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玄奘大师西行故事 正法眼藏-白云禅师 佛祖十大弟子 释迦牟尼佛传 证严法师说故事
主页/ 佛陀的圣弟子传/ 文章正文

第六章 马哈咖吒亚那的其他教导

导读:马哈咖吒亚那尊者的开示形式并非都是对佛陀「略说」的注释,他也有自己的独立说法,且擅长以自己对缘起教法的洞见,来解决同修比库们的疑惑与问题。...

  第六章 马哈咖吒亚那的其他教导

  马哈咖吒亚那尊者的开示形式并非都是对佛陀「略说」的注释,他也有自己的独立说法,且擅长以自己对缘起教法的洞见,来解决同修比库们的疑惑与问题。

  《中部》的记载

  《中部》有一篇记述大长老和摩偷罗(Madhura)国王阿槃提弗(Avantiputta)完整而详细的对话,该王(根据注释书)是阿槃提猛光王的孙子。有一次,当马哈咖吒亚那尊者住在摩偷罗时,国王听到许多赞美他的话:「他是睿智、敏锐、聪慧、多闻、善说与颖悟者;他是长老与阿拉汉(arahant)。」国王很想和这位尊贵的比库对话,於是出宫去会见他,这段对话最后记录在《摩偷罗经》(Madhura Sutta,MN 84)中。

  国王起初提出的不是关於实相或禅观的深奥问题,而是萦绕在许多贵族心中挥之不去的实际议题:婆罗门试图树立自己在印度社会体制里的领导地位,他们以神圣的出家为诉求,将权力欲望合法化。

  阿槃提弗王向马哈咖吒亚那提到他们的主张:「婆罗门是最高种姓,其他种姓皆不如它;婆罗门是最显赫的种姓,其他种姓都是阴暗的;只有婆罗门是清净的,非婆罗门则否;只有婆罗门是大梵之子,是大梵的后代,从祂的嘴出生,是大梵所生,大梵所造,是大梵的继承人。」

  然而,马哈咖吒亚那本身就具有正统的婆罗门血统,他很清楚这主张背后的傲慢与自大。他回答,婆罗门的这个主张「只是世间的一种说法而已」,没有任何神圣的约束力可以支持它。为了证明他的观点,马哈咖吒亚那提出一系列强而有力的论述:

  无论任何种姓,拥有财富者便能命令其他种姓为其工作,即使仆人也可以将婆罗门纳入服务的名单。无论任何种姓,违反道德原则者便会堕入地狱,而持戒者则会转生善趣。无论任何种姓,只要犯法便会受到惩罚。无论任何种姓,只要出家成为沙门就会受到尊敬。

  听完这些论述,国王宣布:「四个种姓都一样,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差别。」

  讨论结束,在表达他对马哈咖吒亚那回答的感激之后,阿槃提弗王说道:「我皈依马哈咖吒亚那大师,皈依法与皈依比库僧。」但长老纠正他:「不要皈依我,大王!要皈依我同样皈依的世尊——正自觉的佛陀。」

  当国王问世尊现在住在何处时,长老回答他已般涅槃了,这回答显示马哈咖吒亚那晚於佛陀去世。

  《相应部》的记载

  由《相应部》中的一经(SN 35:132)我们看到马哈咖吒亚那尊者对付一群无礼婆罗门少年的技巧,透过他们间接帮助一位博学的老婆罗门与随从弟子们改变态度。

  有一次,长老住在阿槃提的一个森林茅蓬里,一群婆罗门少年——著名婆罗门上师鲁醯遮(lohicca)的弟子,刚好在孤邸(kuti,寮房,小屋,茅蓬,僧寮)附近捡拾木柴。由於当时的婆罗门经常对佛教僧侣怀有敌意,这些少年也不例外,他们在茅蓬外大声暄哗,意图影响比库禅修。他们也叫嚣一些婆罗门常拿来奚落非婆罗门行者的话:「这些光头无赖沙门、奴仆,世界主之足的黝黑后代,被他们卑贱的信徒所尊崇、恭敬与礼拜。」

  马哈咖吒亚那尊者走出茅蓬,以偈(gatha)告诫这些少年,提醒他们古代婆罗门的理想,如今已被严重忽略:

  往昔之人戒德优,

  彼等梵志守古训,

  善护感官之根门,

  调伏嗔恨心安住。

  於法与禅咸喜乐,

  彼等梵志守古训。

  今已沈沦徒空言,

  由於堕落故吹嘘。

  彼等行为不正直;

  自我武装存嗔心,

  粗细罪过皆违犯。

  不护感官根门者,

  (一切誓愿皆)无益。

  如同梦中得财富:

  斋戒并且地上睡,

  晨浴并习三吠陀,

  陋居、破席与污秽;

  诗歌、戒愿与苦行,

  伪善、诌曲与漱口。

  此是梵志之标志,

  只为增加名与利。

  一心不乱善调伏,

  清净并且无杂染,

  仁慈对待诸众生,

  此乃梵行之正道。

  这群婆罗门少年听完这席话后,既生气又难过。他们回到老师鲁醯遮那里,说沙门马哈咖吒亚那「诽谤与藐视神圣的婆罗门诗歌」。鲁醯遮在第一波怒气平复后,了解自己不该只凭年轻人的片面之词便遽下结论,他应视自向那名比库求证,聆听他的指控是否有理。

  鲁醯遮去找马哈咖吒亚那,询问他和少年们的对话,长老据实以告,并覆诵该诗。鲁醯遮被诗中守护感官的开示深深感动。讨论结束后,这个婆罗门不只皈依三宝,并邀请长老莅临他家,保证「婆罗门少男、少女都会礼敬马哈咖吒亚那大师;他们会恭敬地站立,并为他准备座位与茶水,这将会为他们带来长远的福祉与快乐。」

  《增支部》的记载

  马哈咖吒亚那尊者似乎善於洞悉人们吵架与争执的缘由,我们已看到他在《蜜丸经》的解说中,如何追踪冲突的根本原因,以及他改变鲁醯遮随从弟子的技巧。

  另一次(AN 2:4:6),婆罗门阿蓝摩檀陀(Aramadanda)来找他并问:「为什么社会被如此的冲突撕扯——贵族对抗贵族,婆罗门对抗婆罗门,长者对抗长者呢?」对此长老回答:「因为对於感官欢愉的欲求、执著、贪婪与迷恋,使得贵族对抗贵族,婆罗门对抗婆罗门,长者对抗长者。」接著阿蓝摩檀陀问:「为什么沙门会对抗沙门呢?」马哈咖吒亚那回答:「因为对於见解的欲求、执著、贪婪与迷恋,使得沙门对抗沙门。」

  最后婆罗门问世上是否有任何人已超越感官与见解的欲求。虽然马哈咖吒亚那已是个阿拉汉(arahant),可举自己为例,但其於个性上的谦虚与无我,他举出当时住在沙瓦提城(Savatthi)的世尊。听闻此语,阿蓝摩檀陀婆罗门双膝跪地,恭敬合掌,连说三次:「礼敬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在下一经(AN 2:4:7)之中,婆罗门甘陀罗衍那(Kandarayana)指责马哈咖吒亚那对年长的婆罗门不恭敬。长老为自己辩护说,圣律法对「年长」与「年少」的定义和世俗用法不同。在圣律法中,即使一个人八十、九十甚至一百岁,却还沈迷於欲乐中,则他将被视为幼者,而非长者。但如果一个人很年轻,头发乌黑,正值青春年少,已断除欲爱,则他将被视为长者。

  有一次,马哈咖吒亚那尊者为比库们开示六随念:忆念佛、法、僧、戒、施、天(AN 6:26)。他说,世尊发现这六随念,做为仍然受困於世间者的解脱之道,真是太好同时也太妙了。他对六随念的描述和佛陀对四念处的描述完全相同,它们是「使众生清净,超越愁悲,灭除苦忧,成就正道与证悟涅槃」的方法。①

  另一次(AN 6:28),一些长老比库们正在讨论去找「修意比库」(manobhavaniyo bhikkhu)的正确时机,有人说应在他结束用餐后,另一个说应在晚上,又有人争辩说清晨才是和他说话的最佳时机。由於没有共识,因此他们去找马哈咖吒亚那请求解答。长老回答,去找修意比库有六个适当的时机。前五个是心被五盖②——贪欲、嗔恚、昏眠③、掉悔④与疑——障蔽,无法自行找到出路时;第六个是当他找不到适合的禅观对象以便达到漏尽⑤时。

  马哈咖吒亚那尊者不总是以话语教导,他也会使用沈默。有一次,佛陀被他感动,并自说颂文(udana)中赞美他,它就被保存在《自说经》中(Ud. 7:8)。有一晚,佛陀在沙瓦提国(Savatthi)的祇园精舍,看见马哈咖吒亚那在附近「盘腿而坐,身体挺直,内心安住身念处中。」了解此事的重要,世尊自行说出这个赞颂:

  彼常住於此身念:

  「过去无则无有我;

  将来无则我将无」,

  若彼逐步住此上,

  及时彼将断贪爱。

  《自说经注》对此经的解释,有助於我们了解马哈咖吒亚那(Mahakaccayana)证得阿拉汉果所采行的方法,虽然它和《增支部注》所发现传略的「顿悟」说相抵触(见本书第二部.第三章<马哈咖吒亚那的皈依佛法>),但显得更加实际。

  《自说经注》解释,在他努力达到阿拉汉果的过程中,马哈咖吒亚那先以「身至念」(kayagata sati)⑥为禅修主题而入定。以该禅定为基础,接著将身念转向「观」(vipassana)⑦,利用从修观生起的智见,证入出世间的道与果。陆续通过各次第,他终於达到阿拉汉果。之后,他经常采用同样的方法,以便进入阿拉汉果定(arahattaphala-samapatti)⑧,那是阿拉汉(arahant)独有的特殊禅定,在其中於此世就能体会到涅槃之乐。

  就在这种情况下,长老正处於阿拉汉果定中,此时佛陀看见并自说偈赞叹他。佛陀所说的这个对句,注释书解释为「四边空」(catukoti-sunnata):於过去与现在都「无我」与「无我所」(「过去无则无有我」),以及於未来亦「无我」与「无我所」(「将来无则我将无」)。藉由这首偈赞叹马哈咖吒亚那尊者,佛陀将他推举为后代寻求克服世间贪著者的模范。

  译注:

  ①佛陀在《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此是使众生清净,超越愁悲,灭除苦忧,成就正道,证悟涅槃之唯一道路,此即四念处。」

  ②「盖」是指会阻止未生起的善法生起,以及使已生起的善法不能持久的心所。贪欲、嗔恚、昏眠、掉悔与疑,即是会障碍禅定生起的五盖。

  ③昏眠:昏眠是指昏沉与睡眠。昏沉是心的软弱或沉重,睡眠是心所沉滞的状态,因为两者都源於懒惰与昏昏欲睡,皆有使心、心所软弱无力的作用,故合为昏眠盖。

  ④掉悔:掉悔是指掉举与恶作。掉举是心的散乱,恶作是追悔已造之恶(或当行而未行之善),因为两者都源於困扰的念头,皆有导致心、心所不宁静的作用,故合为掉悔盖。

  ⑤漏尽:「漏」的原意是指脓疮流出的脓,或已发酵许久的酒,将烦恼被称为「漏」,即是指它们如脓、如酒。欲漏是对欲乐(欲界)的贪;有漏是对存在(色界、无色界)的贪;见漏是邪见;无明漏是指对三界的无明。断除诸漏就称为「漏尽」,即是阿拉汉(arahant)的境界。

\

  ⑥身至念(kayagata sati):这是「身念处」业十四种禅修法之一,是将身体分成三十二部分作为禅修的主题,前五项即是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修持时以厌恶作意正念於身体各部的不净,是止业处;若以四界(地、水、火、风)观照,是观业处。修习此法能去除对五蕴的执著而获得解脱,是佛教特有的修行方式。参见《清净道论》第八<说随念业处品>与第十一<说定品>。

  ⑦观(vipassana):音译为「毗婆奢那」,意思是「从各种不同的方面照见」。「观」是直接照见一切现象都是无常、苦、无我的,从而获得觉悟。

  ⑧阿拉汉果定(arahattaphala-samapatti):果定是圣弟子才能证入的出世间定,其所缘是涅槃。证入果定的目的是当下得以体验涅槃之乐。在这些定中,生起的是与圣弟子证悟阶段相等的果心,如阿拉汉能证入阿拉汉果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