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玄奘大师西行故事 正法眼藏-白云禅师 佛祖十大弟子 释迦牟尼佛传 证严法师说故事
主页/ 玄奘精神/ 文章正文

玄奘精神 第35节:第五章 不抛弃,不放弃!(6)

导读:能够当上高昌国的国王,能够对伊吾国呼来唤去称霸一方,麹文泰当然不是易与之辈,他见玄奘开始反击,便见招拆招,开始从弘扬佛法的角度来说话:...

  能够当上高昌国的国王,能够对伊吾国呼来唤去称霸一方,麹文泰当然不是易与之辈,他见玄奘开始反击,便见招拆招,开始从弘扬佛法的角度来说话:

  "弟子亦不敢障碍,直以国无导师,故屈留法师以引迷愚耳。"

\

  意思很简单:弟子我原本也不敢阻碍您西行求法,实在是因为高昌国内没什么高僧来充当大法师教化民众,这才想委屈法师您留下来指引那些迷茫愚昧的国民啊!麹文泰本以为玄奘会继续辩解,这样主动权又会回到自己这里,但是玄奘根本不去理会,就这么坐在那里,让麹文泰第三回合的反击落了个空--我就是要走,你看着办吧!敬酒不吃吃罚酒,说服不成,麹文泰勃然大怒,大声对玄奘吼道:

  "弟子有异途处师,师安能自去。或定相留,或送师归国,请自思之,相顺犹胜。"

  意思是说:弟子我还有别的办法处置您,您怎么可能想走就走呢?摆在您面前的有两条路:其一,留在高昌,当我高昌国的国师;其二,我把您送回唐朝。您自己好好考虑下,是不是还是顺从我更好一些。

  被逼急了的麹文泰不得不在第四个回合时亮出了全部底牌,一上来就使出杀手锏--玄奘要是不肯留下,他就把他送回国。这是非常狠的一招,一下子就击中了玄奘的要害--一旦被遣返回国,不但西行无法继续,还会遭到唐朝政府的严厉处罚。面对麹文泰的必杀技,玄奘表现出了一个高僧的大义凛然:

  "玄奘来者为乎大法,今逢为障,只可骨被王留,识神未必留也。"

  意思是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弘扬佛法,现在国王您给我设置障碍,我的骨头(肉体)可以被您留在高昌,但我的心(精神)却未必能留下。弦外之音就是,大王您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呢?说完后,可能是回想起一路行来所经历的种种苦难,玄奘就开始啜泣。

  第四回合的过招,麹文泰用强权和霸道占了上风,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他觉得玄奘是在装委屈,想借此来让自己心软,但可能是看到玄奘确实不容易,也比较可怜,便没有再逼他就范,只是比以前更加热情周到的款待玄奘。玄奘每次进餐,麹文泰都会亲自托着盘子在一旁服侍。

  玄奘没有办法,他不能呆在高昌坐以待毙,只好釜底抽薪,使出了最后一招--绝食。

  此后三天里,玄奘水浆不进,端坐如一,就是不去碰麹文泰派人送来的东西。麹文泰本以为自己软硬兼施能迫使玄奘就范,但他没想到玄奘竟然真会用绝食来对抗自己。头两天,麹文泰还能忍住,他也想看看玄奘到底能坚持多久,可到了第四天,当侍从回报说玄奘已经奄奄一息行将没命的时候,麹文泰害怕了--如果让一个高僧被自己活活逼死,不但有违佛理、举国不容,只怕别的西域国家也都会群起声讨之,到时候带来的就不仅仅是道义上的恶名,只怕连高昌国都有亡国的危险!

  面对玄奘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麹文泰甘拜下风,连连向玄奘叩头谢罪:

  "任法师西行,乞垂早食。"

  第四回合的过招,玄奘赢得了绝地反击的胜利,但一贯谨慎的玄奘没有马上放松警惕,他担心这只是麹文泰的缓兵之计--一旦自己恢复饮食,麹文泰又会故伎重施。所以,玄奘要求麹文泰对着太阳发誓。

  麹文泰也是个性情中人,一听玄奘要自己发誓,当时就明白这位大唐来得高僧还是对自己不放心,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提议两人一起到佛祖面前去参拜许愿。玄奘欣然同意,对佛教徒而言,对着佛祖发誓显然更郑重也更不能反悔。麹文泰表现出来的诚意还不止这些,他请来自己的母亲太妃张氏,当着母亲的面与玄奘结拜成为兄弟,再次表示决不阻挠玄奘西行求法。因此,与玄奘结拜成兄弟的不是小说《西游记》里的唐太宗李世民,而是远在西域的高昌国国王麹文泰。

  四个回合的过招较量,有攻有守有威逼也有釜底抽薪,最后的结局却是皆大欢喜--麹文泰保住了面子,玄奘不但能够继续西行,还多了一个国王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