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巨赞法师/ 文章正文

言阴平阳秘之法

导读:意注眉心上一寸,双目微闭,不理呼吸,不舐上颚。经十日许,感一缕紫光,由眉心在体外射至脐中。始脐有所不受,弹光回。继持之,经数日,紫光下射,由脐入腹内。时脐下左右两侧转动,先左至右,再右至左。七日后,内动停,而紫光下射入时,脐外现白光一团,光明耀眼,与阴阳电相触模样而无声。后白光由大变小,由明变弱。十余日后,光不见。腹内自觉上下翻转,颇觉舒适。直至一年后方恢复。持之,又觉脐内一缕淡黑色光,由体外...

言阴平阳秘之法

  意注眉心上一寸,双目微闭,不理呼吸,不舐上颚。经十日许,感一缕紫光,由眉心在体外射至脐中。始脐有所不受,弹光回。继持之,经数日,紫光下射,由脐入腹内。时脐下左右两侧转动,先左至右,再右至左。七日后,内动停,而紫光下射入时,脐外现白光一团,光明耀眼,与阴阳电相触模样而无声。后白光由大变小,由明变弱。十余日后,光不见。腹内自觉上下翻转,颇觉舒适。直至一年后方恢复。持之,又觉脐内一缕淡黑色光,由体外射向眉心,经数日,渐也成白色。此时头脑清醒,精神极佳。此即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之理,以至不畏寒暑矣。

  以上乃巨赞法师原文,可以理解为:

  我们身上有一处最不怕冷的地方,那就是眉心上一寸左右处。阳是代表热的,似乎可以说它是阳电或阳气集中的地方;还有一处最怕冷的地方--肚脐,可否说它就是阴电或阴气集中的地方。阴性静而阳性动,要调整阴阳,必先发动阳气,使阳秘阴平。

  为了探讨这个理论,我意念集中于眉心上一寸,双目微闭,不管呼吸,也不用舌抵上颚。经过十天左右,感觉有一缕紫光从眉心在体外直射脐中。开始脐部不受,把光弹回。这可能是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同性相斥的关系。仍继续坚持练。又过几天,紫光下射,从脐部进入腹内,这时,脐下左右两旁发生旋转式内动,先由左至右,再由右至左。一星期后,内动停止,而在紫光下射脐中之时,脐外发现白光一团,光明耀眼,与阴阳电互相接触时发生的情况相同,只是没有声音罢了。以后,白光由大变小,由光明变弱,十余日后,光不见,腹内自觉上下翻转,颇觉舒适。直到一年之后,才完全平复。坚持练下去,又觉脐内有一缕淡黑色的光由体外射向眉心上一寸之处,此光经过数日,渐也变成白色,此时头脑清醒,精神极佳,此即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之理。由此,我认为《内经》中所说的“阴阳之道,阳密乃固”,并非王冰所注释“阴阳交会之要者,正在于阳气密闭而不妄泄尔”的房中术观点,而应该理解为:阴阳就在自己身上,脐有“守于内”或“吸入”的功能,眉心上有“卫于外”的功能,人体因阴阳相互作用而保持体内平衡常态,但人体热辐射使人能量不断耗散,若是阳密,就可以不致放射太多而固了。从此,我的身体变得不怕寒冷,过冬时,只要穿单鞋袜就可以了。

  巨赞(1908——1984)僧人,佛教学者。1908年生于江苏江阴。俗姓潘,名楚桐。毕业于江阴师范学校,肄业于上海大夏大学。1931年投杭州灵隐寺,拜却非和尚为师出家,法名传戒,后改名巨赞。同年在宝华山受具足戒。此后研习佛学,对唯识和禅宗有独到见解,并掌握俄、英、德三种外语。1937年至1948年先后在广西北流无锡国学专科学校任教授,在杭州武林学院任院长,在江、浙、闽、粤、桂等省和香港讲经弘法。1938年曾在湖南组织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和佛教青年服务团,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49年到北京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先后当选为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及第六届常务委员。1950年参与创办《现代佛学》社,任主编。翌年参与发起成立中国佛教协会,并当选为常务理事。1957年任副会长至1984年入灭。著有《灵隐小志》等,后人编有《巨赞集》。

  巨赞法师是二十世纪中国有名的佛教领袖之一,同时也是佛教的有名学者。他俗家姓潘,名楚桐,字琴朴,江苏省江阴县人,西元一九○八年(清光绪三十四年)出生。巨赞幼读私塾,及长就读江阴师范学校,一九二七年毕业,同年到上海考入上海大夏大学。他在校时就参加了「爱国活动」,与当时的前进人士相往还。他大学没有毕业就退了学,返回江阴后,在地方上担任小学校长,主要是从事地方上的民运活动。一九三○年,他以领导中小学教师罢课游行,遭到治安机关的通缉,是年秋间逃亡到杭州,匿居在西湖的灵隐寺。

  当时灵隐寺的住持是慧明老和尚,未几慧明老和尚退居,由却非法师继主法席。巨赞在灵隐寺中接触佛教,阅读经典,萌生出家之念。乃於一九三一年,依却非和尚剃度出家,法名传戒,字定慧,巨赞一名是后来改的。披剃当年,于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时年二十四岁。圆戒后回灵隐寺,进一步深入经藏,研究法相唯识、天台教观,华严义理,以至於禅学、三论等大乘经典,勤学苦修,在佛学和修持方面都奠下深厚的基础。一九三三年,巨赞应重庆北部的「汉藏教理院」之聘,到汉院任教。他在教理院只教了一学期,辞职离川赴南京,进入南京的支那内学院,依宜黄大师欧阳渐研究深造。他在内学院期间,刻苦向学,阅读佛经数千卷,写下了上百万言的读书笔记。

  一九三七年,八年抗日战争开始,支那内学西迁四川。巨赞离开内学院,展转经由厦门、香港、到了广东。他曾在南华寺亲近过虚云老和尚,未几由广东转赴湖南衡阳的南岳。南岳寺庙林立,是佛教胜地。他先在「南岳佛学习所」任教,他以此为掩护,参加抗战救亡行列,从事基层民运工作。后来由田汉的介绍,和共产党人士恢复交往,在共产党高级领导人的支持下,在南岳成立「佛教抗战协会」、「佛教青年服务团」、「南岳佛道教救难协会」等机构,从事组织群众的活动。由于活动过於积极,又受到治安机关的注意,使他的安全受到威胁。一九四○年,他应广西佛教会理事长道安法师之邀,到广西桂林,以此离开南岳。

\

  巨赞法师抵达桂林,出任广西佛教会秘书长,并主编狮子吼月刊。在狮刊创刊号上,刊有欧阳竟无大师、太虚大师、暮伽法师等名家的文稿。而他自己则以巨赞、万均、编者等名,发表了《新佛教运动的回顾与前瞻》,《略论空有之诤》,及《中论探玄记》等五篇文章。以后各期,每期都有他数篇文章。实以当时写稿的法师不多,稿源不继,他不得不努力撰写,以充实版面。在主编狮刊的同时,他还担任著月牙山寺的住持,以寺院作掩护,作为左翼文化人活动的场所。

  一九四二年,巨赞法师应邀到桂平西山龙华寺任住持,一面弘传佛教,一面仍从事抗日活动。一九四四年,日军大举进攻,连陷长沙、衡阳、柳州,浔贵亦岌岌可危,他不得不离开桂平,避往北流,任教於战时迁校北流的「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授课之馀从事著述。《新佛教概论》一书,即撰著於此时。

  抗战胜利后,巨赞法师经广州返回杭州,驻锡他出家的祖庭灵隐寺,并出任浙江省佛教会、及杭州市佛教会秘书。翌年他为介绍灵隐寺概况,撰写了一本《灵隐小》的小册子。一九四八年,他继会觉法师之后,出任杭州的武林佛教学院院长。是年年底,受到战事影响,佛学院停办,他也应香港信众之请,到港讲经,驻锡香港莲社。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巨赞接受当局的邀请,到北京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此后,他连续当选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及第六届的常务委员。

  一九五○年,他在北京开办大雄麻袋厂,组织僧尼参加劳动生产。在他说这是恢复禅门农禅并重的家风,事实上也是迎合政府的宗教政策。一九五三年,巨赞与陈铭枢、赵朴初、吕澄、周叔迦等居士学者,发起组织中国佛教协会,担任筹备处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圆瑛法师当选会长,喜饶嘉错当选第一副会长,赵朴初当选第二副会长兼秘书长,巨赞与周叔迦居士当选副秘书长。一九五七年,巨赞法师当选佛协副会长,并从事《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中有关佛教部分的编审工作。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也受到冲激,被捕系狱。详情如何,以资料欠缺,不得而知。在一九八○年再版的《灵隐小》上,书后附印有他所增加的《还斋吟草》,有诗三十馀首。其中有一首《一九七五年出狱后书感》∶「不婚不宦情如洗,独往独来无所求,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一九七五年是文化大革命末期,由诗题来看,他被捕系狱达十年之久。同集中另有一首《昭雪谢沈公瑞先》,所谓昭雪,当然是指系狱获释得以昭雪而言。诗曰∶「漓江清澈底,巨象卫关津,一任封姨妒,终逢万木春。壮怀耀艺苑,辣手洗嚣尘,饥溺同人己,昭苏及眇身。」

  一九八四年,巨赞老法师病逝於北京,世寿七十七岁,僧腊、戒腊各五十二。巨赞法师敏而好学,博闻强记。他洞达世学,博通三藏,对先秦诸子,宋明理学,以至於科学哲学,莫不涉猎,通达英、日、德、俄诸国文字,晚年犹孜孜不倦学习法文。他志向高远,爱国忧民之心至切,舍身为法,不惮辛劳,生逢乱世,以致一生曲折多变。老法师生平著述颇多,主要的论文有《评熊十力所著书》、《佛教的回顾与前瞻》、《龙树提婆与无著世亲》、《道安法师传》、《鸠摩罗什法师》、《法显玄奘两大师》、《天台与嘉祥》、《禅宗的思想与风范》、《华严宗的传承及其他》、《般若思想在中国汉族地区的发展》、《关於玄奘法师的会宗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