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俊法师/ 文章正文

现代佛教界最急需的一种根性︰当下猛决死透透.当前坦豁活脱脱

导读:现代佛教界最急需的一种根性︰当下猛决死透透.当前坦豁活脱脱  仁俊  普为人天称叹为「无上觉皇」的释迦牟尼佛,所觉之境与所示之义,可谓至深极妙,超越伦匹!信如此的境,解如此的义;信得深入其境,解得冥会其义;从深入冥会中,的的实实地不忘佛、不昧法、不乖僧,在在处处都从三业上直学、直验、直现三宝;三宝不离三业,三业则成为三宝的道场;佛法所指的真道场︰清净三业与究竟三宝的契应无间。从三业上扎根的道场,这...

  现代佛教界最急需的一种根性︰

  当下猛决死透透.当前坦豁活脱脱

  仁俊

  普为人天称叹为「无上觉皇」的释迦牟尼佛,所觉之境与所示之义,可谓至深极妙,超越伦匹!信如此的境,解如此的义;信得深入其境,解得冥会其义;从深入冥会中,的的实实地不忘佛、不昧法、不乖僧,在在处处都从三业上直学、直验、直现三宝;三宝不离三业,三业则成为三宝的道场;佛法所指的真道场︰清净三业与究竟三宝的契应无间。从三业上扎根的道场,这样的道场,才是最坚固最够力的道场,从这样的道场熏培出来的僧众及信众,道心所持与道心所现的,情与见则不乱不动,能转能纠;清净得不偏不倒的正法,就显现、建立、阐宣在这样的转纠中。学法学得能转能纠一般众生的人,这么种人的根与力,久已深植得根莫能撼,力莫能夺。正法,就在这样的二莫中常住于世。学正法,从明净人格中直握直观;直观得能续能增,增得正念不倒而深入坦进,则准准的的地迈上正道。正道取为人性中的标尺,一切举止都凭此标尺规范自己,规范得成为自己无时惑忘的尽形寿教育,现生及后生的善净之根,从所触而引起所应对的一切事相,就有番憬然的自动裁夺,甚至当下不受惑动,上等根性就这么一径决定向上向善的。这样的根性毕竟太少,但是,没有这样的根性,解脱道与菩萨道,就没人修学,这,足见上等根性太重要、太急需了!

  即世间而能出世间,即出世而能度世间,这才是标准的上等根性。这样的根性决不是本来就这样的,乃是藉最优良的因缘培训出来的,所以古德曾说︰「无天生释迦,无自然弥勒」。释迦、弥勒既都由因缘所成,那么,善净因缘就成为练磨根性的唯一要条;最善净的因缘︰诸佛菩萨及诸三藏,菩萨们的博学深悟、广摄大发,起初没一个不细究而精通大小三藏,从三藏的开示中,彻治三恶根,圆培三善根;三善根圆培到无漏无上的具足了,换句话说,三无漏学究竟成就了,因此,也就说「三世诸佛皆从学来」。学,是多么重要啊!「悲而后有学;奋而后有学;救亡图存而后有学!」肯认着︰学为觉之亲因,真学方能彻觉;不学,不仅不能彻觉,还会痴倒得堕入魔外而不自知哩。佛陀之所以特重学与觉,就因为从正学中日趣于真觉,从觉真的意念中,直持而深注、深思、深修于(对向)真觉中,邪情染不着,恶见诳不动,出世的根力卫育成入世的砥柱,法门中就有根固力充者;有了如此的根固力充的人,身心所持所现的则不离佛法,能以佛法为许多人造根造力,许多人有了佛法中的根力,转续地衍生出更多的佛法中根力的人,佛法常住于世的基础,就深固得怎也撼不动了。

  学佛法,学到能从佛法中生根发力,从世法中开心豁眼,凭着佛法善用而正择世法,择(取)其正而汰(脱)其邪,正到与佛法的纯善配合、贯通而融应,佛法净化了世法,世法直向于佛法;佛法便永远成为世间之光,世间就这么转为人间净土的。佛弟子亟应荷担的大任──共同发心建设人间净土;建设人间净土最急需的条件︰善根与正力。从善根中培育深厚福德,以恭敬心回施大众;从正力中操修坚笃品相,以严净身显现佛法;佛法显现得化为自身之药,成为众生之镜;自身健得能发能荷,众生明得能见能行,这样相互合作得和衷共济,精诚无间,人间净土才可能尽快完成。

  人,发了菩提心的,从菩提心中立定了「不动、不断、不破」的坚卓志誓、气概,在在处处,从不忍中着意致力、淬练着大悲心行,见苦必救,处乐能舍;不畏苦而恋乐,常回乐而耐苦,如此的自发自当,面对的不离诸佛与众生;尽以诸佛之悲,直恤众生之苦,怎也不让众生看出丝毫虚诳,许多人才与佛法分不开;从佛弟子的深愿至行中,体肯着诸佛的悲醇德圆。佛弟子亟应负起的天职︰让众生能体肯着诸佛的悲醇德圆!值此世界多难,众生多苦的目前,祇有发挥、承顶这样的天职,才够资格称得上学佛为人的人!

  真能为人的人,必先厌绝了(真)我,所以,诸佛因地一发心,首先厌绝的──我,因为他是构成一切苦恼的总根源,有漏众生的「引业」与「满业」,都是由于他招感而流转的。佛在因地中察透了他,于是对他生起绝情的厌弃。一心不移的把着此宗趣,才能深学智观,直断烦恼,大展行愿,普度众生而圆成佛道。学佛,一开头就得看清诸佛因地最厌绝的对象,也作为自己最厌绝的对象,厌绝得无念或忘,对诸佛因地的着眼点才不会看走了眼,才会步上诸佛的坦途──无我。无我,成为永劫中修学的归宿与开展;归宿得寂静安稳,开展得昭朗健牢,明暗中尽是一片一味的沉照不昧,远离了世俗的一切因循累罣。凡能进入这般境域的,性格都刚挺得无比的猛决,对自我的无情铁腕下的极重极快,生死中的情索见网就这么彻底斩断的。修学中当下具有这么种功候,佛之法与人之(心)形,则融会而为一,从人形上处处透露佛法;做人,就是从这样的融会中,将人形修为得酷肖佛形;人形从酷肖的佛形中谛审佛心,而学习最深广的佛法,从佛法中尽绝了「我法(我所)」的困缠。

  尽绝「我法」的另一要诀︰敬佛敬到一心不忘,敬佛果真敬到不离佛法,我法堵不着心,作不了梗,佛法于身心中则能生根发力,身心从佛法中所引发的作用︰汰绝染根,发达净根,扎扎实实地建立从凡入圣的根基。念头上有了崇圣耻凡的效慕与警诃,就有透脱流俗的决性;这样的决性强烈巩固得「不动、不断、不破」,有漏事相惑不着,无漏理性(解)悟得透,于无漏解悟中有了的凿的把握,对有漏的凡俗者,则起得默化作用︰从有漏导向无漏。从我们自身尽可能让人看不出漏漏渗渗,人们才渐渐知道甚么叫做无漏,因而能警杜本身的漏漏渗渗。佛法所说的学与行︰一切都从严防漏漏渗渗开始。凡是能趣向、进入三解脱门的,起先总是将许多漏漏渗渗严杜得细细到到。

  学佛法,最吃紧处︰断除恶根,建立善根。三业处处谨淳、明察得不离三善根;三善根从三业中扎了根、发得力,行住坐卧中若动若静,所见所思与所行的,大体上就不会背离三宝;起心动念处都与三宝相应,三宝就成为我们三业中的体统了。学在、行在这样的体统中,善人之心与善人之相,则持现得柔敬温淳,善根则永远成为我们的根。三善根透过三宝,从三业上树立得深固、端卓而永恒,三恶根就杜绝得没滋衍余地。佛学得真,人做得纯,真纯得绝不折扣、混杂,三恶根才会彻底的尽尽绝绝。猛决得与自我立刻绝情,才会敢得这么尽绝;我们当下死透了心,这么猛决吧!

  心从烦恼中死得透,心地与心门,坦旷开豁得直直明明,智观内循的了没遮滞,外涉的都能越陷,身心活通的功力与能量,则成为正力净能。正力弭平了邪力,净能汰脱了染能;今生度自身有了决定把握,不受惑而虚脱失堕。能安住此种境地,不论在家出家,所形成的影响与观感,则能引发许多人意念与行为的度脱感;活润而推转佛法之轮的,靠的就是自己与许多人的鲜热血轮。我们的净能,蓄储而发挥得与念俱净,与时俱增。许多人才会齐心并力,一道儿跟上来和我们共同推转无上*轮。

  如果从推动*轮的无限德力说,我们的确太缺乏了;真能转动*轮,普济一切的,惟有无上佛陀;因为诸佛深入无上法界,洞照无量法门,于一切法究极自在了,才能转无上*轮,度无量众生。但是,我们学佛的最高目标──转无上*轮──。我们必须无间地将此鹄的置注于念头心底,生死不忘,安危不离。正法成为生命中的标竿,生活中的衡规,生死中的慧炬;从慧炬中看清一切,不恋身心而正展手脚,所印所测与所行的一切,都以正法为依止、作导进,就这样,正法便不再离开我们的身心;我们的身心就成为正法的住持处,身心最大的觉变、彻变,大抵这么开始的。我们实际地活在、测践在如此的觉变中,净智的光能才会灼破识取的业能。染能损减的日减,净能增益的日增,增益到染能即动即制,净能成为生命觉变的主导者,将自我的罪恶根源──「主宰」,痛剿得彻底廓清,我们的净能则能将善根植奠得莫可动拔、摧折,永远从佛法中生根发力,从探头豁眼中把人做得不愧诸佛,不负众生。

  学(行)佛法最应着力自测处:有否从佛法中生根发力。这么自测的锲而不舍,厉而能决,对善根崇乐得念念培持,对恶根厌恶得念念斥绝,善根决定胜过了恶根,从善根中将善心善相熏发得柔平充实,到处都让人看出是纯粹的善人。我们的学与行,从这么种纯粹中深入而遍现,现得无已无限,许多人才被吸衔得深入佛门,从佛法中练成永不退转的善人。释迦佛所觉所说的法,简括地说:最极谛实与毕竟纯善,学得上行得足这样的法,则能「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涅槃观能远离「常、乐、我、净」四倒,「四念处」与念头相应不离,成为日常中准正的导示。凡外的僻邪(行)与教内的自性(见), 一概摆脱得廓廓落落, 三毒的总根── 真常大我──,就没有蛊动、逞暴之处了。这个为害一切有漏众生的绝大毒根,不从我们的自身上再扎根,我们的善根从正法中则熏发得日渐深固、壮硕。深得能直见诸佛而直学,壮(奋)得能普为众生而普耐;如此的直学普耐得心地厚重,心力锐敏,无形中摄运着诸佛的无尽德力,有形中对众生加诸自己的重重的折腾与迫害,便安稳的镇平笃泰,堪能转众生的恶根成善根,自家也就这么从钝根转为(不共)凡小的利根。

\

  从高度积极与深度精进中必具的自测,苦淬自己死生中转为不共凡小的(切不可高视自己是)利根,练在这样的坚忍苦淬中,佛法记得牢而明,用得直而觉,一切举措都表征得爽当的历,没些许拖泥带水的污痕。此生自依自度的决性与正性,从信慧中建立与体悟的,与大乘的无「滞」无「性」贯联得无间无退,利根的质品与气概,生命上卓立与承荷的,便怎也撼不动褫不夺;因为与智愿相应的大乘佛法,与生命、生活、生死永远同在了。大乘行者的卓见与特行:即生死而了知生死性空,即性空而面对生死中众生,和光同尘(不染)地与众生相处得没隔阂、没粘搭,肝胆与肺腑完全敞豁得让众生测验得挺挺真真;相处的时间愈久,愈益为众生测验得更挺更真;真到没一念顾自己,挺到没一瞬舍众生。自家的根从佛陀的力中提护得时时增长,佛陀的力渐次强化着自己,自己就有了莫可撼毁的根力,就能为众生造根造力了。

  学佛最必须的自承处──为一般众生造根造力,有了为众生造根力的健雄誓约,这般誓约是面对三宝与众生自许自发的,念头眼底时时现起这般誓约,则绝不敢、不肯违誓背约;真学佛的,总是首先铁定这般誓约。学在行在这样的誓约中,就没有了脱生死的急迫感了。侧重「正性离生」的声闻道、与特重「无性」度生的菩萨道,根本差别就在此。菩萨直从缘起「无性」中,彻底解除了自我威胁,认定着:无住涅槃与无上菩提的寂会与圆证,惟有深入生死海而遍度生死者,入之不了而度之不舍,始有自己的分。从学的循次说,学佛陀就得先学菩萨,因为佛陀是由学菩萨而成的。这,体肯得深刻坚决,施展得净落旷达,不为尘欲所吸吞,不学二乘而寂离,从「事证、戒证」中正正明明地做人;人做得见得一切人,智择(照)得透脱一切法(不厌有不欣空),有上投入得健朗果决,空中导出得笃泰充全──「空以功德为主」;功德充实得不让自我有钻隙打孔的余地,正法则成为我们永远的光明之根。从正法中往来的雄和平易,弘愿与正法配应得直照直发、必创必舍,如此的照发创舍,成为生活中最热络者,生命中最坚练者,生死中最久荷者,菩萨之根与力,全凭这么建立得让诸佛称叹,众生得度。

  菩萨从佛法中修练成的根与力,向上直见直学诸佛,向下不忘不恋众生,在任何时空中,就抬得起头、豁得透眼。必如此,菩萨才成为真学佛纯为人的人。这个世界有了这样的人,才容得落一切人;真容得落一切人的人,才学得上(行得足)一切佛的法;真学得上一切佛的法的人,才真能成为大乘中决定性根力的人。我们面对的──绝大而普遍的艰险时代,说得彻底些,乃是数千年来人际与国际间所累积的大贪、大瞋、大痴烦恼的总爆发时代;爆发得怎也无法减低或停止。我们的菩提心面临这样总爆发的酷烈惨况,「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的弘誓健愿,立刻掀动得悲潮腾涌,沉持得智光彻照,才显得出菩萨舍己为人的利根巨力。

  我们口口声声都说是学菩萨道的,菩萨道最积极最真切的兑现:愿能契法性空,行必济世间有(情苦),空得洞照自家身心皆悉是有漏幻缘所现,对之直绝世俗情恋,认定着:现代佛教界最最急需的一种特性:当下猛觉得死透了真我,当前坦豁得活透了假我,尽以假我面对心注着大苦恼总爆发的人际与国际,处处准备着将缘幻之我奉献给苦难的人间;更肯决着:惟有如此,我们始能成为诸佛菩萨法身慧命的承续者;活在此种承续观行中,我们才敢面对此大苦恼总爆发的时代,大显身手而奉献一切!

  佛历二五四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于新卅同净兰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