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惟觉法师/ 文章正文

「打七」与「赵州茶」的意义

导读:自在步红尘 第二十六集[ 88.10.29华视播出 ]  打七最重要的,就是要参破自己的第七识,将它转化成平等性智,  然后继续再用功,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这样就能够超凡入圣。  【 惟觉谈禅 】:「打七」与「赵州茶」的意义  问题一  襌七就是一连七天的襌修活动,为什么是七天呢?另外打七意义何在?「七」这个数字到底具有什么样特殊的意义?  老和尚开示:  襌七的目的是在开悟,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

  自在步红尘 第二十六集

  [ 88.10.29华视播出 ]

  打七最重要的,就是要参破自己的第七识,将它转化成平等性智,

  然后继续再用功,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这样就能够超凡入圣。

  【 惟觉谈禅 】:「打七」与「赵州茶」的意义

  问题一

  襌七就是一连七天的襌修活动,为什么是七天呢?另外打七意义何在?「七」这个数字到底具有什么样特殊的意义?

  老和尚开示:

  襌七的目的是在开悟,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如同佛七一般,佛七是以念佛的法门,在七天之内达到一心不乱,进而花开见佛悟无生;襌七则是在襌堂里静坐参襌,用七天的功夫,达到认识自己本来面目的目的,从而明心见性、见性成佛。

  青原襌师将修证的历程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开悟前,此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因为凡夫的执着,执着外面虚妄的境界为实有,所以「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第二阶段是透过参襌、参话头的方法,找到一个入处,此时「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因为参到了话头,可以从八识田的种子来返照自心,从自性真空当中,知道从前所认识的自己、所认识的世界都是幻假,因而否定自己、否定世界,这个身心世界的大否定,就是所谓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第三阶段是从开悟的一瞬间起,悟到现前这念心就是本具的佛性,所以说「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一切诸法不离当下这念心,安住在当下这念心,这就是一个歇处。

  古德曾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寻来全不费工夫。」当下这念心就是,不必向外寻求。《华严经》讲:「不起凡夫染污心,即是无上菩提道」。可是,不是悟到这念心之后就了了,还要时时刻刻保任这念无住心,这就进入修道位的阶段了。悟到这念心是属于见道位,修道就是依照所见到的道理来修行,修行有了功夫,最后就能找到一个歇处,就是「一念万年、万年一念」的境界。

  宋朝大文豪苏东坡先生以三首诗,来表现青原禅师修证的三个阶段。「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卢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首诗是藉卢山为譬喻,来表显第一阶段凡夫的境界。因为被我执、我所蒙蔽,因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见,所以始终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看不见自己本具的心性;如同世界各个宗教,都标榜自己是真理的道路,事实上都是各执其所;唯有佛陀是站在最客观的立场来看待事物,所以才能清楚明白事物的真相。

  第二首诗「卢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原来无别事,卢山烟雨浙江潮。」这是描述修行悟道的心路历程,最后「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悟道以后还要修道,如果以为凡夫心就是佛心,而不继续修道,生死还是生死,烦恼还是烦恼,众生还是众生,永远不能成佛。所以悟后起修更是重要,要能保养圣胎。

\

  第三首诗描述修行有了真功夫的境界:「溪声尽是广长舌,大地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明日何曾举示人。」修证得道之后就有大智慧、大定力,乃至于大神通。可是,这念心无量无边的功德妙用是不可思、不可议的,是不可说、不可说,所以「明日何曾举示人」;当下这一念心不生不灭、不去不来,真正得到受用的还是自己。

  再者,襌七为什么要七天?「七」有二层意义,就事而言「七」是指时间,就理而论「七」是指第七意识。做任何事情都须要时间,佛法中依不同的用功方法,也有各各不同的时间规定,有一百二十天、有九十天。襌七是克期取证的法门,一百二十天太长,一天、两天、三天又太短,不能成就禅修的功德,所以说七天,自己誓愿在七天的禅坐静修当中一定要开悟,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所以禅堂又称为「选佛场」。

  就第七识而言,有情众生有八识心王,眼、耳、鼻、舌、身,意识是第六识,以及第七识和第八识;第八识是含藏识,含藏无量劫的种子;第七识是我执,人人都有我执,有了我执就有能、有所,有是、有非,就有烦恼,如果能将第七识转过来,成为平等性智,事情才能看得清楚、看得明白。所以打七最重要的,就是要参破自己的第七识,将它转化成平等性智,然后继续再用功,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这样就能够超凡入圣。

  问题二

  「赵州茶」究竟有什么样的典故?有何意义?

  老和尚开示:

  赵州从谂是唐朝末年的一位高僧。赵州是指赵州县,在河北省的北方。赵州县的北部有一座观音院,从谂禅师住锡于观音院,大弘禅法,普度群机,所以世人又称他为「赵州禅师」。

  有一次,有位学人去参访赵州禅师,赵州就问对方:「上座以前来过吗?」学人答道:「以前没来过,今天第一次来。」赵州便说:「喝茶去、喝茶去。」不久又来了一位学人,赵州同样问道:「上座以前来过吗?」学人答道:「以前来过多次,今天又来。」赵州仍然说:「喝茶去吧!」站在一旁的院主,院主相当于现在寺院中的监院或是当家,院主觉得奇怪,就问赵州:「第一位学人不曾来过,礼貌上当然应该请他喝茶;但是第二位学人已经来过多次了,为什么还请他喝茶呢?」赵州于是对院主说:「院主!你也喝茶去吧!」院主当下就开悟了。这就是「赵州茶」的公案。

  赵州禅师接众的方式很特殊,不是长篇大论的讲很多道理,而是以喝茶的方式让人契悟当下这一念心。悟到这一念心的人,喝的就是赵州茶;尚未悟到这念心的人,喝的就是普通茶。喝了赵州茶,这一杯茶始终是喝不完的,因为悟到了这念心,就能体会心量的无穷无尽、无始无终。赵州茶喝不完没关系,可以带回去布施给大众,如同灵山会上,释迦牟尼佛传心灯,心灯无尽,灯灯相传,光光相照,光明是永恒的。禅七中的赵州茶会,目的就是要大众都能契悟当下的这念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