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昭慧法师/ 文章正文

病中的无言之教——印公导师九秩晋五嵩寿感言

导读:病中的无言之教——印公导师九秩晋五嵩寿感言释昭慧  一年一度的导师寿诞又将届临,今年的九五嵩寿,令我们格外珍惜。  其实印老人一向对寿诞淡然处之,他的行事作风不尚铺张,所以从来就制止弟子门生为他做任何的祝寿庆仪。大多时候,他更为了避寿而远离华雨精舍,不辞旅途劳苦,更忍受外出居住的种种不便,而飘然去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一如往常地平静度日。像这样一位成就至高,举世尊崇,而却如此严谨自持,淡泊自甘的...

  病中的无言之教——印公导师九秩晋五嵩寿感言

  释昭慧

  一年一度的导师寿诞又将届临,今年的九五嵩寿,令我们格外珍惜。

  其实印老人一向对寿诞淡然处之,他的行事作风不尚铺张,所以从来就制止弟子门生为他做任何的祝寿庆仪。大多时候,他更为了避寿而远离华雨精舍,不辞旅途劳苦,更忍受外出居住的种种不便,而飘然去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一如往常地平静度日。像这样一位成就至高,举世尊崇,而却如此严谨自持,淡泊自甘的大德,如何能不令人油然生起“高山仰止”之情!为了不忤逆老人的心意,我虽然时常去探望老人,但年年此日都刻意不前来拜寿,至多留在常住,师生诵经上供,遥祝老人为法住世,嵩寿无量。

  去年九月以后,导师大病一场,住到慈济医院。严重的时候,每天腹泻二十余次。尚幸有证严法师孝心的照料打点,九楼健检病房整层楼几乎一半,都空出来给导师、照顾的法师与我们这些来探访的弟子门生,充裕地使用着。病房设备无比完善。明圣法师、慧灿法师与静思精舍学法女丽云居士,全程细心照顾;静思精舍众师父则仆仆风尘地来往于精舍与医院两头,无微不至地提供所有饮食起居的后勤支援。最重要的是:各科医师以最虔敬严谨的心情,组成了一个医疗小组,竭尽心力给予诊治。情况持续胶着的时候,我们都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过程的艰苦一言难尽。医师用所有可能的方法测试消化系统的问题出在哪里,都查不出所以然来,每天只能看着骨瘦如柴的老人受苦受难而束手无策。一度还将抽出的血液空运到美国检查,最后证实了医师的研判,这是世所罕见的病例:胃泌素瘤。

  老人不只一次向我说:“我这个病啊!看来是不会好的了。”他就是这样淡淡的,好像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儿。我当然知道这对他而言,真的不是问题——他对生死,一向是宁静泰然、自在无惧的!但是,像我这样愚痴的弟子,理智上纵使知道“诸行无常”,情意上怎可能不黯然酸楚?

  是的,该说的他都说了,该写的他也写了,这些法宝只要在世上流传一天,就是他的“法身常在”。但是,就算他什么都不说,只要看着他那平静、慈祥、睿智而又如童子一般纯洁天真的脸庞,内心深处就会汩汩涌生说不出的欢喜!应说是“典范临在”的鼓舞力量吧——老人鲜活的菩萨身影,年复一年地滋润着我疲惫的生命,让我为法为众生而奋斗的意志,不自禁昂扬起来。

  想不到证严法师为苦难众生而创设的慈济医疗事业,竟然在此紧要时刻使上了大力!医护人员加上众弟子、徒孙热切、清净、良善的共愿力,使得导师终于病情好转。虽未能完全痊愈,但已查出病因,对症下药,腹泻终于被控制住了(目前腹泻次数已减少到十次左右)。病情稳定之后,农历年前,导师终于出院,住锡静思精舍。

  由于长年衰病,平日即已遵医嘱而注射针剂,住院期间,注射更是频繁,到后来血管已无法再注入针剂,为此医师特为在他左胸近心脏部位,植入人工血管,至今每日依然要用数小时来注射针剂与营养剂。也由于人工血管部位不容感染,导师体质又弱,所以医师要求:探访者一律戴上口罩,以保护老人的安全。我们当然知道全佛教界都在密切关注着他的安危,但对他最好的方式应该是:尽量不要来探访他,因为这会增添他应接来客的疲苦。

  老人生命中又一次的艰难困顿,竟这样奇迹一般地度过去了。他老人家每一天住世,都让我们感觉好似三宝对苦难人间、愚痴众生的恩赐,让我们对一切善法因缘都深怀感恩!这也就是为什么年年遵嘱平淡度过老人的寿诞良辰,今年却对老人的九五大寿,格外珍惜的原因!

  静思默想:老人何只是在毕生心血浇灌的等身着作之中,为吾人留下了丰富的、宝贵的言教?大修行人的每一生活片段,其实都在展现着丰富的教化意义!即使是最令人感到煎熬的老病死苦,老人在每一次面对它们时,都在仁慈地示现着弥足珍贵的无言之教。在《平凡的一生》当中,他淡然叙述着几次面对生死关头的正念现前,其实,在瞬间危难之中,无有挂碍、无有恐怖而正念分明,这岂是寻常身手!以这次住院为例:一般年富力强的人,倘若一天泻个二十余次,几天下来,也会吃不消——光是肛门的疼痛都够受的。但是,即使数月持续严重腹泻如此,任何时候、任何人看到的他,都是无比的宁静安祥。慈蔼、睿智以及人格的高洁,自然流露在他清瞿的脸庞上,任何时候,你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病恼与苦颜。他被医师誉为“最合作的病人”,各种检查、针剂、医药,再怎么不舒服,他都心平气和,来者不拒。在病榻上的他,自然散发着圣者般“无入而不自得”的气息,布施着无言之教,让亲近他的医护人员,在无形之中,领受到佛法的光明喜乐。这是何等慈悲、定慧之力的展现!

  就在本文行将写就时(四月一日),传道法师电话告知笔者:八十年初,印公长老左脑部瘀血,有生命危险,送到台大医院紧急施以脑部手术。当时传道法师的外甥女谢枝华小姐,是手术房的护理人员之一,事后无意间向法师说:她遇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高僧(她说的时候,还不知道法师亲炙印公导师的关系)。原来当日虽是动大手术,由于老人年事已高,体质又弱,所以麻药剂量不能过多。待麻药已过,大家发现心电图归零,医师吓了一跳,以为老人往生了!再一看,一切正常,病床上的导师好端端的躺着。当时的主治医师们不禁赞叹道:动过如此多的手术,还未曾看过这样不可思议的现象。他们当然无法以正常的身心状况来解释这个现象,这实在是深邃的定境与戡破生死的慧力之自然表现。经历这次手术之后,在场有几位医师深受震撼,日后归依了三宝(其中一位是前慈济医院院长曾文宾医师之公子)。

  我常常告诉学生,通达佛法之后,生活中俯拾即是成佛资粮;倘若不能通达佛法,做什么事都是在以自己与众生的烦恼加在一起瞎搅和。学佛者多,但是通达佛法者,又有几人?趋于下流者且不论,就是有心向上的修行人,持律的、学禅的、弘教的,又有几人不是在以自己与众生的烦恼加在一起瞎搅和?但我仍对佛法深具信心,因为,在印公导师的言教与“无言之教”中,我看到了通达佛法的典范!

\

  八九、四、一于弘誓学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