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胡小林/ 文章正文

走出学佛的误区

导读:今天非常高兴来到马来西亚庐江文化教育中心,来给大家做《学〈弟子规〉,改正自己错误的心得》报告。我记得我第一次碰到师父是二00六年底在新加坡,我去新加坡没有想见师父,无巧不成书,正好师父来到新加坡。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顶礼,也不懂这个。师父老人家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就问师父:“你就给我十分钟时间。”他就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厅lobby,见九大宗教,给我十分钟时间。临走的时候我...

走出学佛的误区

  今天非常高兴来到马来西亚庐江文化教育中心,来给大家做《学〈弟子规〉,改正自己错误的心得》报告。

  我记得我第一次碰到师父是二00六年底在新加坡,我去新加坡没有想见师父,无巧不成书,正好师父来到新加坡。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顶礼,也不懂这个。师父老人家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就问师父:“你就给我十分钟时间。”他就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厅lobby,见九大宗教,给我十分钟时间。临走的时候我就拽着师父的手:“您说说我修学应该怎么修啊,师父?”不懂,因为我二00六年八月份才看师父讲的《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我到十二月份,是四个月,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修。我拉着师父的手,我说:“师父,我马上要回国了,您老人家告诉我应该怎么修?”

  师父说:“你要真听话,我就给你讲,《无量寿经》读三千遍。”

  我一听:“什么,三千遍?”

  “一天读一遍,读十年。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五十二。”

  “读到六十二,你心就定了,定了就能开悟,不要多。”这是第一句话,读《无量寿经》三千遍。

  我说:“那光读经行吗?”

  他说:“第二件事,不用脑子思考问题、不用嘴说话的时候,一句佛号念到底,能念多少念多少。念佛的时候计数也好,想佛像也好,都可以。怎么摄心,怎么能够专注,你就怎么干。”

  我说:“明白了!”第二件事,念佛。那时候我不懂念佛的道理。

  第三件事师父说:“生活、工作当中落实《弟子规》。”

  我说:“这个我明白,这个简单。”

  “落实《弟子规》的关键在于改过”。

  师父第五件事,最后师父给我告别的时候给我说:“要给世人做好榜样!”

  就这五件事。

\

  我有点脾气,是在二00六年底师父给我说的这五件事,我到今天我都没变:每天多晚我都得读《无量寿经》;没事就念佛;完了以后每天读《弟子规》,工作当中落实,公司的所有规章制度全部放下。不是不用,跟《弟子规》一致的我用,跟《弟子规》相违背的就取消,十几万字。

  学《弟子规》主要是改正自己的过错,然后老想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要让人家对佛法生起信心,要让人家从我身上看到佛法的力量,要让人家看到我胡小林的所作所为,能够学习这个东西。

  今年五月份到青岛参加他们第二届企业家论坛,他们有五百人,晚上回答问题,五百人提问,那个问题提的都是很棘手的。这个盘我们录下来了,就给师父。师父看过这个盘,我们俩人就通个话,老人家说:“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台上回答问题的时候,这个话不是你说的?”

  我说:“对!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就能回答这么圆满。”

  他说:“这就是自性。你是不是觉得你拿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从哪个角度切入你都不清楚,就突然说上了?”

  我说:“是!”

  他说:“你就这么一点点善根,二00六年我给你说的五件事,你就真干。两年半,别人学了二十年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你要坚持下去,一直这么做下去,不要动摇!”

  师父说:“连我让你看看黄念祖老居士写的《无量寿经》白话文,你都给我说:‘师父,我不看,我除了看你,我谁都不看;我还让你看一看我最近讲的《妄尽还源观》,你也不看,你比我还强?’”

  他说:“我给李炳南老居士学佛的时候,我是百分之九十的专一,一门深入,我还有百分之十的夹杂,你连这个百分之十都没有。”

  我说:“师父,我来不及了,我跟您老人家能比吗?我是五十二岁才碰到佛法,我今天五十五了,我再弄夹杂,我来不及了。不能再弄夹杂!”

  我今天来到马来西亚,其实跟大家要分享的是什么?我跟着师父这两年,我们爷俩见面的时间不多,得的利益很大。我特别愿意把我得的利益跟大家分享。我看了师父身边这些弟子,我也接触了很多学佛的人,有两个问题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今天晚上我想跟大家汇报的。

  第一个就是夹杂,太可惜了,真的不用!我给你们作证明,我昨天给你们汇报的时候,唐朝和宋朝哪个在前哪个在后我都不知道,你说我懂什么历史?汉语拼音我都写不全,我发短信有时候都不会发一个字,写字倒插笔就太多了。这都没关系,这都是事,佛法论心不论事,心一定要专一,就按照师父老人家说的“一门深入,长时熏修”,不用再彷徨了,来不及了。

  你活一百年,三万六千五白天,头二十年你没碰到佛法,你在上学、考大学。一百岁,从八十岁以后你的生活就没质量了,你还不要说你能活过八十,这掐头去尾就四十年,一万两千天就走了;你再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你再搞点贪嗔痴慢;你周末再去度度假;再去收拾收拾屋子;再去洗洗衣服,没有多少天了。一周两天周末,一年五十二周乘上二,一百天就去掉了,还剩二百天;你要再加上工作;你要再加上你必须做的事情;再睡觉三分之一,你想想还有多少天。你再夹杂,一会儿《大悲咒》,一会儿《金刚经》,一会儿《心经》,完了!

  千万别夹杂!我就得这个利益。而且我现在看师父讲的《无量寿经讲记》,我真想讲《无量寿经》。我看《无量寿经》就已经有很多体会;我再看师父讲《无量寿经讲记》,我体会就更多。这时候我才能体会出来,老人家跟我说:《无量寿经》字字无量义,每一个字每一个字,“善哉善哉”这四个字,每一个字你要展开来讲都无穷,讲无始劫都讲不完。我当时听师父讲《无量寿经》讲到这的时候我觉得:“得了吧!师父老人家您也是说说而已。这玩意一个字,有什么能展开的!”

  今天读了一千遍了,0七、0八、0九,真觉得师父是对的,而且真开智慧。智慧没完全开,有点小智慧。这个时候我再回过头来回想0六年给我说的这五句话,在讲经当中这五句话的精神,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不知道掰开了、揉碎了讲的多少遍,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左耳朵进,右耳朵。所以,真的是问题不出在师父这,问题是我们没有真正的理会,没有真正的干,所以得不到利益,大家学佛学的特别疲惫。

  当我这两年半我按照师父的五句话做到今天,能够从学佛的误区走出来,完全是清净心起作用,不是师父在帮我,不用!他让你定在《无量寿经》上,让你在生活当中落实《弟子规》,你的心自然就清净;心清净你就能发现这个学佛的误区。不是师父给我讲,他不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我怎么跟爸爸妈妈相处,他也不知道我怎么给妻子、儿女相处,他也不知道我在公司怎么上班,自觉性就有了。自性本自具足,老师教你也不过这些东西。因为心定下来,心清净,自己就能察觉自己的问题,这是一不是二。

  你说我怎么才能发现我的问题?你心清净。我怎么才能心清净?你好好念佛,你真干,你就心清净了。你心不清净,你发现不了学佛的误区。

  后来发现我学佛的误区以后,我跟身边学佛的这些同修说,特别不幸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有我这种感受觉得学佛学错了,没有!当晚发现我学佛学错了的故事拿出来说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震撼:我就是这么学的,哟!你说的这些事我都有,我觉得我对,你怎么就能察觉出来?我说:因为师父说了,我心清净,我就能意识到我有问题。多重要!你没意识到你有问题你怎么改?你不改,你十年、二十年老这么学下去,你不就耽误自己了吗!

  我当时学佛的时候,我看到印光法师的文钞,包括师父的讲记,这个公式说的很清楚,“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下面的问题是你有没有诚敬心。我当时真的没有诚敬心,我从新加坡回来,师父让我读《无量寿经》,头晕脑胀,一个哈涕接着一个哈涕,硬着头皮读,我真觉得没意思,磕磕巴巴,抱着这本经书四十八品,一读读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字又不明白,发音又不懂,真是特别的苦恼,觉得就像受罪一样。读到一千遍,现在知道了,脑子好用了,身体健康了,像刚才我们员工问这些问题,“善护口业,不讥他过”,你能够给他们破迷解悟。

  再加上学佛以后两年的生意,每年都是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十的增长,确确实实得到利益了;心是定的,也不给别人吵架了;焦虑症也恢复了,可以不吃药了;家里团结了,爸爸妈妈和睦了。所以,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在你手上,你得了利益,你就有诚敬;你有了诚敬,你就得利益。你说先有谁?从我来讲我没得利益,你成天让我烧香、磕头、上水,我能做,但是我一点诚敬心都没有。我不知道诚敬心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诚敬心。后来我就慢慢学着,把自己的过错拿出来说,普贤十大愿王我走的是第四大愿王--忏悔。

  师父说你清净心没有,是因为你有障碍,对吧?你有障碍。障碍怎么去除?普贤菩萨十大愿王第四大愿王--忏悔。忏,是说出来;悔,是自己检讨。忏,是梵文;悔,是中文,梵华合译。我明白了,业障消除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忏”,“忏”的劲比“悔”的劲还要大。

  打那以后,我就慢慢学着把自己的脏心烂肺、自私自利见不到人的东西,就慢慢拿出来说,越说越欢喜;越说越觉得这些习气离我越远。每说一次,它就远离我一次;每说一次,它就减少一分。真的,大家!我在这绝不骗你,一定要说出来。先说的时候一定要跟自己最亲近的人说,跟自己最密切的人说,最能张得开的口说,比如先跟妻子,先跟太太,先跟爸爸妈妈,先这么忏。忏,先从五年前的事忏,慢慢的五个月以前的,后来五天前的,再后来五个小时前的,再后来五分钟以前的。

  我当时忏悔业障的时候我不知道业障是什么?我就知道人家袁了凡有个功过格,我就弄张功过格。因为最大的缺点是爱说瞎话,做买卖的都没有实话。这习惯怎么这么大幅度的改变了呢?我就抓住一个窍门,我一说瞎话,我就拿起电话找一个我最好的朋友:“哎!刚才我又编了一个瞎话。”“你怎么又说瞎话?这个瞎话有必要说吗?”没必要说,习惯了!就像小偷偷东西,他不偷东西,他心里痒痒,他真的不需要,他习气嘛!不需要说瞎话,不说瞎话其实也能办成。这好像不说瞎话,就像那吃饭不弄点辣椒他不带劲似的。所以,,一说瞎话就给别人说,慢慢就把几分钟以前的瞎话跟别人说。

  学佛两年半到今天,上半段给大家的,就是师父在新加坡给我说的五句话,就是不夹杂,要一门深入,这两年办基本上做到了。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其实不夹杂、不间断、不怀疑,就是诚敬。

  在哪里去找诚敬呢?我原来一直苦苦找我自己:我怎么就没诚敬心呢?我怎么就不感动呢?我怎么就不兴奋呢?诚敬心是什么样子,我怎么不知道?但是不知不觉自己慢慢体悟到了,什么是诚敬心?“一门深入,长时熏修”就是诚敬心最好的落实。就这八个字,就是“诚”。不诚你试试,你不可能一门深入,你不可能长时熏修。

  因为有这种成就,因为有这种诚敬,就得到这种利益。利益,我在几次向大家汇报当中都汇报过了。有了利益之后,《无量寿经》上讲“惠以真实之利”,有了真实的利益之后,你回过头来再给佛菩萨磕头,再给师父磕头,再看师父的照片,再看《无量寿经》,再看阿弥陀佛,那种心情完全不一样,这个头磕下去的是真的,这个眼泪流下去的也是真的,因为你得到利益了。这个里边不是情致,真实自性的流露,怀着感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