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陈士东/ 文章正文

诛法广义——灭除贪嗔痴之妙法

导读:诛法广义——灭除贪嗔痴之妙法天晟传统文化研究所 陈士东  有人不在深善思维之后,就自作聪敏地以为,佛教不是一直讲慈悲的吗?怎么会有诛杀之举乎?其实不然,因为杀也不能说断然不是一种慈悲,在为完成某种大善之目标时,有时是要有小杀之举的!兵法云:“上策攻心,下策攻城。”也就是说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最最上策呢!如果我人能攻其心而不必攻其城,那又何乐而不为也...

  诛法广义——灭除贪嗔痴之妙法

  天晟传统文化研究所    陈士东

  有人不在深善思维之后,就自作聪敏地以为,佛教不是一直讲慈悲的吗?怎么会有诛杀之举乎?其实不然,因为杀也不能说断然不是一种慈悲,在为完成某种大善之目标时,有时是要有小杀之举的!兵法云:“上策攻心,下策攻城。”也就是说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最最上策呢!如果我人能攻其心而不必攻其城,那又何乐而不为也!但是,有时事情并不是按着自己之理想来发展的,如有他国外敌无礼来侵袭我国疆土,一路烧杀抢掠,如若我们言语上已是不能劝服,那么仍做不抵抗之主张,此则即是等着敌人来屠杀我国善良之百姓,那即是置众生之生死于不顾,是冷血无情,而非是真慈悲!故实际上,此中所云之“诛杀”,目的仍是为了救众生,甚至于是对那些杀戮的人来说,这也是一种制止其再复造恶业之方法。

\

  佛教中之密法亦是此理,所谓“上妙诛心,下焉诛身。”即是再再忿怒之本尊,如不动明王.六臂大黑天.吉祥天母等等,亦是内具极大之慈悲心的,其忿怒本尊背后之真相还是这个慈悲心!如果没有了这颗为佛法正义之心,那么不论何种厉害之护法,都已成了魔矣!因何如此说呢?因为佛和魔之差别只在菩提心上,而不是论神通之能力大小。如果没有了利人无我之菩提心,那么越大之能力,对人类及万物之破坏力也就越重!换言之,如果有了这颗菩提心,那么浪子也会回头,坏人之能力就变成了正面利他之作用力!是故,密法虽有威猛之诛法,但却很少有真正诛人(身)之例,而一般都是在行诛(降伏.教化)心之举,也即是以理去诛杀那些坏法之人的贪嗔痴之心!如一位有大成就之密法上师曾说,自己学过许多密法,诛法也学过,但只用过了一次诛法,那就是诛杀自己那颗妄想心!

  那么,诛身之法于佛教中是否实有呢?我的回答:是有的。但是,首先要明确地指出的是,所谓诛法,不是如同普通之杀生那般简单,不可混同而语!因为普通所谓之“杀”,是普通人在感受到自身受到伤害时,便不顾后果,以极其凶恶之心态来结束某个有情之生命,而被诛杀者因怨气又流落于恶道,来生又与前生害其者复恩怨纠缠不清!而大智者所行之诛法,是发善意使魔障不再作恶,而又以自身之福德加持,令其神识上升于善道。因此,密法之诛法与普通之杀业是极其不相同的,普通的杀业,其杀之动机乃是愤怒,其结果是造恶业;而佛教之诛法,其动机是护持众生之善意,故其结果也是成就佛地。即以比较而言之,万世师表之“素王”孔子亦曾诛杀少正卯,而人天之师“法王”释迦佛过去生中,亦曾诛杀欲害五百商人之强盗。然其结果是,一个成了我国许多人敬仰之圣人,一个迅速成就无上菩提。不仅圣人孔子诛人,古代许多圣人贤士亦会诛人,如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公诛管蔡、太公诛华士、管仲诛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岂可只异怪佛教密法中有诛术乎哉!

  先举一个不懂杀活自在之例,印度密法八十四大成就者中之一人,他的全名叫“瑜伽自在吉祥毗哇巴”,他一次宰杀了一个鸽子,寺院中人将他逐出寺,他在离寺渡海过程中,乘坐一片莲叶,施展了高超的轻功技术,寺中人目睹之,才知他是大成就者,请他回寺,他说了宰杀鸽子的理由,并当众施法使鸽子起死回生。虽然大众对他深生信仰,但他以此无奈的示现而感到不安,恐俗人对僧人清净的比丘戒体有疑,故自行去除比丘的装束,作一名苦行者,游历各处,度化迷人,曾使一地外道徒全部归入佛教。禅宗亦有“南泉斩猫”之事,不可说只密法才有此行为,如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此为“杀”。密法中严格此种成就,只有“杀”不是悉地圆满,还要能“活”才可。阿阇梨咱热耶巴得密法灌顶及教授,获少许暖位功德,他就要向徒弟们示演。有人向上师杂林达惹巴汇报,上师问咱热耶巴:“你得了怎样的功德?”他依次示演冻僵老虎.制死水牛.扳扭果树等。上师让他用法力把死老虎和水牛复活,让断树重接复原,他说没此能力。上师亲自把一切复原,对他说:“行需要识和慧相等,要有让动物死后再救活的本领。你现在无此本领,就不要再示演了!”他自认自己有了一定的成就,非要去不可。师言,去也可,但千万莫去底魏郭扎。他与三千徒众飞行而去,以双脚离地一肘而行,打着七个华盖,行到恒河旁,他想连上师也没如此的神变吧,以此傲慢,身体沉下去,险些坠入河中,还是他对上师生出忏悔,才得救。到某地,他以透视眼见农夫埋在地下的酒,并取出,但农夫不让他喝,叫他喝石头上滴下的水,他没办法喝了,但那水喝也喝不尽。他就用期克印(一种刚猛密法手印)杀死两头耕地的牛,但不能使之复活,那农夫口中念几句牛就活了。他向前行,见一看护果树的女子,他向她要果子吃,女子说:“你是密法师,自己动手拿吧”。他用观想法摘下果子,但那果子又被女子弄了回去,他便再也摘不下来了。最后他来到底魏郭扎,由于不听师教,遭空行母阻碍,未得即身成就,而于中阴解脱。

  然密法诛术又与此有不同也,圣人诛身乃恐其为害,虽存善心,却未必能全救之,因其诛一人而救百人,虽百人得救,但毕竟有一个沉伦矣!而密法之诛法是全救之法,即被得诛者亦是得救者,正如禅宗所云“杀人剑”、“活人刀”,若能杀活同时才可为之。举例证之,南泉斩猫毕竟是只见斩,但未见其活!而密法大德却杀活同时,如一次有一只狗将上供之食叼走,一人将狗抓住并杀死,为了教训他,当巴桑结尊者就用泥巴涂抹狗的伤口,并且说:“起来吧!起来吧!”小狗就抖晃全身,象未伤似的站了起来,这件事于《当巴桑结传》中有载。在传中,还记述有,在一个很多密法师聚会之处,人们问当巴上师:“会咒术吗?”当巴答说:“会。”他说完,用眼力一扫梯子上的小麻雀,那小麻雀就全部摔在地上死去了。大家一看,就责难他说:“你杀生,没有悲心,是个外道。”而当巴上师说:“处道只会将它们杀死,不能让它们活转过来。我不仅会杀死它们,也会让它们活过来。”说完,一弹指,麻雀们就全都活过来了,拍着翅膀飞走了。并不仅仅是动物,有一个叫春格瓦的女人死了儿子,当巴上师问她:“你想和孩子说话吗?”那女人答:“非常想!”话音刚落,孩子就起身并能与母亲谈话,后来说:“我要回天境去了,母亲请勿忧伤。”说完又死去了。那女人问这是怎么回事?上师说:“这是我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