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首愚法师/ 文章正文

身如虚空歌

导读:身如虚空歌首愚法师86年赴美主持准提法专修小参报告\首愚法师 (86年11月27日)  参加本次准提法专修者,大都是初机,然而他们的心得报告,却显示了学佛三大善根"见地、功夫、行愿"在他们身上迅速地增长着。首愚法师主七直截切入大众身心气质转化关键的手眼,在海外得到了向道者热切的回应。本文记录在参加人士的姓氏上,不便一一核对,恐有误植,敬请当事人和读者察谅。(编按)  感恩更应报恩  李居士:俺是山...

  身如虚空歌

  首愚法师86年赴美主持准提法专修小参报告\首愚法师 (86年11月27日)

  参加本次准提法专修者,大都是初机,然而他们的心得报告,却显示了学佛三大善根"见地、功夫、行愿"在他们身上迅速地增长着。首愚法师主七直截切入大众身心气质转化关键的手眼,在海外得到了向道者热切的回应。本文记录在参加人士的姓氏上,不便一一核对,恐有误植,敬请当事人和读者察谅。(编按)

  感恩更应报恩

  李居士:俺是山东老乡,一个性急口拙的人,很怕心得报告。我近一年多以来没有参加禅七活动,这回算是第一次,头一支香感到腿有点不听话,感觉到辛苦一点,但是第二支香就恢复过来了。我们持咒当中,当准提咒持诵很慢的时候,心里没有什么感受,但是如果一加快,全身就好像上了发条一样,这信心似在百会穴那里产生一种滋味,像以前曾经经历过的那样。

  在下午最后一支香时,有段时间气提振得最高那一下,不知怎么自己流下两行眼泪下来,一直地感动。此时脑海里好像净现了一个画面:我觉得自己很愚痴,而师父的咒音有一种很大的力量,把我从欲求的大海中拖上来了,如同迷途知返那么地感动,那么地荣幸。准提咒是我学习佛法的第一个法门,我觉得修了此法之后,生活重中受用无穷,因为咒语的力量和慈悲的摄受改变了我的一生。

  谢居士: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师父主持的准提专修。今天是美国人的感恩节,今天我们在这边修准提法,我觉得特别有意义,我一进来就想说心里面满怀感恩之情,师父老远从台湾来带领我们修法,有道友提供场地,还有些同修从远地来,实在是很难得、很有意义的善缘。大概久没有打坐,这双脚非常非常不舒服,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脚在奋斗,但是我还是很认真地不浪费这个良机来整顿自己。

  师示:我们佛法很重感恩,由感恩进一步要报恩,如常见的回向偈"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四恩是国土恩、师长恩、父母恩和众生恩,三涂苦是畜生、饿鬼、地狱三道众生的痛苦。做一个人,只要良心在,很容易就会体会到在我们身上的四项重恩,同时不忍于陷在痛苦深渊的其他众生,而想为他们尽棉薄之力,这便是佛道的菩萨行。

  詹居士:和以往参加准提法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每一支香,我都会满身大汗,这个不是我在家自修常有的,有时会出汗,有时不会出汗。可是今天起香后,每一支香都是一身大汗。

  甲居士:我很惭愧,这回来前一天在家摔了一跤,腿痛得想坐都坐不好,不过上午头一支香念得很快时,嘴是跟着动,可是却不知道人跑那里去了。

  师示:不知道跑那里去?这是菩萨给你最大的礼物了。

  胡居士:我在美国度了二十几个感恩节,这一个感恩节对我来说是最有意义的。我能够把全家都带到禅堂里面来跟师父结缘,修一天的准提法,这在以前几乎是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我以前老是认为家里对这一方面常常有不同的想法,甚至是南辕北辙的,所以通常禅修活动都是我一个人参加。

  今年开始,我带我女儿来参加过禅修,慢慢到今天,我非常感谢师父,还有杨师兄能够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让我从逆增上缘转到增上缘,我相信将来我们全家都会法喜均沾!在修持的路上互勉互进。藉这个机会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向师父和大家禀报,我们九月份起在庄严寺印光楼,每个月有一次准提法共修会,在每一个月的第一个礼拜六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钟,希望诸位能来参加。

  师示:胡居士的确很热心,这就是你"同事摄"的一个力量所感召的。你的发心处处都为大众,想到很多初学者的不方便,所以经常收集准提法门的资料打电脑印表格,可以说不但美东、美西的道友都受到这方便,包括台湾、香港,乃至海南岛、西安,我都带到,给人参考。

  郑居士:我这两天看了十方禅堂落成典礼和庄严寺大殿落成的录影带,深感在佛教团体里面有很多人发了大心,发了大愿,做了很多的事,让我们能够享受很多的法益。我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够多做一点事情,利益众生。

  音畅身调好观佛

  魏居士:第二次参加准提法专修。上次在大觉寺是第一次,练习不够,所以那回觉得念准提咒时是一直跟着调子,力道没办法控制,不是喊得太大声,就是跟不上。这次觉得有进步,好像是不用力气就可以唱出,颇顺地唱出准提咒。

  王居士:今天有度假的心情,所以心理上没有什么负担,特别是开基师一大早就开示我们说:"打坐不一定要坐久。"所以放得开,虽然目前还没什么进步,可是至少准提法已经融入我们全家生活的一部分,感到非常欣慰。

  谢居士:我晚上睡觉时间,就在默念准提咒,可是愈念精神愈好,整个晚上不能睡,不知道对不对? 师示:如果你白天不觉得精神不好,那就没有什么不对。

  谢居士:可以继续下去,是吗?

  师示:那当然。愈念精神愈好,等于在帮你补精神,这咒语的顺畅转动让我们放松轻安,身心状况反而良好,如刚才王居士所谈的,要融入到生活的一部分,在工作中,在行住坐卧间都自然没有离开它,很有用的。

  郭居士:今天一天下来,觉得身心非常舒服,气机、筋骨都非常地舒畅,尤其在唱念准提咒,如果到速度比较快时,感觉好像是我在看着一个躯体,它在发出一种声音出来,远远地看着他。这样看着它、看着它,声音就是一直出来,然后让他一直下去,直到结束。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师父,我觉得好像无论是观想准提佛母或是观世音菩萨,要是心里面对佛菩萨有着深层的感激,怀着虔诚敬重之心的话,自然的那形象,就会非常地清楚,而且非常地亲切;如果将佛母或者菩萨,只是当那个相来看他的话,那种相就非常模糊,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师示:因为你跟他有一种认同感,所以这个观想就妙了。那观想不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是全部。如果你有这个认识的话,当然境界所现就很亲切,而且会跟自己身心合而为一,融成一体。

\

  刘居士:对我来讲,修行是人生的唯一解脱之路,但是道路是曲折的,不但要通过肉体痛苦的这一关,还要通过一些观念上的关口,所以所要"生活修行化,修行生活化"才行。

  一轮心月随处明

  杨居士:听到大家报告,今天整天都很高兴、很兴奋,虽然我隔壁的小朋友,每五分钟拉我一下。我觉得好像在谈话中,在做事中,也不断地在修行,整个月轮、字轮好像在心里没断掉。同时有另外一个小小的突破,我坐这里,似乎不断的听到准提咒很美很美的声音,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从早到晚,到现在还没有断掉,很感动。同时在感动中,很感激师父和两位法师从台湾那么远来指导我们。我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地方不大,没办法让每一位带小孩子来,同沾法益,真是叫我有一点过不去。但是看到我们目前有十一、二位小朋友,每一位都那么认真,我认为这是相当要紧的一件事。

  师示:这是跟咒语、跟法打成一片的现象,尤其是外缘干扰不了,随缘不碍缘地精进下去,相当难得。虽然都在动态中,没有像说一般参加打七的,一切放下。一下小朋友拉一下,一下摸摸鼻子,一下摸摸头发,这样耐烦,这样依旧不受干扰,比那个坐得好好的,那功夫要更好,这个倒不容易的。

  刘女士:我感到非常幸运,能够有机会来参加这个准提专修会,我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从杨大哥这里拿到了一份法师修法的磁带,从今年9月开始,就自己暗地里在宿舍将"嗡蓝"、"嗡齿临",还有六字大明咒念诵起来。虽然不是很刻苦和专心,但我的声音改变了很多,给我很大的鼓励,继续下去。在这里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法师,体育锻炼和我们修禅有没有矛盾?因为我有一个经验,当我作体育锻炼回来,晚上打坐就觉得腿会更紧绷绷的。

  师示:二者不会冲突。西洋式运动大都着重在四肢筋骨方面,中国功夫像五禽戏、太极拳,还有其他各种体育功法,都包含有很细微内里的身心调整之道。练得好有助于修道。不过西洋式的运动,好比跑步及各项球类,大致上只要合于运动原理去做,一样可以与修行配合。

  杨太太:今天观月轮,感觉上跟月轮整个可以融在一起,月轮就是我,我就是月轮。然后在这打成一片当中,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东西,就是这么一回事。

  师示:很好,你们两位贤伉俪这么发心来照顾大众,也正如我们准提法的两个层次,所谓"先悟毗卢法界,后修普贤行愿海。"为大众,这就是等于在修普贤行,在忙里头,一般好像对做功夫是打开岔,可是真正从无尽法界的缘起来看,反而是一个更直接、更宽广的路线。行一切菩萨行,而毕竟了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