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蕅益大师/ 文章正文

佛说斋经科注

导读:佛说斋经科注将释此经。两番玄义。一附文。二跨节。  一附文者。略如菩萨戒义疏。先出三重玄义。第一释名。第二出体。第三料简。释名者。此据在家二众弟子。年三月六所受。名为八关戒斋。或开为九。今合为八。以不杀等名戒。不非时食名斋。而题独称斋者。举别以该总。举体以称支也。复次斋亦名戒。佛所制故。戒亦名斋。齐三业故。身齐则无秽恶。口齐则无诸过。心齐则无烦恼诸漏。夫一日一夜秉志虔诚。内以五念净其志意。外以八支...

  佛说斋经科注

  将释此经。两番玄义。一附文。二跨节。

  一附文者。略如菩萨戒义疏。先出三重玄义。第一释名。第二出体。第三料简。释名者。此据在家二众弟子。年三月六所受。名为八关戒斋。或开为九。今合为八。以不杀等名戒。不非时食名斋。而题独称斋者。举别以该总。举体以称支也。复次斋亦名戒。佛所制故。戒亦名斋。齐三业故。身齐则无秽恶。口齐则无诸过。心齐则无烦恼诸漏。夫一日一夜秉志虔诚。内以五念净其志意。外以八支朿其身口。三业道净。出世正轨。此则因缘所生义也。内不见有受斋之我。外不见有授法之人。中亦不得所受之法。而一心修习。不懈不退。无有犹豫。此则即空义也。依此斋法。遂有十界因果不同。所谓或信不信。或受不受。或持或毁。或著相受持。或离相受持。或但自为。或为众生。或不究竟。或令究竟。此则即假义也。一日一夜。性非分剂。八支五念。体是法界。能持所持。若事若理。当体绝待。举一全收。故曰斋之为言齐也。海印炳现。横徧竖穷。更无一法而不周备。乃名为齐。此则即中义也。欲令易解。作此次第分别。得意为语因缘。即中空假亦然。佛说及经。具如常释。第二出体者。正以不非时食而为斋体。余支助成。盖生死正因。无如淫欲。生死增上胜缘。无如饮食。是故经云。一切众生。皆依淫欲而正性命。又云。一切众生。皆依食住。而在家五戒。未能永舍家业眷属缘累。故令于六斋日。受此八关戒斋一日一夜。种未来世永出因缘。以斋为体。则简下非终身五戒。上非沙弥十戒。据此所受一日一夜戒之与斋亦发一日一夜无作善色。以从清旦秉受之后。法至止恶行善。法尔出生无漏功德故也。第三料简者。有六种人得受此斋。谓菩萨近事男女。若年三月六不受此斋。得失意罪。半满诸戒及世三归近事男女。于年三月六应受此斋。作出世因。八部鬼神及畜生解语者。亦得秉此斋法。冀脱苦轮。有九种人受不成斋。谓受菩萨戒而根本破者。及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已破根本戒者。及受此一日一夜斋法而破根本四重戒者。皆不堪受。或依大乘忏悔。得见好相。仍任更受也。受此斋法。须一出家人为作证明。不问大小两乘五众。但令毕世不非时食者。便可为师。设数里内决无其人。或可对经像前自誓秉受耳。

  二跨节者。复为五重。谓单法为名。实相为体。出世正因为宗。生天泥洹为用。置毒酪中为教相。初法为名者。所谓斋也。斋是齐义。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名为齐。迷此一心上齐诸佛。故杀盗淫妄饮酒嗜食。耽染五尘。不知惭愧。迷此一心下齐含识。故于平等法中。生自他想。起爱起见著我损人。迷此一心全体中道。故或犯事杀。或犯理杀。或犯事盗。或犯理盗。淫妄饮食华香乐座。无不皆然。致成十界因果差别。今了知法性无染。离五欲过。随顺修行尸波罗蜜。八支五念。若事若理。具足清净。遂令身口意业。契会中道。上合诸佛慈力下同众生悲仰。名之为斋。文云。尽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乃至如清净戒。以一心习。此之谓也。次实相为体者。原此一经。出自阿含。应同三印。若无三印。便成牧牛及尼犍斋。由有三印。成佛法斋。而今既秉法华开显至教。须知三印实惟一印。以生死涅槃。无二体故。若历法广明者。不杀戒。护念一切。体是无缘大慈。不盗戒。无所损恼。体是无缘大悲。不淫戒。清净无染。体是离垢梵行。不妄语戒。正直诚信。体即真如。不饮酒戒。心无放逸。体即灵智。不著香华戒。离诸伪饰。体是清净庄严。不歌舞戒。寂诸喧掉。体是禅那。不好牀戒。离憍慢意。体是诸法空座。不非时食戒。中道之外。更无所须。体是究竟种智。念佛者。体即般若。念法者。体即法身。念众者。体即解脱。念戒者。体是三聚。亦即三德。念天者。体是第一义谛。一日一夜。体亘古今。如此皆是实相异名。故直以实相为正体也。次出世正因为宗者。世有三种。一同居世间。二方便世间。三实报世间。持即空斋。是出同居正因。持即假斋。是出方便正因。持即中斋。是出实报正因也。次生天泥洹为用者。生天是近果。泥洹是远果。复次有果报天。净天。第一义天。持此斋者。悉得生之。有圆净泥洹。方便净泥洹。性净泥洹。持此斋者。终皆得之。次置毒酪中为教相者。如初为提谓说五戒法。已多密悟无生法忍。此胡不然。况今行者秉法华意而受此斋。安得不于斋中具佛性。住秘藏耶。是事可知。无俟广说也。

  入文为三。初序分。二正宗分。三流通分。

  △初序分二。初证信。二发起。今初。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城东丞相家殿。

  证信有五句。一闻。二法体。三时。四主。五处所。略无同闻。凡受斋法。或至僧伽蓝中。或请一师至自家中。今即家中受也。

  △二发起

  丞相母名维耶。早起沐浴。著彩衣。与诸子妇俱出。稽首佛足。一面坐。佛问维耶。沐浴何早。对曰。欲与诸妇俱受斋戒。

  在家二众。俱应受斋。今丞相母为发起者。女人役役家业。秉受尤难。举难以显易也。又优婆塞受斋。就寺为便。优婆夷受斋。就家为便。维耶未见翻译。彩衣者。在家常服。既无妨于八支。故不特制坏色。若已受菩萨近事戒。畜无缝三衣者。于斋日应得著之。

  △二正宗分二。初扣机。二正示。初中二。初佛反扣。二当机请。今初。

\

  佛言。斋有三辈。乐何等斋。

  辈者。类也。斋法是同。秖由秉受心异。遂成三别。不可不审择其所乐。盖志乐爱见。正法亦邪。志乐大明。福乃无极。

  △二当机请。

  维耶长跪言。愿闻何谓三斋。

  △二正示二。初列名。二各释。今初。

  佛言。一为牧牛斋。二为尼犍斋。三为佛法斋。

  依爱同于牧牛。依见同于尼犍。断除爱见而修八支五念。名为佛法也。尼犍。此云离系。外道之名。

  △二各释二。初略释二非。二广释一是。初中二。初释牧牛斋。二释尼犍斋。初中三。初标。二释。三结。今初。

  牧牛斋者。

  △二释又二。初喻。二合。今初。

  如牧牛人。求善水草饮饲其牛。暮归思念。何野有丰饶。须天明。当复往。

  喻此日虽从佛法受斋。而不持心八支。不习学五念。乃悬想次日五欲。犹如牧牛者。悬想明日水草也。例而推之。今生奉持佛戒。喜愿未来人天受乐。皆如牧牛。

  △二合。

  若族种男女已受斋戒。意在居家利欲产业。及念美饮食育养身者。是为如彼牧牛人意。

  虽受斋戒。不思出世八支五念法门。由堕爱网。故如牧牛。

  △三结。

  不得大福。非大明。

  夫一日一夜斋戒之法。本是出世正因。而心期五欲。爱网自缠。譬如以摩尼宝。仅贸一衣一食。故不得出世大福。由无出世大智光明。乃使心期陋劣如此。故结判云非大明也。

  △二释尼犍斋三。初标。二释。三结。今初。

  尼犍斋者。

  △二释又二。初正释。二出过。今初。

  当月十五日斋之时。伏地受斋戒。为十由延内诸神拜言。我今日斋。不敢为恶。不名有家。彼我无亲。妻子奴婢。非是我有。我非其主。

  为者。向也。由延。亦云由旬。四十里也。向诸神拜。不知归向三宝故也。然不敢为恶等。虽不徧列八支。大意亦与佛戒相似。故下方正出其过。

  △二出过

  然其学贵文贱质。无有正心。至到明日相名。有如故事。

  夫既不名有家。彼我无亲。则与佛法何异。而仅称尼犍斋者。非但为其不知归凭三宝。良以其学贵文贱质。无有正心故也。贵文者。致饰于外。以图悦人耳目。贱质者。不知真修实诣。反本还源也。直念真如。名为正心。不脱见网。名无正心。见惑既纡。爱习仍在。故至明日。仍如故事也。然外道所以贵文贱质无有正心者。良由不知三宝出世法门。今虽归凭三宝。而不图出要。仍复贵文贱质。当知同彼外道尼犍。若细分之。应作四句。一者不归三宝。贵文贱质。即真尼犍。二者不归三宝。质直好义。即此土儒宗。秖因未逢三宝法门。故不归凭。未有质直正心之士。遇三宝而不归者也。三者归向三宝。质直正心。即是真佛弟子。四者虽归三宝。贵文贱质。即是附佛法之外道。以例推之。受戒者贵彰持律之名。而性遮诸业。未必微细清净。演教者贵彰弘法之名。而修证要途。未必精彻明了。参禅者贵彰机用之名。而己躬下事。未必穷源极底。修忏者贵彰音声仪式之名。而事戒理观。未必深谙力行。皆尼犍流类耳。若约教论文论质。及论正心。则九界皆名尼犍。

  △三结。

  斋如彼者。不得大福。非大明。

  谓虽受佛斋。而如彼之贵文贱质。无有正心。则似置醍醐于毒器。何能养人。非出世福慧也。

  △次广释一是三。初标。二释。三结。今初。

  佛法斋者。

  △二释中二。初八戒。次五念。初又二。初示日期。二释戒相。今初。

  道弟子月六斋之日。受八戒。何谓八。

  道弟子。谓在家秉承佛道之弟子也。从但三归至菩萨戒。在家二众。俱得此名。月六斋日者。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三十日也。若月小者。取二十八日足之。此六日是四天王及太子使者巡视世间之日。受斋修福。功倍余时。不言年三长斋月者。月斋稍难。容可随力。日斋最易。尤应秉承。年三月者。正月。五月。九月。毗沙门天王分镇南洲。亦应受斋修福也。八戒具如下列。或开香华歌舞为二。则第九不非时食。独得斋名。开合虽殊。义体无别。或者难曰。为善去恶。理应相续。若但制六日。则余日便可为恶。若余日为恶。待天神巡视而后修善。不几为小人之掩不善而著善乎。君子视之。巳见肺肝。谓天神而可欺乎。答曰。夫受六斋者。非谓平日便可为恶也。大戒五戒。秉之终身。八关戒斋。加于六日。譬如列国诸候。平日何尝不修政布德。士农工贾。平日何尝不勤职务业。迨夫巡狩省试之期。亦必倍加警饰。故梵网有不敬好时之戒。而善生经中。亦制不受六斋。得失意罪。良有以也。此为菩萨增上功德。亦为近事种出世因。下乃旁为一辈多罪众生。虽不能相续修善。亦使之暂离恶业。倘驯而致之。萌孽渐生。牛羊弗牧。安知不蔚为牛山美木耶。孔子曰。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吾未见力不足者。又曰。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焉。一日斋戒。亦如是矣。纵令上根者少。而日月至焉。亦犹愈于梏亡不反者也。故知如来立法。普利三根。或不远而休复。或频厉而无咎。或与进而不与其退。与洁而不保其往。顾受者自审何如耳。

  △二释戒相八。第一杀戒。至第八非时食戒。第一杀戒。

  第一戒者。尽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有杀意。慈念众生。不得贼害蠕动之类。不加刀杀。念欲利安。莫复为杀。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释此戒相。各为三意。一因缘。二约教。三观心。因缘释者。夫众生习性。各有所好。喜长时者。为说长时。或尽形寿。或尽未来。喜短时者。为说短时。或一刹那。一念。一日。七日。一年等。今言尽一日夜。即是随乐欲说。夫八支净戒。虽则甚易。亦复甚难。尽一日夜。则虽难而易。不得半日及半夜等。则虽易而难。故以一日一夜而为分剂。不减不增。人可信受。信受即皆欢喜。世界悉檀也。善法易成。则善心必生。为人悉檀也。制有定限。罔敢亏违。则恶意必灭。对治悉檀也。涅槃名日。生死名夜。涅槃即生死。名尽一日。生死即涅槃。名尽一夜。日夜俱尽。生死涅槃。两不可得。则坐断三世。豁然入理。第一义悉檀也。持心如真人者。阿罗汉翻无著。亦翻不生。亦翻应供。亦翻应真。今翻真人。此乃出世圣果。而持心如之。以凡如圣。人所乐闻。世界悉也。如圣成就善法。即为人益。如圣不作诸恶。即对治益。我如真人如。一如无二如。即入理益。无有杀意者。犹如真人永断杀习。此总标也。慈念众生。别明行善。不得贼害等。别明止善。念欲利安。申明行善。莫复为杀。申明止善。止行二善。名为诸佛清净之戒。今以一心而修习之。故得名为持心如真人也。次约教释者。时无实法。依于色心分位假立。则有日月岁劫之殊。日出名昼。日没名夜。是中无我我所。藏教意也。日无出没。昼夜性空。通教意也。时既性空。故可延一日以为永劫。亦可促永劫以为一日。令诸众生。各别知见。别教意也。十世古今。始终不离当念。一刹那性。即是亘古亘今之性。不见有法出于一日一夜之外。名尽一日一夜。圆教意也。断尽见思。名为真人。不杀生缘。成生缘慈。名清净戒。藏教意也。见思如虚空不可得。名为真人。不杀法缘。成法缘慈。名清净戒。通教意也。断尽三惑。名为真人。不杀生缘。不杀法缘。不著我缘。次第成就三慈。名清净戒。别教意也。三惑之性。即三般若体。惑成智名为真人。不动佛性。成无缘慈。名清净戒。圆教意也。三观心释者。先观心因缘。夫长时短时。悉惟是心。心谓是长。则短时亦长。如黄梁未熟。巳过名阙。心谓是短。则长时亦短。如斧柯已烂。未终一局。了知长短惟是自心。则能随意建立长短。是观心世界。悟长非长。故无量劫中习行诸度。不生懈倦。是观心为人。知短非短。故刹那造罪。殃堕无间。不敢放逸。是观心对治。长短皆是法界。无复长短可论。尽一日一夜。即是尽生死涅槃之本际。是观心第一义也。观心本自可为真人。发意如之。是欢喜益。成就善种。三业似圣。是生善益。观心远离垢秽。不与圣违。是灭恶益。观心成就圣道。实无圣道可得。是入理益。次观心约教者。观心无我我所。时劫亦然。爱见则断。如于真人。藏教意也。观心犹如虚空。性不可得。时劫爱见。皆同虚空。如于真人。通教意也。观心假名无量。时劫差别。亦复无量。智断证得。亦复无量。如于真人。别教意也。观心绝待。体是法界。时劫惑智。无非法界。如于真人。圆教意也。观一念心。具足半满权实诸法。无欠无余。安得不约观解。申此八支五念之实义耶。

  △第二盗戒。

  第二戒者。尽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贪取意。思念布施。当欢善与。自手与。洁净与。恭敬与。不望与。却悭贪意。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三释例前可解。下皆仿此。无贪取意。先明止善。思念布施等。次明行善。欢喜等四句。具四悉意。欢喜即世界。自手即为人。生他善故洁净。即对治。远离恶故恭敬。即第一义。观生如佛。故次不望句即行论止。谓与时无有望今报后报心也。欢喜四句。是却悭心。不望与句。是却贪心。悭财。悭法。贪有。贪空。贪二边。贪中道等。悉皆却除。是名诸佛清净之戒。

  △第三淫戒。

  第三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淫意。不念房室。修治梵行。不为邪欲。心不贪色。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无淫意二句。先明止善。修治梵行。次明行善。梵行者。四禅四等也。不为邪欲二句。重明止善。淫名贪染。染男女。染味禅。染偏真。染幻有。染但中。诸意悉无。名无淫意。人间房室。色无色界房室。有余房室。果报房室。皆悉不念。名为不念房室。知禅即空即假即中。成就生缘法缘无缘慈等。名为修治梵行。心外取法。皆名邪欲。九界善恶漏无漏法。皆名为色。一切不贪。名清净戒也。

  △第四妄语戒。

  第四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妄语意。思念至诚。安定徐言。不为伪诈。心口相应。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无妄语意。总标永离四过。思念至诚。即无未得言得诸愆。安定即不绮语。徐言即不恶口。不为伪诈。即不两舌。心口相应。即不妄言。皆含止行二善之意。可以思得。

  △第五饮酒戒。

  第五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不饮酒。不醉。不迷乱。不失志。去放逸意。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不饮酒句。总标离众失也。醉及迷乱。皆饮酒必招之过。失志放逸。则饮酒之流类也。充类至尽。于三土六尘。咸无放逸。方名清净戒耳。

  △第六香华歌舞戒。

  第六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求安意。不著香华。不傅脂粉。不为歌舞倡乐。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色声香触等尘。乃六情诸根所安。今关闭六情。专求出要。故不著不傅不为也。例而推之。迦叶闻琴起舞。犹是界外思惑未除。必三土香华歌舞。皆悉不著不为。方名清净佛戒。

  △第七高广大床戒。

  第七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无求安意不卧好床。卑牀草席。捐除睡卧。思念经道。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高广严饰。名为好牀。纵恣睡眠。小死无异。今捐除睡卧。即是止善。思念经道。即是行善。以例推之。有法可倚可著。皆名牀卧。证诸法空。无住为住。斯名清净戒矣。

  △第八非时食戒。

  第八戒者。一日一夜。持心如真人。奉法时食。食少节身。过日中后不复食。如清净戒。以一心习。

  此正名斋。例须三释。初因缘者。佛真法身。非俟食养。应身同人。示资饮食。日轮当午。慈哀受供。十方善逝咸然。三世如来一辙。顺诸佛法。人所乐闻。世界悉也。以时受食。资身办道。身无病苦。心得安闲。为人悉也。离舌端贪嗜之过。无数数营理之烦。减食节身。淫意渐薄。对治悉也。日中以表中道。中道之外。更无所需。第一义悉也。约教者。随界随洲。用人间法。一线若过。禁不复咽。藏教意也。时虽本空。如幻分别。午食尚无味著。过中岂更贪求。了即空故。不起犯心。通教意也。依破斋故。出生三恶趣果。依持斋故。出生善道及三乘果。誓以此斋自利利他。上求下化。庄严中道。趣会极果。别教意也。中道即是法界。一止一作。亦皆法界。午前而食。愿令法界众生。咸得契会中道。午后不食。愿令法界众生。永不迷背中道。系缘法界。一念法界。圆教意也。观心者。根尘相对。皆有食义。如眼以睡为食。耳以声为食等。若堕聪黜明。便成断灭见网。若寻声逐色。又复流浪爱河。今云时食。则但缘现量。复云少食。则无所贪求。既不永乖物情。亦不令他憎恶。即观心世界。法食资神。即观心为人。断非法食。即观心 对治。契会中道。即观心第一义也。六尘无我我所。非断非常。名为中道。心不缘断常非法之食。名不过中。藏教观也。六尘性空如幻。非有非无。名为中道。心不缘有无二边之食。名不过中。通教观也。六尘各各互生诸法。具造十界。而性非十界。迥出二边。名为中道。心不取生死涅槃二谛之食。名不过中。别教观也。六尘体即法界。具足百界千如。随举一尘。一切法咸趣此尘。是趣不过。不于此一尘外。别有少法可得。名不过中。如一尘。一切诸尘亦复如是。如一切尘。一切诸心诸法诸假名等。亦复如是。无不当体即中。不见有法出过于中。名不过中。圆教观也。如此诸观。皆依不非时食而为事境。若无事境。理观不发。故荆溪云。世人蔑事而欲尚深理者。验知此观孤虚无本。既亏观境。观亦安从。噫。可以思矣。

  △次五念二。初标征。二解释。今初。

  佛告维耶。受斋之日。当习五念。何谓五。

  △二解释五。初念佛至五念天。初中二。初示念境。二明念益。今初。

  一当念佛。佛为如来。为至真。为等正觉。为明行足。为 善逝。世间父。无上士。经法御。天人师。号曰佛。

  示念境中。略明十号。若知十号功德。则知佛位一切高广功德。亦须略以三释明之。初因缘者。如世间圣贤。亦多嘉号。聪明睿智神圣英哲等。如天帝释。有千名字。随德立号。令众乐闻。广则具如杂华名号品。今略举通号十种。以彰具德。世界悉也。若闻如来十号。能生世出世间种种善根。为人悉也。十号威德。能令闻者破狭劣心。破轻慢心。敬仰畏惮。不敢萌于恶意。对治悉也。一一名号。实义相应。闻名识义。不复远求。第一义悉也。梵语多陀阿伽度。此翻如来。若云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即约法身释也。若云如法自性。来成正觉。即约报身释也。若云乘如实道。来度众生。即约化身释也。梵语阿罗诃。此翻应供。亦翻应真。今翻至真。为世福田。故名应供。冥自真性。故名至真。由冥真故堪作世祐也。梵语三藐三佛陀。此翻正徧知。今翻等正觉。等即徧义。具明差别法门。名之为等。此异二乘。深知无差别性。名之为正。此异凡外也。具足三明。为明行足。妙超三有。名为善逝。世间父。亦名世间解。自已解脱。能解世间。如长者自出火宅。能令 诸子出火宅也。一生补处。犹为有上。位极妙觉。更无过者。名无上士。经法御。亦名调御丈夫。具丈夫法。乃能说经调御众生也。六道以天人为胜。又三乘圣众。皆在人道天中。佛为天人师范。即九界同秉教诲也。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号曰佛。不言世尊者。十号具足。即是世间最尊。举别而略总也。次约教者。偏真无去来相。证于偏真。以此度生。为如来。等知世间诸法。正知出世涅槃。为等正觉。具知过现末来。为明行足。超脱三有。名善逝。脱六凡之縳为世间父。在四果支佛之上。为无上士。说九部十一部十二部经。诠生灭理。调御众生。为经法御。同居之导。为天人师。自觉偏真。亦以偏真觉他。二觉皆满名佛。此藏教义也。生死即真空涅槃。故无来去。证于即空。以此度生为如来。真不异俗故等。俗不异真故正。为等正觉。观过未现在性空寂灭不可得。为明行足。即三有而不著三有。为善逝。解脱六凡二乘之縳。为世间父。在三乘九地之上。为无上士。说十二部经。诠无生理。调御众生。为经法御。同居方便之导。为天人师。自觉即真。亦以即真觉他。二觉皆满名佛。此通教义也。中道迥出二谛。 故无来去。证于中道。以此度生。为如来。等知二谛。正知中谛。为等正觉。极过去际。尽现在际。穷未来际。悉见悉知。为明行足。次第超出同居方便实报三种国土为善逝。解脱六凡三乘之縳。为世间父。在十地等觉之上。为无上士。说十二部经。诠无量理。调御众生。为经法御。同居方便实报之导。为天人师。自觉三谛。亦以三谛觉他。二觉皆满名佛。此别教义也。中道徧一切法。故无来去。证于圆中。以此度生。为如来。觉第一义谛即二谛名等。觉二谛即第一义谛名正。为等正觉。十世古今。始终不离当念。皆入三世而无往来。于刹那际三昧中。示现劫海成菩提事。八相之中。复具八相。不可思议。为明行足。三种国土。无非寂光。为善逝。解脱十界苦集。为世间父。在四十一位法身之上。为无上士。说十二部经。诠无作理。调御众生。为经法御。四土之导。为天人师。自觉不思议一实谛二谛三谛四谛。亦以觉他。二觉皆满名佛。此圆教义也。观心释者。观此现前一念之心。不在内外中间诸处。非有青黄长短等相。去来现在。求不可得。而了了明明。数数生起。是为如来。此心既无方隅相貌过现未来。 则本无幻妄。是为至真。此心徧知一切诸法。无有一法可喻此心。为等正觉。此心无始无终。亦无边际。为明行足。此心徧造十界。而终日随缘。终日不变。是为善逝。此心不被十界之法所縳。而能出生十界诸法。为世间父。此心能等一切诸法。而无一法能等此心。为无上士。此心具足觉观语言之道。一心晓训余心心所。为经法御。此心能天能人。而非天人之所能为。为天人师。此心法尔灵知不昧。觉了自他。无有不尽。故号曰佛。初观此心具足十号。上等诸佛。庆己庆他。即世界益。观心具足十号。成就善根功德。即为人益。观心具足十号。破坏见爱无知无明。即对治益。观心具足十号。一具足一切具足。究竟平等。不减不增。即第一义益。约因缘所生法观。则此心具足藏教十号。约即空观。此心具通十号。约即假观。此心具别十号。约即中观。此心具圆十号也。

  △二明念益三。初正明。二喻显。三法合。今初。

  是念佛者。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善心具生。思乐佛业。

  佛既有四教三身十号之不同。念亦有四教念自念他双念自他之差别。若欲委知。具如大佛顶经 势至圆通文句云云。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即是止善。善心自生。思乐佛业。即是行善。于止善中。略举破坏三毒。言恶意者。即是贪染五欲之毒。三毒有正有习。正习悉除。所谓千年闇室。一灯能破也。念法门能除愚痴。念实相能除恶意。念相好能除怒习。此犹对当为语。尽理言之。念念皆除三毒正习。于行善中。善通因果。佛惟在果。言善心自生者。生离欲心。生出世心。生下化心。生上求心。生究竟无上种智之心。言思乐佛业者。三聚净戒是佛业。百八三昧是佛业。三智五眼是佛业。大慈大悲大喜大舍是佛业。安住真如是佛业。同流九界是佛业。诱化一切是佛业。依藏教念自佛。念他佛。念自他佛。除同居三毒正习。生离欲及出世心。思乐藏教果佛种种妙业。依通教三种念佛。除同居方便三毒正习。生出世及下化心。思乐通佛妙业。依别教三种念佛。除同居方便实报三毒正习。生下化及上求心。思乐别佛妙业。依圆教三种念佛。除四土三毒正习。生究竟无上种智之心。思乐圆佛妙业。问。寂光那有三毒正习。答。此约分证寂光言也。此文亦具四悉檀意。念佛。即世界。三毒除。即对治。善 心生。即为人。乐佛业。即第一义也。

  △二喻显。

  譬如以麻油澡豆沐头。垢浊得除。

  麻油澡豆。除秽之物。喻四教念慧。皆除惑之具也。依于一体三宝。而有住持三宝。于三宝中。佛宝最尊。喻之以头。当知住持佛宝。即吾自体佛宝也。垢浊既除。头则清净。念佛功成。佛性显现矣。

  △三法合。

  斋念佛者。其净如是。众人见之。莫不信好。

  由受斋故念佛。由念佛得成斋。自净即令众人信好。可见自利为他之本。所以君子求诸己也。

  △二念法二。初示念境。二明念益。今初。

  二当念法。佛所说法三十七品。具足不毁。思念勿忘。当知此法。为世间明。

  佛法无量。而三十七品。具足始终修证途辙。故独举之。分为七科。一四念处。谓身。受。心。法。为所观境。二四正勤。谓由念处观。令未生恶不生。已生恶除灭。未生善得生。已生善增长。三四如意足。谓欲。念。进。慧。于中思惟则定。思惟则断。善能成就神通。四五根。谓信。进。念。定。慧。成无漏根。五五力。亦如根名。 谓信等增长。能破五障。六七觉支。谓念。择法。精进。喜。轻安。定。舍。调摄其心。不沈不浮。而入见道。七八正道。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精进。正定。正念。正命。安隐在道中行。此三十七品。四教名数皆同。而观慧各异。复各有竖入横具之不同。此能运载三土众生。到三涅槃。故为三世间明。所应具足不毁。思念勿忘也。

  △二明念益三。初正明。二喻显。三法合。今初。

  是念法者。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善心自生。用乐法业。

  念四教法。除四土三毒正习等。例前可解。

  △二喻显

  譬如以麻油澡豆浴身。垢浊得除。

  受斋则以法为身。故即以身喻法。昧此法身性本清净。幻成三惑垢浊。垢浊既除。法身显矣。

  △三法合。

  斋念法者。其净如是。众人见之。莫不好信。

  △三念僧二。初示念境。二明念益。今初。

  三当念众。恭敬亲附。依受慧教。佛弟子众。有得沟港。受沟港证者。有得频来。受频来证者。有得不还。受不还证者。有得应真。受应真证者。是为四双之八辈丈 夫。皆为戒成。定成。慧成。解成。度知见成。为圣德。为行具。当为叉手。天上天下尊者福田。

  梵语僧伽。此翻和合众。今但言众者。以四双八辈。法尔具足事理二和故也。律中明僧有四种。一无惭僧。谓破戒者。二哑羊僧。虽不破戒。昧法律者。三清净僧。谓内外七贤。及持戒凡夫。四真实僧。谓四双八辈。今令念真实僧。故言恭敬亲附。依受慧教也。恭敬约意。亲近约身。受教约口。十六心满。初登圣位。名得沟港。犹云预流。即须陀洹果。八忍具足。智少一分。名受沟港证者。谓无间必当证沟港道。即须陀洹向。断欲界思六品。名得频来。犹云一往一来。即斯陀含果。断五品时。名受频来证者。即斯陀含向。断欲界九品思尽。名得不还。犹云不来。即阿那含果。断八品时。名受不还证者。即阿那含向。断三界惑尽。名得应真。谓与真谛常相应故。即阿罗汉果。进断非非想思。名受应真证者。即阿罗汉向。合为四双。分为八辈。辈者。类也。具足智断。故名丈夫。性遮清净。无作体不可坏。名为戒成。八解九次第等。名为定成。见四真谛。名为慧成。于有为诸行得解脱。名为解成。分别解脱因果不谬。名为度 知见成。具慧行入正位。名为圣德。具行行满足功德。名为行具。以要言之。前三果及四向。是分证五分法身。阿罗汉果。是满证五分法身也。当为叉手。结成能念。举叉手以摄三业。天上天下尊者福田。结成所念。举福田以显德行也。然在家菩萨受斋念众。于真实僧。固应三业精勤。于清净僧。亦应礼拜供养。即哑羊及无惭僧。尤不应轻慢毁辱。如象王罗刹。尚敬服袈裟者。不害不食。何况归依三宝。自称近事净行者乎。十轮明训。昭若日星。投鼠忌器。世法可喻。思之慎之。又此四双五分。且约藏教为释衍门。则观慧虽殊。断证无别。别圆须约界外见思法性五阴。以辨人法。故知言虽在小。义实该大。又观心僧宝者。此心本非色声香味触法。名须陀洹。此心刹那生灭。名斯陀含。此心灭已无朕。名阿那含。此心四性不生。名阿罗汉。此心性无染污为戒成。此心性不动摇为定成。此心性不可昧为慧成。此心性非有为名解成。此心徧知有为无为诸法。名度知见成。乃至历四教明观。可以意得。

  △二明念益三。初正明。二喻显。三法合。今初。

  是念众者。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喜心自生。乐众之业。 喜心。即善心也。余例前可知。

  △二喻显。

  譬如以淳灰浣衣。垢污得除。

  淳灰亦譬四教念慧。僧宝属解脱德。故以衣譬。即所谓解脱服也。又是惭愧庄严。又是寂灭上忍。性具僧宝。如身必有衣。念慧除垢。则解脱清净。众德庄严。柔和善顺矣。

  △三法合。

  斋念众者。其德如是。众人见之。莫不好信。

  △四念戒二。初示念境。二明念益。今初。

  四当念戒。身受佛戒。一心奉持。不亏不犯不动不忘。善立慎护。为慧者举。后无所悔。不以有望。能等教人。

  佛戒有七众九众大小两门之不同。今云身受佛戒。且据一日一夜所秉八支而言。即此八支戒法。且摄定共。道共。及三聚。五支等戒。故总诫云一心奉持也。不亏不犯即木叉戒。不动。即定共戒。不忘即道共戒。又不亏不犯不动。即摄律仪戒。不忘乃至后无所悔。即摄善法戒。不以有望。能等教人。即摄众生戒。又不亏谓护持四重。根本。无亏。即根本业清净戒。不犯谓其余四支及根本之等流方便。 皆悉无犯。即前后眷属余清净戒。不动谓不被欲界粗獘五尘所动。即非诸恶觉。觉清净戒。不忘谓正念现前。故能善自安立。谨慎护持。设为有智慧者之所举问。如说能行。如行能说。后无所悔。即护持正念。念清净戒。不以有望。谓不为自求人天福报声闻缘觉权乘诸位。能等教人。谓惟依最上乘发菩提心。愿与法界众生。一时同得无上菩提。即回向具足无上道戒。秪此一日一夜八关戒斋为所缘境。于中具足定共道共三聚五支。无欠无余。则为具足一切恒沙佛法无量功德之藏。斋戒为法界。一切法趣斋戒。是趣不过。是名为念戒也。一日一夜斋戒。横竖包罗。尚自如此。况终身五戒。况沙弥戒。况比丘戒耶。而世之蔑视戒律。别求圆妙者。不思甚矣。

  △二明念益三。初正明。二喻显。三法合。今初。

  是念戒者。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喜心自生。乐戒统业。

  住持三宝。由戒而存。一体三宝。由戒而证。故华严云。具足受持威仪戒法。能令三宝种性不断。所以名统业也。

  △二喻显

  如镜之磨。垢除盛明。

  一体三宝。佛为首。法为身。僧为衣。惟戒能照见之。故戒本云。如人自照镜。好丑生欣戚。又云。戒如真宝镜。照法尽无遗。

  △三法合

  斋念戒者。其净如是。众人见之。莫不好信。

  △五念天二。初示念境。二明念益。今初。

  五当念天。第一四天王。第二忉利天。盐天。兜术天。不憍乐天。化应声天。当自念我以有信有戒有闻有施有智。

  果报自然。无所造作。名之为天。四天王。谓东方持国。南方增长。西方广目。北方多闻。守护四天下者。居须弥山埵。离地四万由旬。忉利天。此翻三十三天。居须弥山顶。四方各八天。中为帝释。统御四洲。离地八万由旬。盐天亦云焰天。亦云须夜摩天。此翻时分。谓日月光明。上照不及。身自有光。以莲华开合而为昼夜故。离地十六万由旬。于虚空中。有地如云。朗然安住。兜术天。亦云兜率。亦云覩史。此翻知足。谓于五欲。皆知止足故。离地三十二万由旬。不憍乐。亦云化乐。谓随意化诸乐境。而无憍纵。 离地六十四万由旬。化应声天。亦云他化自在。谓所受乐境。不假作意。但任运应现故。离地一百二十八万由旬。不言色无色界者。且据一日一夜斋戒功德。能感此等六天果报。故就近而略明之。此是念果。次我以有信等。则是念因。由信三宝及戒故。受持斋法不毁故。闻此大明法门故。能以功德普为众生故。正慧了了。不颠倒故。得生此六天中。受胜妙乐。渐次得涅槃也。六天近在欲界。人所乐闻。即世界悉。闻六天果。必植善因。即为人悉。畏天视听。不敢为恶。即对治悉。知天无常。发得苦智无漏真明。即第一义悉。同居六天。因缘生法。义属藏教。方便净天。即空一句。义属通教。实报义天。次第证入。义属别教。寂光大涅槃天。当体即中。义属圆教。信法生灭。信法无生。信法无量。信法无作。是有四教信。持性遮戒。持真谛戒。持俗谛戒。持中道戒。是有四教戒。闻生灭诠。闻无生诠。闻无量诠。闻无作诠。是有四教闻舍有为法。舍偏空证。舍二边著。舍中道爱。是有四教施。析法智。体法智。次第三智。一心三智。是有四教智。观心者。一切世界。依心建立。名持国。一切诸法。由心出生。名增长。一切法界。 一心徧见。名广目。一切法门。一心普达。名多闻。一心具足王所功德。名忉利。一心生死涅槃以为昼夜。名盐天。不于心外取法。名兜术。一心具足法乐而无放逸。名不憍乐。一心随意转变。而于常乐我净四德无减。名化应声。自心起信。还信自心。名有信。随顺无染法性。名有戒。能观心性具足佛法。名有闻。不于心外取三世法。名有施。知心即空假中。名有智。复次五念法门。诸经多明六念。今以念施摄入念天。又此念天法门。阿含明念六天。谓念由十善故生天。天亦苦空无常无我。多是藏教意也。华严明念兜率天上一生补处大士功德。多是别教意也。涅槃明念第一义天。多是圆教意也。今经事同阿含。而因缘事境。徧为一切理观作本。安得不深求之。

  △二明念益三。初正明。二喻显。三法合。今初。

  是念天者。愚痴恶意怒习悉除。喜心自生。乐天统业。

  华严明十善为五乘作根本。所以天业统一切也。

  △二喻显。

  譬如宝珠。常治清明。

  约福德庄严以明天业。故如宝珠。宝珠十种莹治。 则能四洲雨宝。天业数数习念。能助三乘出世善根。

  △三法合。

  斋念天者。其净如是。

  △三结三。初正结。二显胜。三劝持。今初。

  奉持八戒。习五思念。为佛法斋。

  △二显胜。

  与天参德。灭恶兴善。后生天上。终得泥洹。

  参天德。世界也。灭恶。对治也。兴善生天。为人也。泥洹。第一义也。约教可知。

  △三劝持。

  是以智者。自力行。出心作福。

  不堕爱见。名为智者。不倚他人。名自力行。内外一如。名出心作福。若不力行。便同牧牛。若不出心。便是贵文贱质。同彼尼犍。智者幸审思之。正宗分竟。

  △三流通分二。初显示福报。二信受奉行。初中二。初显福胜。二示报优。今初。

  如是维耶。斋之福祐。明誉广远。譬是天下十六大国。是十六国满中众宝。不可称数。不如一日受佛法斋。如比其福者。则十六国为一豆耳。

  此文缺略。应云是十六国满中众宝以用布施。所得福德。不如一日受斋福德。盖珍宝布施。秪是后世福乐之因。一日夜斋。决为出世之因。又珍宝秪是财施。斋戒具足法施无畏施故。

  △二示报优二。初出果相。二明因相。今初。

  天上广远。不可称说。当今人间五十岁。为第一天上一日一夜。第一四天上寿五百岁。彼人间九百万岁。佛法斋者。得生此天上。

  天上广远不可称说。总标六天报胜也。先出第一四王天上。略举寿命长远。以显福盛。余经明上品十善。得生此天。正法念处经明不杀功德。得生此天。今明佛法斋得生此天。十善是轮王世间正法。不杀是一分优婆塞终身之戒。佛法斋是一日一夜精进功德。皆得感此果报。而斋法果报。则不止此。具如文所明。

  人间百岁。为忉利天上一日一夜。忉利天寿千岁。当人间三千六百万岁。 余经明上品十善增上。得生此天。正法念处经明不杀不盗功德。得生此天。今亦明佛法斋得生也。

  人间二百岁。为盐天上一日一夜。盐天寿二千岁。当 人间一亿五千二百万岁。

  余经明上品十善。兼学坐禅。得生此天。今亦斋法得生。应云一万万零四千四百万岁。恐译者不善方言数目。或复传写之误。

  人间四百岁。为兜术天上一日一夜。兜术天寿四千岁。当人间六亿八百万岁。

  余经明上品十善。兼坐禅得欲界细住。乃生此天。正法念处经明身三口四功德。得生此天。今亦斋法得生。应云五万万零七千六百万岁。

  人间八百岁。为不憍乐天上一日一夜。不憍乐天上八千岁。当人间二十三亿四千万岁。

  余经明上品十善。兼修未到地定。乃生此天。今亦斋法得生。应云二十三万万零四百万岁。

  人间千六百岁。为化应声天上一日一夜。化应声天寿万六千岁。当人间九十二亿一千六百万岁。

  余经明上品十善。兼得未到地定。乃生此天。今亦斋法得生。应云九十二万万零一千六百万岁。

  △二明因相。

  若人有信。有戒。有闻。有施。有智。奉佛法斋。当命尽时。其人精神。皆生此六天上。安隐快乐。猗善众多。我少 说耳。凡人行善。魂神上天。受福无量。

  猗。轻安也。余如前释。

  △二信受奉行二。初当机奉行。二大众信受。今初

  维耶闻佛语。欢喜言。善哉善哉。世尊。戒之福德。甚快无量。愿受佛戒。从今以后。月六斋日。竭力作福至死。

  尽寿名为死。又无明断尽名为死。一约当教。二约跨节也。

  △二大众信受。

  佛说经已。皆欢喜受教。

  能说人清净故欢喜。佛法度生而说。永无名利想故。所说法清净故欢喜。出世正真要门。不同爱见论故。闻法获胜益故。欢喜。现在福乐。后生善处。终得大泥洹故。

  佛说斋经科注

  附受八关斋法

  (诸经论中。皆明八关斋法。盖以一往判释。则五戒乃人天因。此一日夜戒斋。方为出世因也。无论已受五戒。未受五戒。乃至受菩萨优婆塞戒者。皆可随意受持。或六斋日。或生日讳日等。并应发心秉受。○本经虽合为八支。而秉受时。仍作九支陈说无过。盖文有开合。义无增减故也。此依毗婆沙等。以易于秉白故)。

  我某甲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一日一夜为净行优婆(塞夷)。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三说。如或不能。师应教授。)我某 甲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一日一夜为净行优婆(塞夷)。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三说)

  我某甲若身业不善。若口业不善。若意业不善。贪欲嗔恚愚痴故。若今世若先世有如是罪。今日诚心忏悔。身清净。口清净。心清净。受行八戒。

  如诸佛尽寿不杀生。我某甲一日一夜不杀生。

  如诸佛尽寿不偷盗。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偷盗。

  如诸佛尽寿不淫欲。我某甲一日一夜不淫欲。

  如诸佛尽寿不妄语。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妄语。

  如诸佛尽寿不饮酒。我某甲一日一夜不饮酒。

  如诸佛尽寿不著香华鬘。不香涂身。我某甲一日一夜不著香华鬘。不香涂身。

  如诸佛尽寿不歌舞倡伎。不往观听。我某甲一日一夜不歌舞倡伎。不往观听。

  如诸佛尽寿不坐高广大牀。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坐高广大牀。

  如诸佛尽寿不非时食。我某甲一日一夜不非时食。

  我今以此八关戒斋功德。四恩总报。三有齐资。普与众生。同生净土。(前之八支名戒。不非时食名斋。故名八关戒斋)。

  萨婆多毗婆沙云。受八斋法。应言一日一夜不杀生。令语言决绝。莫使与终身戒相乱。佛本制一日一夜。不得过限。若有力能受。一日过巳。次第更受。随力多少。不计日数也。

  孙多(焌煃)施资(贰壹)拾元敬刻此经愿

  (父母)现生安隐净域庄严

  周明泰施资贰拾元敬刻此经愿

  (父母)消除灾眚发菩提心

  全书共付刻资四十二元余资印送功德书讫

  民国八年六月北京刻经处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