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周齐/ 文章正文

由五髻文殊童子像管窥辽代佛教

导读:由五髻文殊童子像管窥辽代佛教周齐  笔者虽然研究佛教多年,但对于辽代佛教的了解不仅少而且流于一般知识,目前因为工作需要刚刚起步研究而已。通常由前人的研究和可见的文字资料,使得了解辽代佛教的路径已经有了大致清楚的脉络,一是辽代皇族与佛教的关系,一是其时佛教流行的密教与华严宗以及二者间关系,再者是历史遗迹事物的研究。所以没经过切实深入研究显然没有资格奢谈辽代佛教。但为了参加这个会,为了达到一个听来近似...

  由五髻文殊童子像管窥辽代佛教

  周齐

  笔者虽然研究佛教多年,但对于辽代佛教的了解不仅少而且流于一般知识,目前因为工作需要刚刚起步研究而已。通常由前人的研究和可见的文字资料,使得了解辽代佛教的路径已经有了大致清楚的脉络,一是辽代皇族与佛教的关系,一是其时佛教流行的密教与华严宗以及二者间关系,再者是历史遗迹事物的研究。所以没经过切实深入研究显然没有资格奢谈辽代佛教。但为了参加这个会,为了达到一个听来近似荒唐的目的——希望通过接触辽代佛教的遗物遗迹而寻找对于辽代佛教的历史“感觉”。为了这个目的,遂选择了一个形象直观的话题,初步尝试性地接近辽代佛教。仓促成文,跻身此会,实在贻笑大方。但诚心敬意期盼获得指教。

  1.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示之辽代佛教文物

  ——五髻文殊童子菩萨像

  图1显示的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示的一尊注明来自山西的辽代文殊像。此像被定义为“Youthful Bodhisattva Wenshu Repre

  senting the Five forms Of Wisdom'’(直译:示现五智特质的年轻的文殊菩萨。或许可译为:五髻文殊童子菩萨像),并注有几家基金会购买者的名录。此像1967年购得。乃镀金铜像。

  由于笔者对于辽代佛教了解少,而且也不是佛教造像研究者,所以,当时只是为这尊文殊像的形制和所出之年代深深吸引。所关心的无非希望透过这样的造像可以了解辽代佛教的一些信息。当然,前提是认同大都会博物馆对于此造像年代和形制的定义。虽然并非所有大博物馆的文物鉴定都那么准确无误,但是对于这尊造像,其出身似乎比较明确。而且风格特质甚至也透露了一种“辽代”的“历史感”。虽然“感觉”是一种与理性的学术研究相悖的表述,但是,历史的感觉恰恰是在长期的理性的历史研究中所能逐渐凝聚的,也是史学研究者所要具备的。不过,对于辽代,笔者没有自信,更需要经过理性的研究。所以,希望在此研讨会中可以获得相关专家的指教。

  寻着此像“the five forms of wisdom”的线索而知,此造像应属于“五字文殊菩萨像”一类。只是图1与如下图2所表现的“五字文殊像”比较,则有一些不同。

  所谓“五字文殊菩萨”,辞典称,是指“以a阿、ra罗、pa波、ca左、na那,五字为真言的文殊师利菩萨。位列胎藏界文殊院月光菩萨之右方。”[1]是密教中的一种文殊菩萨形象。

  “其顶发绾五髻,用表五智,故亦称五髻文殊。密号吉祥金刚。……三昧耶形为青莲花,上有梵箧,一说为智剑。此菩萨身呈黄色,顶发五髻,右手当胸持青莲花,左手横持梵箧,坐赤莲花。梵箧即般若经,表智波罗蜜,青莲花表不染着诸法三昧,智剑则表此尊之大空智。又以五字文殊菩萨为本尊之修法,称为五字文殊法,多为祈求深智、令法久住等而修之。”[2]不过,按照相关经典所云,五字真言共五种,“a、ra、pa、ca、na(阿、哕、跛、左、曩)”,[3]只是其中之一。

  事实上,佛教经典中并没有“五字文殊”的直接称谓。而是由于五髻文殊以五字为真言,有相应的以五字真言为中心的经典,如《大圣曼殊室利童子五字瑜伽法》,《五字陀罗尼颂》,《金刚顶经曼殊室利菩萨五字心陀罗尼品》,《金刚顶经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遂称“五字文殊”。故,五字文殊,亦即五髻文殊。

  2.“五髻文殊”的经典表述

  由上文所示辞典的这段文字和图2,仍然是不能完全对应解释和分别图1的文殊像。问题主要是图1手中的物件不同,和头顶五髻方位不同。至于背光和莲座,则可能有他因,可先搁置不论。

  关于头顶五髻之文殊菩萨像,《金刚顶经曼殊室利菩萨五字心陀罗尼品》中的表述是:“曼殊室利菩萨,身紫金色顶有五髻。项背圆光。左手执青莲华,右手执金刚藏梵夹行者。……五方如来皆在于顶五髻之上。”[4]除了五方的方位问题外,大致应是图2的形制。

  此经开篇还说,此经乃文殊菩萨“承佛告旨”,所说之陀罗尼。“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能受持此陀罗尼者。即人如来一切法平等。……于坛心画曼殊室利菩萨。作童子形。右手执金刚宝剑,左手持摩诃般若梵叶。”[5]

  《大日经疏》曰:“首有五髻者,为表如来五智久已成就,以本愿力因缘,故示作童真法王子。”[6]

  关于五髻文殊形制的说明,在许多经文中都是相似表述。即,五髻文殊示现童子形。而五髻又表征五方如来和五智。

  至于“五方如来”,即密教的一种以大日如来为主的五佛系统。又因为密教以胎藏界金刚界二界安排诸尊秩序之不同,五佛也随之有不同表述。并因为胎藏界和金刚界所代表的意义不同,所谓金刚界表智胎藏界表理,五佛亦随之示现不同表象。相应的,五智也有胎藏界和金刚界的不同表象。不过,此亦表明了五方佛即五智即五髻的双向的表现秩序。因而,五髻有中东西南北五个方位。

  而且,由《胎藏金刚教法名号》所列,五髻文殊,乃胎藏界中金刚,密号吉祥金刚。[7]胎藏曼荼罗设有文殊院,“当释迦之内正东门中。画文殊师利。身欝金色,顶有五髻,作童子形。左持泥卢钵罗,是细叶青莲花,花上有金刚印。极熙怡微笑坐白莲花台。此其秘密标帜也。”[8]此清楚表述了童子形文殊菩萨的基本特点。而且,还有这些标识的意义。如,“青莲是不染着诸法三昧。以心无所住故即见实相。金刚智印。能以常寂之光遍照法界。所以坐白莲者。意明不异中胎藏也。”[9]《大日经》明确坐落了五髻文殊之所在和特征。

  3.“八大童子”与“五髻文殊”

  应该说,关于“五髻文殊”,是经典中表述较多而且清楚的一个菩萨形象。

  不过,既然密教各有胎藏界表因表理金刚界表智的分工,那么,头顶五髻表五智的文殊童子菩萨,何以坐位在表理的胎藏界中显示其最具智慧的特征呢?虽然在金刚界曼荼罗中,文殊菩萨也有位置,是贤劫十六尊之北方四尊之一。但似乎并不是特别要体现其智慧优势。

  文殊示现童子的形象,不仅是密教所善于表现的内容,在玄奘所译的《大般若经》第七会“曼殊师利分”中,也显示显教也是特别标识文殊为童子菩萨的。不过,头顶五髻之童子文殊,则似乎是密教经典所特别的表现。

  但是,这个问题是还有一个旁支需要厘清。即,头顶五髻的,不仅是文殊童子菩萨,还有八大童子中的第八童子。这在《圣无动尊一字出生八大童子秘要法品》中有专门表述。此经说,由于“一切众生意想不同,或顺或逆。是故如来现慈怒身。……诸佛大悲愍众生故,即于顺者以顺而劝,若于逆者以逆而制也。一佛住忿怒三昧,时十方诸佛同共人忿怒嗔三昧。”[10]并且“有不动明王一字心密语。即以八字而严一字。……是故从其八字出生归敬使者,……所以有八大童子。”[11]此八大童子是明王使者。

  这八大童子之第八,叫制咤迦。按照此经关于这八大童子的画像法,此制咤迦,“亦如童子,色如红莲,头结五髻(一结顶上之中。一结额上。二结头左右。一结顶后。表五方五智)。左手啭日哕。右手执金刚棒。嗔心恶性之者故,不着袈裟。以天衣缠其颈肩。”[12]

  这是明确标明头结五髻的方位的表述。而且此第八童子,随诸佛之嗔怒大悲之相而示嗔心状。不穿袈裟,而以天衣缠绕脖子肩膀而已。

  若由此表述看,图1也大有是第八童子的可能。

  但问题是此经本身则值得审视。此经文后附有刊印者的后记其曰:“享保二十龙飞乙卯清明念八日。窃点师传刊行焉。而无异本可以校者。则以其未正冠书之。以备后人之取舍。冀为订之。日域丰山长谷轮下桑门无等识”[13]

  享保,乃日本中御门时期的年号,相当于中国清朝康熙晚期和雍正时期。此经以“大兴善寺翻经院述”为标榜,称此经由唐代密教重镇之长安兴善寺所出,但是能有“八字”相应者说法,并间接印证“八大童子”说的经典,也只有《大圣妙吉祥菩萨秘密八字陀罗尼修行曼荼罗次第仪轨法》,和明代正德时期刊印的称是唐代不空所译的《妙法莲华三昧秘密三摩耶经》,”[14]有提到作为文殊眷属的“八大童子”。

  前一部则被称为是中天竺沙门于青龙寺所译的经典,青龙寺也是唐代密教的重要道场。并有日僧空海在此学密而创后来日本真言宗。而此经之后同样附有后记,有云“长庆四年八月三十日。东塔院青龙寺持念沙门义云法金刚。与中天三藏菩提仙。同译笔受。结偈润文僧义云写。勘终记之耳。八字文殊轨。十八契印。二部二卷。以武府灵云开山净严和尚之点本。雠校锓梓。时享保岁次壬子季冬之谷和州丰山妙音轮下沙门无等钦识。”[15]

  不过在此经中有髻的童子,则是妙吉祥八髻童子了。

  显然,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辽代“五髻文殊童子像”,应该经过了详细考证,而不容置疑。但也正是有这样的一些琐屑旁支内容,使得一个线索和脉络值得清理,并因此而对辽代可能流行的密教情况得一孔之见,至少,文殊信仰中,五髻文殊,以及五髻与五台山之五台的隐喻,以及密教与华严关系、这两个宗派流行与地域的关系,这些隐含的相互关系,也由此小小的话题而隐约有所透露。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佛教研究室研究员)

\

  注释:

  [1]参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佛光大辞典》。

  [2]同上。

  [3]《曼殊室利童子菩萨五字瑜伽法》,开府仪同三司特进试鸿胪卿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鉴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三藏沙门不空奉诏译。《大正藏》第20卷。

  [4]《金刚顶经曼殊室利菩萨五字心陀罗尼品》唐金刚智译。《大正藏》第20卷。

  [5]同上。

  [6]《大昆卢遮那成佛经疏》卷5,唐一行记。《大正藏》卷39。

  [7]《胎藏金刚教法名号》,唐青龙寺东塔院沙门义操集,《大正藏》卷18。

  [8]《大昆卢遮那成佛经疏》卷5,唐一行记。《大正藏》卷39。

  [9]同上。

  [10]《圣无动尊一字出生八大童子秘要法品》,大兴善寺翻经院述。《大正藏》卷21。

  [11]同上。

  [12]同上。

  [13]同上。

  [14]《妙法莲华三昧秘密三摩耶经》,唐大兴善寺三藏大广智不空译。《卍续藏》卷2。

  [15]《大圣妙吉祥菩萨秘密八字陀罗尼修行曼荼罗次第仪轨法》,《大正藏》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