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巨赞法师/ 文章正文

木拂和尚甲行日注抄

导读:木拂和尚甲行日注抄巨赞法师...

  木拂和尚甲行日注抄

  巨赞法师

\

  木拂和尚,又号华桐流衲、雨山游衲、一字浮衲、茗香客衲、松云巢衲。吴江人,即叶绍袁(字仲韶,号天廖道人),天启进士,官工部主事,不耐吏职,乞养归。妻沈宛君,工诗,五子三女,并有文艺。一门之中,更相唱和。国变后,父子悉皆为僧,高风劲节,古今罕匹。此为其出家以后之日记,收于《荆驼逸史》之中,起乙酉八月二十四日,止戊子九月二十五日。所记时事虽不甚详,而明末吴地忠臣义士之所守则可概见。读者幸审览之,或亦可为研讨我国民族性之一助。——编者注。

  甲申(按即崇祯殉国之岁)旧京警跸之后,即当枕戈洒泣,鞠旅北征,君志胆薪,臣希种蠡,上报先帝之仇,下慰中原之望,而天渝不敬,泄然涂口,即扼长淮要险,祖述晋宋,俾板荡余民,不至左衽幸尔,乃镇师交攻,苍灵涂炭,奸臣窃柄,权贿熏天,胡(本作口今改下同)羯乘衅而生心焉,噬脐何及之有。乙酉宏光改元,正月朔旦,余草莽臣不敢问国家大事,只为吾郡筮之,口口之复九四,口口口余怃然曰,倘胡人乱口,胡马南牧之兆乎!……亡何有钱唐公之难,余以婚姻孔袁、几中于祸,朱子夏趣余为天日游,余念昭代大烈,远帙千古,必无胡人一驽,反掌易之。况吾邑忠义,首冠江以南,秉干执戟之士,云蒸霞蔚,何氛之不靖,而儿辈鼓厉宗族,负缑义旅,招徕草泽,闻风兴起者,倾心恐后。……自八月二十一日,翕说之徒,煽骑南下,二师(原注:吴日生,沈君晦)皆溃,胡势大张,益骄蹇吾邑,甚有不如其令者,引落血比屋戮也。士大夫遂推蚧以媚焉。余叹曰……我颜臣子,分固当死,世受国家当死,读圣贤书又当死。虽然死亦难言之,姑从其易者,骆丞续楼观沧海句耳,御匣朝开,郊坛夜集,固我让皇帝君臣家法也。于是矢计游方外以遁,时八月二十四日也。

  二十五日甲辰,微雨。四更起,栉沐告家庙辞之。同子世俭(云期)、世侗(开期)、世倌(星期)、世棰(弓期)往圆通庵,三幼孙藏之他所,冀存一线。……庵主达元留余,且再观去就。

  二十六日乙巳,大雨。以两先人及亡妇子女遗像七轴,家谱一轴,诰敕六轴,余诗文杂着八本,《午梦堂集》六本授达元为护藏之。他日天心厌乱,返我故服,彭咸旧都之居,孙绰遂初之赋,亦未可知。至晚,严甥仲日来(原注:名祗敬,文靖公曾孙)云,我亦拜辞老母偕往矣。母即余姊,贤智识大体,谓甥曰:尔非名宰辅子孙乎?若去一丝发为胡,即日在我前,我死目不瞑,汝若全去发为僧,天涯海角,我心亦安。遂同宿庵中。

  二十七日丙午,雨。晓起理装,家人辈至庵中拜别。余曰,此行也,若幸中兴有期,则归来相见亦有日,不然,从此永诀矣。两幼主室家之好未完(原注:倌、任未婚),岂不痛心,然留之事胡必不可,我亦无可奈何耳。三孙不及见其长大,幸为我善视之。……诸妇女可寄西方尼庵,汝辈但为谋其糊口者,俾无冻馁以免感且不朽。家人皆伏地哭,余亦泣。登舟,二兄幼与叔秀侄来送,侄孙舒胤亦来,时年十五,泪潸潸不止矣。既发,冒雨至栖真寺,即香上人简庵夜可生上人为祝发焉。即此后或有黄冠故乡之思,但恐彭泽田园,门非五柳,辽东归鹤,华表无依耳。

  九月初二日庚戌,雨。早别二上人行。(原注:即香可生)余曰,行将焉往?有言双径者,有言武林,有言邓尉者。余曰,我吴人也不可更入矣,其湖与杭乎。……

  十九日丁卯,晴暖。宁初(按是无多庵僧?与木拂同行者)往临平访朱子夏,夜至,亦已为头陀。

  二十日戊辰,晴。与朱子夏坐石上看红叶,赤霞千片,锁绕青翠间,斜阳半挂,四无人声,凉风微动,叶叶如欲吐语。

  廿七日乙亥,晴冷。超、闻二公来候,日落木静,寂寂凝寒,父子五人,而二子卧床,二子兼执仆役,一僮病又,凄惨之况,对景倍盈。

  二十八日丙子,晴冷。咏少陵诗:南菊再逢人卧病,北书不至雁无情。凄然泣下。

  十月初十日戊子,雨,午晴。宝寿石公来,石公曹洞巨宗,先承枉驾,又婉讽主人,不当轻避世客,临行更勉余泉石自娱,毋久陨忧时之泪。邂逅高情若尔,能无结让佩之。

  二十七日乙巳,阴晦,小雨。夜与儿辈谈长至伊迩,家中无祭拜两先人者,为泣下沾衣。咏顾着作诗:此夜断肠人不见,起行残月影次徊。悲婉久之。

  十一月初五日癸丑,晴,异冷如昨。陈起岩同许明长来,开国勋卫世胄也,芄支口曾受知吾邑周忠毅公,(原注:公为仁和令)今秋口当明经选矣,以胡故为僧居黄林庵。天气甚寒,余为沽酒夜话。

  十四日壬戌,晴。太平寺前酒家金奉川敬字兄弟,进谒,送桔诸品,为余弃家行遁,慕重之也。市中有好礼如此,可为穷途之嘉遇矣。

  十六日甲子,晴冷。张度常来,方弱冠,亦僧服,自楚中归云:长江数千里,苍茫无一庐舍,焚戮之惨,不忍举目。

  十七日乙丑,晴冷。径山觉公,遣二僧中张戴宏致书邀余入山,以石公言知之。

  十二月初六日甲申,晴冷。午,至宝筏庵,见徐匪石、陈湖起,义士也,亦为僧。密通家信,夜,家人辈来见。

  十五日癸巳,晴。吴巨乎(原注:巨乎祖海洲先生,先君丙戌同籍也。)赠诗云:闰六月城陷,生民涂肝脑,我泣类妇人,长夜直彻晓,戴星奔武唐,结友欲共讨。何期彼贞臣,绝药饵先老。惊逝爱一吟,自此肠便槁。岁寒谁同心,啮雪空自饱。今睹贤圣僧,不觉心倾倒,冠裳变胡服,斯文尽已扫。父子及毗弟,如公家直少,削发皈空王,除烦不除恼。破家无欢吟,投诚有怒口。先世忝同籍,约契若不早。我行凌溟懈,望此善自保,英主方恢疆,佛前岂终老。

  二十五日癸卯,晴暖。侄孙学山(原注:舒胤)戴酒肴来,云,周鲁望(名东侯)、吴子方(名肃)、王延平(名建)皆为僧,士之贫而节义也,何可不识之,以愧世之富贵胡服者。

  二十六日甲辰,晴。吴叔向邀为其尊人题主,辞再三不获,今日设砚席庵中行之。夫方外从事,固为创闻。其求不求诸朱绂以为宠荣,而属一流离行遁之老衲,古君子之风雅欤。

  丙戌二月初二日,阴冷。沈古叔寄赠诗云:宰官乃现比丘身,岂使甘心遂隐沦,佛子未尝无所猛,英雄始信有其人。喜持木穗多成算,屡向薄团足卧薪,寄迹空门知逆境,好留慧剑斩腥尘。

  二十五壬午,阴,午晴。顾石甫来,北风雨雪,卫人之怀,已深见之,殊慰。袖出一金赠余,余苦谢,壁立贫士,奈何欲周故人。石甫云,我心也,岂可以贫论哉。余恐固却则世间恒习,非吾辈道义心期,且重负好友意,故受之。然此谊当于古人中求矣。

  四月十六日壬辰,晴。家中人来云,营中有陈其不,念余贫,不许兵入余家,而朱斌未知,恐肆掠及我,亦以周瑞印条封之。感诸将士用情之厚矣。义师去,忽安庄胡来,突入将书厨悉毁,简帙抛零满地,《午梦堂集》板碎可供爨,愤余贫而无物以逞憾也。

  十八日甲午,晴。俟长白口盗船鱼媵庆合稍张取焉。过白龙桥,遇汾湖邻人送酒一坛、米一石。由简村出太湖,东南风甚大,十余里波光顷刻飞渡,至百关哭拜二先人墓前,循览松楸,幸存无恙。忽见一短棹东来,则亮迪之父子暨周鲁望,不期之会喜畏交深,恨眉之不一同把袂耳。

  二十七日癸卯,陟长岭下至荐福寺,渴甚,求井水饮,寺僧出霜梅侑之至跨塘,托仪仲(原注:少司空念扬孙,亦僧服)觅一舟往抵青芝山,暮矣,步至纲尚家。……

  二十八日甲辰,晴。至仲日寓,仲日与顾仲熊前后居也。端木自秦中归,在焉,言钱江事,相持一哭。仲日设酒,大鸿亦在。(原注:仲熊,端木次子;大鸿,端木长子)

  二十九日乙巳,小雨。端木洗觯相留,出秦中诸诗,纪国变,写幽愤,如在天宝之世矣。述毗山之祸,其族闰秀殉节者五六人。一嫁王者色尤异,死亦尤烈。夏彝仲女为候雍胆子玄询妇,玄询早死,今为尼云精进妙慧,不减空室道人。(宋龙图学士范殉女)

  五月初一日丙午,雨。访薛谐孟于真珠坞,在圆通庵为僧,风仪朴厚,古道君子也。

  初三日戊申,晴,诸友早别,半夜大风雨雷电。

  初四日己酉,晴。吴日生迁营校接牍至云:武林诸义士来顾行幕,讲说德义,颂叹无极,高风大节,固宜遐迩景慕,垂誉千秋矣。但山林嘉尚,独不念荷戈枕甲之瘁耶。弟血战经年大仇未报,军孤饷乏,救援路绝,忧心如焚,未知所出。若得越中三千君子军,成犄角之势亟图进取,所大快也。闻诸君入山问策鲁连先生,幸广教之,无虚彼望。

  六月初八日癸未,晴凉,文瑜侄来云:二月间义师起时,其卒在余门前伐一柳枝,众共诃责之曰,物以人重,岂有忠义远遁之家,损其手植乎。余何人焉,可比甘棠蔽芾哉,而勿剪之也。

  八月初五日戊寅,晴。俭自市墟归云:晤陆履常于善庆庵为僧。名孝廉至不能橐谊糊口于授经,贤哉。

  二十六日己亥,晴。顾太冲来,僧服。

  九月初五日戊甲,阴。浓云罨荟,西风敲竹木间,又作重阳意矣。去秋今日正冒雨至一华庵,流光忽忽,何以为怀。沈若一来,僧服。

  十月初七日己卯,阴。顾端木、张齐芳来。张,烈愍公子也,任金吾,亦僧服。

  十四日丙戌,晴。沈君翼生卒,贫无四壁,依沈君庸家,居吕山桥,含殓之具,一无所出。余适卖墓田四庙,先有十金偿还酒腐账,余存二两五钱,遣僮持去。侗亦卖田为珠桂计,尚在箧中亦与之。然余父子自足亲戚至情耳,病中医药所资则皆徐仪仲应给之。同是客处贫士,又非深交,友道所难也。亡后奔走竣事,则赖黄孺完力矣。

  二十八日庚午,晴。侄孙学山,来言吾邑宴虏令之盛,笾豆肴核费至二十余金,倍席赍从、伶人乐伎、华灯旨体俱不在内也。不知虞惊食谱中所载何物,耗金钱乃尔。国破民痍之日,为此滥觞贡媚腽肭,捐俭约之风犹小,丧名义之防实大。……因作一绝云:买宴春宵列锦屏,缗钱二十万余增。降奴此夜千珍错,若尔簟醪上孝闻。

  十二月初二日甲戌,晴。与儿甥辈往圣恩寺观说戒,受戒一百余人,威仪灿然。……薛谐孟、杨维斗、吴茂申皆在。……武进乡同年韩不挟嗣子公严亦僧服同谐孟在。

  初九日辛巳,晴冷。遣诗剖公(按即圣恩寺方丈),公复云:顷接翰教,知大根器与杨李并驾,赖诸檀护,得展戒法仪规,纵使灵山俨然。必待旁观证据,若能于高沙弥边看破,又何须向羯磨师拾吐余乎。佳什灿如,不能赓和,当录日来上堂话奉酬雅意,佐工夫鞭影何如。

  十一日癸未,晴冷。薛谐孟、韩公严来。……余甲子同籍无锡钱其若(名先)与黄蜚起义太湖,兵败同二子沉死湖中。顾子凝(名桀)亦然,遁入湖州山中死。王畹仲(名荪兰)任广东昙副,张献忠来攻,自缢死。三臣忠魂死骨,九泉之下能无徼恩圣主之思,中兴茂典,似当首加崇恤。阐既往之幽贞,厉将来之至节矣。不然,人心士风至今日顽钝无耻已甚,何以障狂波而返正欤。

  二十六日戊戌,晴。……夜梦丁大司空以紫方锦片幅广二三尺许如坐褥大,金书“忠孝”二字贻余,余悬堂中诰命匣上。

  丁亥正月二十三日乙丑,阴冷。……吴茂申、赵缔之亦僧服来,不值。

  二十九日辛未,阴风。赵钦仲来,僧服。

  三月十三日甲寅,晴。拜墓归,道中晤沈治佐,出所作曲相示,犹乙酉秋赠余父子祝发词也:扑面胡尘秋风扬,愁发三千丈。难支几夜霜。梦整缨冠,拜手皇上,泪血染枫江。数丹心,一缕青丝放。(原注:步步娇)离恨愁天老,思君落日长,宁怜绿鬓有无恙。酒不洒葛巾陶元亮,冠不带故里文丞相,不是他儒心释像,撑个东土纲常,倒借那西方和尚。(原注江儿水)莲花香世界,贝叶古文章,跳出个鬼啸神号弥天网,且自筑灵台云水乡。(原注:侥侥令)铁铮铮头颅那厢,骨碌碌衣冠这厢,试看取推三瞒两,自吊胆与悬肠,更顿首且诚惶。(原注:园林好)一朝百万口眉葬,举世里那堪喝棒,任他云满毗卢月满床。(原注:尾声。治佐名永隆,吴江人。)

  二十二日癸亥,晴。……同年李子木僧服同元长上人来。

  二十五日丙寅,晴。儿辈往圣恩寺看华严道场,徐庆宇招余同陆明湖(原注:履常封翁)小饮。陆年七十矣,亦僧服,品雅格高,博综今古,谙练有识,谈言不倦。云曾见《建文实录》,载出亡事甚明,《致身录》是膺书。

  二十六日丁卯,晴。沈君善来,释号宝威。午饭别去。

  四月二十五日丙申,晴。胡在长歧岭钱家谷二潭杀人如刈蒯,抢掠妇女赀什不可记。杨维斗如樊参军幕矣,故往一云商更迁之策。迨夜又闻胡于山中索九人焉,杨维斗、薛谐孟、姚文初、陆履常、顾端木、吴茂申、包朗威,惊几及余。

  二十六日丁酉,晴。夜至枫桥止,棰从焉。饮汤重卿楼,予白李君采在。重卿义士也,君采素心人也,知九人之言皆讹,因维斗而风影疑耳,然人言藉藉,山中不可以久留矣。

  五月初八日戊申,晴。智证庵有邻人,昔曾识余者,属致一牍于王敬锡,当以一百二十金为寿。余曰,饿死事小,夷齐亦非异人耳。岂可通姓名于失节之叛臣哉。托以方外故辞之。

  十五日乙卯,晴。与可生往梅溪,……庵主大山,光禄孙公潇湘子也。早年信佛。师事天童。乙酉国变,遂去发,以故墅为新蓝。……

  六月十一日庚辰,晴风。与佺、倌往当湖,冯茂还亦僧服久矣。黄平立孙元襄同在,二君俱高蹈弃子衿不就。

  十二日辛已,晴。访表侄冯子近,亦僧服。

  十六日乙酉。晴热。闻武康不拈香,不拜胡主位,令逐之。问尔往江右就朝宗于宝华,当今禅席一人矣。

  八月初二日庚午,晴热。陆嗣安介潭同子近来。嗣安僧服四月,于山中识之。介潭刚晤于梅溪。亦弃去子衿口口就。

  二十二日庚寅,晓雨晴,晡又大雨。侗来云:顾大鸿、仲熊云间被害时,兄弟争死辨海上诸礼皆出已手。与父无异也。胡亦相顾咋指。叹机云河桥之后又有此二口。

  十月初五日壬申,晴。信至云,端木被害金陵矣。伤哉。

  十二月初九日乙亥,晴。任俭就医邓尉,二十余日矣,杳无消息,故倌任往视之,先至溪拉桐偕去,晚间枯林戢响,斜理涵河,东窗对影,一樽黯绝。颜子之乐自在簟瓢,予不堪忧者,家国殄瘁,岂能忘心。李陵所云:胡笳互动,边声四起,独坐听之,不觉泪下。

  (原载1 941年《狮子吼月刊》第1卷第5、6、7期合刊,署名缁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