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俊法师/ 文章正文

不玩神气·坚持道心

导读:不玩神气‧坚持道心仁俊...

  不玩神气‧坚持道心

  仁俊

\

  修学佛法,首先即应对治、斥绝的︰不玩神气;入佛法门,首先即应正知、明行的︰坚持道心。构成生死杂染的动力──玩神气,解脱生死纯净的通德──持道心;道心坚持得明暗一贯,生死一致,成为生活中的轨循,生命中的范鉴,生死往来(之际触受着)的一切(有漏),明察得不受惑诱,不自藏掩,则能平平正正地做成个朴朴净净的人。修研正确佛法的共同点︰于生死中得人生、作人事,人身从人事中深感到「世间不可乐」,惟有佛法的「涅槃最安稳」;从涅槃的察觉中安置身心,身心淡宁得不求世间乐,这样的做得不逸不了,生死之际中的人身、人事,就不是一般的人身、人事──一转眼便成为三途象形!

  「业因缘不失」,这是『必定论』中肯定的。约恶业因缘说,人作了严重恶业,必然地会遭受恶报!如果业太严重了,所感受的苦报,则更加惨而长。构成恶业的激因与动机──渴求欲乐,欲乐纵肆得不受控束,弃旧恋新或揽权震威的狂悖,则上演得极其酷冷炽烈,人间的血泪与欢声,总是这么不断的「迭代」着!通常说人是理性动物,人与一般动物相比,理性的确显著的多,所以人被称「为万物之灵」。但是,凡俗性重的理性中,其内在所潜隐、蠢动着的情性与见性,无时无地不在耽恋自己、厌恶他人,愈耽恋自己则愈厌恶他人,人间世说不尽的染爱与恶斗,就这么绵延着永不休止。弥补此染恶最急需的──超常理性,从甚深理智中陶育出精严、温和的理性,理性与理智调配得同时起用,情性吸不着眼,见性动不了心,心眼中的佛法则于日常显现,显现得与生命成片成性(自自然然地循理作事),非常(大惊怖大畅适)时则安稳得深寂空明。学与修的功底力头,全凭这么勘验、察窥出来。

  玩弄、作践情性与见性的魔魅者──神气,人类没有倾向、贯持于决定理性与清净理智之前,无不为这二性困遮得张展不开、颠踬沉陷。神气,即是自我别名,其本意──妄执自我为精神主体者,这是一般凡情的共同心态。佛法不共世间的特见︰彻底否定了这个精神主体者。一切烦恼的总根源──自我──,其本质──矜炫绝端的尊优与高慢,人与人、族与族、国与国间所形成的种种对立、对峙、对抗,无不由他而引起。释尊彻觉了这一切祸患之根,所以总是不遗余力地严破之。神气中自我的夸耀,如果详加察究,这二者毫无差别;因为在古译佛典中,神与我往往是互译的。例如般若经所列举的「十六神我(知见)」,就是十六种我的别名;外道的「死后有神去,死后无神去」等,也就是我──世俗「如来」的别称。外道们昧于「缘起性空」的究极真理,妄执缘幻身心中有一神我,强调着迷此神我则流转生死,断惑则悟入神我而超脱生死。其实,不但不能超脱生死,反更增加、延长了生死流转。佛法说生死流转的主因──妄识,无明与贪爱交相熏发,意识受着这二者的误导,所以一般众生老是在三界中轮回不已。因此,佛法说于生死中流转的乃是「识相」,绝非「我相」。圣龙树说︰「意识难解故,九十六种外道不说依意故生识,但以依神(我)为主」;这,点出了外道生死流转的症结所在。听闻正法,务须将「识相」流转与「我相」流转择辨清楚,始能不为神我所误,而以正智点转妄识,直修解脱(道)或直发(大)菩提(心)。

  世间心对神我玩索得非常热恋,热恋得一切都缭绕着他,也就一切都被他操控得翻不了身,敞不开心。有漏「异生」的大苦聚集,都这么被侵袭戕害得吁天抢地的!说起来,人比动物聪明、善良得多,在理性没有受到剧烈激刺、冲突的时候是这样;一旦内心受到粗重邪恶嗾使,外境又有媚艳得如花玉般的钓逗,就立刻被迷吸得颠倒不堪,丧毁人性!所以,孟子概叹着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诚然道出了一般人的劣根性。人性的反面──兽性,一念之差,兽性便埋没了人性,失人身是多么迅快哟!外道们都误认内在有个神我在役使自心,尽管这样的我,怎也测验不出一点点的真实和神妙来,由于被它陶醉的时间既深且久,却总是唤不醒、导不回,依然玩弄个不息不休,真是太痴蠢了!体解、体行佛法的惟一宗趣︰无我解脱,从缘起的察观、析悟中,获得最究极、最普遍的实相──一切法本性空──,于是对神我才远离得绝情泯见,对佛法才操修得明确相应,不玩世间精魂,直印出世法律;出世法律消融了世间精魂(包括: 「即身成佛」的惑业谬倒),本净而如实的佛法,就这样触明得遍地皆是,无处不现。

  当六根对六境发识,当即三事和合生「触」(开始认识一切(有漏)的前导者),警觉性高的,能触的心触着所触的境,不落有覆无记,也不玩执自我,明明续续地洞照(自)性空,迈向解脱就这么落实起步的。一切解脱道的垫底者──八正道──,这条道往返得畅顺明达,突破了情识冲动与见网困罩,正道中的法力佛德,领受与表现的,则自然地不屑玩神气了。佛法中最重要的一种心──道心,有了道心──活在道心中,心与道永不隔绝,身心便成为「法器」──佛法之器;(痴爱与)业识所感的身心──情器,信受佛法,于佛法中成为法器,情器中的情种,受到法器中法种的对治,情种日见减少,法器中佛法的威德充足深厚,将道心支持、运展得不弛不局,道心与法力则配合成一贯一志。就这样,有形中持践得准,无形中察照得明,道与法完全化为自家之念与责,因此,道与法也就全属于自己的了。出家者必须获得这样的属性,才永远不属于三界,才决定能恒续三宝。道,显现为日常规律,机械得非道不可,机遇得违道不苟,「信着」得这么不随(泛俗情)缘、必随(清净无染)道,出家才出得如莲华脱泥,入世才入得清流汰浊。出家佛弟子具此特质者,其表征︰深厌我而见人必敬,为人必恳;常乐法而(忆)念佛不忘,学佛不倦,心目中的道与法,则触明得不离前后左右了。

  学佛法,道心成为最真实的知己,动一切念,见一切人,作一切事,莫不与它商酌个究竟,对一切人事的适应和处置,佛法就这样从世法上用得明而活、大而通。明得离却种种自私,通得不忘一切众苦,日常中大菩提心才活得朴厚真诚。道心扩展得无量无边,斥劣(慢)斥狂(诳),正法镜高悬于心目之间,照破了「五蕴炽盛魔」,看透了「五欲华箭毒」,道心才不离正法之镜,正法之镜才直照道心;道心与正法交融而直现。道与法皆不离乎心,将心贯注在道与法中;道与法则化为心之见证者;心,有了这样的见证伴导着,慧观慧行就「习应」得永不荒昧。人心所系念、体现的佛心佛行,见一切人就没甚么装腔作态,从本分中做到自己必舍必尽的一切;道心,端从这二必中开始的。

  出世的含义之一︰突破神我;障碍解脱最高峻的一道关卡──神我,要想跳过去,千万不可让他纵逞「意气」;道气化除了意气,道心持得确真,道气现得温平,神气中的自我则无隙可乘、无衅可挑,不论出家在家,才能迈入菩提大道,永不退堕!

  佛元二五四五年八月七日

  于新州同净兰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