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喜见温哥华筹建观音寺

导读:一九八一年六月初,香港台湾都已进入仲夏,气温渐炎热了。加拿大的“温暖之都”温哥华却仍然是仲春,山巅上依然披着皑皑白雪,邻省沙斯卡春省的枫岗,昨夜竟然狂风大雪。温哥华万花竞放,不用说,我这个“畏花如虎”的无用东西,早就终日打喷嚏,两眼泪汪汪,身子乍寒乍热了,年年都要过此花季病关,真是苦不堪言。花粉之毒如此,难怪武侠小说名家卧龙生在“飞燕惊龙...

  一九八一年六月初,香港台湾都已进入仲夏,气温渐炎热了。加拿大的“温暖之都”温哥华却仍然是仲春,山巅上依然披着皑皑白雪,邻省沙斯卡春省的枫岗,昨夜竟然狂风大雪。

  温哥华万花竞放,不用说,我这个“畏花如虎”的无用东西,早就终日打喷嚏,两眼泪汪汪,身子乍寒乍热了,年年都要过此花季病关,真是苦不堪言。花粉之毒如此,难怪武侠小说名家卧龙生在“飞燕惊龙”中提到妖人大摆“万花阵”,使进了阵内的武侠个个昏迷倒地了!

  香港、台湾的朋友大多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识加拿大的“万花阵”的厉害,也难以想像“花粉过敏症”的滋味吧?

  在这般花粉苦恼中的我,五月十日,心中一动,感觉到洗尘法师又要来加拿大了,以前几次都心血来潮得没错,料想这次也不致有错。打电话去问杨震荣居士,他说还没得到消息,我又打电话问罗午堂居士,我说法师好象是大约十九到二十号会来,罗居士说:“是呀!有这消息。”次日我才收到沈九成居士来信示知洗尘法师可能于十九号至月底之间来加(法师到的次日,我才收到第二信说他来加的班机时间)。

  当时我已跟罗居士谈到,我问:洗尘法师是不是为了建观音寺而来的?罗居士说大概是的,我又去问尹先生获得证实。

  听到这段消息,我的花粉过敏症症状居然就轻多了,大概这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佛教这半年来在海外纷传喜讯,令我精神感到无限鼓舞,先是香港大屿山宝莲禅寺筹建世界第一高的佛像,继是美国万佛城宣化长老有计划在西雅图建立分寺,洗尘法师在台北近郊买下一峰,作为筹建巨大规模的佛寺与佛教大学,今又有洗尘法师来加筹建观音寺……怎不令人鼓舞呢?佛法将在西方大兴,现在在各位佛教大德分头努力奋斗之下,已经陆续露出曙光来了,美东大觉寺和其他佛寺与多伦多的佛寺也都在计划扩大弘法,各寺与各大德之间,彼此互相支持,合作无间,这不都是佛教团结兴盛的佳话吗?

  还有星云法师访美弘法,开光西来寺;晓云法师又再访英弘法;竺摩法师移锡温哥华佛教会讲经;冯公夏居士膺选为该会新会长;竺摩法师与冯居土、罗居士等举行温城从未有过的普渡孤魂往生的盛大法会……佛教这一阵在海外的好消息太多了,不胜枚举,我也还来不及提到夏威夷佛寺的弘法盛会呢!

  想想这些令人欢喜的事,我的过敏症也就不太难受了,等到杨森泉太太从香港打电话给公子证实洗尘法师来加是十九号,我更欢喜不尽。

  十九号那天,我到国际机场恭迎洗尘法师,班机提早到达,可惜被上一班机的旅客耽了时间,以往旅客到达不大盘查,这一天,上班从日本来客,个个都被海关严查,连飞飞行员及空中小姐都被搜查了,大概是加拿大当局得了密报,可能有人贩毒入境,于是好人受到极少数坏人连累了,两班旅客给查了许久,我们从外面的闭路电视机上可以看见海关站内检查的情形。

  洗尘法师携带了一大批佛经来加,机场海关人员十分礼敬,并无查看就放行,我们看见洗尘法师自己推了一大车佛经出来,我们慌忙上去接,那一车佛经,重得我都推不动呀!

  尹世光居士和苏学深居士驾车接洗尘法师返烈治文尹府休息,立刻就开始讨论筹建观音寺的事,真是马不停蹄!一分钟时间也不浪费!

  在机场苦候两小时之时,我忽然心生一个希望,在这里提供给大屿山宝莲禅寺筹建巨佛的热心佛教人士参考:

  我建议大屿山佛顶上设备电光闪闪的光轮或卍字,因为巨佛是世界第一高大的佛像,佛顶上夜晚放现光轮,将如纽约自由女神之成为一个地方的特别标识,又如巴黎铁塔,但是,巨佛的意义将比那一些都更具价值,更伟大!他将以佛教的智慧之光照遍世界,他将成为香港的自由宗教文化思想的象征,他将成为未来的香港的特色标志(Landmark),使外来的飞机轮船老远就看见这座巨佛,人人心生景仰。航海人也把他视为照耀海面航程的安全灯塔,正符佛教的济度精神!

  我认为这将是极有崇高佛教意义的。早在半年前我已有此奇想,多次下笔未果,这一次可不敢再忘记提出了。

  当然,大屿山巨佛的设计已极完美,一切都有考虑,也许这也已列入大德们考虑之内了,如果我的建议太多余,就请原谅我的愚忱吧!

  我预见的香港是一个经济强区,繁荣安定,唯一的战争只是街市的打斗与足球场的争吵暴动,香港朋友们尽可放心!我自己也还想回香港做“猢狲王”呢(教书匠之谓也)!

  香港将成为一个最重要的佛教基地之一,与台湾、泰国、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并重,我盼望大屿山巨佛佛顶夜放光明,照遍夜空,外来船机一看就说:“看!这就是大屿山巨佛光芒万丈!香港到了!”

  大屿山巨佛与青山妙法寺万佛宝殿,都将成为香港最重要的特色之一,人人到香港都要来瞻仰,好比人人到梵蒂冈去必看圣彼得大教堂一般,由景仰而生恭敬信仰!

  香港另外还有许多的佛寺,也将陆续美化扩增,成为香港宗教自由橱窗的一页,各擅其妙。

  加拿大基本是一个基督教国家,但是,尽管教堂十步一楼五步一阁,教堂的盛况已经不再。年轻一代渐渐却步不前,各自找寻新的心灵寄托,尤其是高级知识青年,很多趋向研究探讨佛教思想,另外一些,人数更多,则正在观望徘徊,感到彷徨迷失!

  与佛教净土宗同根源的基督教,教义上有很多接近,一样是讲博爱济世,一样是利他主义,也一样是唯有坚信可得永生净土,净土宗主张唯需坚持一心念“阿弥陀佛”可生净土,基督教主张信主可往天国。佛教念“阿弥陀佛”,基督教念“阿门”。印度古时称佛陀为“王”,后译为“世尊”。

  “阿门”与“阿弥陀佛”是同源的字!都是阿利安语系字。

  耶稣在青年到三十岁的一段事迹,圣经新约不提只字,但是,“水徒”藏本的新约(Aquarium Apostles),叙述耶稣十余岁到了印度留学学习宗教与哲学,到三十岁才经由波斯返回迦南(以色列)讲道济世,显露神迹。

\

  耶稣在印度参考了佛教净土教法?我不敢太武断,以免引起基督徒不快-这只是我个人研究比较宗教学的推论,与佛教人士无关-我认为,在基督之前,以色列犹太教并不念“阿门”,基督教才开始念“阿门”,意思是“无量”“巨大”“伟大”,可能就是从梵文Amita转音而来。

  别管我的谬论对与不对,我有一种观念,我认为佛教与基督教本是同源同根的友教,不信请看观音菩萨送子之造像与圣母玛利亚怀抱圣子之造像,多么相似!

  今天,全世界面临道德沦亡,兽性猖獗,嗜血狂欲等种种的人类灭亡的危机之下,只有佛教与基督教可以挽救世界人类免于灭亡!

  佛教与基督教(包括新教与旧教),大家此时应该互相增进谅解,互相合作,共同为世界和平而奋斗!两教本无猜忌,只是有些不学无术的教徒心胸狭窄攻击彼此,造成裂痕,更由于一些教徒传道人的妄自曲解基督教教义,多行异端与诡行,造成基督教今日在西方,失去青年一代的信仰与研究支持!

  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同样尊敬耶稣的救世精神,我不愿见到耶、佛两教自相水火,我愿见到两教同舟共济,携手济度世人,发扬善德!

  我当然不是第一个如此主张的人,美国加州已有西人成立了“观音学院”,并奉观音菩萨与耶稣,并传佛、耶两教,我认为这是很值得赞扬的。

  加拿大缺乏较为深入探讨宗教思想的寺院,以致宗教逐渐有名无实,此次观音寺在加拿大的筹建,将会填补加拿大这一种“真空”。观音寺的藏经楼与图书馆,将开放给任何信仰的青年,帮助他们追寻真理,学习佛学的精华与修行的途径。同时,观音寺也将有探讨比较宗教学的研究班,观音寺在北,万佛城的“宗教研究中心”在南,共同以最客观的开明的方式,帮助加美青年及社会人士研习各种宗教思想与修行,让他们从学习中领悟选择宗教。我认为,观音寺将来对于加拿大青年与社会人士的启发功能,是将具非常重要贡献的。佛教在加拿大的发扬,非但不会影响基督教,反而会增进有益于基督教的复兴,也将促成佛、耶两教的更进一步互相扶持合作,共同济世度众,促进世界真正和平!

  国际宗教相互了解大会,前年在加拿大温尼辟大学主持下召开,晓云法师当时曾来加出席会议。法师会后驾临舍下,亲授我法华经大意,并且谈及各宗教,尤其是佛、耶两教人士开明之士感到今后合作互助的急切必要。世界两大宗教有此开明趋势,实在是可喜可贺的,将是人类之福,那也可见并非我的愚者一得了。

  这一次,洗尘法师来加筹建全加首座的典型中国色彩观音寺,是深具远见高瞩的。观音寺不但将成为加拿大西部最重要的佛教弘法道场,也将与温哥华佛教会并肩合作弘法,更将负起促进宗教相互了解相互支持的任务,非唯发扬佛教与中华文化,也将促进耶、佛两教的更加密切合作。观音寺又将如妙法寺之大办社会慈善事业与教育事业,至于促进地方的旅游兴趣,那都是必然的副产品了。经济萧条声中的加拿大,无疑也将若干程度地受益于观音寺带来的观光盛况。

  观音寺的宏伟庄严宫殿式建筑,是由温哥华著名工程师关炜培先生设汁的,真正够美仑美奂,庄严崇高。素来“挑眼”的我,也不能挑出它任何瑕疵来。

  尹世光先生与一批热心的佛徒,年来日夜辛劳,把一切都计划得十分妥善了。安排了上电视,上电台,尹先生甚至把对白都拟订好了,时间也计算好了。力求简洁有力明了,毫无冗词。建寺的图样也都印好,中英文说明流通书都印好了,温哥华良友图书公司义务印好彩色观音寺卡片,又代收捐款,其他热心的华埠人士,多得无法一一列举,在此真是挂一漏万了。我来到尹府的观音寺筹建处,我看到样样俱备,也帮不上忙,只好坐下就吃东西,生来是只馋猴儿,没法子,一边吃,一边听。

  五月二十三日,洗尘法师先上温哥华一家大电台接受访问。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七时,洗尘法师接受温哥华有线电视的华语访问一小时,节目主持人吴小姐访问法师,由他用普通话答覆,吴小姐译成粤语,法师略谈了佛教的一些基本教义与道德观念。尹先生继之报告筹建观音寺的经过,法师与尹先生又分别讲述佛教与中华文化的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

  然后法师与尹先生又谈及观音寺的宗旨与设计。观音寺副董事长诚明法师也讲了扼要的介绍,全部一小时节目,没有半句冗言,句句踏实,不拖泥带水,不闷人,成功极了!我看本市华语电视访问多年以来,从未见过这般成功的!

  五月三十一日晚五时半起,洗尘法师与诚明法师、尹先生、设计工程师关先生,及筹建会诸委员,在温哥华半岛酒店大会堂举行茶会素筵,招待加拿大中西各界,放映幻灯片,洗尘法师致词,到的嘉宾,大约有四百多人,包括温哥华华埠名流显要多人,也有基督教代表多人,印度教代表,省政府文化传统顾问狄安诺先生(E.A Diano),加拿大联邦政府多元文化部部长的代表专员,又有前任加拿大国会议员李侨栋先生(Art Lee-是两位华裔国会议员之一),烈治文市政府官员,烈治文英文日报记者,温哥华英文报记者,温哥华大汉公报记者林岳錾先生,星岛日报驻加记者曹女士,还有香港及美国的华文报纸多家驻加记者,加拿大的几家主要广播电台记者,电视记者,镁光灯闪个不停,争拍洗尘法师讲话镜头,又有加拿大及美国的西人嘉宾数十位名流,真是极一时之盛!中西人士都争着请洗尘法师合拍照片,人人赞扬观音寺的兴建意义,称美观音寺设计。来宾们围着法师与关工程师等问个不停,原定的茶会是到七点半为止,怎料众人都舍不得走,一直拖到晚上十一时,酒店打烊,大家才依依不舍而分手,苦的是酒店员工要为之加班。

  当场捐献的人很踊跃,我没打听捐了多少钱,不过相信为数不少,照我所知,基金在各方面热心人士捐助之下,已达约九十万元加币,原定的建筑目标是一百五十万元,则尚需港、台、加、美各地佛友慷慨助捐共襄盛举才可达成。观音寺将是佛法弘扬于加拿大的一大起步,这是极有意义的,同时也将是促进宗教之间了解合作的一大步,对于未来有深远良好的影响,加拿大人士不分教别都支持观音寺,我更希望佛友们更加踊跃支持!

  我在茶会中,看见各筹建委员先生小姐们数十位热心招待来宾,洗尘法师演讲又有吴美玲小姐与李焜成先生等用流利英文翻译,我无事可做,只好拍拍照片,这是我多年来首次出席的一次公开场面,平时我是最不喜露面的,倒不是害羞,而是怕热闹,说得好听是有林下风,其实是孤独怪癖罢了。会中得向冯公夏居士、罗午堂居士及萧居士等许多学者面请教益,又会见了许多青年佛友,十分欢喜,觉得佛教在加拿大比从前真兴隆多了。心中充满对前途的希望!

  在招待会后晚餐上,光喝水的洗尘法师向大众提及五年前与我尚未认识之时,我向“内明”主编沈九成居士写信述及我看见法师赴美飞机上的情形:法师因当时机上无备素食,他只取饮一杯果汁,此事并无他人知道,而我竟讲出来,又绘了他的肖像给沈居士看,我说这是有佛光笼罩的高僧,而且我又讲了许多有关妙法寺的景物。这件往事,法师再提,大家都觉得很有兴趣。

  法师又说我去年预言香港某月某日将空前大雨滂沱,山坭崩倒水淹街道。他说:“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好大太阳,大家都说怎么会有雨?冯冯这一回讲不准了!谁知忽然狂风来了,乌云来了,大雨也来了,打雷下雨,水淹香港街市,山坭倒坍,真的发生了空前水灾。”

  我忙笑道:“难道我真有神通吗?这是佛菩萨可怜我讲大话太多下不了台,特别施法来替我这个傻瓜圆圆谎罢了,菩萨呀!弟子不敢乱讲了,只怕下次你不再护我圆谎;那多难为情!”大家都大笑了。

  笑了个足,回家去我可还得好好攻读洗尘法师老远带来给我的大藏会阅全集和金刚经讲义!每次他来,沈居士总要托他带些佛书来给我,那么重,真亏他带的!宣化法师亦于同日寄到一大批佛书来给我,晓云法师也寄佛学大辞典来,我现在的书房佛书可真不少呢!不用功可不行的。

  台北李云鹏居士托请洗尘法师老远带来的药给家母补眼之用,盛情可感!素未谋面的李居士也如此关怀我们母子,我更不敢不多用心研读佛书及为佛教服务了。

  六月一日早晨七时许,加拿大的“合作广播电台”也来访问洗尘法师,刚巧电台播完“天龙八部”一曲,就现场播放法师谈话,可不是一切都有佛菩萨安排吗?

  洗尘法师这一次来加,日夜都有好多人来请求归依他;他从妙法寺带来的归依证数百枚也因之用光了,归依的有一位是九十多岁的,也有怀着孕来为未来的孩子向法师归依的。

  很多学者这次也来拜洗尘法师,归依座下,更见此间佛教人士的更趋于团结与合作,共同为佛教的振兴而奋斗了,使我衷心十分佩服佛教海内外人士的诚恳与虔心。(本书出版时,观音寺早已竣工,开放之日,多达五千人前往拜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