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弘学居士/ 文章正文

净土探微 第四章 他方佛土

导读:又作大医王佛、医王善逝、十二愿王。说此药师琉璃光如来,具足十号,在娑婆世界过恒河之东方净琉璃光世界。教化众生。...

净土探微

第四章他方佛土

第一节净琉璃世界

依玄奘大师所译《药师如来本愿经》,“东方去此,过十殑伽沙等佛土,有世界名净琉璃,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佛、薄伽梵。”这就是所谓东方净土,教主为药师光琉璃如来,梵名鞞杀社窭噜(Bhaisajyaguru),简称药师佛。又作大医王佛、医王善逝、十二愿王。说此药师琉璃光如来,具足十号,在娑婆世界过恒河之东方净琉璃光世界。教化众生。

东方净土,是以天界为蓝图的。这是顺应众生的天界信仰,而表现佛菩萨的圣德。印度所说的天,译义为光明,而拟想为神。天是光明喜乐,相对的地狱,就是黑暗痛苦。在佛教中,崇敬的圣者有无量清净功德,而特性是觉、慧。断烦恼、证真理是由般若(智慧)的现证,而般若称之为明,相对的就是无明黑暗。东方净土的佛,名琉璃光佛。这琉璃亦称毗琉璃、净琉璃,译意为远山宝,是青色宝,摄含有天的意思。佛教的世界观中,小世界中间有最高的须弥山,四面是四宝所成。南面是净琉璃宝所成,所以南阎浮提的众生,也就是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娑婆世界的众生,仰望虚空,见有青色。青天,就是须弥山的琉璃宝光,反射于虚空所致。东方佛土,以此世俗共知蔚蓝色的天空,表现药师如来的德性,而名为净琉璃光。药师这两个字中,含有“病”义。以药为能治之物,师为有医之人,反显有所治、所医之病。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来源,是以能拔除众生生死之病为药师,能照破三有之黑暗,故名琉璃光。

佛土,是佛菩萨的清净土,也是人间的理想王国。东方琉璃世界纯一清净,地为琉璃所敷,城阙宫殿等,也都由七宝所成。其国土中无诸染欲,也没有三恶趣的痛苦,苦庄严之胜处,宛如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净土。药师琉璃光如来有二大菩萨(亦说有八大菩萨)和十二神将助扬佛化。二大菩萨为日光遍照和月光遍照,这显然是取譬天空的太阳和月亮,天际的一切光明中,日月是最大的,一向为人类崇拜的对象。药师佛的左右胁侍,就依此立名,为一切菩萨的上首,有如毗卢遮那佛之文殊、普贤,阿弥陀佛之观世音与大势至。日月的光,对人类来说,其特性是不同的。太阳的光明是热烈的,给人以温暖,生命力的鼓舞;在佛法中,多用日光来表示智慧。月亮的光明,是柔和而清凉的,使人在黑夜中消除恐怖。特别在热带地区,或是在酷暑的夏夜,一旦月亮升起,清风徐徐,烦恼顿消而心情舒畅;在佛法中,月亮多被用来表示慈悲,慰籍众生。这是以日月的光辉,表示日光遍照菩萨与月光遍照菩萨的德性。因此,日光遍照菩萨表智慧,放射无量的光明、普透一切宇宙生命,使其从昏昧迷蒙中觉醒;月光遍照菩萨表慈悲,映现明彻清晖,容摄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使免受贪嗔痴三毒

的逼恼。二位菩萨共同辅弼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弘扬正法,普度有情,位补佛处。故药师琉璃光如来和日光遍照菩萨、月光遍照菩萨合称“东方三圣”。

相传药师琉璃光如来与日光遍照菩萨、月光遍照菩萨本为父子,久远劫前曾于电光如来法运中勤修梵行,受电光如来嘱咐,分别改名为医王、日照、月照,发无上菩提大愿,誓救六道一切有情出轮回之苦。药师琉璃光如来因中发十二大愿,都是针对现实人间的缺陷而使之净化,积极地表现出了理想世界的情况,这对人间富有启发的意义,故药师佛又有十二愿王之称。这十二愿是:

第一大愿:愿我来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自身光明,炽然照耀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以三十二丈夫相,八十随形,庄严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无异。

这第一大愿体现出人人平等的愿望,一切众生的相好庄严,都与佛一样;这意味着众生与佛的本性不二。净土的众生相,都是黄金色的,表示了种姓的平等。印度种姓的等级森严,起初是依形色来分别。所以梵语的“种姓”从色字而来。近代,还存在种族歧视,这是人间苦迫的根源之一;所以净土中人金色,也就是人人平等,没有种族歧视。

第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光明广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网庄严,过于日月;幽冥众生,悉蒙开晓;随意所取,作诸事业!

这第二愿体现佛光普照,人人能成办一切事业。前一愿诸佛大体相同,这第二愿唯药师佛独具。依世间的光明说,如白日临空,才能进行各种的事业。依智光说,没有智慧,什么都不会,什么困难都不能解决;有了智慧,才能无事不办。佛以无量智光,普照大地,普熏众生而使智慧渐长,所以所作事业,没有不成就的。

第三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以无量无边智慧方便,令诸有情,皆得无尽所受用物,莫令众生,有所乏少!

这第三愿体现出资生物非常充足。在人人平等,智力开展下,无事不成,所以生产丰富、人民安乐。

第四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安住菩提中;若声闻、独觉乘者,皆以大乘而安立之!

这第四大愿体现出宗教的情操,人人安住大乘。在世间,都安住凡夫法。凡夫为了自己的享受而努力;或者为自己而专修禅定,独善其身,也有安住于小乘法的,那是专心于自己的身心解脱,缺少积极为人的悲心。安住于大乘法的,被称为火里莲花,是极难得的。在净土中,都能安住大乘,不离世间,又不着世间。如《维摩诘经》所说:“非凡夫行,非圣贤(小乘)行,是菩萨行。”菩萨自利利他,上求下化,大家都能这样,当然是极其理想的。

第五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若有无量无边有情,于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戒,具三聚戒,设有毁戒,闻我名已,还得清净,不堕恶趣!

这第五愿体现戒行清净。净土众生,行为都合于道德,没有杀盗淫妄的种种罪恶,人格完善,德行具足。

第六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瘖哑,挛躄背偻,白痴颠狂,种种病苦;闻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

这第六愿体现众生得身健美。净土众生,没有六根不全的,个个身心正常,能进修佛法。

第七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苦;我之名号,一经其耳,众病悉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

这第七愿体现安康乐道。净土中没有众生的逼切苦,有了病痛,也不会贫病交加,而是眷属、资具、医药具足。有疗养、有休息,众病自然痊愈了。

第八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女人,为女百恶之所逼恼,极生厌离,愿舍女身;闻我名者,一切皆得转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证无上菩提!

这第八愿体现男女平等的愿望。在一向重男轻女的社会,妇女的痛苦和障碍比男性多,净土都是大丈夫相,表示没有男女间的不平等。

第九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令诸有情,出摩羂网,解脱一切外道缠缚;若堕种种恶见稠林,皆引当摄,置于正见,渐令修习,诸菩萨行,速成无上正等菩提!

这第九愿体现思想正确,意志坚定,外魔归正。净土众生,不受魔网所缠缚,不为外道邪见所欺骗,真可谓“净土正道是沧桑”。

第十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王法所加,缚录鞭挞系闭牢狱,或当刑戮,及余无量灾难凌辱,悲愁煎逼,身心受苦;若闻我名,以我福德威神力故,皆得解脱一切忧苦!

这第十愿体现了解脱忧苦,众生不受王法所录。古有“政简刑轻”的思想,政治修明到没有犯罪的,有也是极少,社会多么和平而安乐!净土就是这一思想的体现。不像娑婆世界,多有系闭牢狱,刑戮鞭挞等来惩处扰害社会的罪犯。

第十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饥渴所恼,为求食故,造诸恶业;得闻我名,专念受持,我当先以上妙饮食,饱足其身,后以法味,毕竟安乐而建立之!

这第十一愿体现出“政重民生,普济民食”,使一切人民饮食供给,无有乏少。净土中的饮食丰足,而又进一步的饱餐法味,身心都有良好的粮食。真可谓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典范。

第十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贫无衣服,蚊虻寒热,昼夜逼恼;若闻我名,专念受持,如其所好,即得种种上妙衣服,亦得一切宝庄严具,华鬘涂香,鼓乐众伎,随心所玩,皆令满足!

这十二愿体现衣住行等一切施为,皆依民主平等分配之。生产劳动,咸令得宜,人民生所需,无有不足;节之以乐,和之以乐,五福俱全,文明鼎盛。

净土中,不但物质生活够理想,而智慧、道德又有不断地向佛道进修。药师佛因中立下这样的大愿,为了实现这样的理想,广行菩萨道,从自利利他中去完成。更有“药师十二神将”顺应药师琉璃光如来而化现羯摩神,为昼夜十二时之护法神。药师十二神将是药师佛的分身,或其眷属,是围绕本尊的守护者,其头上戴十二支冠为其标志。根据《药师观行仪轨》将其各神将之名称、形像,及其持物等略述如下:

1.毗羯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释迦如来,是子时之守护神。通身青色,现忿怒形,头戴鼠冠,右手下垂持三钻,左手拉右袖之形态。

2.招杜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金刚手菩萨,是丑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现忿怒形,头戴牛冠,右手把横剑,左手开掌执剑尖。

3.真达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普贤菩萨,是寅时之守护神。现笑怒容貌,头戴虎冠,右手捧宝珠,左手把宝棒。

4.摩虎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药师如来,是卯时之守护神。通身青色,稍作忿怒相,头发赤色上耸,头戴免冠,右手做拳当腰,左手持斧。

5.波夷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文殊菩萨,是辰时之守护神。身呈白肉色,容貌忿怒,头戴龙冠,右手屈臂,作拳携矢,左手持弓。

6.因达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地藏菩萨,是巳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头戴蛇冠,右手屈肘开掌,置于胸边,左手执三股戟。

7.瑚底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虚空藏菩萨,是午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现忿怒形,头戴马冠,右手把三股戟,左手持螺具。

8.頞儞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摩利支天,是未时之守护神。通身白色,现忿怒形,头发上耸,头戴羊冠,右手执箭羽,左手持箭根,将此箭弯成弓形。

9.安底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观世音菩萨,是申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现大忿怒形,头戴猴冠,右手屈肘于右胸前开掌向前,屈左手,开掌,掌上放宝珠。

10.迷企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阿弥陀佛,是酉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现忿怒形,头戴鸡冠,右手执独钴,左手作拳押下腹部。

11.伐折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大势至菩萨,是戌时之守护神。通身青色,现忿怒形,头发茂盛向上,头戴狗冠,右手执剑,左手作拳当腰。

\

12.宫毘罗大将:此大将的本地为弥勒菩萨,是亥时之守护神。通身赤色,现忿怒形,头戴猪冠,右手执大刀横于头上,左手开掌当腰。

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十二大誓愿,基本上是促使众生早证菩提,但另一方面也着重于为众生求得现世安乐。这与阿弥陀佛向来生往生极乐的安乐,有所不同。因此,佛教界称呼药师如来为“消灾延寿药师佛”。佛法本来以出世间为归趣,其意义高深,常人每难了解。而药师琉璃光如来之法门,不但对于出世间往生成佛的道理屡屡言及,就是最浅近的现实人类生活亦特别注重。《药师本愿经》中说:“消灾除难,离苦得乐,福寿康宁,所求如意,不相侵陵,互为饶益。”由此可见,佛法亦能资助家庭社会的生活,维持国家世界的安宁,使人类在现生之中即可得到佛法的利益。

第二节妙喜世界、众香世界、无垢世界及十方佛国

有佛则有佛土,十方诸佛如恒河沙,故十方净土亦有恒河沙。现将佛经中常见之妙喜世界,众香世界及其他佛国净土简介如下:

阿閦佛与妙喜世界

阿閦为东方现在佛名,梵名为Aksbhyabuddha,略称阿閦。又称阿閦鞞佛、阿刍鞞耶佛、恶乞刍毗也佛。意译为不动佛、无动佛,或无怒佛、无嗔恚佛。依《阿閦佛国经)卷上《发意受慧品》与《善快品》所载,过去东方千佛刹,有阿比罗提世界,大目如来出现其中,为诸菩萨说六度无极之行。其时有一菩萨,于闻发后发无上正真道意,发愿断嗔恚、断淫欲,乃至成最正觉,大目如来欢喜而赐号阿閦。阿閦菩萨遂于东方阿比罗提世界成佛,现今仍然彼土说法。又据《法华经》卷三《化城喻品》载,大通智胜佛未出家时,有十六王子,后皆出家而为沙弥,其第一子名智积,即阿閦,于东方欢喜国成佛。《悲华经》卷四载,阿弥陀佛于过去世为无诤念王时有千子,其第九子密苏即阿閦,在东方成佛,国号妙乐。密教以阿閦佛为金刚界五佛之一,象征大圆镜智。位于五解脱轮中正东月轮中央,左方为金刚爱菩萨,后方为金刚喜菩萨。形象为黄金色,左手作拳安于脐下,垂右手触地,即谓阿閦触地印,密号为不动金刚。

阿閦佛之净土为阿比罗提世界,又称阿维罗提,意译作欢喜世界、妙喜世界,位于东方。阿维或阿比,为无比、殊胜之义;罗提为喜之义。阿比罗提世界之众生,皆行善事;其地平正生树木;无有高下、无有山陵、溪谷,亦无有砾石、崩山;其佛土之人,皆无有恶色,亦无有丑者,殊胜异常。

香积佛与众香世界

香积佛又作香台佛,是住于上方香众世界的佛。香积梵语为Gandhālaya,音译乾陀罗耶。据《维摩诘所说经》卷下《香积佛品》说:“上方界过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国名众香,佛号香积,今现在。其国香气,比于十方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为第一。彼土无有声闻,辟支佛名,唯有清净大菩萨众,佛为说法。其界一切楼阁皆以香作,经行香地,苑园皆香,其食香气,周流十方无量世界。时彼佛与诸菩萨方共坐食,有诸天子皆号香严,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供养彼佛及诸菩萨。”

香系离垢秽之名,即宣散芬芳馥馨,指理中无上戒定慧之香;积系聚集之义,即积聚诸功德。众香世界的特色是香,十方世界、天上、人间的香皆不能及,所以这个世界及教化这个世界的如来,皆以香得名。众香国中没有小乘的声闻乘与独觉乘,二乘人虽是佛法中的圣者,但皆重于为己,没有利益众生的心。通常所说的极乐世界,恶道虽说没有,小乘之名却是有的。可众香世界中,连小乘之名亦没有,唯有清净大菩萨。初会宣说菩萨成佛,大乘众生来生其国,现借众香世界将之显示出来。既然都是大菩萨众,香积如来所说的佛法,当然都是一乘成佛之法,众生皆学菩萨行。释迦牟尼佛出现在此秽土,是由于众生根机的关系,所以初说小乘,继说大乘,最后皆令回小向大成佛,故尔众香国没有声闻、辟支佛。

众香世界的一切,无不是香,所经行的地方皆是香地,所游的苑园亦皆是香,诸楼阁馆舍皆以香所成,这与一般的净土用七宝庄严有所不同的。甚至连吃的饭“于是香积如来以众香钵盛满香饭,与化菩萨。”众香世界的天子众,悉皆号名香严,象征着以众香为庄严。以事之说,香积国不论是人众,不论是地方,都是极为繁华荣耀的,种种香气充满于整个国土,被认为是最极殊殊的上等净土。众香世界的香,当然不是一般鼻嗅之香,因为香积佛的色身,是由众多功德妙香积聚而成,由此可以想见彼佛正报的殊胜庄严,伟大崇高。

南方无垢世界

此乃龙女成佛之净土。据《法华经》卷四《提婆达多品》所载,娑竭罗龙王的女儿,年方八岁,便有速得佛果的足够条件:一是她智慧明敏,根性聪利,能察知众生的差别根性,及善恶行业;二是她获得了总持的陀罗尼门,对诸佛所说的甚深秘密法藏,能受持不忘,深入禅定,了达诸法性相;三是她能于一刹那间,发菩提心,登不退地,其说法的智辩,无所滞碍;四是慈念众生,就像爱护襁褓中的婴儿一样。以上述之功德,具足了心念口演那微妙广大的一乘实法;慈悲仁让,志意和雅的菩萨风格,使她能速至菩提,成就佛国。

据说有智积菩萨,说他见释迦如来曾于无量阿僧只劫,行其所难行的苦行,积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休息。遍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没有一芥子许大的地方,不是菩萨舍身命处;为度众生故,历无边生死,然后方得成佛。释迦如来尚且如此,不相信这区区龙女,能一刹那间便成正觉。此时,龙女闪电般的出现,头面礼佛,以偈赞佛,并且说,闻经得成菩提之事,非他人可以臆测;唯佛深达罪福,自当证知,我为阐扬大乘实教,度脱一切众生故,速成正觉。

舍利弗是重男轻女思想的典型人物,在《维摩诘经》中,他被天女变为女性的教训可能还未好好吸取。此时,他也难龙女说,你以为不久便能无上佛道,这是很难令人相信的。因为有三种理由:其一,女身垢秽,不是堪受清净大法之器,如何能得无上菩提?其二,佛道悬远旷大,必须经无量劫,勤苦不懈的累积万行,具修大度,然后才能成佛。其三,女人身有五障:女身不净,不得作梵行的大梵天王;女人多欲,不得作少欲的帝释;女人性怯弱,不得作坚固的魔王;女多垢害,不得作仁慈的转轮圣王;女具烦恼,不得作万德庄严的佛身。有此五障,如何女身能速疾成佛?

龙女此时将一颗宝珠,价值三千大千世界,持以献释迦牟尼佛。佛即受珠,以示其因圆果满,并全其施德。龙女便问智积菩萨及舍利弗尊者,我献宝珠,世尊纳受,这事在时间上说,快不快呢?他们的回答当然是“快”。但是,龙女说,今以你的神力,来看我成佛,比献珠更快!当时在会的大众,都看见龙女突然间变成了男子,具足菩萨大行,即往南方无垢世界,坐宝莲花,成等正觉,而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应化法身,普为十方的一切众生,演说妙法。此开女身成佛及成就净土之先例,当又是一番不同的情趣。

据龙树菩萨之《十住毗婆沙论》卷五《易行品》所述说之十方诸佛,及其净土如下:

东方:有佛名善德,佛国名为无忧。《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善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贤吉祥,佛国名无忧;《菩萨藏经》称佛名月胜,佛国为阿输謌(无忧);《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无量功德宝庄严威德王,佛国名一切法功德庄严。

南方:有佛名栴檀德,佛国名欢喜。《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栴檀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无边光,佛国名为寂静;《菩萨藏经》称佛名为栴檀吉,佛国名难陀(欢喜);《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功德宝胜庄严威德王,佛国名为功德宝庄严。

西方:有佛名无量明,佛国名善。《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无量明;《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喜吉祥,佛国名欢喜;《菩萨藏经》称佛名为无边光明,佛国名跋陀罗(贤);《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一切法殊胜辩才庄严,佛国名离一切忧暗。

北方:有佛名为相德,佛国名为不可动。《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相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宝幢,佛国名为不动;《菩萨藏经》称佛名为幢吉,佛国名饶益眼;《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积无量辩才智慧,佛国名为离尘暗。

东南方:有佛名为无忧德,佛国名为月明。《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无忧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无忧吉祥,佛国名正行;《菩萨藏经》称佛名为无忧吉,佛国名月光;《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千云雷吼声王,佛国名胜妙庄严。

西南方:有佛名为宝施,佛国名为众相。《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为宝施;《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宝幢,佛国名为宝幢吉祥;《菩萨藏经》称佛名宝刹,佛国名为幢;《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最上妙色殊胜光明,佛国名无量庄严。

西北方:有佛名为华德,佛国名为众者。《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华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吉祥华,佛国名妙声;《菩萨藏经》称佛名为华德,佛国名为鸣;《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种种胜光明威德王,佛国名为离垢。

东北方:有佛名为三乘行,佛国名为安稳。《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三乘行;《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莲华光嬉戏智,佛国名为安乐;《菩萨藏经》称佛名为三勇猛,佛国名为安稳;《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无类劫积集菩提,佛国名为无忧。

上方:有佛名为广众德,佛国名为众月。《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广众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财吉祥,佛国名为月光;《菩萨藏经》称佛名为大功德吉,佛国名为月;《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虚空吼声净妙庄严光明照,佛国名为无量功德庄严威德。

下方:有佛名为广德,佛国名为广大。《观佛三昧经》卷六称佛名为明德;《宝月童子问法经》称佛名为光明吉祥,佛国名为广大;《菩萨藏经》称佛名为光明吉,佛国名为大名;《大宝积经》卷一0一称佛名为一切法门神变威德光明照耀,佛国名为种种音声。

第三节莲华藏世界与华严三圣

莲华藏世界,梵语 kusuma-tala garbha-vyūhālamkāraloka-dhātu-samudra 或者 Padma-garbha-loka-dhātu。即指自莲华出生的世界,或指含藏在莲华中的功德无量、广大庄严的世界。又称作莲华国。《华严经》又与《梵网经》对于莲华藏世界之形状,说法有异。

据《华严经》所说之华藏庄严世界海、又作华藏庄严严具世界海、妙华布地胎藏庄严世界、莲华藏庄严世界海、华藏世界海。华藏世界、华藏界、十莲华藏庄严世界海、十莲华藏世界、十华藏。此世界系毗卢遮那如来(梵名Vairocana)于过去发愿修菩萨行所成就之清净庄严世界(毗卢遮那原为太阳之意,象征佛智之广大无边,乃经无量劫海的修习功德而得到的正觉。或谓是释迦牟尼佛的报身、法身。有关毗卢遮那佛,诸经之记载与各宗派之解释有异),即有关十佛教化的境界。其庄严与构造,此世界为须弥山微尘数的风轮所持,其最底之风轮称为平等住,最上之风轮称为殊胜威光藏。最上的风轮能持香水海,其中有一大莲华,称为种种光明蕊香幢,莲花藏世界即在此大莲华之中,周围有金刚轮山围绕,其内大地皆由金刚所成,坚固不坏,清净平坦,无有高下,尚有世界海微尘数的庄严。此大地中复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香水海,一一香水海中亦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之世界种。其最中央之香水海,称为无边妙华光,出大莲华,其上有世界种,称为普照十方炽然宝光明,其中有二十重不可说微尘数的世界布列其间,重叠布列,以此中央世界种为中心,共有一百一十一个世界种,罗列成网之围罩,而构成世界网;各皆以众宝庄严,佛则出现于其中,众生亦充满其间,受其教化。由此可以窥其构造之庄严,及其广大无边。

二十重世界又称二十重佛刹,自下而上,即:最胜光遍照华藏世界,依众宝而住,佛号离垢灯;种种香莲华妙庄严华藏世界,依众宝莲华而住,佛号师子光胜照;一切宝庄严普照光华藏世界,依种种宝璎珞而住,佛号净光智胜幢;种种光明华庄严华藏世界,依众色金刚尸罗幢海住,佛号金刚光明无量精进力善出现;普放妙华光华藏世界,依一切树庄严宝轮网海住,佛号香光喜力海;净妙光明华藏世界,依金刚宫殿海住,佛号普光自在;众华焰庄严华藏世界,依一切宝色焰海住,佛号欢喜海功德名称自在光;出生威力地华藏世界,依种种宝色莲华座虚空海住,佛号广大名称智海幢;出妙音声华藏世界,依恒出一切妙音声庄严云摩尼王海住,佛号清净月光相无能摧伏;金刚幢华藏世界,依一切庄严宝师子座摩尼海住,佛号一切法海最胜王;恒出现常青宝光明华藏世藏,依种种殊异华海住,佛号无量功德海;光明照耀华藏世界,依华旋香水海住,佛号超释梵;娑婆华藏世界,依种种色风轮所持莲华网而住,佛号毗卢遮那如来世尊;寂静离尘光华藏世界,依种种宝衣海住,佛号遍法界胜音;众妙光灯华藏世界,依净莲华网海住,佛号不可摧伏力普照幢;清净光遍照华藏世界,依种种香焰莲华海住,佛号清净日功德眼;宝庄严华藏世界,依光明藏摩尼藏海住,佛号无碍智光明遍照十方;离尘华藏世界,依众妙华师子座海住,佛号无量方便最胜幢;清净光明普照华藏世界,依无量色香焰须弥山海住,佛号普照法界虚空光;妙宝焰华藏世界,依一切诸天形摩尼王海住,佛号福德相光明。

莲华藏世界之说,导源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的“天地开辟”之说,如《大悲经》卷三、《大智度论》卷八、《外道小乘涅槃经》等所载,谓由毗湿奴的脐中生出莲华,华中有梵天王,由此心创造天地、人民。《大智度论》卷八中说:“劫尽烧时。一切皆空;众生福德因缘力故,十方风至,相对相触,能持大水,水中有一千头人,二千手足,名为韦纽;是人脐中出千叶金色妙宝莲华,其光大明,如万日俱照;华中有人结跏趺坐,此复有无量光明,名曰梵天王;此梵天王心生八子,八子生天地人民。”此说与《华严经》之华藏庄严世界说相较,虽二者广狭大小,构造庄严等均大有异,然有风轮持水轮,由水中生出莲华,由莲华而成天地万物,皆为二者共同之处。华藏世界为具有光明遍照之义的毗卢遮那如来的行愿所严净者;而具有无量光明的梵天王,为万物的创造主;二者对照,得知莲华藏世界与毗湿奴派的天地开辟说有密切之关系。

又据《梵网经》所说的莲华台藏世界海,又作莲华海藏世界、莲华台藏世界。指千叶大莲华中所含藏的世界,系由千叶大莲华所形成,每一叶为一世界,各有百亿须弥山、百亿四天下,及百亿南阎浮提等。毗卢舍那是此世界的本愿,趺坐于华台上;而千释迦复一一变化化为百亿菩萨释迦,各坐于南阎浮提树下,宣说菩萨心地法门。其中,一叶即一个大千世界,中有百亿之须弥四天下,百亿四天下即一个大千世界,为大释迦所化,一千大千世界系由毗卢舍那佛所主领,即十万亿个四天下之世界,称为莲华台藏世界。此说与《华严经》之华藏庄严世界,构造有不同,而将其称为“莲华台藏世界”,且为毗卢舍那佛住处;此虽基于《华严经》而来,但此世界的莲华为千叶所成,毗卢舍那佛趺坐其台上;而与毗湿奴派之说,谓梵天王趺坐于千叶金色的莲华上,二说一致。故可见此应系直接承自《摩诃婆罗多》之说。

《华严经•探玄记》卷三对莲华藏庄严世界,立有莲华台藏世界(《梵网经》之说)、遍法界之华藏、树形等杂类世界三种。前一者是圆教一乘之说,后二者乃别教之说。另于澄观大师之《华严经疏》卷十一,则就众生与佛之二因来解说莲华藏世界。而净土教根据世亲菩萨的《净土论》,说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即莲华藏世界。日本东密之说,系以弥陀报身净土为加持身的莲华藏世界;众生之汗栗驮(肉团心)为行者的莲华藏世界。

莲华藏世界里,据《华严经》说有三位圣者,这就是“华严三圣”,于此世界教化众生。毗卢遮那佛是华严三圣之首。毗卢遮那意为遍一切处,谓佛之烦恼体净,众德悉备,身土相称,遍于一切处,能为色相所依止,具无边际真实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实性;即此自性,又称法身。所谓法身,乃佛三身之一。身为聚集之义,聚集诸法而成身,故理法之聚集称为法身(梵语 Dhar-ma-kāyah),智法之聚集称为报身(梵语 Sambhoga-kāyah),功德法之聚集称为应身或化身(梵语 Nirmāna-kāyan)。故有称毗卢遮那佛为法身佛。普贤菩萨是右胁侍,以及居伏道之顶,体性周遍故称为普;断道之后,邻于极圣,故称为贤。文殊师利菩萨为左胁侍,文殊师利意为妙德,以其明见佛性,具足法身、般若、解脱三德,不可思议,故称妙德。华严三圣以毗卢遮那理智完备,居于中位;普贤着萨主理门,立侍毗卢遮那佛之右;文殊菩萨主智门,立侍毗卢遮那佛之左。转之则右为智,左为理时,显示理智之涉入胎藏界曼荼罗。关于三圣之关系,三圣之内,以二圣为因,以如来为果,然因果超越言语思想,故宜自“二因”悟解之;若悟因之玄微,则果海之深妙。《华严经》以佛果为不可说,故以文殊、普贤为说主,其中以能信之深心为文殊,所信之法界为普贤。盖文殊劝修,成法身之本智;普贤大行,成差别智之行德。故以文殊、普贤配合毗卢遮那佛,共为华严三圣,利东一切有情。

文殊与普贤为大乘佛教的着名菩萨,在初期的佛教中并无此二菩萨的传说;他们也不是印度固有大神。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的出现,乃至被称为毗卢遮那佛的胁侍,是值得注意的事。据印顺法师的考证:文殊普贤二位菩萨实为释迦牟尼人间二大弟子舍利弗与目犍连的理想化;是天上梵王与帝释的理想化。佛陀住世时,舍利弗与目犍目可以说是左右胁侍,逐渐演化而为“华严三圣”。

印顺大师以善慧的笔名着有《文殊与普贤》的论文,在论述到“佛与左右胁侍的演变”时,印顺大师说:释尊为中心的人间教化,“双贤弟子”是舍利弗与目犍连。在传说中,梵王与帝释,也逐渐取得了天国帝子中的“第一双”的地位。到大乘佛教兴起时,开始一大变化。大乘佛教的特质,是一般的人性净化。他解放了出家本位的古老形式,揭开了在家本位的新面目——佛的真身,现在家相。然而,他丢下了出家的旧方便,却换上了天国的新方便。他是人的一般化,也是神的超越化。这就决定了大乘佛教的特质:重于积极救世,而又倾向于秘密的神化。大乘的神化过程,当然是孕育于多神的印度文明中,然起初是依照自己组织的天界而发展,绝非一味地窃取印度的群神。佛教的世界组织,是三界二十八天。其中最主要的,是帝释天、大梵天、色究竞天。大乘以为:真实的成佛,是在色究竞天最高处;这才与摩酰首罗——大自在天相结合。以此本尊,梵王与帝释,也综合了舍利弗与目犍连的德性,融铸成文殊普贤二大士。毘卢遮那与文殊普贤的佛国,就这样建立起来。

大乘佛教的佛陀,可说是虚本位的。真实发扬佛教的是菩萨,尤其是文殊与普贤。初期的大乘佛教,文殊是一中心的圣者。他重于劝发菩提心,重于如实空性的发扬,表象着佛陀的面目。法身佛,虽与“从本垂迹”的大自在天,有着同等的神性,但佛格还是慈悲、智慧、精进等德行的总和。等到大乘普及民间,通俗的宗教要求有意无意地强化起来,这才具有帝释——多神王国之主——特性的普贤,充分的金刚化,成为佛教中心,开创神秘的密教。金刚化的普贤,代表当时的佛陀观——大日如来。而帝释在中心,四大天王四方坐的集会形式,也演化成为五方五佛。

印顺大师的论证,阐述了“华严三圣”由人间佛陀和其二大弟子舍利弗与目犍连而逐渐演变成为毗卢遮那佛,文殊、普贤的过程,对学习《华严经》等典籍很有启发性。最后,印顺大师总结说:大乘佛教中,释迦被升到天国的色究竞天,抽象的唯心的德性扩展,缺乏了人间佛教的亲切性,也就缺乏了道德的感化力。这不能成为一般的归信对象,因此,佛的德性,不得不表现于文殊普贤——梵天与帝释的神性中。末了,大乘佛教的人类德行,逐渐被遗忘,仅剩了神鬼群像的遗骸,与饮食男女的物欲。佛教就这样进展而走向衰落了。

第四节香巴拉王国

藏传佛教所信仰的人间净土名叫香巴拉(Sambhala)王国。1933年,一位叫詹姆士·希尔顿的外国人,出版了一本叫《失去的地平线》的小说,在书中以香巴拉王国为理想乐土,称之为“香格里拉”,描写得淋漓尽致。说香格里拉隐藏在西藏北部的高山中,以美丽的山谷与外界隔绝,因为未来将有一场战争,毁灭一切外部世界之文明,故香格里拉保存了东、西文化之精华。此后,由香格里拉中大喇嘛在定中预见,将自香格里拉往外送出重建新世界及建设更殊圣善良世界所必须之智慧与知识。小说改编为电影,轰动整个世界,香格里拉之英文,被收录于字典,已成为人间乐土之通用名称。于是,一些旅游之地,娱乐场所,乃至美国罗斯福总统的别墅,都命名为香格里拉。

希尔顿未必真正地了解香巴拉王国。但在藏传佛教中,这种人间净土的传说,被广大教徒所深信不疑,确信在西藏北方的雪山之中,存在着香巴拉神秘王国。据说,整个王国被雪山环绕,八个莲华瓣状的区域与城市是人民的居处,中央又有雪山内环,为卡拉巴王宫,是香巴拉王国国王的居处。这里的人民不执、不迷、无欲;历代的神圣国王,为未来世界保存最高佛法,直至外部世界的宗教被彻底消灭为止。据传说,外界之人曾经图谋征服香巴拉王国,但香巴拉王国国王与超自然神兵将出现,在一场战争中将外部人消灭,从而在全世界肇建了黄金时代。

据藏文和梵文写作的各种有关古代香巴拉入境指南,前往香巴拉圣境要经过荒漠、雪域、高山,行者除了必须克服崇山、峻岭、大河、雪域等自然障碍之外,亦须以神通求得诸护法神之协助,以慑服沿途之恶魔。视指南而定,旅途从印度或西藏出发,要经过不毛荒地与神秘地区。进入香巴拉之程序,行者必须作各种精神修炼,变换其身心,使自己适应进入香巴拉王国。

人一到达香巴拉王国,就会看到美丽的公园与城堡所构成的理想国土,四周有双层雪山围绕,分八区如莲华瓣状。香巴拉居民,各种食物与乐趣不缺,富饶无比,拥有大量的金银珠宝。人民的生活和乐、无人犯罪,各自遵循智慧而生活,皆已达到修行高层境界。居民大多数皆修习藏传佛教格鲁教派之最高佛法——噶拉洽库拉密法,即时轮金刚法。香巴拉国王居住在国境中央之大宫殿中,他是一位菩萨之转世。菩萨本可以成佛入涅槃,但为了指导众生而选择转生为人以度人成佛者。国王身居菩萨,兼具王国暂时统治者及居民导师之身份。人进入香巴拉王国以后,经由国王与国王所护持之佛法的帮助,得以发展成佛所需之智慧与慈悲心(佛是完全觉知真如实性者)。若就这些观点而论。香巴拉王国并非可求得天国喜乐之人间乐土,而具足佛教净土殊胜说之条件,是一种特殊的佛国净土,是藏传佛教欲成佛入涅槃之人的特殊场所。

藏文典籍不但详尽描写了香巴拉王国之情形,亦记载了香巴拉之奥秘历史。传说释迦牟尼佛圆寂不久之前,将时轮密法传授给香巴拉第一位国王苏禅德喇。苏禅德喇曾至印度求得此法,将此法带回他在喜玛拉雅山北边之国土上,并将此佛法以文字记录下来。据说有六个王朝继承苏禅德喇;第二王朝将共有二十五位国王,在香巴拉保存并传授时轮金刚密法。每位国王将寿一百岁,都是西藏佛寺中某一位活佛转世。根据预言,第二王朝称为库里卡,将终于露札洽克林王,即忿怒轮王,他将自香巴拉出来,摧毁恶势力。古典文献又说,在第十二位库里卡国王统治时,大约为公元960年左右,有两位瑜伽学者在香巴拉求得时轮金刚密法,而且带返印度,于公元1026年再传入西藏,此为佛法第二次传入西藏之一部分。

时轮密法又称为时轮怛特罗,为藏传佛教格鲁教派即黄教主要教学内容。上述这段奥秘历史,经学者考证,据《根本怛特罗》之注释书《维玛拉普拉巴》载,《根本怛特罗》一万二千颂,乃佛陀涅槃前二年,金刚手菩萨的化身苏禅德喇向佛陀请问,而流行于香巴拉等国的。六百年后,香巴拉王国第一代卡尔基(kalki)为文殊菩萨的化身耶舍王(ya sa),为了抗拒于二百年后兴起于麦加而可能灭亡香巴拉王国的伊斯兰教,乃纠集梵天、湿婆教徒,并将召入时轮曼荼罗内,严禁杀生,给予时轮密法灌顶,并宣说《拉谷怛特罗》三千颂,此即现行之“时轮怛特罗”。其后,第二代卡尔基为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芬利华王(pundarika),蒙佛受记,且随顺《根本怛特罗》作注释之书《维玛拉普拉巴》。关于《时轮怛特罗》与《维玛拉普拉巴》的传承,虽有诸多的异说,但总结诸说,情况可能是约公元1040年以后活跃于印度摩揭陀国的大时足与小时足二位学者,被推断为《时轮怛特罗》与《维玛拉普拉巴》的作者,故“时轮怛特罗”成立的年代最早为1027年,与上述奥秘历史大约相当。现有之证据,证实时轮密法在公元10世纪曾出现于印度,而且是从中亚之西藏北方传去的。时轮密法本身,对于中亚当时诸种非佛教的宗教,曾有过甚大影响,尤其是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例如,时轮密乘之原始教本,明确包括耶苏、摩尼、穆罕默德。故尔,时轮密乘发源之地域,可能是上述奥秘历史上之香巴拉王国原型所在,后被理想化而变成了藏传佛教信仰的“人间净土”。

从《时轮怛特罗》的内容看,乃了义的般若“母怛特罗”与方便“父怛特罗”之双入无二,以现实之智慧为最高目的。表现的方法为观察宇宙之结构及活动,即日、月、星辰之运行及其迁流变化,并控制与此对应的人体脉管、轮、气息的迁流变化,以期达到究极合一的境界,故提供了天文学上有关历学的记述,此为时轮怛特罗本质上的重要性。此外,亦反映出当时伊斯兰教入侵印度所造成的恐怖与混乱状态。从时轮怛特罗成立之传说,亦可看出其假借毗瑟教有关香巴拉王国之传说,与毗瑟第十权现卡尔基再世救人的构想,并结合印度原有之诸宗教,以扑灭即将席卷印度之伊斯兰教徒的意图,而呈现出伊斯兰文化与印度文化冲突的一面。

有人利用古代西藏文献的香巴拉指南,试图去发现实存之香巴拉王国国境,西方一位藏学学者海尔穆·霍夫曼就做过这种研究,并且坚信他已查出了前往香巴拉之路线,路线可追踪至阿富汗与原苏联之阿木达雅河岸。这可能指出香巴拉王国历史遗址,在撤马尔罕东边之帕米尔高原。其他可能之地方,为塔里木盆地与吐鲁番盆地,这两地皆属西部地区而且在西藏之东方。不过以古藏文指南探寻香巴拉历史遗址,在于它所用之古地名,以及与传说有密切之重叠。香巴拉在历史上是否确实存在过,这仍然是一个谜,有待今后考古发现实物或文字记载来研究和证实。

藏传佛教的信仰者,相信香巴拉王国仍然存在,为地球上之人间净土。姑且不论香巴拉是否真正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从民间传说以至佛教经典、哲学、文学无不受其影响。经常游行于西藏各地的说书艺人,在听众面前摆出香巴拉国图画,兴趣盎然地谈说“香巴拉游记”。说书艺人在图画上指出游行者如何爬上通山顶之梯道,身体轻如昆虫,以便爬上雪域高山上之王国。其他民间故事,对香巴拉游行的叙述,则含有教训性之寓言。其中一个故事说:有两位朋友在旅游香巴拉途中,遇见一位流浪者,流浪者送给了他们黄金礼物。接受黄金礼物之人,体重加大而堕落山下;拒绝黄金礼物之人,则顺利到达香巴拉。这说明必须放弃世俗之执着,增进道业之修持,方能进入这人间净土。

《藏文大藏经》纂集于十三世纪,是藏传佛教最殊胜之圣典。其第一卷中,记载了有关香巴拉之经文,有众多的喇嘛,包括西藏文学中重要的作者,对于记载香巴拉这神秘王国历史之佛经,作了很多宝贵的注释。1775年,六世班禅大师罗桑贝丹,根据《藏文大藏经》之经文,写了一部通俗的《香巴拉指南》。十六世纪,雅旺•吉达王子写了一部藏文中最美妙而详尽的史诗,描写前往香巴拉之旅游历程,他后来被人背叛篡位。西藏文学和许多医学、占星学的书籍,一般人皆相信其内容源自香巴拉王国。其中有一本占星学的教本,名《白琉璃》,开头就是香巴拉王国史,书中有历代国王之木刻版画。

随着佛教在西藏之发展,时轮密法与香巴拉成为格鲁教派之主要教学内容。此派最大之寺院哲蚌寺承袭印度南部之地名,据说释迦牟尼佛曾在此地,为香巴拉第一代国王苏德禅喇说时轮密法。札什伦布寺也成为弘扬香巴拉文化之中心。达赖和班禅,都被认为是过去香巴拉国王转世。根据预言,班禅将转世为香巴拉国王,自香巴拉出外,摧毁恶魔势力,建立佛法之黄金时代。第六世班禅大师除写了最通行的《香巴拉王国指南》外,还撰写了通俗之《香巴拉祈祷文》,其中有一段描写最终战争:

百万雄狮兮,彩色缤纷。

四十万大象兮,愤怒狂奔。

黄金战车满载战士武器,

齐赴大战场兮,英勇莫敌。

香巴拉传说,早已成为西藏艺术之题材,绘画与墙壁装饰画,亦据古代经典内容而描绘,香巴拉外围雪山环绕,国境分成八个如莲华瓣之区域。图下方,通常画恶魔势力与未来国王间最终大战之情状,未来国王骑着大青马。其他绘画,画着香巴拉历代国王之画像,手持各种特殊的法器,如铃、书、剑等。

西藏之音乐,至少有一曲据说来自香巴拉。传说本世纪初,西藏东部一个寺院的堪布,在禅定中曾游访香巴拉,他在那里听到一曲妙乐,出定后将此乐曲记录下来,他为此曲填词,由该寺的喇嘛弘扬出来。

香巴拉传说包括了三个基本论题,这种分法开始于六世班禅所着《香巴拉指南》。他将香巴拉传说分为三部分:前往香巴拉之历程;王国本身情形;该国历史及预言。用现在的学术观念来说,将神话中之论题衍变成了:探寻神秘王国或者圣地之旅程;神秘之圣地或人间净土之概况;预言黄金时代将来临。

这一古老的西藏故事,激发着无数的人去探寻这“世外桃源”。据说有位年轻勇士四处寻觅这神秘王国,他经历千山万岭之后,来到一个老修行人的山洞,老行者问他欲往何处。年青人回答说:“寻找香巴拉。”老行者说:“你不用到远处去,香巴拉王国就在你的心中。”这个故事启示我们,对于藏传佛教的信仰者来说,香巴拉王国就隐藏在行者自己的心中。因此,必须心觉悟后,始能在外界找到香巴拉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