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奘法师/ 文章正文

自觉、自度、自立的佛法才是佛法

导读:自觉、自度、自立的佛法才是佛法——明奘法师为佳能集团公司企业管理层培训 2010.11.18  【奘师:】你们随便问吧,然后我根据大家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开始我的陈述,怎么样?这样的方式可不可以?话筒在下边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问,感兴趣的八卦也可以。(笑)这个“开始”是由各位决定的,不是由我决定的,你们想从哪里开始都可以。  【提问:】刚才前面那位老师讲了一个重点,说我们要“活在当下”...

  自觉、自度、自立的佛法才是佛法

  ——明奘法师为佳能集团公司企业管理层培训 2010.11.18

  【奘师:】你们随便问吧,然后我根据大家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开始我的陈述,怎么样?这样的方式可不可以?话筒在下边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问,感兴趣的八卦也可以。(笑)这个“开始”是由各位决定的,不是由我决定的,你们想从哪里开始都可以。

  【提问:】刚才前面那位老师讲了一个重点,说我们要“活在当下”,活在每一个知觉里,每个正在做的动作里,不要活在那个念里。我们大家都是做经理人的,总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很容易想事。比如说我洗碗的时候,我是不是可以想想那些没想完的事情?很多时候会有这个判断,觉得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想,这时候怎么办?

  【奘师:】咱们老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但是有没有真正挖过井啊?挖窖不算数,挖窖,无论你挖的深浅,总归是个坑。而挖井要见水才算数。如果你的努力没有跟这个结果对应,这个努力就是白搭,是浪费。所以你在十个地方同时下镐子,同时放炸药,同时请人工往外运土,出水点是三丈八,你一个挖到三丈,一个挖到两丈八就停下来,这样即使挖上一百个坑又有什么用?相反,如果这一个不管是三丈八,还是四丈八,还是五丈八,只要一个,集中精力,集中力量挖下去,早晚会挖出水来。

  专注在一个地方上并不是让你把你重要的的事情忘掉或是遗漏。我们在训练心的专注力层面上有个叫“内敛”的功夫。这个内敛呢,我打个比方,好像那个电焊切割器。你拿100根火柴棍那么粗的焊条也能做起来对不对?就是要做一百次而已。如果你把这个焊条弄成这么粗一根,一次可能需要用十个小时,但是一次就能焊住了。同样,定力的内敛也是要先训练的。但并不是说无限制的总是内敛内敛,永远不要外用。各位都是做经理的,做决策的,做执行的,做管理的,到最后你要如何去兑现,去外放?内敛与外放有一个临界点。一味的外放,没有内敛,我们看起来很拼命,很努力,很用功,精进进取,但是事倍功半,没有效果,也是同样的不可取。所以在这一方面上要懂得取舍,取舍不是内敛的功夫,是觉的功夫,觉悟的功夫,是智慧。这个智慧需要辨析,然后做出选择。光是内敛没有用,不会说因为你坐那儿内敛了,上海大楼就不着了,交通就不堵了,不会的。你要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儿,打蛇要打七寸。

  禅宗的修行方法,或者佛法的修行方法都是先内敛再外用。外用的过头了,内敛不够,又要回来内敛。它是螺旋式、递进式的上升,可能在个体的实证过程中,内敛过多的时候,发现好像在做螺旋式的下降,会有这个阶段,但是没关系。就好像我们学习某个课程的时候,在某个阶段,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有那个阶段。但是再过一个阶段,那些词你不记得,段落你不记得,但是你能意会,你整个明白了,这个时候它就是属于你自己的了。

  【提问:】您强调的是内敛,那么我觉得这个觉也是要通过想去悟,它是一个思维的过程。也就是我们眼前有很多东西值得去想,去反思,那么刷碗时候会不知不觉要去想事情,我们怎么才能够去控制好这种想?

  【奘师:】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看战争片,那些生死关头的决策是三思而后行呢,还是当机立断?中国有句成语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知觉的力量具有穿透性,思辨的力量却在这儿绕圈子,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你在这儿洗了一百个碗也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开除那个下属还是继续聘用,倒不如把碗放下,找他谈。那个更有力量。所以佛教它培养这个内敛之后的外用,它的智慧叫做切断烦恼。中国有个成语叫三思而后行,可是释迦牟尼决定要逃跑,要出家做和尚的时候绝对不是三思而后行的,想到了,就跑了,所以人间就有了佛教。他要是想个没完,哎呦,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完了,断子绝孙了,把这件事想明白了,又要得陇望蜀,还要得了锅后想上炕,什么都想满足,世间的利益价值,我都要得到要实现,出世间的价值和利益也都要得到和实现,那样就不会有人间觉者佛陀了。

  所以很多事情,不能那么反复想的,想了一次,OK,马上做,行动力就出来了。但是呢,这跟鲁莽不同的,鲁莽是建立在对事情的本来面目的无知上的,或者说,这个事情有十面,他只看到一面就做出盲目反应。而一个修行人通过对心力的训练,他看到事物的八面,然后迅速做出决定。鲁莽是看到十分之一而行,所以必然有十分之九的缺陷;一个对智慧训练达到一定程度的修行人,他是看到事物的十分之八,只留下十分之二的缺憾,然后去行动,想想看,结果自然是不同的。

  我推荐大家看两个经商人的书,一个是日本的稻和盛夫,另外再看看韩国林尚沃的《商道》,看看他们在决断面前是怎么想的,既不多想,又不要跟鲁莽挂钩,那是个功夫。也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狠准稳的决策,然后就是行动。那怎么能达到这个,这才是关键,对不对?来我们庙里跟着我们打坐,呵呵。会不会达到这个结果,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会向这个目标迈进第一步。

  【提问:】刚才您谈到当机立断和鲁莽有区别,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美国人现在开始印美钞,他叮咣五四的印,然后我们可能要替他们买单。索罗斯呢,在亚洲这边呢,又要卷土重来。从这角度来说您有什么样的想法?因为这个可能是问题比较复杂,这是一个思路,想请教一下。

  【奘师:】这个应该请令计划同学来解答一下哈,请商务部部长,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来解答比较合适哈。从佛教来说,不是说对此就完全无知,或者说不做反应,不做判断。佛教自身也会做出一个判断,做出自己的反应。佛教它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空中楼阁,佛教是由人构成的,是人就要吃喝拉撒睡的需要物质空间,也一样啊。比如泰国金融危机,他们的国教是佛教,受损失的是广大的佛教徒啊,那当然是灾难性的,过去,每天早晨有闲有钱去庙里供一素鲜花,金融危机了庙里鲜花都少了,直接的,是直接的反应,那应对这个危机呢,佛教叫做缘起性。

  所谓缘起,我们用关联性来解释比较容易些,但是关联性太局限,太狭隘,太直接,好像我跟你就是关联,我让你不开心,你马上就不开心了,我就是你的镜子一样的,但是缘起性不是,缘起性是所有的东西对一。比如说全世界对中国,这是多对一。一对一,美国对中国,英国对中国,欧盟对中国,亚洲对中国,东盟对中国,一对一。那反过呢,一对多,一对一,这是佛教的缘起。所以索罗斯攻击,我们好像也受伤,但是结果还是没事吧?那今天随着我们与世界互动性,联动性越来越强,人家动不动拿起关贸总协定,世贸协定来抡大棒子,来打击中国了,但你要走进这个大家庭,就必须跟这个大家庭的游戏有所共振,否则你完全是自己独舞,就没有办法加入这个大家庭。但是你若是完全融进去了,也就彻底失去自我了,所以适当的开放和适度的保留可能是应对危机最好的方式,这方面相信决策者比我们清楚,他们每天的高参会,这个研讨会和那个推研会,一天大概十次八次,早就想出了对策。我们就只管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儿,你们就管好。们的企业,可能更好。让更多的人心安静就是我们的目标。

  【提问:】是这样的,我们的成长背景和我们接收知识的结构基本上以西方的职业培训为基础,讲求执行力,领导力,然后讲求行动力和自省的一个平衡。 那么禅师应该是着重于自省和反思,从而引导这个行动力。但是在西方的培训的体系里边,他是通过成功案例,通过这种反复的职业锻炼和培训,来树立你的直觉的判断和行动的一个平衡。我不知道禅,它跟我们职业的一个执行力也好,或者说西方的领导力也好有什么关系,因为奘师您说的士兵也好,还是那些成功的商人也好,他为什么能够从直觉上做出正确的判断,是因为他在以前大量的职业生涯的积累中获得各种信息的一种消化,一种沉淀,他是有这种判断力和直觉的。包括一些成功的商人,他们可以判断一个事情非常非常简单,简单到你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是我就想问明白你的禅,或者说跟佛家,跟职业,和职业里我们经常能接触的一些,比如说领导力呀,执行力啊有什么关系,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奘师:】还是急功近利的思维、急功近利的问题和答案。无论东方西方,都有句谚语,就是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只是嘴上说,从励志的角度看一个成功的案例,再一个成功的案例,一个成功的人再一个成功的企业,就像刘邦看到秦始皇,大丈夫生当如斯,彼可取而代之,这就是从正相上来励志的。但更多的是从别人的经验教训里找到成功的路子。那禅怎么跟领导力,执行力结合起来?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的回答,别做思维啊!你执行力很强,你有朱镕基的决策能力,执行能力,你有项羽的武力,你有诸葛亮的思维能力,你有周瑜的号令能力,你有曹操的运筹帷幄能力,所有这些能力你都具备了,最终你要达到的人生目标是什么?【答:】不好意思,你能重复一下吗?您提的没有什么逻辑,我希望您能让我再听一遍。

  【奘师:】那好我就在说一遍,关于西方的你有拿破仑的出埃及伐俄罗斯的能力,你有希特勒的迅速倾吞波兰的闪电战能力,你有科特勒的运营的能力,你有比尔盖茨的巨大财富,你拿了这些东西,要创造什么样的人生价值?【答:】我觉得这首先取决于我自己的价值观,我的价值观决定了我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行动。

  【奘师:】我说你别思维,直接告诉我这就是我的价值观。我简单的说一下,就是说由价值观决定你的行为,一个企业家也好,一个正常的职业经理人也好,价值观决定了他怎么去实现他的人生价值,所以说来说去,你的人生价值我不知道,是什么?给我我要的答案。你拥有了拿破仑的,希特勒的,比尔.盖茨的,科特勒的等人的,可以说西方所有精英的这些东西来如何创造你的人生价值,你的人生价值是什么?西方的整个思维执行的能量都在你这儿了,你要解决你的人生价值是什么?【答:】首先,法师我真的没听懂你要问什么,(众笑)我只是谈一下我的观点啊。我觉得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但是在我们现在这个前提下,我要追求一个目标,大师给我的这个起点太高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可能成为比尔盖茨。我现在想呢,成为比尔盖茨,我要拼命的去求长生不老药,跟着大师,一心静静的修禅,然后有可能长生不老了吧,这就是我想的。

  【提问:】大师好,有一个问题一直埋在心里,我是广东人,从小信佛,每次去寺庙也是真心的在拜,去过拉萨,看到很多信徒的走一步跪一步,拜一下,老是听说心中有佛,那么我们想和佛进行沟通,让我们的心灵更加净化,什么样的方式和行为才是正确的呢?

  【奘师:】这个话题你们感兴趣吧?索性再引申一点儿,然后一起来作答吧。按照你们广东人的迷信,如何烧的香最多,获得菩萨的保佑最大,就像你在宗教里投了保险一样,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女朋友不分手的保险。【答:】完全正确,大师我想请教一下,想过的更安宁一下,心灵更平静一下,但是为什么总有很的欲望让自己做不到?

  【奘师:】想让自己更平和一点,却总是受制于社会,受制于环境,不受制于社会和环境,就受制于单位,不受制于单位,就受制于家人的责任义务和由你的种种名分给你带来的那种逼迫和不自在。把这些都抛开的话,最后剩下自己的身心莫名其妙的不自在,是不是?我们可以看佛教它有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解决这个身心的问题,那一条腿解决社会的问题。所以你的两个问题就是佛教的两条腿。所谓两足尊就是两方面都做的很圆满。

  那我们先说如何做到这个社会化的一面吧,上海烧死的我们53位同胞,他们有养老保险,有意外险,但在这场无情的大火面前,这些保险有用吗?对他的后人或者是这个险的受益人可能有一点money的增加,但他们的生命是无价的,对不对?生命是无价的,你拿多少钱也买不回一条不可逆转的生命的现象。我们在这种脆弱的生命面前,谁都想找到一个最大的保险,宗教就解决了这个问题,生命的终极保险问题。但是佛陀告诉我们,人有生就必有死,跟宇宙中的万事万物同样的规律,有成长就必有衰落,有辉煌就有没落,人过三十天过午,就必走下坡路。所以你找不到一个在人类的历史上能够传两千年的公司,有没有两千年的一个政治体制,有没有?中华民族已经早就不纯了,但是宗教,是不是超过两千年了?终极保险。

  但是话又说回来,你是不是信了这个教,生命这个终极价值保险就兑现呢?佛陀说你要正确的了解生灭的现象,才是唯一的保留你的方法。所以佛陀神灵不同,神灵呢,就是你信我,然后信者得救,就等于入你想要的什么险,反正在这里都有了,死后上天堂,免堕地狱,活着诸事顺畅,什么八病三灾的一概都跟你远离。但是实际上我们最后去观察,所有这些宗教的信仰人群,无论有多少个案,提出他信仰的某一宗教或某一教主,或者做了某一种宗教的活动和法事,有很多的受益,但是具体到一个个体,你会发现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为什么?天下找不到一个不死的家庭,天下找不到一个不败的公司,天下也找不到一个永远心情快乐的人,这就是社会常态。所以你要认清它,才能够顺乎这个自然法则,而不是强行的靠烧香磕头,诅咒发誓,捐钱捐物,甚至折腾自己的肉体,用极端的苦行来改变这个自然法则。自然法则任何人改变不了的,神仙皇帝也得也跟我们芸芸众生一样遵从它。这就是佛陀的教法。

  人要活着,他不只是个社会化的产物,他还是个个体化的身心产物,我们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要什么有什么,但是就是身心不开心。我们的精神通过四个层面来作用:感受,思维,逻辑,决策和行为。这四个层面来自于精神层面,还有个来自同一层面的是我们的生理器官: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和我们的意识,叫六根,因为我们所有的感受,思维,逻辑决策和行为有的是通过眼作用,你看到我,我看到你,是我眼看到。然后做出感受,这个人穿红的,那个人穿黑的,这个是烫发,那个人是光头,是眼看。有的是听声音,有的是嗅味道,有的是舌头感觉,透过这六个生理层面刺激心理层面,就是佛教。

  所以即使你的社会,你的国家,你的GDP,你所有的物质生活层面已经是富裕超小康了,但是任何一个个体的这个身心层面的问题还是没有改变,因为它跟环境无关。你的财产,你的房子,你想要的物质方面的一切都如你所愿了,但是你身心层面的问题还在,仍然的随时像两把火在烧。所以我刚才在逼问这位先生,你的人生价值,你拥有了一切外在资源,然后要如何创造你的人生价值?有一个著名的高僧,广东人啊,哪儿的呀?韶关南华寺去过吗?有三尊和尚像,一尊是唐代的和尚,两尊是明代的和尚,也没有放福尔马林,也没有把肠胃抽空晒木乃伊的什么的,要去世了,跟大家说拜拜,往那儿盘腿一坐,就坐到了现在。

  其中的一尊是明代的憨山大师,他妈妈送她去读书,读书回来,他实在厌学不想读,回来又一次问他妈妈,他说妈妈,我读这个书干嘛呀?你可以考功名呀。考了功名做什么啊?比如说你考到状元了,入了翰林院,做了编修,做了编修你有可能成为皇子的老师,一旦皇子登基,你就有可能当宰相。然后当了宰相干嘛呀?当了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统领一切。那然后呢?那时候要敢说取代皇帝行吗,杀头之罪,灭九族的呀!都不敢动那个念头。那然后呢,当了宰相不犯错,老了正经八百的告老还乡。告老还乡干嘛呀?五福临门,其中一个,寿终正寝。哦,我学了半天考了秀才,考了状元,当了宰相,告老还乡,最后等死,那我学它有什么用啊?不要学了!儿子就问有没有不遵从这条路的路啊?他妈妈说还可以做和尚。那好他就做和尚了。他的肉身现在就在南华寺,从明末到现在没有坏,没有任何技术处理,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轰炸,南华寺都没事,大殿有的被炸了,他的肉身就炸不坏,挺有意思的哦。

  所以说这个身心不安宁问题,不是你们做企业的,做管理的,做白领的才会面临的问题,无论是领导层,决策层,执行层,还是打工层,还是我们这个个别层面,任何一个个体的身心都会不安宁,它是整个人类的问题,我们也一样, 出了家,剃了头,这仅仅是形象上的不同,我们都是一样的身心不宁,任何个体面前绝对平等。可能外在刺激的缘不同,有人透过眼,有人透过耳,有人透过鼻,有人通过事儿,有人通过心,有人通过境,有人通过社会,有人通过社会事件刺激你眼耳鼻舌身意做出反应,在心理上产生感受,思维,逻辑,决策和行动。刺激你那个缘不同,但是引起的反应,无论现在过去还是将来,一模一样。

  那反应是什么呢?就是身心不得安宁。所以社会问题就是自我问题,自我问题既是社会问题,这就是禅。不能说是教育吧,只能说陈述,是禅的自我陈述,也就是在禅者眼里边,没有什么领导与决策的关系,没有努力与努力主体的关系,在禅者的眼里只有一个具体的身心关系,身心不宁,在任何位置都不可能快乐,身心安宁,在任何位置都很快乐,这就是禅的态度。所以如何让禅跟你的人生,跟你的人生价值,跟你的管理对接呢?我刚才逼问这位先生,这位先生答不出来。现在他在写微博,在忙活自己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听,那有什么用呢?禅就是直接表达出来的,它只关注个体的人,如果每个人的身心问题都解决了,社会怎么能不进步?所以先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提问:】刚才您谈了很多禅本身的内容,那么比如说经理人,可能要面对的工作职责,对上对下对平,那每个自然人呢,刚才我问的索罗斯这个,您回答的是财务部在解决,但是最终的结果 ,老百姓眼看着菜价涨上去了,米价呀也有波动,今天早上新闻说国务院在意图控制物价,因为这个和人息息相关,所以这样就是外界导致了人心不静,禅学的本质呢是人心要静,所以我们要怎么样做管理,或者说通过人心静推动社会?这个方面禅学上有哪些观点,或者说您的高论,我们也想请教一下。

  【奘师:】这个总要拿到用处才是真家伙是吧?这个挺有意思的,因为你们是一个单一集团,都是佳能的啊,不是那么综合性的,要是综合性的,各行各业都有,这个话题就容易热闹起来,很快场面上就热闹起来了,单一的就相对可能共同关注的问题比较少,就那几样,市场啊,人事啊,这个自我啊,这个整体啊,这些方面,怎么说呢,我最近要写一篇文章,一直就是太忙没写,说的就是佛教和财富的关系。你说我们物价高是因为这个索罗斯要来了,狼要来了,才物价高呢,还是他没来之前我们已经高起来了?SAS我们能做主吗?地震来的时候我们能做主吗?印尼的12.26海啸,预测出来了,有用吗?如果你把它放在一个更大的环境里面,它就是大自然中的一件事儿,或者是一个细胞,这么来看,可能心态马上就平和了,你要是把索罗斯作为不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而是那个全部,那就完了,那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我们有个东西叫做缘起性,索罗斯也好,金融危机也好,任何的自然灾害、人为的灾害,所有的东西都只不过是外在环境对内心的拷问。也就是所有的外在环境的变化,我能拿一个什么样的心去跟那个外境缘互动。禅就是解决这件事的。你今年的业绩好,这个身心跟这个业绩很好的这样一个结果的互动就是眉开眼笑,喜笑颜开,见什么人都开心,经常买单请客吃饭。一旦今年的运气很糟糕,这个缘起刺激了你,见谁都唉声叹气,大叹苦经。是不是这个道理?春夏秋冬的变化谁也改不了,经济的发达与衰败这个运行的规律也不大容易人为去改变,但是如何让自己面对春夏秋冬时欣赏春夏秋冬,跟春夏秋冬与时俱进,而不被春夏秋冬所决策,所改变这个心,这就是禅的唯一目标。

  它没办法解决你的企业创收问题,也没办法解决你们的企业管理问题,但是,如果你们的最高决策层能够正确的了解身心跟环境的互动关系,不被假象所迷,那大家跟着他真的都有福了!就这么简单,那你的小团队,你的华北区,你的华中区,你的华南区,你这个区都有福了。就这么简单。所以单拿一件事没办法说,因为索罗斯走了,会有索罗斯第二,索罗斯三世再出现,对吧,SAS走了,会有H1N1,猪流感又来了, 这个环境永远在生灭变化,你怎么可能给你的身心制造一个恒温,常态的环境?不可能的。

  【提问:】宗教呢,它已经存在了两千年,但是它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是在变的,比如出现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比如我去藏区的时候,他们跟我说,那儿的人祈福不是为自己和家人祈福,是为别人。而我们通常的祈福就是为自己,为家人,求财呀,求命,求这些个,这个区别怎么这么大?难道是我们的觉悟不高吗?但谁是对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奘师:】我推荐你看一本书《西藏民臣传》,说的是神话故事,比如说咱们从中国大唐那个角度来描述的文成公主入藏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儿,咱们学中学的历史教课学就学过文成公主入藏是吧?(答:)是政治事件,联姻,因为我没有读过这段历史,我用另外一个解释,因为他是联姻,可以形成两个民族,两个当时古代国家的融合,所以呢,造成这种结果,那么中间呢会有政治上的原因,是指这个过程。

  【奘师:】我问你的就是谁强谁弱,谁主谁客,主和客的关系。那在我们的大唐描述,我们的官方正史描述文成公主入藏是我们去和亲对吧?我们代表政府,代表中央,代表了集权,代表了高,那吐蕃代表了卑代表了贱,代表了弱,但是你看《西藏民臣传》就不一样了,说的是谁呀,当时那个王叫松赞干布,他是一个有神通的人,左眼睛放眼一看,哇,大唐财富那么多,真好呀,什么宝贝都有,就想拿来,可是自己的军队不如对方多,再右眼一看,哇有一位貌若天仙的文成公主十六岁,二八正芳龄,怎么办呢,就去跟大唐来讨,说我就要娶这个公主。大唐不给,你一个边国小寡民,不给。然后,官方记载松赞干布发动了战争打败了吐谷(yù)浑,还有党项,打败了他们两个。然后,唐朝的两个节度使投降了。唐王一看不行,赶紧和亲。在人家西藏那个角度说是他全胜,唐王朝就乖乖的把公主送来,乖乖的把什么宝贝都送来做陪嫁。但是作为我们这边呢则正相反。到底信谁的?信我们唐的呢,还是信吐蕃的呢?尽信书,不如无书,白纸黑字不一定是真的呀,白纸黑字一旦颠倒顺序了,就是问题,就是麻烦,甚至是灾难。

  现在又回到我这个主题,我看你们这个是三字方针,我们也叫三字,但是这是从国家宗教政策上讲的三字,哪三字呢?第一叫自传,特别针对的是基督教,天主教,尤其是梵蒂冈,叫自传,我们自己来传这个教,不接受梵蒂冈教皇的任命。第二叫自养,我们不接受任何政治目的和其他目的。自传,自养,自办,这是我们的宗教政策。世间宗教团体的戒律不是最多的,但是偏多的,基督教只有几戒?各位谁看过摩西十诫的电影,看过吗?整个基督教的戒律 基本上就是十条规则,十戒。那中国儒家的戒律有多少?为什么做生意的供关公,因为他代表了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五条,五戒,儒家五戒。道家几戒?道家在佛教的刺激下,在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之上又加了些戒,所以他是居中,不是最少也不是最多。但佛教的戒律,出家的男众,250条,出家的女众,348条。但跟婆罗门教的戒律一比,九牛之一毛,还不占人家的十分之一,所以我们不是很多,但是跟其他的宗教一比,跟一神教一比,那真是多了又多了,但是所有的戒律,并没有严格的监察部,戒律部在监管每一个人的执行如何。所以没有这些,完全就靠它的教义所延展出来的自觉。所以佛教如果离开自觉,就不存在了,一切都以自觉为前提。

  自觉包括了两个方面,觉悟自觉,一个是身心,向内的,一个是世界,向外的。觉悟了实相,用你们所谓的西方的培训方式,就是觉悟了身心的真理和世界的真理。自觉不是老师教的,老师教不了这些东西。当时的佛陀找到了当时全世界或者说全印度最高的精神导师,哲学导师,宗教导师,但是没有一个导师能给他这两方面的最高答案,最后他绝望之中,没办法向自己的内心寻找答案,先向身心找到了实相答案,然后由身心推广到外在的世界,找到了这个实相法则叫做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向外推之宇宙,向内回归己心,自己的心。

  那么我们的宇宙法则,宇宙法则中有自然法则,自然法则中有国家法则,有民族法则,有地域法则,小到公司法则,团队法则,自律法则,从世界可以往小延,内涵越大,外延越广,这是一个自觉。那另外一条觉到了什么?身心。因为佛陀这个自觉,他发现了人人都因这条法则而出生,人人都因为这条法则而成长,人人也都不能离开这个法则而消亡,所以任何一个个体生命都在这个身心的发展面前平等,平等,再平等,没有人能逃的开。这就是他自觉的东西。西方有句谚语叫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佛教觉得真理是相对名词,不够究竟,还可发展,所以把真理叫实相。

  所以自觉觉到这个东西就谈到自度了。为什么你到西藏去,你到庙里去,烧了那么多香,磕了那么多头?佛教说离开自度的被人救度根本就不存在,必须自己是自己的救世主,没有谁能帮助你,你自己是三千斤的重量,结果你想依靠一根信仰的羽毛就把你带离这个地球,带离这个空间,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那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一件事情。

  所以必须要靠自己来,如实的了解身心世界的实相,找到自我拯救的方法,自度。然后不是自律,是自立,自律是很狭隘的一个道德层面。自立,我们来看,一个人找到了身心宇宙的实相,找到了自我救赎的办法,然后他可以立什么,回到中国的传统立什么,立功,立德,立言。立功,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做春闺梦里人。 立德,老子留下什么武功,留下什么政治英明,没有。但是他留了什么,《道德经》五千言,扬扬洒洒。庄子留下了什么,留下了一个内七篇对吧,立言。立德,我们看那些善人。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立功,立德,立言。

  不论你的公司是佳能的,还是哪儿投资的,首先立足就像我经常讲的,宗教是无国界的,商业是无国界的。但每一个宗教职业者,每一个商业从业者,你是中国人,说中国话,背离了这样一个环境,很难在这个地方行得通,你怎么去扩展你的影响都不大可能。所以基督教传到现在也传不开为什么?就因为它根本的东西跟我们中华民族的两个精神没办法融通,一个是它反对一切的偶像崇拜,可是中华民族他就要祖先崇拜,供个祖先牌位,尤其你移民广东去,有没有发现?广东人不是真正的广东人,都是早期的被发配到那边的汉人,所以他们继承的我们中华民族的汉人文化的东西最多,广东人所以最迷信,因此祖先的牌位放那里。这个基督教怎么都没办法接受,所以中国人你不让我拜祖先,这就不孝,这是问题。所以佛家,或者说禅宗,靠的这个自觉,自度,自立,建立了一个自我的体系。

  我们来看,你们这个世界公司的运营是不是你要解决目标和价值?你们的目标都在外在。向内降服身心的为圣贤,战场上降服他人的为英雄,所以你们要想成为英雄,那就是向外降服世界,对不对?但降服世界你要掌握其中的规则,规律,而这个规则,规律在哪里体现?在你的内心体现。车轱辘话绕回来了,有一句宗教俗语这样说:山不能到穆罕穆德的这边来,那么就反过来吧,穆罕穆德去山的那边去。所以要想解决你的身心不宁的问题,就必须回到你的身心里面去。首先,穿透一切外在假象,不被假象所迷惑的,自觉,无论你的暂时性的还是长期性的,就像天气预报一样,你的五年的预报、三年的预报、三个月的预报、当日二十四小时的预报做出来了,不要被任何一个短期的假象迷住,但是你知道十年的、五年的,三年的,三个月的,当天的,一个小时的,所有的变化规则你都知道,你这个决策不是无知下的盲动,它是很清晰的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决策。

  所以见在哪儿?见在自觉。也就是你首先不被外在的一切给迷住,迷住了,你就像陀螺一样围着它去转了,不是万物皆备于我心,万物皆因我而存在,而是你为万物而存在而改变,那永远是很被动的。这怎么跟你们的管理,跟你们的运营结合?就这么结合。这句话说起来多容易呀,做起来大眼瞪小眼,哪那么容易?两个小时,四个小时,听完一个禅师讲完了,回去你就是禅师了,做梦阿要迷糊,迷糊,再迷糊,突然,噢,也来是这道,明白了,这就是禅宗讲的开悟,因为开悟它是,它有大悟有小悟,有在心层面上的悟,有在事层面上的悟,在事的层面上的悟,跟多人是容易的,但在心的层面上的悟,少数人是明白的,所以更多的人是由事,因为事可见,可量,容易被感知,被捕捉,心呢,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是少数人,百分之二十,甚至是百分之十五,乃至百分之五的人,从心上入手,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从事上入手,

  【提问:】法师,我这个人资质比较差,刚才说了很多高深的,我认为比较高深的我没有听明白。我其实对禅也是很崇敬的,本身也信点佛吧,也烧过不少香,比较虔诚的,也知道禅可以修身养性,对各方面都有好处。刚才说了很多社会国家,我这个眼光比较浅,看不到那么远,所以我希望今天大师也给我个人一个建议,我是做销售的,销售压力非常大,我们讲求清明排除杂念,而现实生活工作当中有太多的杂念这种东西,那么就我这样一个人,我希望法师给我一点建议,让我也能慢慢在禅这方面更好的进去,这个很实际哦,至少对我个人比较实际。

  【奘师:】我问你个问题,你们这个大中华区的负责人现在是谁,是个日本人吧?原来你们大中华区的负责人曾经在过香港,才搬到北京来的。原来在香港的大中华区的总裁助理是我的徒弟,我几年前就带着他到山里打坐。靠阅读,靠听闻,你只能是阶段性的明白,浅层的明白。说不能对人发脾气,但你眼看着那个订单该给你签,就是不给你签,你不急才怪呢!所以人在这个刺激面前能够不变,而又能达到目的,谁都想坐在这里呼风唤雨,订单都像雪片一样的到我这儿来,谁都想这样子,但是你得先有这个能力。这个能力怎么培养?到山里来打坐需要多长时间,你说一年里半年不工作来打坐,我相信谁都做不到。所以你还没听我说就先否定了,每天拿十五分钟打坐,做的到吗?你几点睡?我只要这个。【答:】晚上十二点睡。几点起?【答:】早上七点半起。

  【奘师:】那我告诉你,三点半起床,弄个闹表,起来上个厕所,刷个牙,不要洗脸,只刷牙,上了厕所,然后打坐,就十五分钟。困了咣当就睡,再睡,七点半一定要准时醒。坚持一个礼拜,天天要给我发短信,写汇报,这是我带你们企业家徒弟,禅修的独特的方法,必须要告诉我你每天的进程。三点半开始,十五分钟是你自己的。我们大都是晚上带着焦虑入睡早上睁开眼睛带着焦虑醒,所以不可能安静的坐,但是三点半,这时候心很放松,来打坐。我现在可以做到入睡也好,醒来也好,不会带着焦虑,尽管焦虑也有不少,但不会带着焦虑入睡,不会带着焦虑醒来,这个不会。你们愿不愿意尝试呢?尝试一下吧。【答:】我回去跟我老板请示一下。

  【奘师:】这只是你自己的事儿,跟你老板没关系,因为你在家里,跟你老婆也没关系,最好跟她一起来坐,十五分钟,困了就马上再睡。那个时候精神,就多坐一会。(问:)这个打坐什么都不用想?

  【奘师:】跟石头跟傻瓜没有什么区别。你不想不行啊,但不要乱想,想什么呢?你没坐我怎么告诉你,你坐了我才能告诉你想什么,对不对?所以你必须向我汇报,呵呵。

  【提问:】还有一个问题啊,问题不一定十分适合,其实禅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我们也希望运用它,比方说,我还有很多的学员,都是带着恭敬的心情来学习的,这个是和禅师沟通的一个基础,但是我们这帮经销商根本就没有基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我对禅的追求会导致产生双重性格。这方面怎么去协调?

  【奘师:】这个从目标上,从结果上,从行为上来看,比如说请个风水师进屋调调,真的就管用了,当下的立竿见影。但是要知道智人无风水,心念力超强的人无风水,无吉凶,无善恶,你改变不了他。为什么呢?因为人家的心力压过你,你的那些都是雕虫小技。所以在事上去改变似乎是立竿见影,当即见效,但是要想做持久的功夫,只有让你的心像一个更大的磁场。你说你做销售接的人多,那我问你,记者接触的人多,还是你销售接触的人多?(答:)肯定是记者。

  【奘师:】那和尚接触的人多还是记者接触的人多?(答:)我觉得和尚接触的人多,为什么?那么多的寺庙,那么多的人都带着尊敬之情去礼拜,所以一定是和尚被人家看到的机会多。

  【奘师:没有新闻亮点的,记者去吗?不去。他们见的人,跟你销售人比较,可能有得一拼,是吧?记者是从人找事儿,从事儿找亮点,然后到新闻的价值;你们呢?是到利益,到销售;那和尚呢?九十岁,一百岁的人来了,接待,三个月的娃子来了,也得见,人不分男女老幼,地无分南北西东,都得见,所以和尚接客最多。如果都像你这样子,带有一个根本的目的性:我必须要把佛法卖给这个张三李四和每一个进我庙里的人,他们必须得受我的宗教,他非得累死不可!行不言之教是什么?它有没有教呢?有教。但是怎么教的呢?回到自觉去,你自己来到这儿,感动了,自觉了,很轻松。

  读过金刚经吗?所有众生之类,不管什么样的人,不管男的,女的,美国的,俄罗斯的,我都要把他灭度了。灭度了不是把他肉身消灭了,而是让他的烦恼没有了,身心安宁。身心安宁就是灭度的意思。身心安宁了,但在内心里边没有任何可灭度的对象和众生。(问:)但这些在销售上行不通呀!你不说他们不买。

  【奘师:】可是你为什么不去深入的体会试验呀?比如说我拿一个特定的人群试试,看他会怎么样。你试试再说。广告做的好,不如新飞冰箱好,是吧?广告做的好,不如你的人缘好。同样的产品,同样都是八十分的产品,人缘好的销售多,还是人缘次的销售的多?真的是广告好不如你的人缘好啊!人缘从哪里建立起的?你不被任何假象迷住,你的自我修为功夫上去了,你的人缘自然就上来了,这是个因果关系,非常直接的。我比较认同老严的一句句话,严介和,05年老严还有陈峰我们几个人聊天,老严说,这个一等的企业家干嘛,只做人,不做事;二流的企业家,又得做人,又得做事;三等的企业家,只做事,不做人。所以我觉得他是真的厉害,挺有悟性的。当然了,每个人的因缘果报不同吧,老严也有老严的烦恼和喜悦,他也有不好的地方,也有他难过的关键点。我比较认同他的这个上等企业家只做人,人做好了,团队自然就出来了,团队出来了,就像刘邦大小七十二战,七十一战皆败,只有第七十二战把项羽干掉了。

\

  所以你只做人,让能干的都帮你干,天下归心,让天下人心甘情愿为你去卖命,他是心甘情愿的。然后你就能明白做人是企业的核心问题了。因为你销售的对象不是物,你的销售针对的是用物的人,销售者是人,购买者是人。所以做人才是核心的,讲来讲去,大家一定会很郁闷,本来想给你们解压的,听了禅师的这个说法加砝更重了啊!以前我还能说点假话,酒桌上拼出来一个签单的,现在完了,自觉了,酒也不沾了,烟也不拿了,客户更离我而去了,完蛋了!千万别局限这些啊!佛教的戒律是很中道、很圆融的。你还不能够靠信誉签下单的时候,还得用点术术和手段,佛教把这些个豪言壮语,过耳就忘的那种酒桌上的诺言,都不作为一个什么重要的指标来衡量,重要的是指标是不可有害人之心。佛教的核心的利益是不可有害人之心,有害人之心了,你哪怕说的都是甜言蜜语,佛教也是坚决反对的;你没有害人之心,对自他都有利益,哪怕说一点这个豪言壮语,也是小过失,不是大毛病。

  我记得5.12地震第五天,我们很多领导人上山来到我的庙里,就是聊天式的请教。我说如果我们坐在那里诵经,能够不让地震发生,或者说地震已经发生,不让地震后期的无水,无电,无路,无住房,无盐,无火,变成有路,有电,有水、有食物,有帐篷,那要子弟兵干嘛?要抢修队、爆破队干嘛?要那些个专家干嘛?如果念经念咒能改变这些,释迦牟尼当年就传一个咒,大家都阿弥陀佛,不就完了吗?世间的文明进步靠什么,实际上就是靠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教训,甚至是血和泪,甚至是生命的教训。香港的保障居民不被火烧的立法就是这样立起来的。

  所以佛法不会给企业达到目标的具体方法,它不关注那个点,它关注的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不解决做什么都没有用。我来参与这个课程,是因为我跟中人网老总很好的交情,他把我卖出去我也很欢喜。但是我经常跟他建议,要来听我讲课,必须到我的寺庙来,在你们的环境里边你们体会不到什么是禅,即使我拿出了所有禅的东西来帮助你,引导你,你仍然会不伦不类,不是那个味儿。 来我们的寺庙感受一下:春天的花可以打开你心底的柔软,冬天的雪让你重归心灵的纯净,秋天的落败让你体会万事万物的脆弱与无常。但是在这里,你感受到了什么?枯燥,乏味,没意思,花了四个小时,请了几个大名鼎鼎的和尚,结果我要的根本不是他们能给的。虽然我们讲的可能都不是你们想要的,但肯定还是会有影响的。就像天上下雨,有的树就喜欢,有的树就不喜欢,一样的道理。

  这样就讲到佛法和宗教的差别,宗教必须得服从相信,并且是铁杆的坚信。佛法不是的,佛法是启发式的教育,它点拨我们每个人内心的智慧之光,然后由你们自己点亮起来。修行不是别人的事儿,是自己的事儿,所以叫自觉,觉就是光,就是灯,就是智。因为你们都在谋求、追求和创造眼睛看的见的利益,都是在做加法,都在这个阶段。而我们的教法是减法。就像我们在墙外说事儿,你们在墙里头还在折腾,所以这种对撞非常直接。毕竟你们不能整天折腾吧,肯定会有折腾够的时候,那时候就会发现你们想不明白的许多事情原来在禅中早就有了答案。就像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先生的一篇文章中所说的,现在的科学家经过很多的努力,终于爬到人类知识的山峰,刚想着可以停下脚步休息休息了时,却发现禅师泡好的那杯茶早已经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