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佛学基本知识/ 文章正文

黄柏霖:放得下的是自己担得起的是世界

导读:黄柏霖:放得下的是自己担得起的是世界 所谓规模,像一切政事、教育、法令、命令这一类的事情,这些事情实在是关系到天下之间的得失以及安危。这些事情就有一些小人,『彼小人者』,就是有一些小人,嫉妒他人...
黄柏霖:放得下的是自己担得起的是世界

所谓规模,像一切政事、教育、法令、命令这一类的事情,这些事情实在是关系到天下之间的得失以及安危。这些事情就有一些小人,『彼小人者』,就是有一些小人,嫉妒他人的成功,希望人家失败,故意去破坏人家,而使其产生紊乱或者挫败。

他却不知道破坏别人的成功,实在是等于破坏国家的安定,这种害处是很大的,所犯的罪过怎么会很小呢?至于对他人一身或是一家的事情,如果扰乱他而使其败坏,也是伤天理,败坏良心的人,罪过是没有两样的。

这一段就是我们很容易去犯的,那这个地方它虽然是指「一切政教律令」,但是事实上在修行的过程里面,也很容易嫉妒。老法师曾经在讲经的时候也开示过,他这一生讲经弘法,透过华藏卫视,等于说整个地球都是老和尚的弘法道场。但相对的我们看看老和尚的遭遇,他也是什么?有家归不得,他想要落叶归根,他回他安徽老家都有困难。老和尚有一次拿那个照片给我看,他的弟子,老和尚的学生很用心,老和尚安徽老家的祖坟,还是老和尚的家人,以及很用心的这些弟子们,共同去帮忙。然后老和尚的家人把祖坟修好以后,老和尚也是很低调的回去,祭拜他的祖先。老和尚今天因为某些因素,也不方便回国内来参学或者参访。以前赵朴初在的时候,老和尚倒是常常回去,他的老朋友也很多。

那老和尚就讲,他以前刚开始讲经弘法的时候,在台北圆山临济寺,他就是选择讲经这条路。很多人跟他讲,包括法师,早期台湾的佛教界,讲实在话,讲经的不多,其实老和尚说,现在也不多。所以很多人就跟老和尚说,讲经没有前途,还是做经忏佛事比较快。老和尚还是坚持他自己的理想,他认为佛陀的一生,就是在从事教育的工作,佛陀的教育就是觉悟的教育。所以老和尚他在这一生的弘法过程里面,六十几年的过程里面,他感触非常地多,尤其是这个嫉妒障碍。所以老和尚常常自叹,他福报很薄,居无定所,美国、澳洲、新加坡,现在到香港。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他现在也是千里迢迢地到英国韦尔斯大学,要办汉学院的教育,非常地辛苦。

所以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就是香港亚洲电视台,有一个节目叫做「名人本色」,主持人是香港金牌司仪何守信,访问老法师,访问的时间是公元二OOO年六月五日。那么在这一段访问的过程里面,老和尚说法无碍。何守信先生非常地赞叹,最后他做结论的时候,讲了这一句话真是画龙点睛。把老和尚的一生,那个时候还是十六年前,老和尚今年已经九十岁了,九十岁,十六年前,等于老和尚当时才几岁?七十四岁而已,七十四岁,人生七十才开始。

但是何守信先生访问以后,他给老和尚下一个脚注,做一个总结。他怎么说老和尚呢?他说,净空法师,净空老法师放得下的是自己。老和尚一直教人家说,要看得破、放得下。章嘉大师跟他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跟他讲六个字,看得破、放得下,老和尚到今天一做六十年,六个字他做六十年,他坚守不换。把这六个字他彻彻底底地做到,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所以何守信先生说,净空老法师放得下的是自己,他一生不管人、不管钱、不管事,他真做到了,放得下。

然后何守信说,担得起的是世界。你看老法师的使命感,「为万世开太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这个愿大不大?这个担子大不大?大。所以何守信先生说,老法师担得起的是世界。他创办多元宗教的融合,多元宗教文化的团结,他帮助基督教、帮助回教、帮助印度教、锡克教,这个就是他担得起的是世界。然后他说,老法师有承担天下的气概。你看现在老人家九十岁了,还要办汉学教育。他说,十年不做,将来会后悔。他说,已经没有人才了,光有《四库全书》,光有《群书治要》,没有办法,没有人会讲。

老法师在去年的大概是九月份的时候,在香港的六和园,用完早斋的时候,师父亲口跟我讲。他说,韦尔斯大学汉学教育,是阿弥陀佛派给他的最后一次任务。所以老和尚有承担天下兴亡的气概。什么样的气概最大?老和尚讲,圣贤教育的传承,文化命脉的传承跟保存。所以何守信先生说,老和尚有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理想,确实,其实可以媲美孔子。然后最后他的结论是,老和尚以上这四个他的特点,他从年轻到今天都没有放弃过,这个结语做得真好。可以讲老和尚的一生就是这样,真的跟佛陀一样,从事佛陀的教育。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O五集)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