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奘法师/ 文章正文

石佛寺第一届动中禅

导读:石佛寺第一届动中禅明奘法师开示2010.3.1  南传法师像他们这么好玩的不多,一般都是很严肃,很严谨的。非典前我去泰国泰北--就是台湾慈济救助七万多国民党老兵的地方。当时的一个翻译是我泰国曼谷的女徒弟,另一个女翻译是广东外贸大学的老师。她俩一下车,走在我的前面。当地的比丘马上就说不可以这样。她俩个立刻很不好意思的走到我后面1米以外处。然后他们又发现我带的手表,又立刻说不可以,不可以。在他们南传的...

  石佛寺第一届动中禅

  明奘法师开示2010.3.1

  南传法师像他们这么好玩的不多,一般都是很严肃,很严谨的。非典前我去泰国泰北--就是台湾慈济救助七万多国民党老兵的地方。当时的一个翻译是我泰国曼谷的女徒弟,另一个女翻译是广东外贸大学的老师。她俩一下车,走在我的前面。当地的比丘马上就说不可以这样。她俩个立刻很不好意思的走到我后面1米以外处。然后他们又发现我带的手表,又立刻说不可以,不可以。在他们南传的原始戒律里面规定身相金银宝物都是不能拿,不能带的,比如戒指啊,耳环啊什么的都是不可以的。但是我们看一些罗汉像却有带的,都应该是后人想象出来的,实际是不可以带的,包括手表和手机。但是现在他们也带相机,咔嚓咔嚓的,也算是一种与时俱进吧。他们的戒律真的很多。我们知道伊斯兰教戒律里最重的犯罪是偷盗,因为那时候物质贫乏,东西没了就等于断了他的命,虽然不是直接杀人,却是等于杀生了,而现在物质极大丰富,再偷个一两百元,断头,断指,浸猪笼已是不可能的了;佛教杀生在第一位,偷盗列第二位。

  现在人们物质生活丰富了,生活节奏加快了,我们的心运行的也更快了,而再想抽空回来与自己的内心建立一个单纯的快乐也就愈发的难了。而我们现在自认为的快乐大多是建立在劳民伤财的基础上的。今天爬上这座山,然后就想去登月,登上了月亮,再然后就是去火星,火星去过了呢,目标没有了,自杀算了。他不修心的话,最后只有自杀一条路:骋驰畋猎令人心发狂,向外奔逸心光外流,说的都是这个,很像蒙古军队走过西方,看上去什么都是他的了,实际上一无所有。

  而禅修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彻底的往回拢,把我们所有的喜怒哀乐等情绪向内拢。医学上有个词叫手术愈合术,当你们在这里禅修过后再突然回到红尘中去,肯定会感到无所适从--因为这七天里给你们感受的全是向内的,而出去经验的呢,完全是外散的,这个对撞肯定很难适应。所以我们一般在第七天会带大家体验一些慈悲观的修行方法。让大家把自己修心的利益无条件的与人分享,这样等你们回去后--因为我们有备在先--即使再遭遇对撞,也不会感到无所适从和难于接受了。

  随着禅修的深入,你们会发现我们的喜怒哀乐全部源自于内心,而外在的东西只是个帮助的条件,也叫助缘。只有我们内心的意愿才是真正的种子,其它一切诸如阳光,雨露,土壤,肥料等等的都只是助缘而已。禅修就是让我们慢慢的归于本心,没有这个种子,即使外在的条件多么充足,也是没有用的。而禅修会不会引发神通呢?会不会出现特异现象?可不可能看到其它世界甚至亲历另一个世界呢?一定会的。因为在初禅至四禅之间的几个阶段都会引发神通,在山里面单一的,安心的静坐可以专门的修神通,并不太难。可是我感觉还是没有神通的好:比如那帮家伙要去炸世贸大厦了,你事先知道了,可就是改变不了,那时候你会比谁都痛苦,这也是你最大的悲哀。所以真的不如不要神通。

  春晚小沈阳演的《上海滩》:喂~干嘛呢?跟林青霞和张曼玉打麻将呢。你看,他没有神通,一拨手机,天耳通了。天眼通呢,我们在这边就可以看到智利在地震,8.8级。这就是用人类的创造力把神通给实现了。所以现在俄罗斯的科学家呼吁可以克隆人类的精英,但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当年的本拉登就是中情局重点培训的精英啊,结果美国是自食其果。还有《功夫熊猫》中的老虎,它收养的孩子最后却害了自己。而《红楼梦》中的刘姥姥,那么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人最后却收养了巧儿,埋葬了王熙凤。我们河北有句土话叫:驴粪蛋还有发烧的时候,那个驴粪蛋晒干了烧火,放在里面烧出的土豆和玉米可香了。因为驴是素食的,所以驴粪蛋有它独特的香气。这你可能感觉难吃,那你们去街上吃的驴肝驴肠子不是更恶心?

  禅修就是要改变我们的认知,打破一切的束缚与对立。但是打破的方法一定不是向外的。西方的科学和哲学的精神是向外去探索:探索宇宙的奥秘,探索未知的世界。而我们中国儒家叫“格物致知”,“存天理,灭人欲”。李自成是因为大规模的裁员才造反的--当时的邮政系统裁掉三万人,李自成一个小小的驿丞,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招待所所长,他开始带头造反。太平天国叫做“建天国,灭人间”,是由于当时取缔了五个通商口岸中的四个,太平天国才造反的。这些造反的人不是农民,所以没有土地,也不采矿,他们都是靠槽运,即海上运输生活,所以关闭了通商口岸,就是断绝了生活来源,那这些失业的人就要造反了。这些造反的人被分成男兵营与女兵营,一年不准见一次面。而那个首领自己呢,却有80多个老婆。这就是格物致知,用圣人的教法造成的灾难是无法统计的。

  而佛法说格物致知和向外探索都有道理,但是它只是人类认知的某一个触觉。假如说人类有两个触觉,一个向外,一个向内,那么我们的禅修一定是向内的,彻底的向内的。前天你们打坐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博文叫:奘师的不亦快哉。里面讲了一个小故事:两个讨饭的小孩子,一个生下来就是盲人。一天盲孩子病了,另一个小孩子去讨饭,来到一个富人家里,讨到一份牛奶布丁,由于是液体的不好拿回去,这个小孩子就自己吃掉了。回来后就给盲孩子讲起牛奶布丁,盲孩子问什么是牛奶?那个小孩告诉他牛奶是白色的。那什么是白色的?白色就是这只鹅的颜色。盲孩子摸摸鹅脖子后说:知道了,白色是弯曲的。另一个孩子着急的说不是,白色不是弯曲的。那个盲孩子又摸摸鹅身上的羽毛说:哦~明白了,白色是柔软的。这就是向外求,人与人的认知都是不一样的,不可能找到那个最大的公约数的。

  而向内求呢,佛法所揭示的一些道理是不可能变的。比如我们内心心念的起承转合的变化:一个念头升起来,无论它是善恶,还是不善不恶的,或者有善有恶,不管这些属性,只管它升起来,停留一段时间,然后消失直至不见。这些阶段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在无常法则催动下的,人是无法控制住这些念头的。而实际上禅修无非就是对治两个东西:一个是瞌睡,另一个就是妄念。这两件事是我们最大的障碍,这两关一过就没事可做了。

  我们为什么控制不了念头呢?因为所有的这些都具有无主宰性。你认为这颗心是你的,可是你做不了心里面起来的念头的主。你认为身体是你的,那让你自己连续躺上20个小时,人非疯了不可。一次我到河南安阳,因为我这个颈椎老有问题,就找了个盲人小伙子给我掐,咵的就掐出血来了,我说你力气真大啊,他说我这都是练出来的,如果一天不做十五个按摩,我这劲使不出去。那是1998年,我记得特别清楚。他一天要是不把劲用出来,就会淤积在里面,会不舒服。

  所以说一切都是不能独立做主的,我们的念头也是一样的。好了,既然不能做主,我们就要观察它为什么不能做主。禅修就是这样慢慢的深入,慢慢的探究的。无论你是哪个外在有形王国的国主,但是在我们内心的心灵王国,我们都不是主人,这个事实会撞击甚至突破我们很多的人生目标,也会打破我们很多的人生定位。因为当你发现追求的竟然是不能做主的空幻的东西时,好多人会受不住这个现实,甚至自杀。昨天那位想要自杀的同学还在么?赫赫~~

  修行这件事情充满了奥秘:不能结婚,不能讨老婆,不能生小孩,不能享受天伦之乐,不能享受打造梦想王国的快乐,只能在这里坐着;有时候你们可能看到过老和尚在那边特儿特儿的睡着了,你在这边打坐腿疼一小时,人家那边打瞌睡一小时,很享受,很滋润。冬天外边冷的不成,人家在禅堂里“大梦谁先觉”,多自在啊!那个内在的乐趣是很有力量的。这就是有为之乐和无为之乐。

  禅修就是让你慢慢的,慢慢的向内心走,向内心走,在自己的心里建立起这种无为之乐。你可以说它是乐,也可以说它不是乐。从外向和物质上来说它是苦的:不让说话,不让这个,不让那个的,全是苦的。但是当内在越来越充盈的时候,你就会越来越感受到那个快乐。你们做过企业培训的一定知道这个现象:虽然具备了所有的条件,但就是不想做,然后是什么也做不成;相反,如果你内心的意愿很强大,即使条件不好也可能会成功--我们的宣传口号不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呵呵~

  问:师父,那个翻译老师说自杀的都不是阿罗汉,他们都没有修到阿罗汉,他说真正的阿罗汉是不会自杀的。阿罗汉应该是无为的,自杀不就是有为了吗?阿罗汉应该是活到寿终正寝的,怎么会自杀呢?

  师:是的,他说的对,呵呵~

  但是呢,像“草系比丘”的故事:强盗抢东西,被他看到了,强盗就要杀这个比丘。强盗里面有个佛教徒,他说:佛陀规定他的弟子们都不可以说假话,所以如果他能答应不把这件事说出去,他就不会说出去的。然后强盗用草把这个比丘捆起来,因为他们相信他不会逃跑的。接下来三天这个比丘都没有动。后来政府的军队路过,把他解救下来,军人问他为什么不挣开草绳?比丘说:因为我答应不逃跑,我不能妄语。

  另外有个五百罗汉之一的比丘,在山洞里打坐时被一条小毒蛇咬了,他要是起来去求救一定可以活命的,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告诉同伴说:我被毒蛇咬了,但是我的内心很充盈,不想动,所以就这样走吧。他的同伴回去告诉世尊,世尊说他已经解脱了。

  所以说这些东西是要分场合的:你们才开始学,自然要多告诉你们那些积极的,正面的东西,让你们增长信心。慢慢的深入了,你们就要全面的去了解了。

  问:还是自己做不了主啊。比如师父你要说什么不说什么要说多久,全是师父你做主啊。

  师:呵呵,那一会儿你们谁要赶飞机,赶火车走了,我就做不了主了啊。还是各位自己做主。在这我也做不了主啊,他们不给我水,我再说会嗓子干死了,却喝不到水,我也做不了主的啊。都做不了主,只是因缘生灭而已。

  问:师父讲的内容不是师父自己做主吗?

  师:这就是不做主的地方,我到哪里讲课都没有提纲,没有讲义,只是往这里一坐,看看大家脸上的表情是笑是愁,然后我才说话,不做主,做主会累。你本来做不了主,却要强着做,非给累死不可。

  问:感恩师父帮我写了“心佛”二字。

  师:在哪儿呢?哈哈~ 哎呀,写得真好~~哈哈

  问:师父什么是心?什么是佛?为什么给我写着两个字呢?

  师:你的问题太多了,你妈妈前天还发过短信,担心你是不是能坚持,没想到你还坚持的挺好的。

  问:再来七天最好。

\

  师:那你就来吧,没人管你,我们结束了,你就自己来坐吧,你可以再来七天,如辛不是坐在你身边么。

  我们经常看禅宗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大家都以为众生是生命,其实是众缘合和而生,是谓众生。一切的事物都是众缘和合而生的,众生众生就是众多的因缘在推动的。学唯识时我们就会把它分成主因,助因,就是哲学里的主次要矛盾和主次要方面。都只是因缘的生灭。所以你看六祖说: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本无生灭,本无动摇,本自清净,能生万法。能生万法不就是众缘合和而生的一切么?那前面讲的本无生灭,本无动摇,本自清净,本自具足,具足什么?具足一切善恶之法。所以“前念绝则众生是佛,后念迷佛即众生”。它的理论与实践是高度统一的。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就是做到时时刻刻可以做念头的主,清净平等。那刚才还说不能做主,现在怎么又能做主了呢?八地以上的确实可以做主,因为我们能够让自己的念头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的时候,就是真正的做主了。但这个修行它是一个矫枉的过程:我们的念头全是外散的,现在让你“咵”的倒回来,回拢,回拢。想想人是有生命的,是要与人发生交往的,所以要“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或者“心包太虚,量周沙界”。

  天下的好话都被佛教说尽了,你要攻破它不容易。起码以我掌握的这点佛教的知识,我相信没有几个科学家或者哲学家可以辩论过我,呵呵。上次我们在他们的基金会就做过一个“佛学与科学的对话”节目。

  问:我看过几本您的书,感觉《圆觉经》是很有难度的,它给我的感觉是主要针对禅修的,好像是指导性的经文,我看它的时候感觉很难理解,比其它几部经书都难理解,我不知道我这种感觉对不对?

  师:对。讲这部经的时候是在北京朝阳寺甘涧峪禅修中心,3月14号装修好,3月15号北大去了74个学生,然后开始讲《圆觉经》。我们请了马来西亚的净行老师,他出家做了17年的比丘,然后还俗了,我请他从马来西亚过来,他是讲英文的,翻译是香港的。我每天只讲两个半小时,剩下的全是禅修,禅修就是由净行老师带的。

  《圆觉经》是从根本上,从认知方向上解决问题,叫做“止观禅那”,有25种的修行体系,建立起来超越上述所有的东西的就是禅: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它几乎涵盖了哲学的所有问题。辩证法在《圆觉经》非常唯美:“云驶月运,舟行岸移”,美吧?相对论。

  《圆觉经》确实不好理解。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我问当时撺掇我做八经五论的的几位老先生:我从哪里开始讲?他们回答我:要讲就讲《圆觉经》。他们三位全是资深的媒体人,也有做出版发行的,全国有名的连锁书店都是他们做的。所以那时候我比较省心:只管讲课,其它啥都不管。只有《圆觉经》是北京出版社把稿子拿回来时,我在飞机上比较认真的校对了一遍。

  上海玉佛寺有一套从书:《佛教生命观》,《佛教宇宙观》,《佛教婚姻观》,《佛教财富观》,《佛教疾病观》,《佛教健康观》等一套八本,我呢只是《佛教禅修观》。我记得02年就签了协议,10000块的稿费我都花光了,05年还没有给人家交稿呢,呵呵。没有办法,女事务长刘红走了,那时候她比较闲,给我做义工,在各地办夏令营,我教课,她记录,然后整理出来,那些书都是她编辑出来的。我自己没有时间老老实实静下心来写书。昨天我答应他们,如果以后这些琐碎的后勤的事务一概的不用我管了,我保证一个月写一本书。

  现在他们几个已经慢慢的做得有模有样的了。虽然还不能像台湾佛光山那样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进得厕所,登上讲堂”,全方位的做好而成为有影响力的僧团,但是简单的做个维持已经可以了。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参与,共同的努力下,让他们从维持会升级为正义会,从正义会再慢慢升级到正行会还是可能的。而我自己也是一样的:从一开始的不敢做--害怕露怯,害怕师父骂--到后来脸皮越来越厚,而工作经验也是在成正比增长的。只有敢于去做,才会发现自己存在的问题,然后就会发现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方法才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所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法与非法无非是个对治的概念而已。

  4月18号开光完毕,我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做这些事情了。一会可以带你们看下我藏身的地方--那是个鸭舍,曾经是老百姓养鸭的地方。那边正与石佛茧站商谈,估计以后那里就是你们的住处了。师父住鸭舍,徒弟住蚕屋,呵呵。

  禅修也是件简单的事情。我正让如是做个广告词:“坐下就是,不要多想;爱上禅修,就这么简单”。哈哈~~ 我想了半天,想了这么一个广告词。

  问:可是我们不能做主啊,不要想,它就是想,怎么办?

  师:所以这有个方法—哼哼教导ing ~

  泰国解脱自在园的佛使比丘教的方法跟他相同,我给你们演示一下:觉知离开,觉知跟空气的摩擦,觉知离开你的腿,觉知摩擦,觉知停顿,觉知下移,觉知痛楚,觉知离开,起来,觉知,移动,觉知停留,觉知漂移。。。他分了将近四十个步骤,就这样一个动作要五分钟才可以做完。一般人的心性在五分钟后会变得狂躁,我试过。99年我在北京怀柔的大山里面练习这个,自己行禅,大雪地里到处都没有人,我一点都不害怕,疯就疯呗。我记得我的师兄明海师在自己的寮房里贴了一副对子:拼做一生痴呆汉,要出尘劳烦恼身。就是要这样子。但是记得如果动作过快,咵咵咵的,一会儿你就会乱了。这些方法都是由前人的经验而来的。就是要把你的念头拴住。

  问:师父这个可不可以默念啊?书上是说不可以的。

  师:不准许的。只要去做。因为你默念是一个念头,做又是一个念头,现在又有两个念头了,左右阵营都不做主了,到底是念还是做呢?一定会起冲突的。

  问:我是想不要默念,但是它自己就在那里数1.2.3.4.了啊。

  师:咋办尼?。。。咵!把你的心掏出来放这儿,等你做完了再放回去,,,可是俺没有神通,做不到啊。。赫赫~

  问:那师父你才说的那些:觉知离开,觉知摩擦什么的算不算默念啊?

  师:所以南传的禅修体系就是主张念的,而我们在学的这个方法呢就不要念,那既然你们现在练习的是这个方法,就按照它的要求不要默念。第一天我就说过,要尽可能的少,尽可能的傻,因为越少越傻会与这个方法越相应。就像我们坐船,即使是大力神,让他脚踏两只船,也不可能在两条朝不同方向走的船上站稳的。所以还是坐在一条船上最安全。

  问:我大年初一在家里看《圆觉经》,开始根本就看不进去,也看不懂,后来就上网找您的讲课录音听,听了一段后感觉就通了,然后再看书就感觉全通了。我现在很想听《楞严经》,但是您好像还没有讲完。

  师:这里有一位同学应该听过三课我讲的《楞严经》,后来因为场地的问题没有讲完。当时倡导八经五论的都是有名的出版人,想跟陕西师大出版社的“图说”一样做个系列,他们的《图说金刚经》《图说道德经》《图说六祖坛经》等等确实做的很好,但是还仍然普及不够。还有南怀瑾老先生,台湾佛光山,法鼓山在宗教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北师大出版社都有出书。但是大家看了我的《朗月星空》后,都感觉我的书更容易被年轻人所接受。所以他们就撺掇我做这个八经五论。原本打算书和碟一起发行,是想通过这种简单的形式让佛法走人寻常百姓的心里。但是一开讲,时间排的很紧凑,完全按照七天讲七次,根本不可能展开来讲,后来发现这样为了出版图书而讲的方式不对头,所以到了《维摩诘经》就停下了,现在也只讲到了第九品,还剩下五品没有讲,就这九品我一共讲了三次,用时29小时,根本没办法快讲,因为过快现场的听众肯定消化不了的。没有办法。

  昨天又有人跟我讲:奘师,我真的受不了你了。我说:受不了我什么?他说您讲的东西也太多了,谁看啊?能不能搞的就像一个宣传广告页一样,咵~让我们一看就明白了,佛法就这么简单!我说:你说的非常非常有道理,“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句经”,确实如此啊,可是呢,我们现在许多知识分子瞧不起和尚,一看你是和尚,就是肯定混不下去才出家的。在这方面我有很多的亲身经历。但如果他看你都出书了,可能尊敬还是没有,但那个过分的狂妄肯定会淡了一些,这种人很多的。

  我出家的寺庙--柏林寺现在被戏称为“老干部活动中心”,每天都有四至六拨儿中央老首长去那里参观,访问。省级的就更不用说了。我都离开那里这么长时间了,还经常有电话问我在不在,说是有几个朋友、几个领导让我接待一下。他们每次都指名找我们这几个和尚:那个北大毕业的,那个武大毕业的,那个中大毕业的,他们就是冲这个来的。我们都知道修行跟这些是毫无瓜葛的,但他们就认这些,然后就对你没有轻视之心了,就会愿意坐下来听你说。菩萨五明之学,除了内明是给自己用的,其它几乎都是给别人用的。所以要广学博闻,但是有个时间的分节点,上来就广学博闻是不对的。一开始由要简单的入手,比如说禅宗七经:《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维摩诘经》《金刚经》《坛经》和《心经》。你可以先看其中的三本,可以抽签选书,不是自己不能做主么,那就让菩萨来给你做主哈~话说骗别人不容易,那骗自己还不容易嘛,哈哈。

  问:金圣叹太喜欢《西厢记》就不忍心把它看熟,说看熟了就没有味道,那我现在也是不忍心把《圆觉经》看熟了,,,

  师:这个金圣叹太文人了,我的博文:《奘师的不亦快哉》中就有近一半的都是他的不亦快哉。当你读透了《圆觉经》,就想烧了它,连看都不用看了,那才是真正的读明白了。当你看到别人拿着《圆觉经》在那胡说八道,就不忍再看了,那才是真的不忍。

  问:我跟一个朋友聊天发现他比较务实,而我倾向于务虚,那人生究竟是务虚一点好还是务虚一点好呢?

  师:都有道理,要是太过务实,这个人就叫市侩了,如果小孩子看到星星没有梦想,都在想星星又不能换银子,也不能当白菜吃,那就完了,这个家庭,这个民族就不会有快乐了。相反太过务虚也不是太好,如果人到了五、六十岁还在装嗲:好漂漂哦~~ 看的人非疯掉不可!

  你看歌德和叔本华既能务虚又可务实,叔本华家境富裕,可以纯粹务虚;歌德也是,有他自己的庄园;而卢梭就不成,要靠华伦夫人接济生活;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有成就,可是在物质上不富裕。释迦牟尼跟你有点相近,出身什么的都好,但是心灵就是不快乐,他务虚。但当这样一个务虚的人被当成佛祖之后,佛陀从导师变成佛祖后,你看寺庙里的建筑什么的都变成务实的了。

  所以他们真的挺苦的,王石是卖玉米种子起家的;还有我们江苏常州破产的那个钢铁大王叫什么?117个亿都没有了。那都是从小穷看到别人有自己也想有,这都是唯物层面的东西。而佛陀出身高贵,从来不缺少这些东西,所以他不觉得这些是个问题,然后他就走向内心的革命。那这种种不同或相同的条件在佛教上叫做业力,因缘,就是它们导致了人生境遇的完全不同。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自不同。我们还可以把这个“家庭”换做“人”来说:幸福的人是一样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但实际上,幸福人的幸福也是各不相同的。

  问:没听清。。。

  师:他没听明白你的意思,这是沟通的问题。所以禅修老师很多,但是好的翻译很少,比如我在讲《圆觉经》时的那个翻译,很多时候他都没能听懂我的意思。07年春节前几天,我邀请了斯里兰卡的老师来朝阳寺讲课,那时的条件比这时候不知道艰苦多少倍:34名男众就住在朝阳寺的大殿里,打地铺;50位女众住在德圣庵里。当时老师讲的很好,但是翻译不成。他只懂得佛法术语的英语,但是没有禅修的经验。所以那些只知道佛教知识而没有禅修体验的翻译翻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对路的。只有真正的实证修行过的,哪怕他说错了,但是他的神态让你知道那个对的东西。所以要做禅修老师的翻译真的不容易。我培训了几个,都是作为佛教讲法的翻译可以,可是就我这种讲法,他们有很多都是翻译不出来的。

  圣经说穷人进天堂很容易,富人进天堂比让骆驼钻进针孔还要难,这个是不对的。给孤独长者和当时护持佛陀的人中,有的证得初果罗汉,有的证得二果罗汉,有的只是转成天人,并没有全部转成阿罗汉。阿罗汉叫做声闻弟子,只能是出家人,很严格的界定。在家的可以成为三果阿罗汉,叫阿那含。因为在家人要自己打拼,自己赚钱,所以他吃过夜的东西;而出家人接受供养是不吃过夜食物的。所有过夜的再好的都已经不是原初的了。

  有一次我给北师大,首师大的美国cet 学者们讲课,我把两个美国小伙子的眼睛蒙上了,然后把地下室的灯全关上了,让他们去找灯的开关。我让大家屏住呼吸不弄出响动来,那些美国的女孩子都忍不住的想笑,因为那两个小伙子一会撞到凳子,一会踢翻椅子的,最后终于找到开关打开了灯。我让他们解下眼罩,告诉他们:迷则千万年,悟则刹那间;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破万年迂。时间空间都是相对的,如果你总是拿一个受限的时空思路来禅修,想进入禅的意境,很难很难。你要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隔,否则很难契入。

  问:师父才说手部的动作就是为了对治念头的,而我的体会是念阿弥陀佛也是对治念头的,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师:对,一样的。只不过好多人不知道念阿弥陀佛是修定的方法,最后的境界应该是“念而不念,不念而念”,“念只一处,念归哪里”。在方法上都是以一念代替万念的意思。而我们却把念佛作为往生极乐世界的方法,那么多念佛的人,谁知道死后都去了哪里,而活着的人却彻底的不开心,为什么?因为人活着的当下谁都去不了那个极乐世界,所以当下不得开心。净土宗在这方面出了问题:念佛时摄心很快,但是人不开心。

  问:那台湾的那个萧平实讲无相念佛,,,

  师:萧平实把我们在世的佛教全骂了,不仅骂佛教,也骂了人,包括我们这些人,他谁都骂,有些过了。再者,我们这个佛教界并不认为他是个真正的明白人,尽管他的书越出越多。他还和我们禅刊有过一次论战。

  问:我感觉禅修就像人品尝鸭梨,不同的人肯定会尝出不同的意境,所以虽然我们听您讲,看您做的挺好,可是轮到自己去实践时肯定不会100%的与您一致,是这样子吧?

  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就是这样。现在太多的途径可以接触这些东西,或是通过网络了解,或是道听途说,听人传闻,说西藏又来个大师,哪里出来个在山里住了三十年的大师,当年那个柯云路的《大气功师出山》等等都讲的是神乎其神的。而实际上佛法说:平常心是道。

  初八晚上与《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闲聊,他们问我:修行的最后结果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平常,平凡,平静。你悟道了,你明白了,可是还是要活着啊,那活着的方法就是平常心嘛。既然活着,又不能显异惑众,让自己长三个嘴巴,十八只耳朵,你还是个平凡的人。那最后呢?平静的等死呗。他们一听完了就说:瞧你这个和尚说的,忙活了半天就是平凡人揣了平常心平静的等死啊?

  修行的检验标准不是被别人摸了脑袋,洒了药,点些水什么的,而要看你个体的身心气质是否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气质,哎~看这个人很有气质啊。气是形外的,看的到摸的着感知得到的;质是内在的。身心是一体的,心自己感觉的到,身别人可以看到的,你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光明,越来越充满了怜悯与慈悲,对世人平等、宽怀对待,包括对自己,是非对错美丑都看淡了,自己变得越来越平常,越来越平凡,最后平静的死掉。

  没有几个人可以平静的赴死。人常说寿终正寝,但如果不是寿终正寝,告诉你现在就要你死,你怎么办?反思一生过往,无怨无悔,没有遗憾,然后平静的离开。视死如归,大义凛然,那个容易做到,让你去炸碉堡,去堵抢眼,你们在那个环境下一定也可以做到。但是若让你平静的等死,十有八九是做不到的,为什么?牵挂太多:哎呀,俺的孩子,大儿子盖好房子娶老婆了,小儿子还没呢,俺大孙子才上学,哎呦~~我不在了,谁给他做饭啊,对了还有俺的猪,到时候谁管啊~~。。。牵挂的全是外在的东西。开始时外在逼迫你去接受,慢慢的你就主动的去接受,去拥有这些东西了,进而主动的去散播,强迫别人去接受,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了嘛,一定把当初婆婆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用到自己的儿媳妇身上去。

  所以修行的检验标准绝不是看你是否有了神通,而是你个体的身心气质是否有了根本的转变。神通抵不过业力,该死还是得死,契尔年科病重的时候我们中国的气功师不是去给他看了么,没用,还得死嘛。两岸三通全是民心所向,并不是靠什么神通达成的啊。当年那些大气功师向台湾发射心念力,心念导弹,也没炸到谁吧?

  修行是身心气质的改变,你自己可以检验的:过去我计较很多事情,现在越来越少了;过去抱怨的多,现在享受的多;过去挑剔的多,现在赞叹的多,当然这个赞叹一定是源于你对生命实像的了解与把握,并不是谄媚和阿谀奉承,不是有求于人时的手段,要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赞美;这就是进步。而念佛,吃素,持咒,放生也会对身心气质的改变产生一定的效果,但那都是在走弯路,肯定不会像禅修这样的直接与立竿见影。

  问:我和我一些朋友都有这样的感觉:当过去的痛苦经历通过禅修散去后,现在再坐在这里打坐,观察念头,就不会有什么进步的动力了,我们应该如何对治这样一种状态?

  师:沩山禅师说:丛林以无事为最兴旺。丛林就是寺庙。庙里面最好就是无所事事的,饿了吃饭,困了睡觉,然后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样最好。有事就要生非了,无论你做的是恶法还是善法。我们看5.12地震后,有多少慈善组织,义工组织在灾区里面吵架啊:政府救援的发放他们说不公平,因为武警救援没经过专业训练就指责人家,都是业力牵缠,不是有好心就可以办好事的。

  佛门也是一样的。一次有个基督徒问一个和尚:你们整天无所事事,什么作为都没有。和尚说:你见过那个钟表的齿轮吧,所有的齿轮都要转,但是中间的圆心是不动的,我们和尚就是那个圆点。你们看我们的这个光头就是那个圆点嘛~~哈哈~~ 这个圆心是不能动的,它一动,天下就都动了,没有标准了啊。这是人类唯一的一个圆心和精神的后花园了,你还要让它动。。。

  现在让和尚,道士,道姑,僧尼去旅游搭台,经济唱戏,寺庙做后盾,这是一个灾难性的政策,只会把我们人类最后一片精神沃土给毁了。人到庙里去都要买门票,很无奈。我们到这里来开心了,然后心甘情愿回去卖房子捐献我也愿意,可就是不想买这个票。所以在我的几个道场,我都要求他们对来参加活动的佛教徒不能收门票,对于来参观旅游的我不管,所以朝阳寺每年大年初一先给村里10万块钱。而且我还一直在做村里的工作,做企业的工作,因为卖票只能赚些小钱,失去的却是人心。

  而宗教管理干部们一开全国会议,哎呀,要管住这些和尚很简单嘛,就给他们卖门票,信徒进不来和尚也出不去。他们交流的经验就是这些东西。然后果实别人来摘,罪名都要和尚来承担,真的是灾难。

  问:我的嘴里含着姜糖呢,不知道是谁的,这样说话不方便,但是吐了又可惜,您说我是吐还是不吐呢?

  师:佛教戒律叫“不予取”。凡是有主物,别人没给你,你拿了就算盗。再比如说那个东西是我的,有它没它我都无所谓,你若拿了就算是轻微过失,坦白了就没事了;但如果我若离了那个东西就会饿死,那你就犯了间接杀生罪,哈哈~ 佛教就是这样界定的。这个戒律不仅适用于人,跟猫狗鸟鱼等动物争食物也算犯盗戒的。但是那个动物吃剩下的东西,比如一只动物吃剩下的小鹿你给拖回来煮了吃,那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老鹰正在吃,你用个大棒子把老鹰赶走,然后拖回来,就是犯戒了,叫不予取,因为你抢了老鹰的食物。

  至于你这个呢,就是一个古龙小说再版,站在少林寺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请问方丈,我是要进呢,还是要出啊?”你是“我是咽下去啊还是吐出来啊”?咽下难受,吐出可惜,总归在你,自己拿主意哈~

  问:当宇宙洪荒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

  师: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哈哈~~你就真的把内衣当头罩带也没人管你啊。 所谓文明的“明”就是指在光天化日下看的见,文就是遮掩的意思,文明呢,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遮掩其本来的样子。

  估计全人类就只有我一个做如是解说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