一,因为菩萨是以慈悲为本,而杀对于慈是一个大的反面。比丘戒是以淫戒居第一,因为比丘他是以出三界为目的,而这淫欲是轮回的根本。这是菩萨戒和比丘戒两个不同的地方。那么现在开始讲第二条盗戒。

什么叫做盗?不与而取他物,名之为盗;未经他人许可而擅自取用,乃至把物移到别处,这都叫做盗。

自盗有八种:

(一)灼然劫取:明目张胆,公然劫夺。人在眼前,他不管人给不给,他就硬强取,公然劫取,如土匪、强盗等打劫者是。

(二)潜行窃取:潜行,或是夜间,或是人不在的时候,在暗中来窃取,也就是偷窃而取。

(三)诈术骗取:他用诡谲、计谋、诈术,或打妄语,用种种欺骗的手法把这骗去,这也是盗取。

(四)势力强取:仗着势力压迫,强迫非给不可。

(五)词讼取:就是打官司。双方争取财产物质,由官家裁判,他想方法必定要得到胜诉。诉讼胜了,那么这钱就到了他手了。

(六)抵谩取:这个抵谩取也就和那个强取差不多,就是硬性手段而订取。

(七)受寄托而不还:人家把东西寄放在你这儿了,但是日子久了,寄放那个人他忘了。他忘了,但是你没忘,他存在这儿的,你应当还他呀!但是你不还,他忘了,你也假装忘了,那么这样也算盗,这叫寄取。

(八)应输税而不纳:应当纳税而不纳税,或故意报少分量,这都是盗税。这个盗戒要是详细分析起来很复杂的,除此八种盗之外,还有移盗:把物搬移到别处,譬如,先见一样东西,本来想拿,后又改变初衷而不取,放下了,但不放回原位;没拿,但是你给挪地方了,这叫移盗。

教人盗:教人为我劫取,乃至为我偷税。若只教人作以上八种盗,但利不入己,并不为利己,不结重罪,是此戒兼制。

方便盗:彼物自来,而方便藏举,也不璧还物主,如攘羊之类;这个物自己来,方便把它藏起来了,如顺手牵羊之类,这叫方便盗。

咒盗:以种种咒术取他物,或差遣鬼神强取,这些个都是一种不正当的取法。在中国东北曾听说这个故事:在北方,最大的生意就是当铺,它的资本大。有一个当铺,某日来了一个人,他先向这当铺里头要一杯水,他看着这杯水,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对水里持咒,他就把它盗了。当晚,掌柜一收钱的时候,各柜里头都没有钱了,全都空了。这就是以咒术盗取的例证。

盗因:兴心故取他物,或以谄心,或以曲心,或瞋恚心,或恐怖心,是名盗因。心里头刚一起心,故意地要取他人之物,或以谄媚心,歪曲心、瞋恚心、恐怖心,这都是叫盗因。总言之,不是光明磊落,而是纡曲偏颇之心。

盗缘:穿窬窥阚等缘。即是从窗外或门缝窥看,知道东西在那地方了,然后可以去取。

盗法:发钥拣取等事。以钥匙开启物主之房门、抽屉、橱柜、夹万、储物室等皆是。

盗业:举他物离本处。把他人的东西,取离本处,搬到另外地方。

戒文中云「乃至鬼神有主劫贼物」等者,是举轻况重的意思。乃至一针一草,这针、草,是很轻微的东西,举这轻微的,来比方这贵重的,若不是人与,也不擅自取之。古德云:「一芥不以与人,一芥不以取诸人」,一芥子之价值纵微薄,尚不随便与人或取于人,何况夺劫或偷窃他人珍惜之财产?岂能如法?华严经十地品第二离垢地云:「性不偷盗。菩萨于自资财,常知止足。于他慈恕,不欲侵害。若物属他起他物想,终不于此而生盗心,乃至草叶不与不取。何况其余资生之具?」故守戒律若要精严,则丝毫不能毁犯。

戒文中云「佛性」者,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此性亘古不易,是没有改变的,永久是这样的,与前戒中常住之意相同。戒文中云「盗人财物」者,意显从人边结重罪,偷这个人的财物,从这个人的那方面得罪。

此戒亦具性遮二业。(一)性业:盗人财物,国法亦不允许。此是天理人情,故云性业。(二)遮业:此戒亦为佛所遮止;遮,又有遮蔽自性清净戒体之意。就像酒戒,酒戒是遮戒而没有性业,因为喝酒是不犯国法的,卖酒也不犯国法的。云何盗乃性遮二业具足?因为盗是侵损他人之依报。依报,谓众生所依之而生存。如山河大地,房廊屋舍,饮食卧具,余一切资用之具及日常必需品等,皆属依报。人之身体为正报。盗他人的东西就是侵略他人的依报,他以这个为生命,如果没有这个他就不能生活了;因为夺他人的外命,令人忧悲苦恼,这在国法方面上也不容许的。

具缘:此戒是五缘成犯。

(一)是有主物:这个物是有主的。

(二)有主想:盗的时候,你也知道这是有主的,有这个思想。

\

(三)盗心取:你发盗心去取。

(四)值五钱:按照印度古时之王法,凡盗物过五钱者,均属死罪。西国一大钱,值中国古时十六小铜钱。

(五)举离本处:若将他物挪至别处,即结罪。具足此五缘,则成重犯。

又第一缘「有主物」者,分为三品。

(一)上品:包括佛物、法物、现前僧物、四方僧物、父母师长物。此戒与世法不同。世人眼里,儿女盗父母的财物,官家要是把他抓去,也都是罪轻,因为父母的财物终属儿女,所以不结重犯。但在佛法里,盗父母师长物,比盗他人物其过犹重。何以故?因为父母生我们色身,育我成人;师长生我法身,助我悟道。三宝、师长、父母于我们有恩,其恩泽比海还深。这恩最大的,我们应当报答,应当孝顺哪!如今反变不孝顺,还偷盗他的东西,这心里头该有多么残忍呢!所以这个罪就重。约清净来说,比盗普通人的罪重。又盗三宝物,一般人认为此犯不重,想:「这三宝物,反正都是别人送他们的,他们都是平白得来的,也不是挣来的,所以滥用或偷窃应该无所谓吧!」一作此想,在因果上已大错而特错!按照因果来说,盗三宝物、四方僧物及父母师长物,这个罪过比盗他人物的罪过大,即招三涂苦报。又三宝、父母师长,予恩既深且厚,吾人若不鞠躬尽瘁,以报宏恩,反擅盗其财物,则违所有善法,断所有善根矣!以上谓上品有主物。

(二)中品:人天物;或是普通人的物,或是天神的物。

(三)下品:鬼神畜生物。盗上品,及中品中人物,结重罪。盗中品中天物,及下品物,结轻罪。

盗取有八种,弥勒菩萨有一次化缘,我看那个似乎有点儿像抵谩取似的,就是硬性的化缘。在杭州有个员外,这个员外是片善不为,分文不舍,家财大户,就是丝毫不舍。那么弥勒菩萨大概是宿世与他有点儿缘,说:「这个人,依他的行为,这样的举动,舍这个身,恐怕来生就要堕落饿鬼了,得要叫他做点儿善,别叫他做了饿鬼。」弥勒菩萨是为了救他,不叫他堕落饿鬼的关系,所以上他家去化缘,决定非得化成功不可。

拿着缘簿就到那员外家了,说:「我来化缘来了。」「化缘哪。」这个员外怀里头抱个小孩子,这小孩子的帽子上绣了红色的龙,他想刁难,说:「你化缘啦!能够叫我们小孩的这个龙,红色能变成金龙,我就可以舍。」弥勒菩萨说:「你看!这不是金龙吗?」因为弥勒菩萨有神通,说变,一点也不费难,马上就变成金龙了。

他这样想:第一次刁难没成功,第二个怎样呢?门外头有个石头是圆形的,就像鼓似的,他说:「你能令石头能够敲得像皮鼓似的,那我才能舍。」弥勒菩萨说:「你去敲。」一敲,就像皮鼓一样的咚咚响,这又没难住。之后,他说:「要是能叫石鼓像一个花盆似的,能够开出红花来,那我才能舍。」弥勒菩萨说:「你看!这红花不是就出来了吗?」说完,马上就出了红花。

因为弥勒菩萨有神通,说了就能做到,以后这几样刁难都没成功,这员外他就得舍了,把簿子拿起来就写了,好比写成一百或是二百,写的时候,他说:「每一页都得有我的名字、我的钱数,那才能行。」写完了,一看,每一页每一页都有他的名字,把这都写完了,这不舍是不行了,但是这个人他因为悭贪过度,他说:「不行!我还是不舍,你这和尚太怪。」弥勒菩萨说:「你不舍,你就说不舍,你为什么刁难我?又变金龙啦!又石鼓开花啦!又咚咚响了!要这么刁难我,干什么了。你知道我费多大劲了!」他说:「我看你一点劲也没费。」「没费,那你变一个!」这时候,金龙也就变成红龙了,那石鼓就变成石头了,什么都成了原样了。结果都恢复原样了,他就变不来了,他说:「管你费劲不费劲,就是叫我舍钱,我是不干的!」

他就不舍。弥勒菩萨说:「你真不舍?你不舍,我就跟你拼命!」他说:「拼命?你能把我怎么的呢?」「怎么的?我死在你家里头。」「你死就死,活该!也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我害的,你死就死呗。」说着说着,崩登就倒地下了,倒了就死了。弥勒菩萨现在是装死,那能真死呢!倒了一个钟头,这个员外摸摸鼻子也不出气了,摸摸手也凉了,摸摸脚也凉了,摸摸头也凉了,摸摸胸脯也凉了,唉呀!这回员外心里可真怦怦就跳起来了。因为员外是个大户,家里头闹人命,那还得了,中国古代有句话「人命关天」,而且又是一个和尚,这事儿可不是小事,他心里头怦怦地跳。

这时候,外头又来个和尚,说:「你看到我师兄了没有啊?」他说:「我们这儿可有个和尚,是不是你的师兄?」一看,说:「哎哟!这是我师兄啊,他怎么倒了呢?」他说:「上我们这儿化缘来了,我们说不舍,他就说要死在我们这儿。」「那哪能?你不舍就不舍,不舍哪能就死呢?哎呀!我师兄的气性很大,大概你们说什么讨厌话了,把我师兄给气死了,这回我得去报官。」

这时候,旁边就有人做鲁仲连,这个说情的人就出来了,他说:「得了,不必了!你们出家人都是四大皆空嘛!死了死了嘛!那么你们来化缘,叫这个员外多出点儿功德就好了嘛!」说:「要照你这么说,我们四大皆空就是四大皆空,我们就不去告发了。他出功德,出多少功德啊?」一看哪,好比说,舍一百,「这不行!这么一条人命,几个钱怎么行?得加二十倍,少了不行!」那么这时候这员外怎么着都行,说:「好!二十倍就二十倍吧。」好比说,一百元,二十倍就是两千元,这么哪。把钱拿出来之后,旁边的人说:「员外拿二百圆钱叫他买棺材,赶快装起来吧!」说:「那不行!连这工作钱带这棺材钱得一齐拿,这才行。」「好了!要一齐拿就一齐拿吧。」就拿了。拿了,这个人拿去买棺材去了,等了两个多钟头,也没有回来。

唉呀!这个员外又开始心里又紧张起来了,心里又怦怦跳起来了,说:「这事儿,钱还骗走了,而这人命的事儿还不完,这事儿可怎么办呢?」正在紧张着急的时候,这个死的和尚乓就起来了。那时中国都是土地,没有地毯,起来了,就拍拍身上的土,之后说了两句话:「善化不足,恶化有余!善化不足,恶化有余!」说了这么两句话就走了。所以,他这个就是抵谩取。这是什么意思呢?非得要达到成功不可,如果不化成功,这个人他一定要堕落的,因为这个人悭贪过度,舍这个人身,就要堕落饿鬼了。弥勒菩萨为的是恐防他堕落饿鬼,所以来这儿间接地化他。

说堕落饿鬼啊!有一个人,他这个人是个很有地位的,作大生意,当一个董事,还没出殡的时候,他已经堕了饿鬼了,就是很细的腿,很大的肚子,很细的脖子,很大的脑袋,就堕落这么一个饿鬼身。饿鬼身,来就鞭尸,鞭他这个前生的尸,打他这个尸首。打尸首,它有这一套歌,「因这臭皮囊,劫劫波波忙。只知贪快乐,勿肯暂回光。白业锱铢少,黄泉岁月长,直须通棒打,此恨终难忘。」

他鞭这个尸,说鞭这尸的意思,就是「因这臭皮囊」,就因为这个他前生的身体,因为他前生这个臭皮囊。「劫劫波波忙」,劫劫波波,这个劫波就是一种时分的意思。时分,时分最长者叫做劫波,时分最者叫做剎那。言说他生生世世的这么样忙,就因为这臭皮囊。「只知贪快乐,勿肯暂回光」,只知道贪快乐,遇着好吃的吃,好喝的喝,尽是贪这世间的快乐,没有一时之间,好好地回光返照、思想思想,没有这个!「白业锱铢少,黄泉岁月长」,业,造的恶业叫黑业,造的善业叫白业。因为他做的善事,就锱铢那么一点儿都没有,都很少。死后叫做埋在黄泉,可是死了,倒在地下啊,黄泉岁月长,那么那个岁月就很长了,不是一天、两天,一埋就多少年。「直须通棒打,此恨终难忘」,直须,因为他一边这么念着,之后他就拿着棒子打他这前生的尸首,他就恨他前生这个身体,没做好事,现在堕落这样一个饿鬼身了。所以弥勒菩萨去化这个员外,就是怕他堕落饿鬼身。堕落饿鬼身,那就不是一劫、二劫、三四五劫,那是很长的期限,就不是短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