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佛学基本知识/ 文章正文

黄柏霖:名者实之宾也

导读:黄柏霖:名者实之宾也 我们再看下面,『名者,实之宾也』,「宾」就是事物之名,它跟实是相对的。在《庄子·逍遥游》里面,「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这解释说,名义是有虚无实的。在《成玄英疏》里面...
黄柏霖:名者实之宾也

我们再看下面,『名者,实之宾也』,「宾」就是事物之名,它跟实是相对的。在《庄子·逍遥游》里面,「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这解释说,名义是有虚无实的。在《成玄英疏》里面讲,「然实以生名,名从实起,实则是内是主,名便是外是宾。」在《庄子·逍遥游》里面这个原文,我们把它唸一下,再跟它解释,这个跟这一句「名者,实之宾」有关系。在《庄子·逍遥游》里面,「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在这里面出来的。「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

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我们解释这一段,《庄子·逍遥游》这一段文的白话。它大概的意思是这样,尧想把天下让给许由。他就说了,他说,日月出来了,而火把却不熄灭,想要放光照亮,不是很困难吗?就是太阳光已经出来,你要再点一把火,那个火不熄灭,你想要放光照亮,上面有一个太阳光已经很强,你再点一把火,你想要照亮这不是很困难吗?这意思说,不就是多此一举吗?及时雨下了,现在突然间下了一阵及时雨,你还再灌溉做什么呢?没有下雨才要灌溉,那已经下雨了,你还再灌溉做什么呢?灌溉对于水泽,就是水湖而言,这些湖泊而言,不是徒劳罢了吗?

你既然出现在世上,天下即将大治,我还占在这个祭祀,「尸之」就是祭祀,就是君位、国君这个位子上。我觉得我缺乏能力不足以治世,这是尧自己谦卑,他说,我觉得我缺乏能力,不足以治世,我今天想把天下让给你。因为当时尧就知道,听说许由是个贤人,他想把王位让给许由,当然他最后是让给舜,今天想把这个天下让给你。许由就说了,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经太平了,已经治平了,那你还要我来代替你什么呢?难道我是为了名吗?就是这里讲的「名者,实之宾也」,难道我是为了名吗?名是事实外在的名义,我是为了这个事实吗?

那他就讲了,他说,「鹪鹩」是一种鸟,鹪鹩处在深林之中,牠只要一枝树枝,牠可以栖息就够了;偃鼠渴饮于河,偃鼠到河里面去喝水,牠也就喝了那个肚子饱了就好了。那表示说什么?许由他很知足。他意思是说,我不必当君主,我就像那个鹪鹩一样,我一根树枝,夜卧七尺,我这样就够了,他的意思是这样。然后王位,做皇帝当然他是山珍美味,他说,偃鼠渴饮于河,喝饱就算了。然后许由就跟尧讲了,你回去吧,天下虽大,我是没有用的啦。当负责煮饭的人煮不出好祭品,当尸祝的也不能够越过樽俎来代替他做,这是许由这样来答覆尧。

这个在神话《高士传》里面说,因为尧他慢慢地就老了,他就想留心天下的贤人。他听说阳城有一个许由很贤能,他就亲自去拜访许由,想把天下禅让给许由。可是许由他却是一个很清高的人,他不愿意接受。他连夜跑到箕山,山下的颖水去住,他跑给尧追,他跑到箕山下面的颖水去住。那尧看到他不愿意接受禅让,就派人请许由来做九州长。许由听了以后又觉得更讨厌,他连忙又跑到颖水旁边,掏那个水来洗耳朵。

许由的朋友巢父,刚好牵着一头小牛要来这里给牛喝水。他看见许由在洗耳朵,巢父就问他,就觉得很奇怪。他说,你为什么洗耳朵呢?许由就说了,他说,尧想聘请我去当九州州长,九州长,我很讨厌这种恼人的言语,所以我来洗耳朵。巢父听了以后就说了,巢父听了就说了,你若是一向都居住在深山穷谷,一心不想让人知道的话,那谁又会来找你麻烦呢?他的意思是说,你如如不动,就不取于相,何必还再去洗耳朵呢?是心在作主,不是耳朵在作主啊。你去洗耳朵,就是变心外求法。后来巢父就这样来,也可以讲说,说这个话来讽刺许由。后来就把小牛牵走。他说,我要把我小牛牵到别的地方去喝水,我才不愿意污染这个,你洗耳朵的水。这是很有趣的一个对话。就是「名者,实之宾也」,它的由来。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九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