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玄奘大师西行故事 正法眼藏-白云禅师 佛祖十大弟子 释迦牟尼佛传 证严法师说故事
主页/ 星云大师故事/ 文章正文

乘愿再来有志竟成

导读:据说佛顶山的开山祖,是一个小沙弥,这是一个很有趣味的传奇故事。后山有四大房头之一的悦岭庵,全山以此庵子孙为最多,一直到现在,人数与规模还是不小。有一天悦岭庵的小沙弥,无事想穷究山巅,那时佛顶山还是一片荆棘蔓草,更是无人问津的一座大高荒山,这个小沙弥好像探险家似的,手攀葛藤,脚踏乱石,目的是要到最高山顶上去看看,有志竟成,不多时竟被他在荒山顶上发现了新大陆,见有平地一块,古石碑一方,上面刻有「慧济禅...

  据说佛顶山的开山祖,是一个小沙弥,这是一个很有趣味的传奇故事。后山有四大房头之一的悦岭庵,全山以此庵子孙为最多,一直到现在,人数与规模还是不小。

  有一天悦岭庵的小沙弥,无事想穷究山巅,那时佛顶山还是一片荆棘蔓草,更是无人问津的一座大高荒山,这个小沙弥好像探险家似的,手攀葛藤,脚踏乱石,目的是要到最高山顶上去看看,有志竟成,不多时竟被他在荒山顶上发现了新大陆,见有平地一块,古石碑一方,上面刻有「慧济禅林」四个大字,因此他就若有所悟似的沉思良久。

  他想这个山上过去已经有人在此建筑过寺院,不然那裡有平地和这块方石碑呢?前人既能在此建庙住众,我也一定想法在此地建个丛林,以供来山静修的僧伽,使他们在这高山上可以静心用功办道,继而可以了生脱死,这样我的心愿才满。小沙弥打定了主意,心中特别高兴,下山回去与他师父商量到佛顶山开闢丛林的事,他的师父见他如此稚气,说话也不量力,明知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就生气的回答他的徒弟说:「你说可以兴建丛林,你自己去建筑好了,这麽高的山,你简直说话不自量力!」

\

  小沙弥见他的师父看不起他,就肯定的发誓说:「师父!我一定设法到山顶上兴建丛林,方满我心头之愿。」他的师父见他大言不惭,因此更生气的说:「你如果能够在佛顶山上建起丛林,我做师父的去替你烧三年大火,煮饭供养你们三年。」小沙弥见师父如此瞧不起他,料定了我一定没办法兴丛林,而我则非要完成我的志愿不可,今天就下山过海去,往各地募化,不达目的誓不回。从此这个小沙弥,离开了清淨庄严红尘飞不到的佛国圣地,离开了与他朝夕相见的暮鼓晨钟之处,拜别了剃度出家的教经学讚的师父与师兄们,虔诚的跪在观音大士圣像前默祷著道:「菩萨!弟子此次下山化缘,为了要兴建丛林,供养十方僧宝,用功办道,惟愿菩萨大慈大悲,冥中加护,随愿所成。」祝罢拜了三拜,就下山去了。

  小沙弥辞别了山明水秀的普陀名山,投入了茫茫的人海,过著那栉风沐雨栖风宿露的艰苦生活。早晨往街道闹市上磕头募化,晚上回到山野古庙裡栖身,为了要实现他心中的愿力,所以他就是肝脑涂地也不出一声怨言,因此他每天跑到大街小巷裡,不论有人无人都打著木鱼子,沿门募化,受尽了人们的冷眼、奚落和讥笑,出家人过惯了深山裡清淨生活,忽然跑到熙来攘往的尘寰中,已经是过不习惯,看不顺眼了,加之还要沿街磕头跪拜,又遭受不信佛教者的辱骂、讥笑。这种内心裡的痛苦,不是笔墨所能形容啊!

  小沙弥赤足露顶的如此跪拜了三年,在这三年之中,不知到过多少城市,走过多少高低不平的山路,历经千山万水,万水千山,过著人生最艰苦的日子,挨过了三年漫长的岁月,头也磕肿了,脚底的皮也跑烂了。真是够得上说一句:「嚐尽了人世的辛酸」,然而佛菩萨和施主们好像有意与他开玩笑似的,或者以为他太年轻,三年之中从没有一个人发心布施过一文半钞,小沙弥等同做了三年穷叫化子,讨了三年饭一样。三年的光阴是过去了,在山上与师父负气下山化缘,三年来一无所有,不幸被师父一言料定,今天我还有什麽面目回去见「江东父老」呢!想起来不禁仰天号哭起来!

  「人到伤心处,难免泪两行」,小沙弥奔波劳碌,茹苦含辛了三年,在此三年之中,吃了人所未吃的苦,走了人所不能走的路,结果还不能引起善信的同情,发心出资为他修建丛林,他就自叹自己业障深重,恐怕永远没有办法完成心愿。

  小沙弥这时痛苦已极,再也提不起勇气来募化下去,他走到一个小河旁边,望著河中的流水,自言自语的默祷著说:「菩萨!弟子自恨业障深厚,福薄德浅,苦化了三年,仍然未见有什麽信士檀越,乐助钜款,兴建丛林,安单养众,弟子也不知什麽地方有善信护法,乐助功德,唯有仰仗菩萨冥中加庇。我今将手中木鱼子,放于水中,随著木鱼子流奔的方向走去,如果菩萨有灵,木鱼停在那个地方,弟子就在那个地方住下化缘。」

  说罢就把手中木鱼子放进水中,随著水势流去,鱼子流到那裡,他就跟著跑到那裡,流了几天,到了一个地方,奇怪得很,忽然这个木鱼不随著水流了。停止在水中不动,小沙弥看见木鱼停止不流,一定附近有什麽大护法,因此他就把木鱼子从水中捞出来,就坐在水边林下,手敲木鱼,口诵圣号,同时自己心中发誓,如果在此再不能感应大心居士前来护法,我也从此不吃饭,饿死河边,了此业报身。主意打定了以后,他就专心一意的坐在那裡念菩萨的圣号。

  小沙弥如此一连苦了三天三夜,三天之中,没有吃一粒米,没有喝半杯水,还是无人前来问津,因为这个地方附近没有人家居住,所以他一连敲了三天的木鱼,连小孩子都没有一个跑来看他一看。

  小沙弥到这时候认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所以万念俱灰。可是往往没有办法当中,忽然又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却说离此约有一里多路,有一个大富贵人家的太夫人,生病数年,卧床不起,医药罔效,无法治疗,她因此度日如年,总希望有人把她的病治痊癒,无论化多少钱,她都愿意拿出来。

  有一天睡在床上听到远远地有人敲木鱼子的声音,她听到了这个声音,心中就感到无上的安慰和愉快,好像忘记她的病苦一样,所以她特别的认为稀有,认为这个打木鱼的人,一定就是无上医王。因此叫了两个佣人,去寻这个敲木鱼的人,一定要把他请来为我医病,我的病这个人一定会医得好的。

  两个僕人跑了很久,才在水边看见一个小沙弥坐在那裡面朝著流水,手中敲著木鱼子,一字一鱼的在那裡闭目念经。两个僕人跑向前问道:「小师父!你会看病吗?我家太夫人生病多年,没有一个大夫能看得好,我家老太太叫我来请你去替他看病。」

  小沙弥说:「我是出家人,不是医生,从来没有学过医道,我那裡会看病呢?你家老太太有病,应该去请医师呀,跑到我这裡来干什麽呢?」僕人又问道:「你这位小师父坐在这水边,敲鱼子做什麽的?」「我在这裡化缘建丛林!」小沙弥想建丛林的心已成了一片,所以他对什麽人也是这样讲。「这裡又没有人家,你向什麽人化缘呢?难道你向水中海龙王化缘吗?你不要发獃,我家老太太听到你敲木鱼子的声音,她心中非常舒服,一定要请你到我家中坐坐,如果你能把我家老太太的病医好了,那你化缘要多少有多少。」

  小沙弥听说有人出钱,同时也有几天没有吃饭,虽然自己不会看病,或者菩萨怜我之诚,有了感应也说不定,因此就随著两个僕人来到这位生病的老夫人家中坐下,僕人进去禀告以后出来说:「老夫人有请!」

  小沙弥就随著僕人走进太夫人的病室,说也奇怪,老太太一看见他,病就减轻了不少,再问小师父会不会看病,他说我没有学过医科,不会看病,老太太又问他会念什麽经?他说:「我出家没有几年,也不会念什麽经!」「那麽你会什麽呢?」「我会念大悲咒,其他什麽也不大会。」老太太说:「我听到你的木鱼子声音,我心中特别好过,就请你念大悲咒吧!」因此小沙弥就一字一鱼的诚诚恳恳的念了几遍大悲神咒。真是佛法无边,老太太的疾病忽然好了,一点痛苦也没有了,如同好人一样的,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她的病会好得这样快,这一喜真是乐也无穷,认为这个小沙弥就是活菩萨应化,特为前来救她的病苦的。

  老太太病癒之后,精神特别好,把小沙弥当为活菩萨看待供养,吃过午饭后,老夫人就开始问道:「小师傅!你是从什麽地方来此的?为什麽要在那个小河边敲木鱼子呢?」小沙弥说:「我这次是从南海普陀山下来的,目的是下山化缘,想在普陀山最高的地方建筑一个大的丛林,供养十方朝山的僧宝,可以安单办道,那知年轻福浅,苦化了三年,没有一个人发心出钱,所以我最后请菩萨指示我应走的方向,我把木鱼投入水中,听其所之,流奔到那裡停止不流,我就在那裡住下来化缘。后来到了此地,木鱼子就不肯随水流去,所以我就在此地化缘,一直到今天也还没有一个人肯出钱。」小沙弥说到这裡,一阵伤心,不觉掉下泪来了!

  老太太一听他是南海普陀山下来的,又是经过菩萨指引才到我这裡来,这位小师傅虽然年轻,可是为了此事吃尽千辛万苦,我的病又是他念经治好的,这明明是菩萨指引他来替我治病,救我脱苦的,我应当知恩报德,尽我的力量,到普陀山建寺,以报佛恩,因此对小沙弥说:「小师父!请你不要为此操心,我现在病已经好了,我可以尽我所有的力量,来帮助你完成你的心愿,你也不要再向外化缘了,一切皆由我来负责,你回到佛顶山搭一个茅蓬,你就在那裡每天念佛看经好了,不日我会派人到佛顶山看地方,替你建筑丛林。」小沙弥听到有人负责,替他建寺,这一下子可把他乐坏了,默念了两声「南无观世音菩萨!」真是菩萨不负苦心人。他依了老太太的话,回到山上搭起一间草茅蓬,住下来每天敲木鱼子念佛。

  自从小沙弥回山后,老太太写了一封烧角急信给他在朝为官的儿子,大意是:「为娘疾病转重,朝不保夕,望儿见信速返,早来三日还相见,迟了不得见亲娘。」因为她的儿子在朝做了很大的官儿,并且还是一位孝子,得到他妈妈这封快信,火速连夜赶回来看他妈妈的病,那知赶到家看见他妈妈好好的在家裡,一点病也没有,心中不免怀疑起来,经过他的妈妈把最近菩萨显圣,有一小师傅来念经救活她的命的事说了一遍,她的儿子这才明瞭,老太太又说:「为娘为了此病,已经在病中许下大愿,发愿到普陀山独资建寺,现在你到普陀山去一下,领土木工程师先到普陀山最高的山顶上察看一下地方,择一平地,然后回来依据地势把房子在山下做好,再用船运到山下海边,搬运上去,就可以上樑盖瓦。」她的儿子是一个孝子,妈妈的话那敢不听!横竖家中有钱,来满他妈妈的心愿,赶快带领土木匠人,到普陀山会同小沙弥察看山地,择日开工。

  因为山高路远的关係,加之工人众多,那时山顶上连吃水都没有,工作的人不能在上面工作,所以老夫人的远见不错,在家中一切雕刻的木料,以及应用的砖瓦石头等,皆在底下做好,用大船运至普陀后山,然后再到山上把地基打好,就可以上樑盖瓦;如果一切木料要从前山道头上岸,化费的时间工程太大,同时这段山路也特别难行,因此决定从后山海边上山。那一天真是菩萨感应,适有福建的鱼船几百隻停在后山海边,顺便就请了几百隻鱼船上的渔民,一齐帮忙,人从海边站立,一个人靠一个人,一直站至山顶上。就用如此传递的方法,把船上的木料砖瓦接上去的。因此直到现在,凡是福建的鱼船到佛顶山吃饭不要钱,以此为酬。

  当开筑地基的时候,忽然从地下掘出一个老人的木偶像来,就同这个沙弥祖师面貌一模一样,因此大家才知道这位小沙弥是那位老人乘愿再来,兴建丛林,完成他老人家的宿愿。经过数年时间,吃了很大的辛苦,结果有志竟成,达到目的。笔者初到佛顶山祖堂裡看见当中供著两个一样面孔的祖师像,最初我以为是兄弟两个同在一处出家的,后来看普陀山志才知道一个是从地下掘出来的,一个就是现在的开山的沙弥祖师。

  因为他是沙弥出身,所以佛顶上一直到现在,沙弥可以挂单,按佛家的规矩没有受过三坛大戒,没有戒牒,丛林裡是不挂单的,因此沙弥到前后寺挂不到单,就到佛顶山去挂单。不过沙弥始终是沙弥,没有研究过经典,也不大懂得佛法,有的地方立的规矩不合佛理,例如每天早晚殿功课完毕要拜四十八拜的愿,那些菩萨名号之中,还拜什麽玉皇天尊菩萨,因此,一直到今天,仍然如此的拜著,该寺的住持还是依著老祖家风,不知道把它纠正过来,堂堂的菩萨比丘,拜起玉皇上帝来(天宫),你看笑话不笑话?他是沙弥,我们不是沙弥,为什麽堂堂比丘一定要跟著沙弥学呢?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笔者住在佛顶山的时候,朝晚拜愿,他们拜天宫,我拜佛号。今后笔者希望身为佛顶山住持的大德,赶快把这一条改正过来,以免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