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奘法师/ 文章正文

让心灵平静下来 观察呼吸的实验

导读:让心灵平静下来 观察呼吸的实验...

  让心灵平静下来 观察呼吸的实验

\

  ——2009年9月13日上午 北师大CET留学生禅修,明奘法师开示

  你们在美国有没有参加过一些禅修、打坐?但在美国更多的是Vipas sana Center,他们做的更多,印度人比中国人多。因为华人推广的禅修有时候还是注重的仪式过多,所以使你们美国人感觉到无法接近。但是有一个禅坐中心应该很好,把二战时期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那个总部大楼给改造成一个禅修中心了。让他们给涂改了,外形包装没有动,里边是一个佛堂和禅堂。所以美国还确确实实真的是在文化上是非常的包容、开放的。允许一个华人去把人家那样一个重要的地方改造成一个禅坐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议的。在中国肯定谁去做这件事谁被当成卖国贼、汉奸了。

  禅修满有意思的。释迦牟尼他的教育方法,不是说要解决信仰的问题,更不是解决一个信什么的问题。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心灵如何让它平静。平静下来,穿透事物的表象看到它的内在。因为它是这样的,因此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来做这个禅修的实验。一开始入手很方便,仅仅是观察。观察一个普遍的东西。好比说,这个东西一定是对任何人、对任何信仰人群都绝对是平等的,选择这样一个对象来观察,它就很容易下手、操作。所以就是仅仅来观察我们的呼吸,因为呼吸是没有宗教色彩的,呼吸也是没有什么过去、现在、未来的。任何一个人,他都有呼吸。你就把你的注意力、觉知力放在这个呼吸上。仅仅观察它的进和出。

  仅仅观察它,观察和分别是不一样的。分别、认识、研究,这是你要再加一层的心理作用、作意。就是你再有一层的心再去观察、分析、研究这个呼吸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个观察仅仅是一件事,你不需要去研究它,你也不需要去分别它,你只是体验它,这个观察就是体验的意思。所以在西方,有时候把禅修翻译成practice实践,observe观察,观察的对象就是我们的呼吸,breath in,breath out,你仅仅观察进、出、进、出……腿就盘好它,很痛的等一下。

  这个狭小的区域(鼻下人中),观察它,就把心灵的注意力、观察力放在这个地方,它容易产生觉知。能明白吗?明白了?太好了。那我们就把眼镜取下来,手表取下来,然后很放松。左手在下,交叉叠放于小腹前,很放松。然后眼睛轻轻地合上,仅仅的就开始观察呼吸的进和出。(三声木鱼)

  (引罄声)

  学员A:身体不舒服,脑子很舒服……

  学员B:在这种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怎么让你的脑子安静下来?

  奘师:它就像一个天平一样,这边是身体的不舒服,这边是脑子的舒服,如果身体的不舒服多过了脑子的不舒服,或者多过它的舒服,那整个这一个小时你会很痛苦,必然因为你身体的不舒服让你的脑子的舒服也会受到影响,如果它俩能够平衡了,脑子的舒服和身体的不舒服平衡了,你可以忍受很久。如果你脑子的舒服很重,身体的不舒服很轻了,你可以坐两个小时、三个小时都没问题。所以一开始,一定是身体的不舒服占主要,脑子的舒服占次要。然后慢慢的,它俩平等。然后慢慢的,脑子的舒服占了重要的,多过了不舒服,就越坐越乐趣多了。多以这个practice修行是一个慢慢的过程。

  学员C:在打坐的过程中,刚才说要体验呼吸的进和出,但是时间太长了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我想的东西特别特别多,特别特别杂,后来就根本不是体验呼吸进和出,怎么控制想这些胡思乱想的事情呢?

  奘师:这个我们叫做“失念”,从实践的角度说,叫“失去你的念头”。我本来让你这一个小时你的念头是在这个地方(鼻下人中),对不对?结果你大概只有三分钟在这个地方,并且这三分钟还不是连续三分钟,是加起来,十秒钟在这儿,跑了一会儿,又十秒钟回来,然后又回来,加起来一个小时大概有三分钟。刚开始没有问题,任何人都一样,不要以为我坐在这儿很稳定就没有想别的。不需要控制,按照这个方法,慢慢的练习。慢慢练习,就好了。你要刻意的想要求一个清净,有个词叫“瞪久发劳”,你是老想要静,越想静,这个念头就越会让你不安静。所以你只需要按这个方法去练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