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圣开法师/ 文章正文

布施器官是菩萨行

导读:布施器官是菩萨行在佛教大藏经里,曾记载着许多关于教主释迦牟尼佛陀在往昔因地修行菩萨道时,不失器官的事实。如有众生求演,他就施眼,求手足施手足,求脑施脑,毫不吝惜。此乃难行能行,难忍能忍,难舍能舍的菩萨行。  凡众生都是执着自己身体的,人死全尸埋葬的观念,牢不可破。然而近年来,曾在报上看到有几个愿意捐赠器官的人,其观念之转变,实值得世人可歌可颂的,兹录于后:  民国七十四年十一月五日「中国时报」第五...

  布施器官是菩萨行

  在佛教大藏经里,曾记载着许多关于教主释迦牟尼佛陀在往昔因地修行菩萨道时,不失器官的事实。如有众生求演,他就施眼,求手足施手足,求脑施脑,毫不吝惜。此乃难行能行,难忍能忍,难舍能舍的菩萨行。

  凡众生都是执着自己身体的,人死全尸埋葬的观念,牢不可破。然而近年来,曾在报上看到有几个愿意捐赠器官的人,其观念之转变,实值得世人可歌可颂的,兹录于后:

  民国七十四年十一月五日「中国时报」第五版,有一则标题「学生车祸遇难,乃父含泪捐躯。器官造福患者,义举遗爱人间」,因胡正刚代子痛下抉择,十余伤患有人受益,其报导说:

  [桃园讯〕桃园农工职校夜间部二年级学生胡鹏钧因车祸头壳破裂脑浆外流不止,在他死亡前其父胡正刚慨然和林口长庚医院签约无条件捐出其子全身所有有用的器官包括肝脏、肾脏、眼角膜、皮肤、骨胳等,截至目前为止因该项捐赠器官义举已有四名不同病况的患者受益,且手术都十分成功。

  据了解,死者胡鹏钧,十八岁,住桃市守法路十八巷五号三楼,原就读桃园农工职校日间部,因家境不佳为了贴补家用,胡鹏钧从这一学期转到夜间部汽车修护科,白天则在桃市龙寿街万溢工厂上班。

  本月一日晚九时五十分胡鹏钧从学校下课后,骑乘一部五十西西机车后载同学欲返回住处,经成功路、春日路口时被一速度甚快的伟士牌一五0西西机车撞及,胡鹏钧腾空而起摔落地上,脑部严重受挫,头壳破裂,经送杨敏盛医院急救后转送长庚医院。

  翌日清晨其父胡正刚(五十九岁)前往探视时发现胡鹏君脑将外溢不止,从主治医师处获知其子回生乏术后,胡正刚噙着泪水表示愿意无条件捐出其子身上所有有用的器官。

  胡正刚和长庚有关人员签下「合约」明确表示其子交由院方全权处理后,抑制不了情绪,当场落泪嚎啕。院方在获得胡正刚首肯后迅速安排有关事宜并进入紧急动员手术阶段。

  据了解,住长庚渴望获赠器官的病患包括一名尿毒患者,一名皮肤百分之九十受严重灼伤者和骨胳缺异伤患,在获知有人愿意捐出器官后家属们纷纷向院方提出申请。

  前天上午十时卅分胡鹏钧终因伤重不幸断气离开世间,在他断气的一剎那,长庚医院立刻施以紧急手术,成功地自胡鹏钧遗体上取下所有有用的器官。

  据指出,胡鹏钧健康状况十分良好,所取下的器官均正常,在长庚的作业下,成功得宜入迫切需要的病患,具透露截至目前为止,至少已有四名病患受益,而取自胡鹏钧身上的各器官、组织,初步估计将共有十多名伤患受惠,造福不浅。

  又民国七十五年四月三日的「中国时报」,第三版有一则「捐赠器官遗爱人间,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新闻说:

  [台北讯]台塑企业董事长王永庆,二日在中华民国器官移植策进会的成立记者会中表示,五年之内凡愿在死后捐出身体各器官的人,王永庆愿意致赠家属新台币十万元的丧葬费,表是对死者的敬意。

  王永庆,昨天出席中华民国器官移植策进会的成立记者会,他表示,国内有许多民众患了尿毒症,家庭经济和自己身体都饱受痛苦。他指出尿毒症无法根治,只有洗肾或换肾,但由于国内全尸观念盛行,医师们很难开口向濒临死亡伤者的家属,要求捐赠器官。

  民国七十五年四月九日的「中国时报」,第三版有一则标题为「将哀痛之情升华,让爱儿常存于世」的新闻,「五岁稚童器官遗爱人间,乃父含悲抉择,四人同沾其惠重燃生命,达达虽死犹生」,其报导说:

  [台北讯]台湾地区最小的器官捐赠者─五岁男童游冠达,经过医师三次慎重判定「脑死」之后,其家属含泪捐赠男孩全身器官,遗爱人间。期肾脏和眼角膜已照亮了四个人的生命,但心脏和肝脏不凑巧没有适合的人移植,而未达成捐赠愿望,医界引为憾事。

  游冠达的实际年龄是四岁四个月,目前他的两个肾脏,已分别移植给一位十三岁和卅岁的洗肾病人,这两名洗肾病人皆已有十年的洗肾病史。

  其两枚眼角膜亦于八日下午移植给两位盲胞。这四位同沾其惠的病人,均是在台大医院进行移植手术,据主治医师表示,病人手术后情况相当良好,令大家感到欣慰。

  达达是在四月五日晚上八点多,坐爸爸游泉田的车子,到新店百忍街叔叔家中准备祭祖,游父的车子尚未停妥,游母邬雪玲听到达达说,外头有秋千,即打开车门跑出去。不到三秒钟,达达趴在地上,邬雪玲以为儿子跟她玩捉迷藏,趋前欲抱,达达喊了一声妈,便昏迷过去。

  游母这才发现并不是什么秋千,而是暗中的一根铁柱子,达达的后脑勺撞上去,脑壳破裂,送至耕莘医院急救无效,又立刻转至三总。三总医师于六日宣布脑死,游家大小哀痛欲绝,但游父仍不敢相信这残酷的事实,与在台北市立中兴医院服务的表兄─急诊科主任吕乔洋连系。

  吕乔洋医师一面劝游父节衷顺变,一面通知救护车将达达转送至中兴医院加护病房,再慎重观察,该院脑外科主任洪启丰,观察十二小时,两次确定脑死无疑。

  吕乔洋欲释鼓励游父将哀痛之情升华,把达达的器官长存人间,游家含悲同意。但该院院长吴添裕鉴于市立医院做移植手术较困难,而先与该院建教合作之台大医院连系器官摘取之事。

  台大医院李俊仁和李伯皇两位医师七日十万火急立刻进行免疫筛检,找到合适病人后,在七日深夜马上进入开刀房。眼科方面,亦由胡芳荣医师在八日下午顺利移植,接受恩惠的病家,对游父的施舍,感激涕零。

  这一次的院际合作,也是国内第一次从一个没有发展移植手术的医院,取出病人器官送到医学中心移植的成功合作史,执的推动与古午,达达遗爱人间的精神,更是光辉伟大。

\

  又民国七十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的「自由日报」,在第九版有一则「死后愿意捐赠器官刘祥训爱心满人间」的小小新闻说:

  【集集】南投县集集镇民刘祥训昨天向集集镇民服务分社表示,他愿于去世后,将体内器官,无偿捐赠给需要移植病患。

  现年七十二岁,身体极为强健的刘祥训(住集集镇林尾里留厝巷十一号),平日以莳花种草自娱,昨天上午九时许,到民众服务分社向主任萧守永表示,为遗爱人间,济世救人,决定自愿于去世后,将体内有用器官,如眼角膜、心脏、肝脏、胰脏、肾脏、皮肤以及其他可供移植之器官,无偿捐赠给「财团法人移植医学促进基金会」移植于需要之病患。

  刘祥训表示:由于农村风气保守,死后全尸的观念浓厚,致器官来源不易,因此,他愿开农村风气之先,捐出器官,藉以抛砖引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