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觉真法师/ 文章正文

佛教艺术的当代风采──《华严经》在港公演礼赞

导读:佛教艺术的当代风采──《华严经》在港公演礼赞...

  佛教艺术的当代风采──《华严经》在港公演礼赞

\

  觉真

  7月24日,我正在香港书展“佛教坊”内忙于与读者交流,忽然接到秘书处同事李怡慧小姐打来的电话,通知我明天(7月25日)去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观赏《华严经》专场演出。感谢李小姐给我安排了入场券,有这样一次欣赏佛教艺术的机会,岂能错过?

  7月25日下午七时未到,我已匆匆赶到剧院。来得太早了,只能伫立楼梯下等候。恰巧遇到一位基督徒,他是“逢场作戏”走进来的。指着那幅巨大的演出广告,他问我,什么是《华严经》?我说:“你可能不会去读《华严经》,但你可以来看一下《华严经》的演出啊。看一下,不就明白了吗?”他笑了。

  因为我来得太早,所以等的时间也就最长。入场以后,我环顾四周,行满位满,座无虚席。尤其令我称奇的,是近两小时演出中,全场鸦雀无声,观众的置心一处,全情投入,可想而知了。没有观众的戏剧表演,是不可想象的。赢得了观众,正是演出成功的最好证明。

  由衍空法师创作、胡恩威先生导演、由“进念二十面体”和多位出家(二众)法师共同演出的这一剧目,是一次极其成功的艺术实践。作为一名观众,我感谢创作者、演出者,为观众提供了一台完整的、精彩的、当之无愧的艺术精品。

  艺术是什么?托尔斯泰说:“艺术是这种人的活动——一个人有意识地借着某种外在符号(Externa Lsigns)把他所亲历的情感传达给其他人,使他们受到感染,并且也经验到这些情感。”这是西方的艺术传达论,实际上说的是艺术感染力。我认为,需要指出的是,你的情感传达,是怎样使别人受到感染的呢?也就是说,这种艺术感染力是来自何处呢?

  西方的美学思想是写实,所以,西方戏剧的本质是生活的再现,以通过表现生活的真实而传达情感。也就是说,艺术的感染力来自生活的亲历、生活的再现。而中国不是,中国的美学思想是写意,所以,中国传统戏剧的本质是意境的创造。是通过“言有尽而意无穷”来传达情感的。即意在言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因而中国戏剧,最重神似,不求形似。我认为,这次《华严经》演出的成功,恰恰是意境创造的成功。所以,我说,《华严经》的演出,是香港演艺史上的一座丰碑、一个里程碑,就因为它体现了中国两千年来“写意”这一美学传统。──请不要忘记,写意的美学传统的源头,正是中国佛教。正是佛教般若学说的传播,才改变了魏晋南北朝以来的中国文化形态与文化思潮。魏晋南北朝是佛教经典在中国大量译传,并且般若思想已深入中国士人(知识分子)阶层的高峰期,魏晋南北朝也就成了中国思想史、中国文化史上的一条分界线,一座分水岭。这是学术界心知肚明而口中不说的。

  我还想着重指出的是,《华严经》一剧演出的主题是十分明确的,即“心如工画师”。对于“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这一着名华严心偈,很多人不能理解,甚至还以此作为唯心主义的标签来加以歪曲,这是极大的误解和无知。一切唯心造,不是说“心”“造”出了一切。实际上,这是科学地揭示了心与一切存在的关系。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海德格尔说:客观世界不可能独立存在,“我”的此在与世界是浑然不可分的统一现象。也就是说,正是有“此在”,才反映了世界的“在”。一切“在”,都离不开人的“此在”。他说的“世界本质上,是随此在的“在”而展开的。也唯有此在,才谈得上对一切存在的揭示。此在不存在,也就无所谓对世界、对一切存在的揭示了。简而言之,客观世界的存在,正是主体反映、主体创造的结果。”以上这些诠释,是海德格尔说的。这不正是2600年前佛陀在华严海会上所说的“一切唯心造”的微言大义吗?这不正是“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吗?我是借海德格尔来讲佛学,那《华严经》一剧的演出,正是以艺术的构思,艺术的表现来展现华藏世界,展示华严思想,这一开创性的艺术创造,不是香港演艺史上的创举吗?

  《华严经》本是大乘诸宗共推为圆满顿教中的“经中之王”。华严思想圆融万法,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它的法界缘起理论,认为宇宙万法,有为无为,诸缘依持,相即相入,事有万殊,法法平等,理事无碍,事事无碍。因此,华藏世界,如因陀罗网,重重无尽,这正是当代的全息论。在梵文中,因陀罗网,正是以超越时空为特点,不居于过去、现在、未来,而又含尽一切过去、现在、未来。探讨华严思想、华严法界,恐怕应该是今天量子力学和电子信息科学所必需要做的。它同我们并不遥远,华严境界正是全息境界。本剧的创作者、编导者,最显着的美学追求,不在故事,不在情节,不在人物塑造,而在华严艺术的意境,这就抓住了“牛鼻子”、抓住了最本质的东西了。在全剧的风格样式这件大事上,我猜想创作者一定是很辛苦的,但也正是在这一剧本大事上,体现了剧作者、编导者的艺术匠心和独具慧眼的艺术勇气,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诗、书、画,以现代科技的声、光、电,调动了最具民族文化和佛教文化的各种艺术元素,创造了独特的舞台风格样式和新颖的结构排场,烘托出了华严意境的美丽呈现,给我们以艺术力量的感染。这是意境感染了人,意境抓住了人。所以,说它是香港演艺史上的里程碑,我想是任何人都不会否认的吧。

  我们生活在无法摆脱自身局限的现实之中。可是,你不能不发现,在我们的生活现实之外,还有一个伟大的秩序,伟大的境界,伟大的生命的故乡。这一台《华严经》演出的艺术家们,通过他们所创作的舞台艺术形象,让我们获得了上述的发现,完成了上述的发现,这就是我写这篇礼赞的原由。

  感恩《华严经》这一艺术精品的公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