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夜半钟声》新版自序

导读:佛法的基本精神是大慈大悲,平等普度众生出苦脱厄,佛法的目标是人人成佛,方法是由戒入定,从定生慧,观照内明,见性成佛。经云一阐提人亦可成佛,又云众生皆有佛性,又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云顿悟成佛……凡此佛语,都是说人人都本来就有佛性种子,不幸被世俗名利欲念,贪瞋痴等五毒与无明蒙蔽了本性,以致在生死轮回六道流转,永受痛苦烦恼,恶因恶业,因果循环,永无得脱之时。...

  佛法的基本精神是大慈大悲,平等普度众生出苦脱厄,佛法的目标是人人成佛,方法是由戒入定,从定生慧,观照内明,见性成佛。经云一阐提人亦可成佛,又云众生皆有佛性,又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云顿悟成佛……凡此佛语,都是说人人都本来就有佛性种子,不幸被世俗名利欲念,贪瞋痴等五毒与无明蒙蔽了本性,以致在生死轮回六道流转,永受痛苦烦恼,恶因恶业,因果循环,永无得脱之时。

\

  所以若要跳出生死轮回之苦,若要解脱痛苦烦恼,就必须学佛法!世闻万法,无如佛法之微妙不可思议!有福与有慧者与肯接受佛法者,无不得度,见性成佛,而永脱痛苦及生死轮回之流转。

  当今佛学已成为世界高级智识份子与高级学府哲学研究之学问,佛学的哲理,经世界各国佛学研究者之阐扬而更显,被认为是最超级独特之真理哲学。可惜学院派佛学研究者,研究重点限于学术性质之哲学范畴,而忽略了佛学的哲学以外的复度内涵。佛学是综合的,包括形而下哲学、科学、道德、戒律、修行方法,利他济众与出苦度厄与六度万行之实践,还有形而上的哲学,超自然学等等。经云佛法有八万四千法门,无所不赅。不幸地,以学术研究为出发点之研究者,未以弘法接引众生为志,而且其中尚有并非信佛而实乃为学问而学问者,更有为博士学位甚而徒藉佛学之哲学论文谋衣食者,尤以西洋之佛学家,更多以异教歧视立场而从事研究佛理中之哲学,种种形态之研究者,汇成歧流,将佛法之实践予以弃置,而只刻意从事咬文嚼字将佛法缩小为繁琐哲学之论辩,将佛法再逐渐带上在印度灭法之途!此等学者既非以信仰为出发点,无论其是为学术,是为功利,均已自陷牛角尖内而不自知!通通着了文字相!

  着了文字相的佛学研究者,又惑于其幼稚之雏形科学观念,于是纷纷排斥佛法的超自然现象,否定佛法之神通与感应,否定佛法超自然夺造化之大能,否定一切佛法之奇迹,此等所谓佛学大家,自以为“正信不尚神通”,而视佛菩萨之神通奇迹均为邪魔,殊不知,此等矫枉过正之论,已经无形中杀灭了他人信佛向善之种子!恶业之最,无过于此!此辈学者,自以为维护正法,其实是瞎子摸象,又如执牛角以举全牛而巳,自无福缘得接佛菩萨之超自然大能力,反要谤法,此种损人不利己之徒,终不免仍是在生死轮回流转而已!虽紧抱汗牛充栋之文字雕虫之学,又有何益?

  纵有善意,但咬文嚼字只讲形而下哲理,以高深自居,以学术自炫,又何能接引广大众生?即使有成,亦不过是学院内之极少数人而己,佛学将来成为学院内书橱一角之精装本书籍,佛学将来只得数人了解,于世道人心有何益处?而且,少数学者研究而不实践佛法,不行佛心之大慈悲,徒然躲在象牙塔内大做文字游戏,又怎能接引大家信佛行善?而且,佛法八万四千法门方便接引,何必唯以哲学艰深之学为唯一学佛途径?

  佛陀说法,分别上根、中根、下根,而分别善巧说法,以利接引。所谓上根,乃指悟性及慧根而言,而非指“文宇相”之制造能力高强者也!佛法平等,目的在于接引无限众生。包括天,人,胎生,卵生,气生,化生……有情生与无情生……,并非单为哲学家而设教也!繁琐哲学既不能广接众生,然则以何为接引最佳?

  佛法必须普及,必须通俗,而且更须全面立体推行,才可接引广大众生,佛菩萨乘悲愿再来,出苦度厄,并非徒以哲理度世,亦施展伟大神通,以各种超自然之奇迹济度众生,引其出迷入悟,脱苦脱厄,种种神通与感应,事迹亿兆,何能尽述?有福缘者亲身经历者比比皆是!所谓学院派之若干位“反神通反超自然”之学者,纵恃其苏秦张仪之舌,公孙龙之诡辩之能,又何能推翻佛法不可思议之神通?徒作小人,自失福缘而巳!可怜亦可悯!

  现代最尖端之科学,已越来越趋向佛学之超自然学境界,科学证实了超自然神通的存在,只有未识新科学之徒,以其浅陋落后之科学旧知去否定超自然,更否定他人以新科学求证佛学!此乃无知无明而且心肠狭窄,自己爬不动也要拖住别人的脚不让人家跑路!识人为迷信,其实他们自己陷入了“迷信哲学”而不自知!不能自拔!

  在学佛方面,我对哲理尚无深入之研究,但是对于佛法的慈悲与实践,与及佛法的超自然神通的大能,我自感福缘不浅,能够体会得到佛菩萨以神通感应等超自然大能济度救苦之真正存在,是以我不畏讥诮,将所知所闻所获的佛力加被,都尽可能公开报导。佛力并非对我一人偏宠,佛力其实对众生平等加被,无分厚薄,无分彼此,问题是肯不肯去接受佛力的接引而已!

  “夜半钟声”是我数年前蒙天华公司出版的第一本汇集个人感应佛力的故事多篇。全是亲身经历的感受纪录。发行以来,很幸运获得海内外各地读者的错爱,销数多达万本,竟致引起盗印,我在加美发现盗印本,易名为“我所知的佛教”者一种,幸尚无抹杀贱名。又有“佛门奇谈”者一种,将我名取消,易以伪造笔名,第三种盗印本名为“佛门神通”,三种本子似均盗印于台湾,最近澳洲雪梨大学一位教授有函来,指出在雪梨书店亦见到上述第一种盗印本,香港一位作冢亦来函告知同一情形。天华公司发行人李云鹏先生,十年来,放弃事业,几乎是倾尽所有,全力印行弘扬佛法的书籍,并非以牟利为目的,因此,所印行拙着“夜半钟声”等书,均是定价甚低,仅及成本之一部份,殊不料盗印本在美加书店反而以十元美金高价畅销!真本反而未能进入书店!拙着均已分别向有关国家政府注册了著作权与版权,而对此亦无保障!天华公司出版拙作并无牟利,而盗印本反而赚了大钱,拙作文学作品数种,分别受到两岸之不法之徒盗印,已非今日始,两岸均有发现,早见于报章,但是没想到连佛教作品也被盗印牟利!

  天华公司发行人李云鹏先生,亦曾见到我海外购寄的盗印本。感慨之余,亦感到“夜半钟声”旧本字体大小,阅读不易,因此发心予以改版,以较大较美观易读之字体,重新予以排印新版本。李先生越洋电话多次,征求我意见,我自然欣然乐从,我并且寄上若干补充资料及彩色图片,加插入此新版本之内,对于旧本我的校对未周之错字,此次我亦尽力改正,李先生不以牟利为目的,故此一再示知,命我不须忧卢改版增加彩色插图之成本问题。此点令我非常感激,对一本旧作,我自问亦应增添资料,方敢面对读者的爱顾。希望这本拙作会带给广大众生对于佛力不可思议之初步重新认识,由兹而同发去恶存善之心,同沐佛恩,大家都学佛法,都除烦恼,都修行宝践,更能大家都发心实行佛法的大慈大悲,普度众生,互助济众。如果此书能达成此种虔诚愿望的一分,这就是我最感祷的了!学院派的若干学者对我的毁或誉,于我有何重要?再骂我是魔,我亦甘之如饴的。

  “佛见是佛,魔见是魔”!佛魔都在心念而别。这是我的愚者一得。我聊说这两句仿偈!愿人人都认识佛法无边不可思议神力大能!愿人人都得佛力加被,福慧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