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证法师/ 文章正文

请解释第六识、第七识、第八识?

导读:明证法师开示:有一本书叫《百法明门论》,其实比《心经》也不会长多少,好像还不如《心经》长,是世亲菩萨根据《瑜伽师地论》写的,《瑜伽师地论》是弥勒菩萨的论,在唯识宗叫根本论,...

请解释第六识、第七识、第八识?

请解释第六识,第七识,第八识,让我们了解?

明证法师开示:有一本书叫《百法明门论》,其实比《心经》也不会长多少,好像还不如《心经》长,是世亲菩萨根据《瑜伽师地论》写的,《瑜伽师地论》是弥勒菩萨的论,在唯识宗叫根本论,《瑜伽师地论》把一切法,归纳为六百六十种法,《百法》把六百六十法又归纳为一百个法,分成五组,第一组叫八大心王,心王法,一共有八个;第二组叫心所有法,简称心所法,一共有五十个;第三组,色法有十一个;第四组,心不相应行法,一共有二十四个;第五组,无为法,有六个,加起来一百个法。第一组,八大心王,心王法,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第七叫末那识,第八叫阿赖耶识。一心按照功能的不同分为八个识,八个识合在一起其实就是一心,我们背《心经》的时候,讲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后面眼识乃至意识,这叫前六识,其中意识就是第六识,第六识就叫意识,第七识其实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六根的最后一个根,意根,也就是说意根就是第七识,第七识就是末那识,这三个名词在说一件事情,从根的分类上来说,这个第七识末那识,叫意根,从识来说,他是第七识末那识,像我们人,一位男子,对他妈妈来说,他是儿子,对他儿子来说,他是父亲,就是看对谁而言,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上来说,就有不同的名言安立。第六的这个意识,我们是比较容易了解的,这就是我们生活当中大量地用的这个心,知冷,知热,知好,知坏,知美,知丑,知男,知女,知高低前后左右上下,这都是第六识的功能,前五识,其实我们不算太了解,不过前五识动作的时候,一定会有第六识参与,第六识和它们在一起,和合运作,这种情况下的意识叫五俱意识,意思就是和前五识一起运作的意识。

好比说眼睛看一本书,但是知道这是一本书的却是第六识,眼睛只是看到,眼睛像是摄像机,或是一架照相机,它并不管照到的是什么东西,知道这个颜色的是眼识,照相机不知道它照到的是什么内容,知道那个照片里边照到内容的是后面的人,跟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那么知道这个颜色的是眼识,但他还不知道这是一本书,知道这是一本书的是意识,所以,他们在一起进行分别和合起作用,眼识和意识的关系如此,鼻识,舌识,身识,也是一样的道理。耳识是能够分辨声音好,还是不好,我们平常说,这个声音真好听,哇,那个声音太刺耳了,就是耳识的分辨,他分辨得很粗,至于说这个好的声音,好比说是黄梅戏的调子呢,还是京剧呢,耳识就不知道了,耳识只知道这个声音比较好听,京剧里敲锣打鼓的噪音,比较烦,他会有这种总相的分别,也就是一个是悦音,一个是噪音,这个他能分别,至于说是什么调子,好比说唱歌,这是哪一支曲子,这完全不是耳识所能分别的,而要靠第六识分别,也就是说第六识不单能够知道前五识所分别的总相,而且能够知道,前五识所不能分别的不能了知的别相,两个他都能知道,为什么,因为第六识,他可以整合前五识,前五识的信息都会给第六识,所以他可以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另外,前五识只有现量,面对面的时候他才能了解,他不知道过去的事情,而第六识可以了解,前五尘谢落的这些影子成为种子存在八识心田中,到时候可以出来,和现在这个境界进行对比,依靠比量就知道了,比如说这一个杯子,这个杯子不是普通的玻璃杯,也不是磁杯,而是钢杯,我往上一拿的时候,大家第八识以往储存的关于各种杯子的信息,就会一起出来,意识马上就判定,它不是一只平常所见到的杯,而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杯,马上就明白了,这就是第六识的功能,仅仅眼识就不知道,眼识只知道这个杯的颜色而已,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我们这样大概地介绍了,五俱意识的情况,意识,除了五俱意识以外还有一种,叫独头意识,独头意识的意思就是他不和前五识一起各合运作,他可以单独存在,单独运作,这里边大致又分为四种情况,第一种意识,独头意识,就是散乱意识,什么叫散乱意识,好比说我们平常坐到那里胡思乱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那里入了自己梦幻泡影的境界,那个时候,和前五识没什么关系,因为即使睁着眼睛也啥也没看见,这就叫散乱意识;第二,梦中意识这个大家都了,做梦,不管你梦到的是什么,前五识都不存在,都是第六识的境界,都是以往经历过的事情,再一次在脑海里边现出来的影像,即使在梦里边如何,如何地逼真,它也不过是梦幻泡影,没有任何实性,在梦中,人的意识不清醒,所以,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当中,这是第二种叫梦中独头意识,第三种呢,是定中独头意识,我们打坐,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进入了禅定的境界,入定了,定中一定有意识,唯除两种定没有意识,稍微旁开来一点没关系,马上就回来,第一种,无想定,第二种,灭受想定,也叫灭尽定,这两种定里边没有第六意识,其他的都有,为什么这两种没有呢,因为无想定是修到了四禅境界以后,外道不了解涅槃的真相,误认为他这个身体可以涅槃,只要把第六识灭掉就可以了,于是他发生了一个误会,由于他有四禅的定力,他真的就把第六识灭掉了,可是,并不同有进入无余涅槃,因为他弄错了,这一条岔道,叫做无想定,第二种是灭尽定,在灭尽定当中不单灭掉了,全部的第六识,而且把第七识的两个心所,受心所和想心所也灭掉了,因此也叫做灭受想定,当然没有第六识,除了这两个定以外,乃至非想非非想天,也就是三界最高的那一种定,仍然有第六识。

所以其他禅定当中的境界,其实都不可能超出第六识的境界,这是第三种独头意识,叫定中独头意识,第四种,叫病中独头意识,一个人精神不正常了,站到那里自言自语,好像跟什么人在对话,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病态当中的一种境界,其实没有另一个真实的人,站在那里和他对话,但是他认为有因为他在病中,不正常了,他自己幻觉,看到有个人在和他对话,在和他吵架,我们见到有一些人,属于这个类型的精神病,这叫病中独头意识,但前提是在发病的时候,如果他没有发病在正常的时候当然不是,那么除了这四种情况,还有没有别的呢,其实还有,不过,我们大的分类是这四种,比如说,有人注射了迷幻药以后,迷幻的境界也是第六识的境界,再比如说,对一个人进行催眠,被催眠的境界也还是第六识的境界,我们就不说那么多,不说那么详细了,这是第六识所具有的两种大的状态,一种和前五识,或者其中一种,或者四种在一起的,或者五种都在一起的,这叫五俱意识,俱就是一个单立人一个具体的具,就是在一起的意思,第二种是独头意识,就是第六识可以单独运作的,这种情况,以上我们介绍了第六识的情况。

那么第七识或者叫意根,他到底是什么,既然叫意根,他就是意识的根,比如说,我有眼睛,眼睛叫眼根,由于眼根触色尘,外面的东西叫色尘,眼根接触色尘后,然后这个形象会跑到眼睛背后的视网膜上,落下一个影像,就像照相机后面的那个,显示影像的部分一样,眼球也有这个功能,视网膜上的视觉形象通过视觉传导神经,传到大脑里边,再合成一个形象,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大脑里边的那个形象,视网膜上的形象我们自己也看不到,现在我举杯大家看到了,其实你是看到了你自己大脑里边出现的影像,这个杯不会跑到你的眼睛里,更不会跑到你的大脑里,这是谁都知道的,所以,你看到的仅仅是,第二重或者第三重影像而已,不单看到这个杯子是如此,你看到一切事物都是这样,只是影像,没有真实,可是,这个影像跟外面是一致的。

所以,我们误解为这旨真实的,就像镜子里有一朵花,如果这个人不小心的话,他误认为它是真花,他会伸手去抓,结果手碰到玻璃才知道,这是镜中花,它不是真花,真花应该在外面,什么地方摆着,他弄误会了,眼识是如此,第六识呢,意根触法尘生意识,和眼根触色尘生眼识的道理是一样的,法尘有法尘的种子,变成现行以后就是第六识了解的境界,这叫法尘境界,法尘境界靠谁来触呢,在没有意识,意识还没有生起的时候,就要靠意根来触这个法尘,和前面的五根、五尘、五识,根触尘生识的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意根,触法尘然后才能生意识。

比如说我们睡着了不做梦,第六识或者说前六识也都没有了,那个时候继续在工作的识,只有两个,就是第七识和第八识,他们不需要睡觉,因为他们不是靠肉身存在的,即使肉身毁掉以后,这两个识仍然在,一直都在,所以,他们会继续工作,因此才能够保证我们肉体在睡觉的时候,仍然完好无损,或者说,体内还在进行一系列的运作,但是人睡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前六识断了,但第七识,第八识没有断,那个第七识就是意根,他遍缘一切境界,一直在做监督的工作,人睡着了,这是第七识靠着肉体的,眼、耳、鼻、舌、身五根,仍然在监督外边的一切境界,万一着火了,人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人会突然惊醒,为什么,因为有火光,火光会映到眼睛里,虽然眼睛是闭着的,但是那个光亮还是会透过眼皮,还是可以反映出来,另外可能有吵杂的声音,有热,都被第七识了知了,但第七识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喂……第六识,赶快醒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他就把第六识叫醒了,你不能继续睡了,赶快起来,这时候第六识又产生了,第六识一看,大事不好,着火了,赶快逃命,第六识和第七识他们要互相配合,这是举梦中被惊醒的一个例子。

其实白天也是这样的,我们本来在这里听讲,听得很好,突然外边放一声炮,一响,大家的头一下都转过去了,什么声音,因为这个现象,先被第七识捕捉到以后,第七识,他不能够详细地了解,因为他遍缘一切法,攀缘得太广泛了,所以,就不能够单对一个法,进行很细致的了解,第六识的功能就是可以专门针对一个问题,分别得很详细好比我面前这朵花,可以跟眼识配合了解得非常详细具体,第七识不行,第七识虽然也看到了,但并不能具体了达,所有境界他只能够大概知道,却不能够很详细很具体地知道,这是第七识和第六识的一方面的区别,另一方面,第六识,他的主要功能是分别,刚才说过,他能进行周详的分别,可以在某一个点上进行,最详细的分别都没有问题,第六识做完了事情,做得已经成了习惯的事情,变成习惯以后,就由第七识来管了,这是二者的另一区别,好比说,我们一开始学车的人,很紧张,战战兢兢的,这个方向盘怎么掌握,这个离合器怎么踩,这个档怎么挂,外面又要看灯,打转向灯,很多地方需要协同配合,他的注意力,一会儿注意这个地方,一会儿注意那个地方,是跳动的,第七识不然他弥漫地监督一切情况,但是一旦协同已经完成,学习过程结束,已经很自如的时候,第六识,就可以再做别的事情了,司机可以跟旁边的人说话,可以打电话,可以听音乐都没关系了,因为他的运作已经熟练了,变成了一种既定的程序,可以自动地反应,那么就交给第七识了,因此凡是有关习惯的事情,是第七识来管理的,而学习新的东西呢,是第六识完成的,这是二者的第三个区别,所以,我们在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过去的习惯就会强烈地表现出来进行干扰,因为,那个习惯是第七识监控的,他一定要出来干扰,让你知道让第六识进行分别,好比我们打坐念佛,我们本来念佛念得好好的,突然想起来,该做什么事情了,因为第七识是按照程序进行活动的,这个时候你就该回家了,该才买菜去了,这个境界就出现了干扰你念佛修定,他一次一次强烈地出现。

小偷被警察抓住为什么,因为他按照习惯做事,小偷的眼睛,好比说掏腰包的,那他的眼睛上了车以后,他就看人家的口袋在哪里,看人家的包包,他的眼光落在这些地方,所以警察上车一看就知道谁是小偷了,我们不看,我们不操这个心,警察他专干这种事情,当然一看就知道了,各有各的专业特长,小偷也是专业,他不看别的,专看你的钱放在什么地方,他已经习惯了,所以被警察发现了,那个习惯就是第七识在起作用,有一个小偷去撬门,弄锁,那个锁是一个新锁,他怎么弄也弄不开,他在那里全神贯注警察走过来,在那里等了半天,要抓他,可是小偷没有完成,门没打开,没进去不能抓,他在那里等着他,最后这个警察等得不耐烦了,你这么笨,开了半天没开开,拍拍他,老兄,躲开,不要干扰我,我在工作,警察说,我是警察,这显示第七识会,很顽固地按照习惯做事情,第六识和他进行配合,全然不顾别的境界了,因为第七识,他不知道是不是警察,他不知道,第六识回过神来以后,他 才会了解这是警察,这是我们从另外几个方面来告诉大家,第六识和第七识有些什么不同。下面给大家介绍第八识,第七识是连结第八识和前六识的桥梁,好像我们的脖子一样,他有一个连系,第八识最重要的功能,是含藏一切种子,什么叫种子,种子就是我们造作过身口意三业以后,留下来的那些势力,能够继续发生,类似的身口意三业的那些功能,我们用一个譬喻来说,叫种子,这些种子遇缘就可以变成现行,好比说我们到中午要吃饭了,到中午就饿了,那没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看到食物,我们也不怎么起反应,可是肚子饿的时候看到食物就起反应,这个反应是什么,你会不由自主的分泌唾液,你会流口水,流口水不好看你就悄悄的把它咽下去,小孩子不懂,不懂要避会人,就在那里当人的面吞咽口水。

另外,第八识他能够住持我们的身体,第八识如果离开我们的身体马上就是死尸,人死的时候就是因为第八识离开身体了,这个身体不能用了,他走了,同时走的当然还有第七识,我们在的时候只要还活着,第八识就时时刻刻,都住持着我们的身体,使我们的身体是一个活的有机体,而不是一个死尸,所以,我们会喘气,我们会喝东西,我们会吃东西,我们会适当地运动,就是因为第八识还没有和我们的身体分离,所以,第八识是生命的根本,他从来都不间断的,他也不累,一直在工作,第八识大公无私,第八识没有分别,他不管你是男的,女的,你要做好事,坏事,他都随缘,你说偷东西他都跟你一起偷,你说上吊,跟你一起上,你说跳河,可以,你说要成佛,没意见,怎么样都行,第八识具有随缘性,不动随缘就是说第八识,不生不灭也是指第八识,很多词都在说第八识,第八识本来就解脱,因为他没有烦恼,烦恼没有,怎么需要解脱烦恼呢,所以,他本在解脱,本在涅槃,另外,第八识做的事情太多了,多到无量无边,第六识就做一点点而已,好比说我们吃了东西以后要消化,身体里边各个系统都在协调运作,这是哪个识管呢,第八识和第七识在管而已,因为第七识遍缘一切法,当然身体里边的法他也缘,可是第六识只是分别外面的法,这个人好看,那个人好丑,这个食物好吃,那个不好吃,他会分别这些,他会很烦恼,看到了好的就高兴,看到的不好就生气,他烦恼,第八识才不管,他不分别,所以,他没有烦恼,本来就解脱,不需要解脱了,他进行那么多的工作,没有智慧能完成吗。

所以,他一定有无量无边的智慧,这就是说本具的智慧,叫本觉,所以第八识的觉,第八识的智慧叫本觉,即本具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开了悟的人悟后起修,就是第六识要转过来依靠第八识向第八识学习,第八识随缘,第八识不生气,第八识什么都任劳任怨,没有任何怨言,日夜不停地无我地工作,所以,我们学佛其实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向第八识学习,其实最后成佛也就是让妄心前七识,能够和第八识保持一致,完全一致,完全没有烦恼,完全具足圆满的大智慧那就成佛了,所以,第八识,对我们修学大乘佛法的人来说,至关重要,人在睡梦当中,第七识,第八识继续工作,人在死的时候第七识,第八识照样工作,因为要产生一个中阴身,而前六识都断了,不喘气了,人死了,可是中阴身还没有产生,大约需要八个小时,完成中阴身产生过程这是一般的情况,特殊的情况另说,有了中阴身以后,中阴身才能去投胎,投胎才有下一世,这件事情也需要第七识和第八识来完成,第七识比较主导的,第八识很被动,他是完全随缘的,所以,第八识工作必须要有第七识配合,如果没有第七识,第八识什么都不干,他非常听话,你让他干什么,他都没有意见,本事很大,什么都能干,但是没人指挥他就不干,那么不干的,是哪一种情况呢,唯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无余涅槃,这个涅槃是小乘的阿罗汉和辟支佛,修到一定程度以后,把这个身体舍了不要了,进入的一种解脱的状态,叫无余涅槃,只有这一种情况,第七识被灭掉了,即使在灭受想定也就是灭尽定当中,第七识也只灭掉受想两个心所而已,还有其他三个心所在运作并没有全部消失,但是如果修学大乘佛法这种情况也没有,因为佛不让弟子进入无余涅槃,为什么?因为进入无余涅槃以后,你就不会,你也不能再来到这个世间上来,你就无法再跟随佛陀进行学习了,就不能成佛了,只是个人解脱而已,这就是小乘的法,大乘法不入无余涅槃,所以不断地转世,不怕烦恼,不怕生死,继续一次又一次来到世间,和众生在一起,这样才能够度众生,这样才能够弘扬佛法,这样才能够锻炼自己学习智慧,这样才能够最终成佛,所以,第七识和第八识有这样微妙的关系。

摘自明证法师《台中五方讲堂问题回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