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依空法师/ 文章正文

十牛图

导读:十牛图依空法师...

  十牛图

  依空法师

\

  禅宗假借牛为心性的意象,牧牛如牧心,以找回久已迷失的自我本性...

  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诗人善取柳、竹、鸟、马、月、石、山水,乃至黄昏、梦境为意象,将之拟人化、象征化,对应自己的人格情趣。譬如李白笔下的月,陆游诗中的梅,仿佛诗人自己的化身;提起菊花,便联想起陶渊明“繁华落尽见真淳”的身影。

  佛教喜以莲华为象喻,譬如眼睛清净无染如莲目,辩才无碍为舌灿莲华,涅槃境界无漏无住如莲华“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甚至取莲华“因果同时”的妙意为经典名称酖酖妙法莲华经。

  相对于植物的莲华,禅宗则假借牛为心性的意象,牧牛如牧心,以找回久已迷失的自我本性。南岳怀让曾以磨砖作镜来点拨他的弟子马祖道一,成佛不止于形体打坐。譬如牛拖车,车不行,打心之牛,而非身之车。坛经:“外于一切境界上念不起为坐,见本性不乱为禅。”又说:“行住坐卧,常行直心”便是一行三昧(禅定)。身为车,为客体;心为牛,为主体。禅定要在心地上用功夫,而不仅仅是身体形骸的枯坐,所谓“坐破蒲团不用功,何时及第悟心空。”

  遗教经云:“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心如同尚未驯顺的野牛,四处奔窜,践踏水草良苗。如何调伏这头水牯牛,宋代廓庵禅师以十牛图颂将心性修成分为十个历程:一、寻牛:“茫茫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力尽神疲无觅处,但闻枫树晚蝉吟。”惊觉牛只走失,拨草寻牛。二、见迹:“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自性之牛遍于水边林下,无所不在,如巨牛之辽天鼻孔,无法隐藏。三、见牛:“黄莺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道只可自悟自证,不能以情识意想分别,如牛体非白非青不能描绘。一旦体道,无处不与道偕,更无回避之地。四、得牛:“竭尽神通获得渠,心强力壮卒难除。有时才到高原上,又入烟云深处居。”虽然暂得调伏,但是牛性顽冥,又落红尘之中。五、牧牛:“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抑自随人。”牛已不食苗稼,心已不放纵逾距,收放自如。六、骑牛归家:“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七、忘牛存人:“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八、人牛俱忘:“鞭索人牛尽属空,碧天寥廓信难通。红炉焰上争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以上三首阐明绝对的圣位境界是言语道断,超越言诠。得鱼要忘筌,上岸要舍筏,进而凡情脱落,圣意皆空,人牛两忘,泯除一切心境对待。九、返本还源:“返本还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调收功成,一派天然,叶落花开自有其时,如同王维〈辛夷坞〉诗:“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一切不假修持。十、入廛垂手:“露胸跣足入廛来,抹土涂灰笑满腮。不用神仙真秘诀,直教枯木放花开。”前九首为自利自度,第十首为利他度他。自我生命成就圆满之后,要走入市廛人间,“愿将双手常垂下,摸得人心一样平”,实践既出世又入世济众的菩萨道。

  元好问说:“诗为禅客添花锦,禅为诗家切玉刀。”十牛图颂最能显现这种以禅入诗、以诗寓禅,诗禅双向参透的理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