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俊法师/ 文章正文

缘起的面面观序

导读:缘起的面面观序仁俊...

  缘起的面面观序

  仁俊

\

  学佛法,简括说,就是学缘起。因为佛法的全貌与总根,全都在缘起中该摄无遗。所以,惟有体紧、思切、用熟、悟明了缘起,面对身心与境界,乃至古往今来一切的内容与现象的来龙去脉,才理解得丝毫不谬、的准无疑。诸佛圆证菩提与众生彻得解脱的最究极的准则——缘起(因缘),这是佛法与外道及有所得小乘不相共的特质,择定、体印得不混不动,学的经历与修的进程,才会一起整贯遍通得不遗不了,做成能瞻诸佛能为众生的健全人。

  人,最值得庆幸处:能闻缘起正法,从缘起正法中,将(染净)缘起择辨得清晰、确准。不带丝毫含糊、倒杂,直从性空缘起上截断「性」与「我」的恋留、盼顾,人生观与人生行则展得开看得透,走的不再是一般老路,做的也不堕世间俗套,佛法中健全的人生就从此开端的。与缘起相应的观行的精义:相待中直透二边——观,绝待中净契实相——行;这么种深难度的观与行,一般的心思口议,契投不着的。但是,只须从正方便(精进)中体握着佛法命脉:戒(善)与(福)慧;戒慧坚化、广化、深化、净化得不离缘起,「性」与「我」的阴影则被荡廓得没交道、不忆念,佛法的德音与光力,我们的眼根、耳根与意根,则渐渐看到、听到也多少领悟得着。缘起成为念头之镜,现前之(开)示,佛与法明现得亲切的准,我们的六根从(闻)熏(察)照中依止得「善欲」热烈、盛旺而恳诚,忘却疲昧,抛绝逸荒,就开始有番初步「转依」。佛法,就这么从内在「现行」得活络绵密,从外在现形得活脱毕真(不诳不赚,能为能当);也就这么于理安顺得恬淡宁谧,于事忍化得融通洽和。菩萨的风貌与心肠,就这么不经意地流露出来;由此而流露不已,整体性的佛陀身心也就渐渐地有几分相似印现。学缘起,务须把握的意趣:今生修成永不失落的端正的人形象,有了端正的人形象,才会听闻到佛所说的「缘起大法」,将「性」与「我」遣治得远离身心,从缘起法中开得透眼,发得足心,剖得出自家心肝,足足实实地供养诸佛与众生!

  缘起的内涵最极深邃,缘起的范围极其宽广,宽广到世间与出世,诸佛与众生,无一能出乎缘起之外。因此,要探究一切佛、一切人、一切法之所以然,离开了「无性」的缘起,则怎也握不着要领。释尊所证的是缘起,所诠的也是缘起;所证的无量无比的甚深法性——「无上寂灭」,是断尽一切惑习的圆妙佛果;所诠的该摄着有漏与有为;释尊说法的目的,将有漏凡俗导向无漏无为——「究竟涅槃」。前者概括世间一切差别事相,后者遍通出世一味寂然实相。悟入佛法实相的一切圣者——声闻与佛陀,其所悟入的共同法门:「苦集灭道」。从四谛与缘起的关联说,四谛直从现实的生命「苦」果上,谛确地点出感致苦果之因——「集」;能「灭」此集最有力的方法——「道」。所以,四谛法门是最简明而如实的具体示导。十二缘起的「无明缘行,行缘识」等,则从甚深极甚深的觉照、透达中,点出三世流转的主因——「痴」与「爱」;这样的流转观,破绝了外道以(神)「我」为流转主体的邪见,而代之以「识」为三世流转的正观。在修学历程中,如能深观(阿含)本教中的「识如幻」,不让自我覆心遮念,则能观苦破我,观缘破性,稳稳当当地直趣解脱。佛法的宗趣——解脱第一,从大乘佛法的解脱观说:活泼泼通透透地勘破了性与我的执取,从(正)法与(净)缘的创悟中,念念不忘诸佛,处处不负众生,以诸佛之法济众生之苦,(深)愍众生之苦(广)摄诸佛之法,法悟(持)得忘了我,缘创(回)得尽为众,就这样,法之喜乐与缘之发挥,充满着身心也奉献得身心,恋与厌的两极性,就不再在心目中打战了。从此所念所见的,只有诸佛与众生,这样,尽管不急求解脱,实际上也没什么缚着自己,身心则开济得两头觉导——不忘诸佛,不负众生。

  从这二不中,廓绝了一切情见,身心完全化融于正法净缘中,正得于有为中不执实有,净得于无为中不住真空,将真空中体悟得的实相,从有为中印决、了达得正正明明,智观的「无得」与慈行的「无量」,与菩提心就贯联、化合得不脱不失。菩萨弘誓坚愿的「不畏恶道,不求乐故」,就这么自勘、自验、自发、自致得不屈不悔,能进能荷得永恒不已的。修学中最应提运的诀门:缘起性空,从缘起中汰除世智(一切情见滋衍薮),从性空中察照实相,眼面前看到的不离实相,心底触会的也不离实相;实相遍一切时空,缘起也遍于一切时空,缘起与实相构成不可分的关联;因此,理解到缘起无性,就必然地了悟诸法实相。从差别的见地看:「一切有为法,亦名因缘」,众生的生死流转,不离「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理则,释尊对一般众生,总是先说「法住智」,其故在此。「佛告比丘:我不作十二因缘,亦非余人作,有佛无佛诸法如、法相、法位常有」(『大智度论』卷第三二)。缘起的「定义」,不外乎「此故彼」,所以,「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构成了流转的定律;「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构成了还灭的定律。这样的定律,乃是「法住智」与「涅槃智」的综合诠演。因此就知道:生死从因缘生,涅槃亦从因缘生,由于因缘涵盖一切,所以释尊说:「我说缘起」。佛法的特质——有因无自性;修学佛法的着眼处——以净因治染因;净因的引生处——「净心」,心净得不着「我」与「法」(我所),心智就会体悟到彼此息息相通的关联性,所以说「共生因者,一切有为法,各有共生因;以共生故,更相佐助。譬如兄弟同生故,互相成济」(卷同上)。理解到人与人的因缘相关性,从因缘中体行得崇敬而感激一切人,才会以菩提心等观诸佛与众生。

  声闻行者对缘起存着最迫切的厌怖感,形成了「三界如火宅」般的出离心,尽快地入灭的「自利行」;菩萨行者却于缘起中繁兴悲愿,练培出以「人间」为行化的「普贤行」。菩萨道的超特性:「自以智慧眼,观知诸法实(相毕竟空),种种法门中,皆以等观入」;深学而深行「等观」的菩萨:「不以诸结使为恶,不以功德为妙;是故于结不瞋,功德不爱」。「法忍」与智觉的功能深厚了的菩萨,大都对「生死与涅槃」作一相(无相)观。以故,「菩萨虽厌老病死,能观诸法实相,究尽深入十二因缘,通达法空入无量法性……」(卷三一)。缘起的广义——「空诸行」,凡是念头上触会或观达到的:漏与无漏,为与无为,概而言之,都可称为「行」,也都是各各不离于空。从空寂中面对缘起,在缘起中不离、不沉于空,「无所得的智光」照彻了一切,也就通达而活转了一切,菩萨就这么从净脱脱明足足中而圆成佛道。

  龙树菩萨说:「离有为则无无为,所以者何?有为法实相即是无为;无为相者,则非有为,但为众生颠倒,故分别说……」。「无为相者,则非有为」,这两句话,从最纯正的佛法说,重要极了!因为一切法的普遍实相——毕竟空,从无自性的毕竟空中遍观一切,森罗万象到(一相)一味涅槃,毫厘许的自性也不可得。因此,诸佛所证觉的空,乃是彻头彻尾的本性空。本性空——是不生(不灭)的,所以说「则非有为」。这与「真空生妙有」的思想,迥不相同,从遣执上说,缘起性空,是最彻底的反妙有论者;一般所唱演的妙有,乃是倒见中「常乐我净」的产物;以缘起(自)性空为修学准则的吾人,对此等倒见产物,亟应致力导劝而舍离之。

  超定法师以性空缘起为修学宗趣,近几年为「正觉之音」所写的数十篇文章,其内容都从阿含的「空诸行」及初期大乘经的「法法本性空」着笔,具有正知净行的启导性,我诚恳地向诸位读者推荐。藉此因缘,我想与超法师订一誓约:生生世世倡践缘起正法、性空实相,遮绝「真空生妙有」的世俗(执)见!

  佛历二五四五年元月四日于新州同净兰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