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林国良/ 文章正文

略说众生变现器世间

导读:关于众生变现器世间,人们会有种种疑问,大体涉及到两方面:一是器世间由众生变现的疑问,二是众生各自变现各自的器世间的疑问。具体来说可以有许多问题,试举二例:一、众生能变出器世间,那你倒变个杯子出来看看?(与楼主的疑问类似。)二、我的杯子应是我变出来的,你打破了我的杯子,但你怎能打破我变出的杯子?如果说此杯是众生共同变现,那也有我变的这层因素,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那个问题,你怎能打破我变的杯子?众...

略说众生变现器世间

  关于众生变现器世间,人们会有种种疑问,大体涉及到两方面:一是器世间由众生变现的疑问,二是众生各自变现各自的器世间的疑问。具体来说可以有许多问题,试举二例:一、众生能变出器世间,那你倒变个杯子出来看看?(与楼主的疑问类似。)二、我的杯子应是我变出来的,你打破了我的杯子,但你怎能打破我变出的杯子?如果说此杯是众生共同变现,那也有我变的这层因素,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那个问题,你怎能打破我变的杯子?

  众生变现器世间,是佛教唯识学的结论,有着唯识经典的依据。信奉佛教唯识宗者,自然将此作为圣教量,认为这是圣者证道后亲见的境界。但信归信,心中的疑问或许并非完全解决。至于不信佛教唯识宗者,乃至不信佛教者,就更觉得对此要有一个至少能自圆其说的论证。下面简要地说明笔者对此问题的一些想法。

  首先,“你怎么打破了我的杯子”,这一质疑应该说本身是有问题的,再举一例或可使其内含之问题明显。例如,甲将乙杀了,人们是否能说:乙的生命是乙变现的,甲怎能将其生命剥夺?因为在后例中,按佛教的说法,每一众生一期的生命,都是由自己先前世的业力决定的,相当于由自己变现的。而后例提供了解决上述问题的一条线索,那就是业的问题。器世间是共相,共相是由共业决定的。但什么是共业?它由什么因素决定?下面,让我们一步步来探讨此问题。

  一、按唯识论的说法,在众生一期生命开始时,众生变现出了他所在“地”的器世间、即物质世界。器世间作为有为法,刹那生灭。众生的第八识以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的方式,在一期生命中持续地维持着器世间的存在。

  此处的“地”,指三界九地之地。即欲界为一地,四界有四地,无色界有四地,如此共九地。无色界没有物质,所以不存在器世间。因此,物质世界总共为其余五地所有。五地众生各变自地的物质世界。但欲界虽为一地,却有六道众生,而六道众生所变的器世间虽大体相同,但在主观感受上会有很大不同。如佛教经典中常说的一个例子:人所见的清水,天道众生所见为庄严宝地,鱼类所见为窟宅,饿鬼所见则为血水脓河。

  二、众生第八识所变出的实际是色、声、香、味、触中的实法。

  《成唯识论》卷二云:“谓异熟识由共相种成熟力故,变似色等器世间相,即外大种及所造色。”又云:“略说此识所变境者,谓有漏种、十有色处,及堕法处所现实色。”

  所以,众生第八识变现出的,只是色、声、香、味、触等“器世间相”。而色、声、香、味、触仍是大的类别,更精细地说,在色的大类中,只有青、黄、赤、白是实法;其他类别也是如此。上述五境中的实法,就是论中说的“实色”、即具有实在性的物质,亦指基本物质。

  三、五境实法进而和合成假法,即器世间中的种种物,而此种种物又可分为两类:一是自然物,无人工造作,如山河大地,日月星辰等;二是人造物,是人工造作之物,如杯子、房子、桌子、椅子等。通常说的器世间,是指前者。按传统说法,前者是共中共,后者是共中不共。

  四、第八识变现五境(色、声、香、味、触),是每一众生各自变现的;而由五境构成器世间(指自然物),则受众生共业制约。如欲界众生受欲界众生的业力的制约,只能变现出欲界的器世间,不能变出色界的更精细的器世间;色界初禅众生也受自己业力的制约,既不会变现欲界粗劣的器世间,也不能变现二禅以上更精细的器世间。色界二禅、三禅、四禅等众生也是如此。

  五、欲界的山河大地、日月星辰等器世间种种物,是共相,共相由众生的共业决定。但共业与共相并非一成不变,众生新造的业会改变共业与共相。

  举例来说,按唯识学的说法,这世界上的每个众生都变现出了月亮。那个月亮是共相,即虽然是每个人各变各的,但其相一致而无异。此后,人类登月了,将月亮撞出一个大坑。人们是不是能问:你怎么将我变现的月亮撞出一个大坑?不是这样的。共业实际是由所有业和合而成的,新业发生了,共业也就改变了。由共业显现的共相,也是如此。月亮被撞出一个大坑,这是新业导致的共业的变化,由此共相也变化了。人们再变现的月亮,就是有那个大坑的月亮了。因为众生第八识变现出的月亮也是刹那生灭的,在月亮变化后,新熏成的共相种也发生了变化,再生起的现行也随之而变。

  再举个例子。一片树林,原先众生变现的都是那样的形象;其后树林被砍去一棵树,这是新业所致,但新业改变了共业,因而改变了共相,其后众生变现的都是那少了一棵树的树林的形象。乃至整片树林被砍去时,共相完全改变,树林的共相完全消失。

  综上所述,众生变现出色、声、香、味、触中的实法,那完全是自变自的;但由此五境构成的器世间,并非由众生随心所欲地变,而是由同一“地”众生先前和当时的共业决定。共业又是个可变因素,众生不断地造新业,共业也不断改变,共相也随之而变。像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那样的共相,在古代社会是不可能被人力改变的,到了现代,也都可能被人力改变。众生各自变现的是共相,但那不是一成不变的相,所以不存在我变的东西怎么被你破坏了这样的问题。

  六、再说能否变出杯子的问题。杯子等是人造物,是共中不共,讨论器世间问题,本来是可以不将此类物考虑在内,因为器世间一般都是指山河大地、日月星辰等支持人类生存的宏观物质环境。但另一方面,杯子等人造物也与第八识变现有关,故也有必要将有关问题说清楚。

  首先,杯子等物中的色、香、味、触,也是众生各自变现;其次,色、香、味、触等基本物质形成杯子,则是人工制造,这与基本物质形成山河大地等不一样。五境实法形成山河大地等假法,没有人为造作的参与,所以不太严格的话,我们可说众生第八识变现了山河大地等器世间(实际只变现色、声、香、味、触等器世间相)。例如,你问我是否能变个太阳出来,那我可以回答你:现在的那个太阳,就是我变的,当然也是你变的、他变的,即是每个众生各自变现的。但杯子等物是人工制造的,因此决不能说是第八识变现了此杯子,因为第八识变现出的色、香、味、触,在自然条件下是不可能形成那个杯子的,只能说是某工匠制造了此杯子。因此,说第八识变现器世间,决不是说第八识可以随心所欲地变现任何物。但另一方面,由于我们也变现了此杯的色、香、味、触,所以你的杯子我也能拿来喝水,即能受用。

  因此,“自变自受用”,就是说:凡受用的都是自变的。对此原则进一步展开,还可讨论一些问题,如;自变的不一定能自受用。你的杯子不让任何人用,如此的话,尽管其他人也都变现了此杯的色、香、味、触,但就是无缘受用。诸如此类的情况,不胜枚举。这是受财产私有制的制约,是人类社会活动导致的结果。

  与此相仿的情况是,一座山,一道河流,尽管没有任何人工造作,但在财产私有制的社会中,它们有可能属于某个私人拥有,其他人或许仅能看一眼,或许连看一眼之缘都没有,与之无任何缘,不能有任何受用。这是自然物受人类社会活动影响,导致的结果。但尽管不能受用,此类自然物和人造物的色、香、味、触,仍是欲界众生共同变现。例如,一旦那座山、那道河不再归私人所有了,你还是可去受用,因此,仍不违“自变自受用”。

\

  以上讨论,都是在承认第八识变现器世间、器世间仅为第八识的一个组成部分的前提下进行的。至于为什么不承认物质世界独立存在于人的心识之外,那涉及到唯识学的根本理论“唯识无境”,此处不作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