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网
经藏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布衣百姓/ 文章正文

黄柏霖警官:鲁男子拒近女色

导读:黄柏霖警官:鲁男子拒近女色 『鲁男子』,在《诗经·小雅·巷伯》,「哆兮侈兮」。是指春秋时代有一位鲁国人,「鲁男子」是「鲁人有男子独处于室」。就《毛传》里面记载,「鲁人」,就孔子他们那个时代,山东...
黄柏霖警官:鲁男子拒近女色

『鲁男子』,在《诗经·小雅·巷伯》,「哆兮侈兮」。是指春秋时代有一位鲁国人,「鲁男子」是「鲁人有男子独处于室」。就《毛传》里面记载,「鲁人」,就孔子他们那个时代,山东「鲁人有男子独处于室」,有一个男子自己单独住在家里。「邻之厘妇」,隔壁住了一位寡妇,「又独处于室」,也是一个人寡居。「夜」,到晚上的时候。「暴风雨至而室坏」,结果一阵狂风暴雨,这房子都吹坏了。

「妇人趋而托之」,隔壁这位寡妇就到鲁男子的家,去拜托他房子、房间借住一下。「男子闭户而不纳」,这位鲁男子门就不打开了,「闭户而不纳」。

「妇人自牖与之言曰」,这位妇人从窗户跟他讲话了。「子何为不纳我乎?」你怎么不开门让我进去呢?「子何为不纳我乎?」「男子曰」,这位鲁国男子说,「吾闻之也,男子不六十不闲居」,他这是什么意思呢?男子还不到六十岁的时候,还不到六十,欲望习气都还在,欲望习气还在,毛病还在。男子不到六十岁,没有超过六十岁,是不能跟人家,尤其是男女不能住在一起。间杂相居,这叫做「不闲居」的意思。如果不是夫妻的话,是不能够单独在,还不到六十岁。超过六十岁以后,人生阅历经验都很丰富了,修持、修行都没问题。可是还不到六十岁,「不闲居」,就是不能够间杂相居。「今子幼,吾亦幼,不可以纳子」,我不能接受妳。

「妇人曰:『子何不若柳下惠然?』」那个妇人说,「子何不若柳下惠然?妪不逮门之女」。还要体贴,还要礼遇,「不逮门之女」就是说,无家可归的这位女子呢?人家是这样称赞柳下惠坐怀而不乱,「国人不称其乱」,你看连柳下惠都做得到,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向柳下惠看齐呢?人家国人都称赞柳下惠他坐怀而不乱。「男子曰」,这鲁男子就说了,「柳下惠固可,吾固不可。」他的功夫输给柳下惠,他说,柳下惠可以,我做不到。他很了解自己,「吾固不可」。「吾将以吾不可,学柳下惠之可」,我自己做不到,我怎么可以去学柳下惠的可以呢?柳下惠可以做得到,我做不到,我怎么可以学他呢?「吾将以吾不可,学柳下惠之可」。

「后因称拒近女色的人为『鲁男子』」。这个人也算是了不起,也不输给柳下惠。以后就称拒绝女色靠近的人,这种人都可以叫「鲁男子」。挺有趣的。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三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