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首愚法师/ 文章正文

大觉以光明为床

导读:大觉以光明为床1、我在《厦门南普陀禅关日记》里头,曾用农夫耕作的技术来比喻我们的修行,名之“深耕密植”。其中“深耕”代表智慧的观照,对我们起心动念很多的颠倒妄想,对世间上的种种执着│我执跟法执等等,要从妄想执着的表相,好比抽丝剥茧一样的,一层又一层的深入观照。这也就是:对一切人生的现象,在起心动念上要把它们看得清清楚楚,它们都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若真能一一观照得很清楚,便能觑破现象的虚幻而见到...

  大觉以光明为床

  1、我在《厦门南普陀禅关日记》里头,曾用农夫耕作的技术来比喻我们的修行,名之“深耕密植”。其中“深耕”代表智慧的观照,对我们起心动念很多的颠倒妄想,对世间上的种种执着│我执跟法执等等,要从妄想执着的表相,好比抽丝剥茧一样的,一层又一层的深入观照。这也就是:对一切人生的现象,在起心动念上要把它们看得清清楚楚,它们都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若真能一一观照得很清楚,便能觑破现象的虚幻而见到空相的本体,亦即是从法相进入到清净法界了。要进入清净法界,一定要从观照做到圆满地觉照才行;圆满地觉照即是圆觉,它可就是诸法实相,也是法性空慧。这一路由观照,观照到圆觉的地步,便是深耕。

\

  至于“密植”,是指我们在禅定工夫上的修为。就好比农夫插秧,秧苗不能插得太宽。太宽,一者收成的量减少,二者会使杂草丛生。苗插得太宽了,有如修行太松散,功夫做不起来。不过秧苗也不能插得太密,它一定要有个适当的距离,不然空间不够会防碍成长。你修定功夫做得紧密,但太紧密了,把自己逼的一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那不行,会把自己拖垮,修不成。所以《遗教经》上面比喻我们用功修行好比调弦,弦你不能调得太紧,太紧它会绷断;太松又弹不起来,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持准提咒,功夫要用得绵密,但所谓绵密是紧密恰到好处的意思。这样可使我们不至于妄想纷飞。修行人持咒就像个老老实实的农夫在插秧,修行人观照就像个老老实实的农夫为了插秧要挖土。观照观得深入,有如稻麦的根部稳,不怕妄想的风力来拔。持咒的功夫密度够,妄想的杂草没有生存的余地,定力容易修成。观照属慧,定功来配,二者不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我在佛道上光阴绝不虚浪。

  2、修准提法,在顶上观想“嚂”字放光明,或者观想自己身如透明琉璃体,这二法可以交互使用,二者可以说都是一种光明定的修练方法。同时,那也不只是个光明定的法,而也还是个大休息法;因为观想自己身心在一片清净光明的琉璃境界中,那正是生命最佳的休息处了。你一真得休息,万缘放下,歇得彻底,何愁不悟自己的本来面目?你悟了自己的本来面目,那你就不会烦恼了。

  人活着,本来就是念念从心起,念念回归到心。心要安,心要歇,心要安歇;说简单也蛮简单,说困难也蛮困难。最主要是凡夫攀缘心太强,所谓的攀缘心就是妄想心,没有妄想心那你就成功了。我们一天到晚为谁在忙?为自己的妄想在忙,被自己的妄想心骗得团团转。你真正找到自己了,一座,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不吃饭,我们做得到吗?做不到。做不到的话,换句话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因此天天要为他而吃饭,为他而睡觉,为他拼命赚钱,为他一天到晚东奔西跑。

  你心要安注那不容易的。我们修准提法,念咒,稍微教一下,每个人都会念,但你能念得安心吗?至少能不能先摄心呢?告诉你,有时你不妨就在字光明中或透明琉璃体上好好歇着吧!只不过若你一下观不起来,那就请先好好持准提咒去深耕密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